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四 〉

  雜亂的腳步聲迴盪在幽暗的通道中,牆上火把微弱的火光努力的想照亮四周,卻依舊無法讓人看清前方到底有些什麼。

  在希絲莉亞的帶領之下,一行人已經走了許久了。

  「我們………迷路了嗎?」亞法爾忍了很久,最後還是問出口。一路走來,由於都沒有人開口,他也不敢質疑些什麼,但走了這麼久,周圍的景象卻還是一樣,讓他不得不感到不安。

  「我就說很複雜嘛!」希絲莉亞沒有回過頭,對於亞法爾的疑問只是皺了皺眉。

  「所以,真的是迷路了嗎?」亞法爾開口之後,凱文不禁也開始懷疑,「我一直聽說女性的方向感不是很好………」

  聽到凱文的話,希絲莉亞頓時停下腳步,讓凱文馬上閉嘴。

  「你們就這麼不信任我?」希絲莉亞雙手插腰,怒視著所有人。

  「我什麼都沒說!」瑟洛斯第一時間反應。

  「我也沒說!」梅莉緊接著喊著,彷彿沒說的話馬上就會被希絲莉亞吃掉。

  拉朵抖了抖肩膀,表示她沒有意見,只是跟著希絲莉亞走而已。一旁的歌莉雅也是笑了笑,示意她還跟著。

  「沒………沒事,請繼續帶路………」亞法爾抓了抓頭,傻笑的向希絲莉亞點了點頭。要是現在希絲莉亞生氣而向他丟個暗影箭,那他不就要去找塞諾索了?

  「應該快到了啦………」希絲莉亞摸了摸鼻子,轉過身看著前方。在這群人的懷疑下,就連她自己都不確定到底有沒有走對路了。


  「吼!!」一陣響亮的吼叫聲從不知道哪裡傳入了眾人耳中。每個人的神經剎時緊繃,手握武器的四處張望。

  聲音很明顯的是從遙遠的地方傳來,然而山洞內的迴音特別的大聲,以致傳達到他們這裡的時候,聽起還好似很接近。

  這吼叫聲他們都認得,畢竟在之前才聽過的。

  「格拉曼德………」希絲莉亞看著身後的通道,喃喃唸著。

  儘管格拉曼德是個兇狠的惡魔,但希絲莉亞打心底佩服著他。只因為聽到了薩雷斯塔恩的呼喚,他不顧身上嚴重的傷勢趕到這裡,不為什麼,只是因為他知道這裡有需要他幫忙的兄弟。先不管他是不是個惡魔,但這種義氣卻是很多人身上找不到的。那種不管自己的生命安危,一心想幫助同伴的精神,如果他是一名聯盟或是部落的勇士,那他的名字肯定會被世人記住。

  但他是個惡魔,在惡魔之間,也有英雄之說嗎?

  「不知道哈爾他們現在如何了………」瑟洛斯想像著哈爾和他所帶領的團隊與巨大的格拉曼德作戰的畫面,雖然哈爾很有自信的告訴他沒問題,但說不擔心絕對是騙人的。

  「能夠帶領團隊,就證明了哈爾的能力絕對不容小看………」凱文嘗試舒緩瑟洛斯的擔心,「他們一定沒事的………」

  「希望如此………」瑟洛斯嘆了口氣,也只能這麼希望。

  「如果能消滅薩雷斯塔恩,那一切就結束了………」希絲莉亞看著眼前的通道,「我們就快到了………」


  「你們真的天真的以為一切會這麼順利嗎?」

  熟悉的聲音在眾人身後響起,每個人不約而同的拔出武器,面向這不速之客。

  「是我太小看你們這些傢伙,」一個人影從黑暗的通道走了出來,「特別是你,希絲莉亞………」

  見到眼前的人,每個人都到抽了一口涼氣。這是他們最意想不到會出現的傢伙。

  他正是那名被希絲莉亞的暗影箭貫穿的術士,塞諾索。

  「怎麼可能?!」歌莉雅吃驚的看著眼前那明明已經死了的傢伙。

  塞諾索露出邪惡的微笑,雙眼散發的金紅色的光芒,身邊圍繞著黑紫色的暗影能量。他沒有走向前,只是站在原地打量著眼前的每一個人。

  希絲莉亞沒有說話,只是研究著眼前的塞諾索。她是親眼見到塞諾索的靈魂離開了軀體,跟她道謝之後飄散於空中,要是格溫沒有確實的死去,那塞諾索絕對不會這樣輕易的放棄自己的身軀。但若如果現在塞諾索的軀體裡不是塞諾索本人,也不是格溫的話,到底是誰?

