目前日期文章:20081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在海邊站了一整個晚上,人已經疲憊,但心中的傷口卻不放過我,不斷的拿回憶來折磨我。我一直站著,就連太陽爬到了頭頂上也絲毫沒發覺。


「瑟洛斯哥哥!」帶點稚嫩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略帶悲哀的望向聲音的主人。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黑暗之門的戰鬥讓我開始懼怕了打打殺殺的生活,曾經是個聯盟中脾氣暴躁愛找人打架的男人,現在卻是部落中毫無鬥志整天站在海岸吹風的傢伙。真是可笑,死亡後復活的我,竟然從聯盟變成了部落,誰叫不死一族的是屬於部落呢?

說實在,就像我之前講過的,聯盟和部落對我來說沒有差別,我唯一重要的,是我的夥伴,然而他們也都已不存在了。本來我也該和他們一樣,在生命結束時就離開這世界,然而我想保護艾舒小姐的意念實在是太重,讓我連死了靈魂卻依舊存在於那付早已死亡的軀殼。只是我的回來並不能改變什麼,艾舒小姐還是離去了,跟著她心愛的男人一起。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站在海岸邊的岩石上,凝視著那遙遠的海平線,用力的深呼吸,吸進的是一大口悶熱潮濕的氣味。一樣是悶熱的空氣,但海風帶來的卻是微微的涼意。

空中一隻海鳥飛過,揮動著自由的雙翼,彷彿沒有什麼可以束縛牠,然而清脆的叫聲卻顯得有些寂寞。

我來這裡多久了?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