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一 〉

  不死盜賊一邊碎碎唸著一邊把匕首收好,在他身後的其他人則是愣在原地,說不出話來。

  「瑟洛斯………」見到眼前的不死盜賊還好端端的站在那,亞法爾忍不住叫著。

  「啥?」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瑟洛斯反射性的轉過了頭,誰料到看見的竟是飛撲而來的亞法爾。

  「你沒事就好!我還以為你已經死了!」亞法爾高興的給了瑟洛斯一個巨大的擁抱,而才剛回頭的瑟洛斯來不及閃掉,被他抱個正著。

  「放手!你這白癡!」瑟洛斯嚇了一跳,用力的把亞法爾推開,順便給了他一腳,「我死了?我會這麼容易就死了嗎?」

  「為什麼每個都踢我………」亞法爾抱著肚子蹲在地上。

  看了看滿地的殭屍,再看了看眼前完好無缺的瑟洛斯,凱文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沒事就好,」凱文佩服的說著,「沒想到就連那麼巨大的惡魔也不是你的對手。」

  瑟洛斯把目光從亞法爾身上轉移到凱文身上,接著看了其他所有人一眼。

  他知道為什麼每個人看到他都這麼訝異了。

  「雖然我很希望我殺了他,但事實是,我沒有殺了那隻惡魔………」瑟洛斯嘆了一口氣。他希望他能親手殺了格拉曼德好為曾失去的戰友報仇,但他做不到。以他一人之力,想殺了格拉曼德是不可能的事。

  「你沒殺了他,那你現在怎麼………」凱文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不死盜賊,「難道你也跟我們一樣摔了下來?」

  「我沒有摔下來,」瑟洛斯搖了搖頭,否定了凱文的猜測,「至於那惡魔………」

  「他們現在還在戰鬥著………」瑟洛斯說著抬起了頭,看著那一片黑暗的上方。


  當時見到凱文等人從那破碎的地面墜落時,瑟洛斯的心中充滿了恨意,他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已經沒了力氣,還是朝著格拉曼德衝去。面對他的攻擊,格拉曼德則是回以猛烈的一擊。

  被擊飛的瞬間,瑟洛斯可以感覺到幾根自己的骨頭似乎斷裂了,他全身每一處都感到疼痛,鮮血也模糊了視線,蓋掩了嗅覺。他想站起來,但身上沒有一處受他自己控制。他聽到格拉曼德沉重的腳步聲朝自己靠近,但現在就連呼吸都覺得困難,更別說是轉身閃躲攻擊。

  就在瑟洛斯不甘心的準備接受死亡時,他聽到了一陣吶喊聲,接著格拉曼德的攻擊目標似乎馬上轉移。他轉過身,朝著瑟洛斯另外一個方向衝去。

  幾道光芒在自己身上閃著,接著瑟洛斯的身體開始恢復知覺,疼痛也慢慢逝去。不用多久他全身的傷勢都康復,視線也恢復好,他坐起身,看到的是一名人類的女牧師。

  「這是我第一次替一個部落治療,」人類牧師面帶笑容的說著,「老實說,感覺還不錯!」

  瑟洛斯一臉錯愕的看著那牧師跑開,然後視線落到了不遠處的格拉曼德身上。

  那惡魔正在戰鬥,而站在他面前的則是一名矮人戰士。

  一名失去右眼的矮人戰士。

  「哈爾………」瑟洛斯震驚的看著專心揮著劍的老矮人,然後看到了他身後那一大群站好作戰位置的聯盟勇士。剛才替他治療的牧師站在離哈爾不太遠的牆邊,開始替哈爾治療著。

  這是哈爾帶領的隊伍,明明應該是要守在第一團隊後,怎麼會跑到這裡來?