  「這傢伙比我還難死啊………」瑟洛斯皺了皺眉。

  「他不是塞諾索………」希絲莉亞很確定的說著。她知道這是誰了。

  「離開他的身體………」希絲莉亞瞪著眼前的人,「薩雷斯塔恩………」

  聽到希絲莉亞的話,在場每個人都不可置信的轉向塞諾索,當中也包括了一向冷靜的拉朵。

  
  「哈哈哈!」薩雷斯塔恩仰頭大笑了幾聲,接著好似看笑話般的看著眼前的幾人,目光最後落到希絲莉亞身上,「你是要我放過他嗎?」

  「要不是你打散了格溫的意識,讓這傢伙本身的靈魂得到了解脫而離開,我能夠這麼輕易的取走他的軀體?」薩雷斯塔恩繼續笑著,「反正這軀體也沒人要了,不如讓我好好利用一下,也不算太過分吧?」

  希絲莉亞後悔當初沒有好好把塞諾索的軀體埋葬,但想一想,就算埋葬了,薩雷斯塔恩也會把他再次挖出來。現在最重要的,是搞清楚薩雷斯塔恩要塞諾索的軀體做什麼?如果只是為了能夠移動的話,那大可不必花這麼多時間,在他力量恢復之前,這麼做只是浪費力氣。既然如此,那能做什麼?

  「要解決你們對我來說簡直是輕而易舉,但我卻還不會這麼做,」薩雷斯塔恩盯著希絲莉亞,「妳,是個很好的容器,但已經沒有用了!我不需要一個不聽話的容器。」

  瑟洛斯的目光快速的在希絲莉亞和被薩雷斯塔恩控制的塞諾索之間來回,接著下意識的站到了希絲莉亞面前。

  「講起來,這傢伙的軀體比你更適合讓我存放我的力量,只是格溫那傢伙一直霸占著,」薩雷斯塔恩無視瑟洛斯,「看在他還有點用處,我也就將就點,讓他多活個一陣子,不過沒想到這傢伙竟然這麼沒用。」

  「畢竟你們這些低等的生物還是無法與我們匹配,」薩雷斯塔恩邊說邊大笑,「現在我唯一要做的就是,把你身上的力量轉到這軀體上。」

  「如果妳乖乖配合的話,我可以跟你保證,你不會有任何的感覺的………」薩雷斯塔恩邊說邊朝著希絲莉亞靠近。


  「你別想碰她!」見到薩雷斯塔恩靠近,瑟洛斯毫不猶豫的舉起匕首朝他衝去。

  結果可想而知,瑟洛絲對上的是力量比他強大好幾倍的惡魔,雖然現在只是塞諾索的身軀,但他所釋放出來的能量還是不容小看。只見他右手一揮,瑟洛斯的匕首還沒碰到他,人就已經飛個老遠。

  「阿賊!」希絲莉亞大聲喊著,想要朝瑟洛斯跑去,右手卻不知何時被薩雷斯塔恩抓個正著,用力的扭了回去,「啊!」

  見到此狀,拉朵馬上朝著眼前的敵人就發出一枚巨大的火球,但那火球砸在塞諾索的身軀上,卻絲毫沒有傷害。就連受到歌莉雅緊接著射出的一箭,都還是毫髮無傷。看來薩雷斯塔恩有施放什麼能量在塞諾索軀體的周圍,讓任何攻擊都無法傷害到他。

  薩雷斯塔恩無視其他人的攻擊,雙眼緊緊盯著希絲莉亞,一手抓著她的手腕,另外一之手則是緩緩的舉起,準備將希絲莉亞身上那屬於自己的力量轉換到塞諾索身上。然而就在他有機會做出任何其他動作前,凱文舉著劍,一個衝鋒朝他撞去,接著揮舞著手中的魔域之刃,在塞諾索的身軀上留下了一道又深又長的傷痕。

