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 〉

  有著深藍色長髮的夜精靈少女快速的在樹林間奔跑著,她神情緊張,不時的轉過頭看著身後追趕她的敵人。一時的貪玩讓她在梣谷的森林中迷了路,胡亂的遊蕩之下,竟然誤闖了屬於部落營地的碎木崗哨。面對聯盟的闖入,崗哨守衛馬上採取攻擊。

  繞過一棵棵的大樹,再跳過清澈的小河流,夜精靈少女跑了好久,但那守衛卻沒有放棄的意思。追逐一直持續著,直到那守衛的弓箭準確的射中了夜精靈少女的右腿才停止下來。

  夜精靈少女因右腿被射中而跌倒在地,想爬起來卻因為傷口的疼痛而無法做到。她驚慌的轉過身,面對那來勢洶洶的獸人守衛,只能不斷的向後退。看著驚嚇的夜精靈少女,獸人守衛抽出腰間的刀,毫不留情的朝她揮了過去。夜精靈少女用力的閉上雙眼,只希望這一刀能痛快的結束她的生命。

  『吼!』獸人守衛突然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

  本來等待的是被砍中的疼痛,但卻聽到了慘叫聲,夜精靈少女雖然害怕卻還是睜開了右眼偷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一把劍從獸人守衛的背後刺穿了他的胸膛,而他也在劍被抽出之後倒在夜精靈少女身旁,不再移動。夜精靈少女被獸人守衛的屍體嚇的退到更遠,過了許久才發現自己被救了。她抬頭看著前方,見到的是一名年輕的男性人類戰士。

  「你沒事吧?」那戰士用著關切的語氣問著。

  「沒………」夜精靈少女還在驚嚇之中,「沒………沒事………」

  聽到夜精靈少女的回答之後,戰士很明顯的鬆了一口氣,接著朝著夜精靈少女伸出右手,想拉她一把。夜精靈少女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接受了那戰士的好意。

  「這一帶很危險,不適合女孩子一個人到處遊蕩,」戰士叮嚀著,「你住哪裡?我送你回去。」

  「沒關係………我………我自己可以回去………」夜精靈少女低著頭小聲的說著,「謝謝………」

  從小到大,除了夜精靈之外,她沒有見過聯盟其他的種族,如今一個人類就站在她的面前,讓她緊張的講話都開始結巴。

  「真的?」那戰士歪著頭問著,畢竟夜精靈少女的頭低的太低了,他看不到她的表情。

  「真………真的………」夜精靈少女察覺到戰士的眼神,不好意思的把頭低的更低。

  「那我先走囉?」戰士以為夜精靈少女在害怕自己,於是趕快朝後退著,「真的不用我送你回去?」

  「真的不用………」夜精靈少女依舊沒有把頭抬起來。

  「好吧!那你自己小心囉!」戰士說完吹了一聲響亮的口哨,接著一匹黑色的駿馬從遠處奔來,在他身邊停了下來。他回頭看了看仍然低著頭的夜精靈少女一眼,在確定對方沒反應之後,一個翻身跳上了馬背。

  「啊!等等!」就在戰士準備騎馬離開前,夜精靈少女突然大聲的叫住了他。

  戰士將馬掉過頭,轉向夜精靈少女。兩個人你看我我看你,停留了幾秒之後,夜精靈少女再次開口了。

  「那個………你叫什麼名字?」夜精靈少女還是不太敢正視那人類戰士的雙眼。

  看著夜精靈少女不好意思的模樣,那戰士的嘴角微微的揚起。

  「凱文,」戰士笑了笑,「凱文‧洛馬斯。」


      ※     ※     ※     ※     ※


  左手臂突然傳來的一陣劇痛將歌莉雅驚醒過來,她伸出右手緊緊握住疼痛的部位,緩緩的將雙眼睜開。

  周圍很陰暗,一旁殘破的石壁上插著一根看似即將熄滅的火把,而火把上的光芒則是目前唯一能照明的東西。

  歌莉雅的腦海迅速的回想著剛才發生的事情。巨大的紅色惡魔,破碎的地面,凱文抓住她的右手手腕,惡魔的怒吼,墜落的身軀………

  對了!他們從那崩塌的地面墜落!

  歌莉雅看了看自己,除了左手受了傷之外,其他部位都沒什麼大礙。而左手的傷口也已經被繃帶包紮過,雖然包紮的亂七八糟,但也算是有幫助到。

  自己沒有什麼大礙,那其他人呢?

  凱文呢?