  「喂!瑟洛斯!你還活著嗎?」哈爾一邊揮著劍,一邊大喊著。他所在的位置看不到瑟洛斯到底是生是死。

  「託牧師的福,還死不了!」瑟洛斯搖晃的站了起來,重新握緊匕首,準備加入砍殺格拉曼德的戰鬥。

  「那就好!」哈爾繼續叫著,「這裡交給我們!你快去找其他人吧!」

  「哈爾?」瑟洛斯愣在原地,沒料到哈爾會這麼說。

  「去吧!」哈爾信心十足的喊著,「我這團隊可是十分優秀的喔!」

  看著哈爾和他身後39名自信十足的聯盟勇士,瑟洛斯微微的揚起嘴角。他相信這些勇士們在哈爾的帶領下可以打敗格拉曼德,於是接受了哈爾的好意,轉身就朝著通道跑去。

  他要找到凱文幾人,然後救回希絲莉亞。


  「喔喔!哈爾老爹還真帥!」亞法爾聽完瑟洛斯的敘述後,忍不住稱讚著哈爾。

  「給他聽到他一定會得意忘形的。」瑟洛斯笑了一聲。

  「不過你們沒事就太好了,」瑟洛斯繼續接著說,「看到你們摔下去,我還以為到此結束了………」

  「想擺脫我們可沒這麼容易!」梅莉也高興的叫著。

  六個人互相看了看,每個都露出了放心的微笑。雖然不知道在來等著他們的是什麼,但至少現在他們都還平安無事。

  「倒是你怎麼知道那些水晶和殭屍有關?」拉朵知道那些水晶一定有什麼問題,但她卻沒有直接的把它們和殭屍的出現聯想在一起。

  「算是意外吧!」瑟洛斯抖了抖肩,「來的路上我遇到了殭屍,一開始的一砍就倒了,但越是深入就開始遇到殺不死的殭屍………」

  當時的瑟洛斯對於這些殺不死的殭屍百思不得其解,直到他發現了周圍有著之前沒看到過的黑紅色水晶。每當他靠近那些水晶的時候,殭屍們則變的格外的凶惡,彷彿是要阻止他靠近。越想越不對,瑟洛斯抓緊機會,趁著殭屍攻擊出現漏洞時,擊碎了最靠近他的水晶。說離奇還真是離奇,隨著水晶破碎,一部分的殭屍馬上倒地不起。

  「如果這些水晶和殭屍有著直接的關聯的話………」拉朵聽了瑟洛斯的解釋,開始思考著可能的聯繫,「難道這些殭屍的『靈魂』或是『意識』被囚禁在這些水晶裡?」

  「這樣的確就能解釋他們積極想保護水晶的原因,也能解釋為什麼水晶破碎之後他們馬上倒地。」歌莉雅點頭表示認同。

  「而利用這些水晶來操縱殭屍的罪魁禍首,應該還躲在山洞的深處。」凱文說著把視線轉移到剛才殭屍衝來的那條黑暗通道。

  「塞諾索………」瑟洛斯握緊了拳頭。

  「不一定是那傢伙,」拉朵雖然沒有遇過塞諾索,但也曾從其他人口中聽過發生了什麼事,「照你們說的來看,那傢伙是個人類術士,但要創造這麼多水晶以及操縱這麼多殭屍,並不適普通人能做到的。」

  「再說,剛剛都遇到那麼大隻的惡魔了,很難說這山洞裡沒有更大隻的惡魔吧!」亞法爾抓了抓頭,不安的說著。


  格拉曼德是個巨大難纏的惡魔沒錯,然而他絕對不是整件事情的主謀。會造出這麼大的轟動的傢伙是不會這麼快就現身的,而這麼來說的話,塞諾索應該也只是那傢伙的手下之一?

  到底是什麼樣的東西,可以造成這樣的混亂?

  「不管前面會遇到的是什麼,我沒有要退的打算,」瑟洛斯轉頭看了看其他人,「我會走下去,儘管可能不會再活著走出這山洞。」

  凱文轉頭看了歌莉雅一眼,而歌莉雅則是點了點頭,表示不管他去哪,她就跟到哪。

  「我們也沒打算這樣離去,」凱文說著,「這一路走來我們也算是看過了不少事物,經歷了不少戰鬥,無論有多危險,我們從沒退縮,也不會退縮。」

  瑟洛斯瞄著凱文,嘴角微微揚起。這傢伙是用『我們』啊!看來那天在艾薩拉海邊講那麼多話還是有用的!

  「我也不會這樣回去啊!我還欠你人情!我一定會還給你的!」亞法爾拍了拍胸脯,「而且我的治療也是很有用吧!」

  聽到亞法爾的發言,瑟洛斯點了點頭,他無法否認亞法爾的治療的確是幫了不少忙。

  「亞法爾到哪我就到哪,要是他死了,他欠我的錢就拿不回來了………」梅莉也開口了。說完她看了亞法爾一眼,亞法爾則是無奈的攤攤手,表示現在自己真的是沒錢還她。

  「現在是怎樣?每個都在發表宣言嗎?」拉朵雙手交叉胸前,看了其他人一眼,「都走到這裡了,我要也想看看這幕後黑手到底是何方神聖。」

  交換了眼神之後,六人沒有再多說話,重整好隊伍後,準備朝著那黑暗的通道前進。


  「看來格拉曼德都無法解決你們六隻老鼠啊!」在六人抵達通道之前,通道的陰影中走出了一個人。

  不用他們去找,敵人自己就先找到他們了。

  那人正是塞諾索。

  「你這傢伙………」瑟洛斯馬上抽出腰間的匕首,「希絲莉亞在哪!?」

  見到瑟洛斯抽出匕首,其他人也掏出武器,準備隨時開戰。

  「你放心,她好的很!」塞諾索狡猾的笑著,「至少她會比你們好很多!」

  「你對她做了什麼事?」歌莉雅對塞諾索的笑聲感到非常反感,恨不得現在就可以拉弓將他射死。

  「擔心她之前,先擔心你們自己吧!」塞諾索說著將右手高舉,接著數隻殭屍從他身後的黑暗爬了出來,朝著瑟洛斯等人靠近。

  「瑟洛斯退後!」凱文朝前方踏了一步,現在在他們周圍沒有水晶,這是表示這些殭屍殺的死?還是控制他們的水晶在別處?

