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六 〉

  「我回來了………」瑟洛斯的眉頭痛苦的糾結在一起,「我回來了………」

  看著瑟洛斯恢復了意識,希絲莉亞也終於鬆了一口氣。總算,她是把瑟洛斯給喚回來了。

  「該死的傢伙………」凱文見到回復往常的瑟洛斯,心中的石頭也落下了,「這筆帳我遲一點再跟你算清楚………」

  他所指的當然就是被瑟洛斯砍傷的這筆帳。


  「真不可思議………」薩雷斯塔恩對於瑟洛斯恢復意識感到非常驚訝。他知道瑟洛斯心中的仇恨遠比其他人要來的深,但理當最容易控制的他卻最難掌握。

  是否他真的太小看這些生物了?

  當初他無法取得瑟洛斯的力量是因為瑟洛斯因某種原因起死回生,薩雷斯塔恩雖然能夠禁錮靈魂,但那也僅限於逝世者的靈魂。放棄了復活的瑟洛斯,另外一個他無法掌握的力量則是艾舒的靈魂。他是通過每個目標的仇恨來控制該人物,但卻始終無法掌握住艾舒的靈魂。這並非艾舒有著什麼神奇的免疫力,而是在她的心中,薩雷斯塔恩找不到仇恨。

  艾舒唯一的執著便是和羅提恩在一起,這也是她上戰場的原因。當面對死亡的時候,這也是她唯一放不下的一點,然而這一點,卻被瑟洛斯給化解了。

  那一年,起死回生的瑟洛斯見到抱著最後一口氣也想靠近羅提恩屍體的艾舒,他什麼也沒說,只是輕輕的將她抱起,放置在她愛人的身邊。對於此,艾舒感到無限的感激,也沒有什麼好埋怨的了。她很容易滿足,就像希絲莉亞一般,只要能夠和心愛的人在一起,她什麼都不在乎。

  瑟洛斯知道,儘管艾舒的靈魂不在此,但她的意識還遊蕩在詛咒之地,只因她最心愛的人被薩雷斯塔恩禁錮於此。


  「薩雷斯塔恩!這筆仗我要跟你算清楚!」瑟洛斯站了起來,指著薩雷斯塔恩的紅光大聲說著。在他身後,凱文的傷口也在歌莉雅的包紮下止住了血。

  「羅提恩交給我!」凱文撐住身體,重新握緊巨劍說著,「薩雷斯塔恩………交給你………」

  瑟洛斯看著凱文,他為自己的那一刀感到過意不去,要是凱文因為這傷口而敗在羅提恩的劍下,那他會愧疚一輩子。

  「你以為你那雞毛蒜皮的一刀可以傷的我怎樣?」凱文像是看穿了瑟洛斯的思想,「該死的,你以為我這麼容易死啊!?」

  瑟洛斯微微的笑了笑,至少還會這樣說,就表示凱文還不至於傷的太過嚴重。接著他握緊匕首準備再次朝薩雷斯塔恩進攻。這次他不會在讓仇恨侵占自己的意識。

  就在瑟洛斯準備衝向前時,希絲莉亞從他身邊走過,站在他面前不遠處。

  「薩雷斯塔恩交給我,」希絲莉亞一字一句清楚的說著,「你去毀了那些水晶………」

  「希絲莉亞………」瑟洛斯沒想到希絲莉亞會這麼說。

  「我身上好歹有他的力量,放心,我不會亂來,」希絲莉亞輕輕的說著,「但父親他們………他們的意識必須被釋放………」

  明白了希絲莉亞的意思,瑟洛斯點了點頭。希絲莉亞說的沒錯,現在只要能破壞水晶,那薩雷斯塔恩的復仇軍團就等於是無用了。一但恢復了意識,勇士們的靈魂也就等於獲得了釋放,他們不用再被禁錮於這詛咒之地。

  一切都準備好之後,瑟洛斯和凱文同一時間朝著敵人衝去。凱文的魔域之刃對上了羅提恩的巨劍,兩人僵持不下。而瑟洛斯則是以飛快的速度,跳上了平台,對那些水晶做出攻擊。

  「別想得太容易!」薩雷斯塔恩憤怒的吼著,接著一波暗影能量從紅光發出,朝著瑟洛斯衝去。

  「想都別想!」希絲莉亞快速的自手中釋放出強大的暗影箭,朝著紅光猛攻。她從來沒試過有意識的使用薩雷斯塔恩寄放她身上的力量,到底這枚暗影箭動用了多大的能量,自己都搞不清楚。

