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 〉

  矮小的身影穿梭在那一排排跟她差不多高度的墓碑之間,梅莉細心的研究著每一個墓碑上的字跡。小墓園共有四十個墓,四十個名字,梅莉一個個重複的唸著,彷彿是在向每一個喪生的勇士表示敬意。

  對於長期耗在鐵爐堡玩工程學的梅莉來講,這四十個名字她當然聽都沒聽過,就連那頂頂有名的傳奇組合,羅提恩和艾舒她都毫不清楚。或許在記憶中曾經有人提起過,但她對戰爭打鬥毫無興趣,甚至對其感到害怕。

  戰爭不只一次帶走她身邊的親人,而正是她害怕的原因。因為戰爭,她一直是一個人。

  梅莉的腳步停在墓園中其中一個墓碑之前,反覆的唸著墓碑上的名字。四十個勇士之中,只有這個名字讓她不得不停下腳步。她抬頭看了看天空,情緒顯得十分複雜。

  此趟再次回到詛咒之地,原本梅莉可以選擇留在鐵爐堡不用冒險前來,但她卻沒有這麼做。不是因為亞法爾欠她的錢還沒還,而是因為她似乎習慣了身邊有人的感覺。然而站在這些人當中,她卻無法不感覺到自己的渺小。並非地精矮小的身材,而是自己的懦弱無力。

  把仰起的頭用力的甩了甩,梅莉的心中有股空虛感,卻不知道該用什麼來填滿。她想幫忙,卻總是害怕的躲在別人背後。不管是亞法爾還是拉朵,他們都毫不介意的在作戰中保護著梅莉,這讓她感到溫暖,卻厭惡著這樣沒用的自己。

  就在梅莉垂頭之際,她看到了不遠處站著一個高大的身影,背對著自己看著那遙遠的黑暗之門。


      ※     ※     ※     ※     ※


  有多久沒來過詛咒之地了?

  對於拉朵來說,詛咒之地雖然充滿了令她好奇的黑暗魔法能量,但她卻不常踏入這片荒蕪土地。不是害怕什麼危險,更不是擔心守望堡的矮人會攻擊她,純粹是不喜歡這片土地帶來的無助感。

  這紅色的塵土,是被在這犧牲的旅人及勇士們染紅的嗎?

  衣袖傳來一陣輕輕的拉扯,把拉朵的思緒拉了回來。她轉頭看去,看到的是微微顫抖著的梅莉。

  「有事嗎?」拉朵轉過身看著那怕到不敢正視自己的小地精。

  這也不能怪梅莉,畢竟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拉朵曾動手攻擊她,說害怕也不為過。

  「我………我………」梅莉拉扯拉朵袖子的手在顫抖,想說的話也遲遲說不出來。

  「放心,我不會傷害你的。」拉朵輕輕的笑了笑,在梅莉的面前蹲了下來。

  她注意到梅莉身後沒有那大的誇張的工程學背包,那個她視為比生命還重要的東西。

  「我想………我………」梅莉支支吾吾的說著,接著深呼吸,然後下定決心般的用力抬起頭,「請你教我怎麼做一個厲害的法師!」

  聽到此話的拉朵生平第一次愣在原地。儘管在老師口中她是個天才法師,但由於自己那冰冷的個性也讓其他法師不敢靠近,更別說是要求指導。第一個向她開口的,竟然是個聯盟的地精法師。

  「為什麼找我呢?聯盟之中一定也有法師訓練師吧?」拉朵好奇的問著。

  「因為………因為………」梅莉再次口吃,「因為你很厲害!在艾薩拉海邊的時候,我就覺得你很厲害!」

  「我想變強,我想幫忙!」梅莉激動的抓緊拉朵的袖子,「我不要每次都躲在別人背後,只會哭,什麼都不會做!」

  「所以拜託!請教我如何做一個厲害的法師!」梅莉一口氣把想說的話都說完,睜大雙眼等著拉朵的回應。

  拉朵不語,看著眼前的小法師。不是她不願指導,而是她沒有什麼可以教給梅莉的了。

  「梅莉,你聽好,」拉朵直直的看進了梅莉的雙眼,「以一個法師來說,你並不算是弱者,說穿了,你的能力並不容小看。」

  「在艾薩拉的海邊我也見識過你的攻擊,」拉朵輕輕的說著,「雖然你的持久力不如其他法師,但你所造成的傷害卻比普通法師來的大,這點你自己並不知道。」

  梅莉眨著她那雙大眼睛聽著。

  「我無法給予你什麼指導,我的強項在冰霜和火焰魔法上,但你的卻不是,」拉朵說著,「你的力量來自祕法的能量,而我可以告訴你,你祕法的傷害力,絕對勝過我能使用的祕法傷害。」

