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2. 另一半的天空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納迦,一種長的像魚又長的像人的生物,他們居住於深海中,然而時常也會在海岸邊發現他們的蹤影。凶猛,又難搞,不過比猛獸好的是,他們的身上可以搜刮到一些不錯的東西。

  現在我以我敏捷的身手與一隻又一隻的納迦作戰著,他們逃不過我的攻擊,一隻隻成為我匕首下的亡魂。這不是屠殺,這是解任務。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昏昏沉沉的日子過了一天又一天,我每天一如往常的站在格羅姆高營地旁的海邊,凝視著同一片海。聽說看著海面聽著海聲可以平伏複雜的思緒,但我已經看了這麼多天的海面,聽了這麼多夜的海聲,怎麼思緒卻沒有平伏多少?

  這幾天我都沒有找尋過希絲莉亞的蹤跡,更沒有離開過營地,我把自己留給雜亂的思緒,站在海邊不斷的吹風。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艾舒小姐和希絲莉亞其實說像又不是很像,光從他們笑容來看就有很明顯的差別。

  艾舒小姐的笑容很有氣質,很收斂,像是春天等著綻放的花朵一般,給人一種期待的無形力量。希絲莉亞的笑是那種放開整顆心,毫無保留的笑。她不會隱藏自己的感受,所有悲傷恐懼快樂興奮全部都表現在她的臉上,所以當她笑的時候,你會忍不住想跟她一起笑。她的笑中,帶有著她父親的豪邁,也有著如她母親的那種令人放鬆的力量。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殺了一個聯盟的勇士,這是我沒有想過我會做的。儘管現在的我是個屬於部落的不死族,殺了一個聯盟也不會有人說什麼,只是麼輕易的取走一條性命,不管是聯盟還是部落,都讓我感到些許不知所措。

  「卡戈達哥哥!」蘭達突然發出興奮的叫聲,接著朝營地門口衝了過去。

  太陽已經西下了,卡戈達以及些許的部落勇士落魄疲憊的回到營地,從他們的狀態看來,這場野戰獲勝的是聯盟。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荊棘谷的天氣依舊是這麼好,幾乎每一天睜開眼都會看到藍天與白雲。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吸進了大口悶熱的海邊溼氣,忍不住咳了一下。

  在我前方的武器匠師傅稍微抬頭看了我一眼,發覺我在瞪他之後,趕緊繼續手邊的工作。

  「你這一組匕首可是非常細緻呢!應該要常常保養才是,不要幾年才來做修理啊!」武器匠師傅一邊敲敲打打一邊跟我說,只是他不敢再抬頭看我一眼。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在海邊站了一整個晚上,人已經疲憊,但心中的傷口卻不放過我,不斷的拿回憶來折磨我。我一直站著,就連太陽爬到了頭頂上也絲毫沒發覺。


「瑟洛斯哥哥!」帶點稚嫩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略帶悲哀的望向聲音的主人。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黑暗之門的戰鬥讓我開始懼怕了打打殺殺的生活,曾經是個聯盟中脾氣暴躁愛找人打架的男人,現在卻是部落中毫無鬥志整天站在海岸吹風的傢伙。真是可笑,死亡後復活的我,竟然從聯盟變成了部落,誰叫不死一族的是屬於部落呢?

說實在,就像我之前講過的,聯盟和部落對我來說沒有差別,我唯一重要的,是我的夥伴,然而他們也都已不存在了。本來我也該和他們一樣,在生命結束時就離開這世界,然而我想保護艾舒小姐的意念實在是太重,讓我連死了靈魂卻依舊存在於那付早已死亡的軀殼。只是我的回來並不能改變什麼,艾舒小姐還是離去了,跟著她心愛的男人一起。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站在海岸邊的岩石上,凝視著那遙遠的海平線,用力的深呼吸,吸進的是一大口悶熱潮濕的氣味。一樣是悶熱的空氣,但海風帶來的卻是微微的涼意。

空中一隻海鳥飛過,揮動著自由的雙翼,彷彿沒有什麼可以束縛牠,然而清脆的叫聲卻顯得有些寂寞。

我來這裡多久了?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火紅的塵土像是被火燒過一般炎熱,這一望無際的大地已經看了好幾天了,當初為什麼會決定來到這個雞不拉屎鳥不生蛋的鬼地方呢?

  要是現在可以吹來一股涼涼的風那該有多好?只是在這鬼地方吹起的風,不管怎麼吹都是熱的!還帶點惡魔野豬的臭味。

  我是瑟洛斯‧卡薩,一個人類的盜賊,會來到這不是給人住的詛咒之地,完全是因為部隊的號招,說是要來黑暗之門對付燃燒軍團。其實我一點都不想來,但父母卻像是看膩我一般,一邊喊著『為了國王的榮耀』一邊把我的名字交了出去。我當下有種被父母遺棄的感覺。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