  只見薩雷斯塔恩發覺暗影箭來襲之後,快速的反攻為守,在他面前型成了一道暗影防護結界,將希絲莉亞的暗影箭給吸收。而瑟洛斯也趁機將眼前的幾塊水晶給破壞掉。

  水晶破掉的瞬間,瑟洛斯彷彿聽到一名勇士的聲音在他耳邊說著感謝,接著慢慢淡去。

  「混帳!」薩雷斯塔恩嘗試再次做出攻擊,卻發現希絲莉亞馬上又朝他射出一發暗影箭,令他不得不再次防禦。

  要不是能量還沒恢復,他也不會落的如此狼狽的下場。要不是無法吞蝕塞諾索的軀體作為招喚自己身體的媒介,他也不用停留在此任由自己被攻擊。要不是他低估了眼前的這群生物,他也不會被自己的力量攻擊。

  現在他還能做什麼?他已無法像之前的那樣有自信了。除了堅持奮鬥到底,他已經沒有什麼能做的了。


  很快的,瑟洛斯將平台上的水晶通通擊碎,而平台下作戰的羅提恩等人的攻勢也停了下來。

  「喲呼!瑟洛斯………看來你活著還是有用處啊!」薩多一附睡了很久才剛醒來的模樣,「被控制這麼久也真讓人感到不爽………」

  不只薩多,就連其他的勇士們也都紛紛停下了攻擊,雙眼的紅光也漸漸退去。

  「幫我跟我那老不死的爺爺請安,」薩多對著瑟洛斯笑著,接著他的身體開始淡去,「我可能來不及到他那裡親自跟他打聲招呼了………」

  「我會的………」瑟洛斯看著薩多消失在眼前,點著頭,向他表示敬意。


  「梅莉,你長大了,變勇敢了………」地精戰士卡羅對著他一直放心不下的梅莉說著,「抱歉,一直到最後我都沒辦法回去看你………」

  「卡羅哥哥!你放心!梅莉很乖!真的!」梅莉的眼框積滿了淚水,「卡羅哥哥要保重!梅莉會好好的!」

  「梅莉懂事了,我也放心了………」卡羅的臉上有著瑟洛斯從沒見過的溫暖笑容,接著在軀體淡去的同時他轉向瑟洛斯,「這次,也謝謝你了………」


  「抱歉,歌莉雅,這麼多年以來都沒有在你身邊………」戈利亞德是下一個開口的,「這些日子辛苦了………」

  「不,我不苦,只是非常想念你而已………」歌莉雅強忍住淚水,深怕眼淚會模糊視線,讓自己無法看清兄長的最後一眼。

  「好好保重,你一定會幸福的………」戈利亞德面帶著微笑,在歌莉雅忍不住決提的淚水中,消失於空中。


  「小子,你當真成了一個勇敢的戰士………」希德曼看著他那健壯的兒子笑著,「看,受了這麼嚴重的一刀都沒事!」

  「那是因為我有個很好的補師啊!」凱文有多久沒有聽過父親這般開著玩笑的口氣了?

  「別忘了你說過要成為戰士的理由,」希德曼看了歌莉雅一眼,「雖然你老媽和我都不在了,但你還是有要保護好的人………」

  「這不用你提醒,我知道………」凱文用力的點了點頭。

  「兒子啊!我以你為傲!」希德曼驕傲的看著凱文,接著身體也隨著其他隊友一起散去。

  「我也以你為傲………」凱文閉上雙眼,輕輕的唸著。


  「希絲莉亞………」最後開口的則是羅提恩,他心疼的看著眼前傷痕累累的女兒,「我跟你母親都很掛念你………」

  「我也是………」希絲莉亞能夠在見到父親慈愛的臉孔,心中激動萬分。

  「這麼多年來,想必你也經過了許多,」羅提恩微笑著,「最讓我無法置信的是,你竟然遇到了這個傢伙………」

  瑟洛斯聽到羅提恩的話後,忍不住轉過身去看他。什麼叫『這個傢伙』,好歹自己也是有個名字的。

  「阿賊人很好!我很慶幸自己遇到了他!」希絲莉亞也笑了。

  「阿賊是嗎?」羅提恩又笑了,而瑟洛斯知道他為什麼在笑。

  「同樣的兩個字,怎麼從你嘴巴講出來就這麼奇怪………」瑟洛斯忍不住抱怨起來。

  「我也要感謝你了,阿賊,」羅提恩似乎是故意重複著『阿賊』兩個字,「謝謝你這一路來替我們照顧希絲莉亞………」

  「你放心好了!不管多久,我都會看好她的!」瑟洛斯看了看羅提恩,再看了看希絲莉亞,「你也好好的去找艾舒吧!」

  羅提恩微笑著把目光轉回希絲莉亞身上,他們父女倆的目光交會的瞬間,希絲莉亞低下了頭,緩緩的點了一下。

  「保重了,瑟洛斯………」羅提恩消失前最後開了口,不是對希絲莉亞,而是對站在一旁的瑟洛斯。同一時間,他彷彿見到艾舒的身影來到羅提恩身旁,對他笑了一下之後,和羅提恩一起消散空中。