  想到此歌莉雅慌張的四處張望著,才赫然發現凱文就坐在她旁邊,閉上雙眼靠在岩石上。他似乎睡著了,也沒有察覺到歌莉雅已經清醒過來。歌莉雅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那疲憊的臉龐,看著他身上的傷痕,心中升起一陣不忍。

  「你醒了?」凱文在歌莉雅的觸碰下突然張開雙眼,「你沒事吧?」

  「沒事………」歌莉雅牽起一絲微笑,但馬上又露出擔心的表情,「倒是你………傷的這麼重………」

  「我沒事,我可是戰士啊!」凱文搖了搖頭,接著想站起來,但卻因為身上的傷太重而痛到跌坐了回去。他轉過頭,不讓歌莉雅看到他因疼痛而扭曲的表情。

  「還逞強!」歌莉雅皺起了眉頭,「你會幫我的傷口包繃帶,就不會幫自己綁一下?」

  「沒有啊………」凱文沒有正視歌莉雅。

  「還有誰繃帶會綁成這個樣子?」歌莉雅沒好氣的說著。

  「我不知道多少年沒綁過繃帶了,你就將就一下吧!」凱文抓了抓頭,接著再次嘗試站起,卻又跌回了原位。

  「都叫你別逞強了!」歌莉雅邊說邊從身上找出了一些繃帶,「我幫你包紮一下,不要亂動………」

  其實凱文不會包繃帶的最大原因就是,這麼多年以來,他從來不用自己綁繃帶,每當他受了傷,總是有個傻女孩會在他自己發現傷口前幫他包紮好。沒有練習,自然就不熟練,不熟練,自然就包的難看。

  「可惜我不是牧師,不然你現在馬上就可以活蹦亂跳了………」歌莉雅一邊幫凱文包紮傷口,一邊喃喃的唸著。

  她知道身為一名戰士,凱文其實一直以來都希望有個牧師可以站在他身後。本來以為希絲莉亞會是凱文身後的那名牧師,但希絲莉亞卻成了一個術士。她知道凱文對此有多麼失望,也因此常常為了自己不是個牧師而感到懊惱。

  她可以站在凱文身後,但卻不能給予凱文他所需要的治療。

  「別傻了,」凱文聽到了歌莉雅的話,輕輕的說著,「我有個會繃帶的獵人啊!」

  「面對敵人的時候幫忙殺敵,需要治療的時候又會繃帶!」凱文好似在自言自語般的說著,「多好啊!」

  「咦?」歌莉雅沒想到凱文會說出這種話,愣在原地好長一段時間不知該做出什麼樣的反應。

  凱文的意思是………

  「有個傢伙一直往前衝,以為每個戰士後面都該要有一個牧師,」凱文看著前方繼續唸著,「結果這麼多年了,他都沒注意到身後有個比牧師更好的人………」

  聽到此歌莉雅的眼框突然感到濕潤,她從沒聽過凱文說出這般的話,默默付出這麼多年,總算是有個回應了。

  「對不起………」凱文嘆了口氣,「那傢伙說的對,我真的是個遲鈍的人………」
  
  歌莉雅強忍住眼框中的眼淚,說不出話來。

  「歌莉雅?」由於沒聽到回應,凱文轉過頭卻看到眼框有淚的歌莉雅,「怎麼了?傷口在痛啊?」

  歌莉雅搖了搖頭。

  「那是什麼?」除了在墓園那次以外,凱文沒看過歌莉雅流淚,突然有種不知所措的感覺,「繃帶包的太醜?」

  歌莉雅一邊搖頭一邊微微的笑了。見到歌莉雅笑了,凱文緊張的心情也放鬆了。

  「不要哭了,沒事我們快去找其他人吧!」凱文伸手拍了拍歌莉雅的頭。包紮之後之後傷口沒有之前那麼的疼痛,讓他終於可以順利的站起來。

  既然他們兩個墜落後沒有大礙,那表示其他人應該也沒什麼事才對。凱文扶起地上的歌莉雅,兩人決定朝著前方的通道走去,或許可以遇到其他人,只希望他們真的也平安無事。


  在把裝備都撿齊之後,兩人順著岩壁上火把微弱的火光走著。他們穿過了幾條通道,來到一塊稍微寬敞一點的地方。看來這山洞很多類似這樣的小空地,也很容易讓人迷路。

  「凱文,我們有伴了………」歌莉雅警覺的環顧著四周。她很明顯可以感覺到有些什麼正在附近。

  「來者不善………」凱文抽出背後的魔域之刃。他的單手劍和盾牌在墜落前遺失了,所以現在只能靠著這把雙手劍來做攻擊。

  由於沒有亞法爾的治療,歌莉雅抽出弓箭和凱文背對著背,以免各自的背後露出破綻。

  雜亂的腳步聲從一旁的通道傳來,聽起來數量似乎不多,但兩人並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敵人。這腳步聲聽起來不像惡魔守衛,然而除了惡魔守衛之外,他們還有什麼樣的敵人?


  沒過多久數隻聯盟與部落勇士的殭屍出現在通道口,舉著手中那殘破的武器,二話不說就朝兩人直接攻擊過去。儘管對於面對的敵人十分訝異,但兩人還是馬上接招。

  「這些………是什麼?」一邊招架著攻擊,歌莉雅忍不住開口。

  「看起來像是………勇士們的屍體………」凱文擋下了攻擊之後,皺起了眉頭,「難道是死後被招換回來的?」

  「太過分了………」歌莉雅不忍的看著眼前一個個像傀儡般的勇士。

  「不攻擊他們,我們或許會變成跟他們一樣吧!」凱文說完和歌莉雅交換了眼神,然後決定拋開所有思緒,先把這些敵人擺平再說。


  現在情況越來越奇怪,他們知道必須要趕緊找到其他的夥伴,不然在這詭異的山洞中,到底還會發生什麼事,沒有人能預料的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折翼Ziarra 的頭像
折翼Ziarra

牆角的世界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