  「你的問題,並不在於自身的能力上,」拉朵就像是在和一個孩子說著般,「你的問題在於恐懼,在於害怕,在於對自己不夠信任。」

  相同於拉朵,梅莉一直也是一個人,只是不同的是,拉朵是自願選擇一個人成長,獨立的生活,而梅莉則是被迫的獨自一個人走下去。梅莉從小是孤兒,然而卻幸運的遇到了願意陪伴她的人,卻也在得到之後再次失去。她身邊的人一個一個被帶離她身邊,讓她感到無助,感到失落。

  或許我就該是一個人吧!這是梅莉告訴自己的話,也因為如此,她開始過分的保護自己,一但遇到了危害到自己的事情,她就會躲的遠遠的。

  「那我該怎麼辦?」梅莉無助的望著拉朵,彷彿大海中迷失的小船般。

  「你有想保護的東西,或許沒有很明確的知道那是什麼,但在你心中一定有什麼是重要的,」拉朵笑了笑,「一但想清楚了你想保護的是什麼,你就能放開其他的去捍衛它。」

  「這東西,或許是某些回憶,或許是某些東西,又或許是某些人,」拉朵拍了拍梅莉的頭,站了起來,「這個,就要你自己去想想了。」

  梅莉沒有說話,只是繼續睜大雙眼看著拉朵。她想保護什麼,她能保護什麼?一直以來她沒有自信可以保護什麼,所以認為只要自己安全就沒事了。但回想起這段旅程,自己似乎也做了不少以前不可能會做出的事情。

  和瑟洛斯及亞法爾前往奧格瑪,為了工程背包而對薩特大打出手,最後是在海邊見到拉朵有危險,下意識的衝出去施放魔爆術,這些都不在她的預料範圍內,然而她想保護的東西,也在回想中漸漸的清晰。


  「啊!躺了太久了!怎麼覺得腰圍好像變寬了!」亞法爾那洪亮的聲音從小屋的方向傳來,在見到梅莉和拉朵之後,朝著他們走來。

  「裝備還穿的下就好啦!」梅莉對著那頭髮亂七八糟,顯然剛睡醒的亞法爾叫著,「你給我勤勞一點啊!別忘了你還欠我500G!」

  「500G!?」亞法爾的動作馬上凍結住,「不是350G嗎?什麼時候變成500G了!」

  「這個世界上有種東西叫做利息!」梅莉雙手插腰頭頭是道的講著,「知道了嗎?」

  「喂!這不公平啦!」亞法爾開始慌了,「這一陣子根本沒時間去賺錢,不能算利息啦!」

  「那是你的事!」梅莉搖了搖頭,「就這樣啦!」

  梅莉做了個鬼臉之後朝著小屋的方向跑去,臨走前還不忘轉向站在原地的拉朵。

  「拉朵謝謝你!」梅莉揮手道謝著,和拉朵談過話之後,她似乎沒有之前那麼迷惘了。

  「咦?你們兩個感情什麼時候這麼好了?」亞法爾看了看梅莉再看了看拉朵,抓著頭搞不清楚狀況。

  拉朵微笑著不語,轉身繼續看著遠處的黑暗之門。

  梅莉似乎找到了她想保護的東西,那自己呢?自己想保護的又是什麼?一直以來自己守護的又是什麼?

  嘴角上揚,拉朵閉上雙眼去感覺那悶熱的風,她走著自己想走的路,過著自己想過的生活,不管會走到哪,她也不在乎,為重要的是,無論走到哪都不會後悔。

  她並不後悔來到這裡。

創作者介紹

牆角的世界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