  「你也保重………」瑟洛斯看著羅提恩兩人的靈魂散去,接著將目光轉向仍舊低著頭的希絲莉亞。看著這樣的畫面,瑟洛斯的心不知道被什麼突然揪了一下。


  「真感人,感人到我也想哭了………」沒等所有人平穩情緒,薩雷斯塔恩開口,「不過我哭是因為你們將要跟著那些無謂的親人而去!」

  「你們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薩雷斯塔恩憤怒的吼著,「我告訴你們!還沒有結束!一切是不會這麼容易就結束的!」

  察覺紅光又開始有異動之後,所有人馬上握緊武器,重新準備好面對戰鬥。

  「你們惹火我了!就算失去一切,我也要毀了你們!」薩雷斯塔恩一邊說著,一邊釋放出巨大的暗影能量波動。這股能量自紅光本身散發開來,漸漸的擴大,大到要將整塊空間塞滿。

  瑟洛斯等人察覺不對勁,要是被這股暗影能量吞蝕,不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看來薩雷斯塔恩打算釋放出所剩的能量,要與他們,甚至是後方哈爾的團隊同歸於盡。

  「想都別想!」此時一直默不作聲的希絲莉亞開口了,她一個箭步朝著那不再鮮紅的紅光衝去。

  「希絲莉亞!」瑟洛斯抓住希絲莉亞的手腕,不讓她前進。

  「現在只有我能阻止他了!」希絲莉亞喊著,「如果能夠釋放出薩雷斯塔恩在我身上的力量,就可以阻止他………」

  希絲莉亞的話在看到瑟洛斯堅定的眼神後被她吞了回去。

  「我不允許………」瑟洛斯堅決的說著,「如果你想要犧牲自己………我不允許………」

  兩人身後的暗影能量越來越大,儘管知道這會是唯一辦法,但瑟洛斯還是不願放手。

  他說過,他不要再放手了。

  「阿賊………」希絲莉亞強忍著心中的痛,「我現在能夠站在這裡,除了我自身的意識之外,依靠著的就是薩雷斯塔恩的存在………」

  其實希絲莉亞早就知道了自己的狀況,而羅提恩也明白,這就是為什麼在他消失前他沒有和希絲莉亞說保重的原因。他知道,希絲莉亞很快的就會跟他一起走了。

  「薩雷斯塔恩死後,我也將不存在………」希絲莉亞不忍心的看著瑟洛斯那因痛苦而糾結的臉,「阿賊………我已經死了………」

  「我不要………我不允許這樣…………」瑟洛斯咬著牙,忍著悲傷,「不是這樣………」

  「阿賊………」如果還有淚,那希絲莉亞的眼框早就濕潤到看不清一切了,「阿賊………放手吧………」


  突然,瑟洛斯回想到出發前做的那個夢。當時艾舒的話還迴盪在他耳邊。

  『放手吧!瑟洛斯………放手吧………』

  難道艾舒一早就知道了這樣的結果?所以她才嘗試在夢中告訴瑟洛斯,有些事情是該放手了?

  但這要他如何放手?這雙他追尋這麼多年的手,豈是說放就能放的?


  「阿賊………」希絲莉亞無法再說什麼了。身後的暗影能量越來越大,瑟洛斯再不放手的話,不只他們兩個,就連其他人都不可能逃的了。

  緩緩的,瑟洛斯的手鬆開了。

  有如艾舒所說的,有許多事情,是必須要放手的。

  「保重了,阿賊………」希絲莉亞輕輕的在瑟洛斯的臉頰上吻了一下,接著頭也不回的朝著那凝聚的暗影能量跑了過去。

  瑟洛斯快速的回過頭,目光追尋著希絲莉亞跑遠的身軀。他想在抓住什麼,但卻什麼都抓不回。這次是他自願放手的。


  希絲莉亞來到了暗影能量面前,毫不猶豫的施放了巨大的暗影能量結界,目的是確保身後眾人的安危。

  「薩雷斯塔恩………」暗影能量在希絲莉亞的手中凝聚,「你的力量,我現在還給你!」

  兩道暗影能量撞擊在一起,型成了異常的波動,所有人在那道暗影防護結界後看著,卻什麼都做不了。

  那異常的波動在持續幾秒之後形成了不規律的異動,接著在眾人的面前,產生了劇烈的爆炸。


  『阿賊,能遇到你,我真的很高興………』

創作者介紹

牆角的世界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