  瑟洛斯沒有莽撞的衝向敵人,他警慎的退到了凱文身旁,注視著眼前的每一個敵人。

  說時遲那時快,殭屍們展開了急促的攻擊,而瑟洛斯等人也馬上應戰。

  就如凱文所擔心的,這些殭屍果然也是由水晶控制的,而控制他們的水晶則是在別處。破壞不了水晶的他們除了硬碰硬之外,似乎也沒有其他選擇。凱文的劍可以斬殺這些殭屍,但他又能支撐多久?

  凱文不讓自己想太多,奮力的揮出一劍,把眼前的殭屍砍成兩半。

  凝視凱文手中散發紅色光芒的巨劍,塞諾索不發一語的觀察著。他知道這把劍並非普通的武器,因為他可以從劍上感覺到什麼異樣的氣息。那是一種陌生卻熟悉的感覺,彷彿很久前感受過那股力量的壓迫。

  「可惡!這些殭屍殺不死啊!」歌莉雅飛快的射出手中的箭,但面對這些殺不死的敵人,心裡難免感到無力。

  不止歌莉雅,就連梅莉和拉朵都有著同樣的感覺。這些殭屍被打到根本不痛不癢也不會死,就算斷手斷腳,還是繼續朝他們爬來,甚至連失去了腦袋,也還會亂抓亂打。要是不想出什麼其他辦法,戰敗是遲早的事。

  「殺不死也要殺!」瑟洛斯揮著匕首,一不留神就被殭屍給包圍,「不然死的就會是我們!」

  「瑟洛斯!」亞法爾注意到被僵屍包圍的瑟洛斯,但忙於治療的他,卻什麼都不能做。

  「你注意好凱文!」瑟洛斯用右手肘狠狠的朝一隻殭屍的腦袋撞去,那殭屍馬上被他撞個老遠,但另一邊卻有幾隻殭屍抓住他的左手,把他拉扯到地上。

  「該死的!」凱文想替瑟洛斯解危,然而一但他移開,身後的歌莉雅,梅莉,和拉朵都將面臨危險。他現在除了繼續揮劍之外,什麼都不能做,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瑟洛斯被殭屍群淹沒。

  「混帳東西!」凱文憤怒的吼叫著,而他手中的魔域之刃也像是感受到了他的憤怒般變的更加明亮。只是這一切都於事無補,殭屍的數量沒有減少,他的攻擊速度也還是一樣。


  「不要再做無謂的掙扎了!放輕鬆,很快你們就會和這些殭屍一樣,什麼都不用想,只要乖乖的作戰就好了!」塞諾索發出一串令人打寒顫的詭異笑聲。他像是在看戲一般,什麼都不用做,只要等到凱文精疲力盡的倒地之後,其他人也只能等死了。

  「聽你放屁!」突然殭屍群中跳出了一個人影。那是瑟洛斯,他好不容易從殭屍群中擠了出來,舉著匕首朝毫無防備的塞諾索撲了過去,「殺不死這些殭屍,殺了你總行吧!」

  「什麼!?」塞諾索認定了被殭屍吞沒的瑟洛斯已經沒命了,沒想到現在他卻突然撲向自己。他慌到就連順發的暗影灼燒都發不出來,只見瑟洛斯快速的朝他靠近。

  就在瑟洛斯的匕首即將刺進塞諾索的胸膛之際,一記暗影箭從塞諾索後方射來,越過塞諾索的肩膀,狠狠的打在瑟洛斯的胸口。

  「唔!」瑟洛斯將全部注意力放在攻擊上,對於這突來的暗影箭毫無防備,被擊中後,他整個人朝後方摔了出去。

  「瑟洛斯!」情急之刻,亞法爾停止對凱文的治療,趕忙來到能夠治療到瑟洛斯的位置好幫他急救。

  那記暗影箭來勢洶洶,威力也十分強大,就算受了治療,鮮血還是不斷從瑟洛斯口中流出。他抬起頭看著暗影箭射出的方向,想知道除了塞諾索之外,他們還有什麼樣的敵人。

  儘管內心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但他所見到的還是超出了他的想像範圍。

  那名從黑暗走出的人,是希絲莉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折翼Ziarra 的頭像
折翼Ziarra

牆角的世界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