  已死的塞諾索不會流血,也因此那傷口看起來格外的令人心驚膽跳。

  經過凱文這一撞,緊抓住希絲莉亞的手也鬆開了,薩雷斯塔恩被凱文的力道撞的退了幾步。他穩住腳步後,伸手碰了碰身上的傷痕,瞇起雙眼打量著眼前的這名戰士。

  有自信任何人都無法傷到自己的薩雷斯塔恩,竟然會讓凱文在他身上留下這麼深的傷口。他的目光從凱文身上轉移至他手上的魔域之刃,瞇起的雙眼漸漸睜大。

  「原來如此………」薩雷斯塔恩的聲音變的極為嚴肅,「原來如此………」

  凱文也不知道為何只有自己能夠傷到薩雷斯塔恩,但要他猜的話,一定是因為這把魔域之刃的關係。這把劍上附有惡魔的靈魂,或許正是能夠造成傷害的原因。現在再看手中的魔域之刃,劍身上的紅色符文又開始跳動,甚至是比從前更加的猛烈,彷彿是在嘗試產生什麼共鳴一般。

  「你們幾個,還真是不簡單啊………」薩雷斯塔恩看了看魔域之刃,再看了看希絲莉亞,「看來,想取回力量是沒有這麼容易了!」

  「你這傢伙!」瑟洛斯從地上爬了起來,不甘心的從後方想要偷襲薩雷斯塔恩,但薩雷斯塔恩非但沒有被嚇到,反而一個轉身握住匕首的刀鋒,接著用力一扭,把匕首從瑟洛斯的手中奪下。

  見到此,瑟洛斯不得不感到吃驚。能夠從他的匕首下逃過的敵人非常少,而能夠從他手中奪走匕首的人,就更沒有見過。他一時愣在原地,連要閃躲都忘了。

  「瑟洛斯!」這次發出叫聲的是亞法爾,他快速衝上前,想幫瑟洛斯施放保護祝福。

  「傻小子!」薩雷斯塔恩隨手一記能量波就把亞法爾推個老遠,接著舉起瑟洛斯的匕首,朝瑟洛斯就砍了下去。

  「阿賊!!」希絲莉亞尖銳的叫聲迴盪在山洞內。

  就在匕首即將落在瑟洛斯身上的同時,瑟洛斯的身體周圍亮起了一道聖光,而薩雷斯塔恩的攻擊則是完全被那道聖光給吸收。

  那是一道保護祝福,但不是來自亞法爾。

  「什麼!?」薩雷斯塔恩吃驚的轉過頭,見到的卻是一名單眼的矮人戰士提著劍,朝他衝了過來。


  矮人戰士的劍穿過了塞諾索的身軀,讓薩雷斯塔恩非常的吃驚,接著他一拳揮開了矮人,從身體內拔出了那把劍。

  他身邊的防護罩在之前凱文的攻擊下消失了,也正因如此,現在才會被傷到。

  「你們惹火我了!」薩雷斯塔恩瘋狂的嘶吼著,「我要你們感受到我的憤怒!」

  薩雷斯塔恩將手中的劍狠狠的摔到地上,接著朝著前方的通道跑去,就在他的身軀消失於那通道的瞬間,他再次發出嘶吼。

  「等著吧!無知的生物!等著吧!我要你們嚐嚐復仇軍團的力量!」


  看著薩雷斯塔恩消失在通道,每個人都還處在吃驚的狀態,直到周圍亮起了溫暖的光芒,才回過神來。那是德魯伊的寧靜治療,也就是一種能夠一次治療多人的技能。

  「哈爾………你來的真是時候………」瑟洛斯拭去額旁的冷汗,撿起地上的匕首。他很久沒這樣在戰鬥中愣住過了。

  「當然!我是誰?我是………」哈爾一邊笑著一邊從地上爬起來,順便撿起他的巨劍,但剛剛被薩雷斯塔恩那一摔,他的老骨頭也有點受不了,「啊!我的腰………」

  就在哈爾因為腰痛而站不直的同時,他身後的人類牧師幫他施放了治療,也讓他感到舒適了許多。


  看樣子哈爾的團隊不只戰勝了格拉曼德,甚至還前進到找到了瑟洛斯等人。

  「看到你們平安無事真是太好了!」瑟洛斯看了看哈爾的團隊一眼,接著在人群中找到了幫他施放保護祝福的人類聖騎士,並且向他點頭致意。

  「我就說我的團隊是很優秀的吧!」哈爾驕傲的抬頭說著,接著看到了希絲莉亞,「喲!我就知道你可以找回希絲莉亞吧!」

  希絲莉亞看到哈爾,點著頭打了招呼。

  「我有個疑問,為什麼我們走了這麼久才到這裡,老爹他們的團隊卻一下就到了?」亞法爾摸了摸頭,想到他們不久前才聽到格拉曼德的吼叫聲。那聲吼叫,可能就是他倒下前的怒吼吧!

  「因為哈爾他們是從A走到B,你們卻從A跌落到C,然後走到了D之後遇到我,然後我們才繞回B,」希絲莉亞沒好氣的看著亞法爾,「懂了嗎?」

  亞法爾想了想,然後搖了搖頭。

  「別管他了!我們趕快朝那傢伙去的方向去吧!誰知道他又要做出什麼事來!」凱文對於薩雷斯塔恩最後的那句話感到非常不安。

  復仇軍團?那是什麼?

  就在凱文轉身準備朝前方走去的時候,他的腳步硬生生停在原地。

  他聽到了什麼,那是一股很奇怪的騷動聲,從前方的通道傳來。不只他,就連其他人也聽到了,當中也包括了哈爾的團隊。所有人停留在原地,每人面對不知名的聲音都感到不安及恐懼。

  或許這就是薩雷斯塔恩口中的『復仇軍團』,但那到底是什麼?是像之前遇到的那些殭屍嗎?不,肯定不是,眾人盯著前方的通道,打心底知道這些絕對不是殭屍。

  沒過多就時間,果然有些什麼從通道的另一端朝他們靠近,當眾人看清那到底是什麼之後,每個都愣在原地。

  那是一群部落與聯盟的勇士,但他們已經不再是活生生的勇士了,但同樣的,他們也不是殭屍。一個個軀體呈半透明狀態,雙眼發紅的露出憤怒的眼光,手中握著屬於自己的武器。有如薩雷斯塔恩所說的,除了復仇軍團之外,實在沒有什麼好稱呼他們帶給人的感覺。

  「怎麼會這樣?」哈爾握緊手中的劍,在他的團隊前,「我見過他們!待在詛咒之地這麼多年以來,我見過他們!」

  「你不要跟我們說,他們是這麼多年來,戰死在詛咒之地的勇者………」瑟洛斯盯著眼前一個個靠近的勇者靈魂。

  「如果我說沒錯,那你要怎麼回答?」哈爾腦海中快速思考著作戰模式。

  「該死的!」瑟洛斯用力的罵了一聲。

  這些勇者們用著自己的生命來守護著家園,死後卻無法得到安寧。到底薩雷斯塔恩想要怎樣?到底他要造成多大的混亂?

  「他們是薩雷斯塔恩的棋子!」希絲莉亞不忍心的看著前方眾多的勇者幽靈,「他利用勇者們戰敗的仇恨心來控制他們,我想他們的意識應該是被禁錮起來………」

  突然希絲莉亞想到了夢中所見到的,紅光周圍的那些水晶。

  「禁錮他們意識的水晶應該就在薩雷斯塔恩本尊的周圍!」希絲莉亞轉向其他人,「只要能夠破壞水晶,他們的意識得以釋放,那靈魂也自然的可以解脫了!」

  「但水晶在哪呀?」哈爾雖然大致可以理解希絲莉亞想說什麼,但卻不確定該怎麼做。

  「在薩雷斯塔恩那裡,我知道路,但是………」希絲莉亞看著眼前漸漸逼近的復仇軍團,「但是該怎麼過去………」


  「喂!你們幾個!」哈爾看了看敵人,再看了看瑟洛斯等人。瑟洛斯轉頭,似乎知道哈爾想說什麼。

  「我不管那傢伙想要做什麼,但看情況也知道時間似乎不多了!」哈爾說著,「你們幾個,跟著希絲莉亞快去吧!」

  「但是………」凱文看了看周圍,想說什麼,卻不知道有什麼更好的辦法。

  「這裡就交給我們來牽制住!一但有空隙,我們馬上趕過去!」哈爾口中的我們不外乎就是他的團隊,「不要猶豫了!那麼大一隻惡魔我們都能搞定,更何況是這群傢伙?」

  瑟洛斯看著哈爾堅定的雙眼以及他身後依舊自信滿滿的團隊勇士,接著和希絲莉亞交換眼神之後,決定照哈爾所說的去做。

  時間不多了,只要能夠破壞禁錮這些勇者意識的水晶,那他們就不再是敵人了。這樣一來,所有的戰力都將轉到薩雷斯塔恩身上,而他的力量又還沒完全恢復,那應該不是問題。如果一切能順利的話,那就沒有問題了!但一切能夠這麼順利嗎?

  「趁現在!」哈爾一邊指揮著團隊進攻,一邊對著瑟洛斯等人大喊著。

  混亂中,瑟洛斯幾人順利的穿過眼前那一批復仇軍團,在希絲莉亞的帶領下,進入了那黑暗的通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折翼Ziarra 的頭像
折翼Ziarra

牆角的世界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