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 〉

  
  火紅的塵土在炎熱的風下刮著,在地面上形成了一陣紅色濃霧般的景象。從地形與場景來看,希絲莉亞認出了這裡正是詛咒之地。這時候的詛咒之地空曠的像一片荒野,沒有到處行走的惡魔,沒有矮人建造的守望堡,更沒有那巨大且散發著綠光的詛咒之門。

  什麼都沒有,只有一望無際的紅色沙塵。

  空中閃著雷,三不五時的從空中擊下,彷彿是要警告任何踏入此地的生物,不要再繼續遊盪於此。

  軀體繼續行走,在那名為格溫的少年的攙扶下朝前方繼續前進。少年的雙手在發抖,害怕的四周張望著,對於一個在農村長大的人類來說,這裡是他連作夢都不會夢到的黑暗地帶。他抓緊著身旁龐大的身軀,繼續朝前方走。

  希絲莉亞從這軀體的雙眼看出去,看到格溫那還帶著些許稚氣的臉龐,他的輪廓好眼熟,是否在哪裡見過?

  在希絲莉亞想起來之前,他們來到了詛咒之地以南稍微偏東部的山壁,這山壁由古至今都沒變過,希絲莉亞一眼就認出來。

  這裡就是她曾被囚禁的地方。

  慢慢的,他們朝著小路向上爬,經過了那座囚禁希絲莉亞的山洞,卻沒有停止。他們繼續朝上爬,沿著那不算路的山壁走著。過了許久他們在路的盡頭停了下來,在他們眼前是個深不見底的山洞。

  山洞內黑到看不見任何東西,格溫害怕的鬆開了攙扶身旁軀體的雙手,退了幾步。

  「回去吧!生物,你已有了普通生物所沒有的力量,」身體的主人開始用他那低沉沙啞的聲音說話,「當我需要你的時候,我會招換你………」

  說完話,軀體再次轉向了山洞,而希絲莉亞還可以聽到身後格溫急促的呼吸聲。身體的主人並沒有理會,自顧自的朝那充滿未知的山洞走去。

  山洞裡面有什麼?會有野獸嗎?會有惡魔嗎?會有………什麼?

  隨著身邊的一切被黑暗吞沒,希絲莉亞開始感到恐懼,儘管這不是自己的身體,但那種恐懼的感覺卻越來越深。接著她感覺到軀體在一塊像平台般的巨大岩石的上方倒下,用力的喘著氣,終於放開所有堅持,讓身上的痛楚佔領所有感覺。

  那不只是身體的疼痛,更有內心的哀號。

  『殺光他們………』

  仇恨的的意識越來越濃烈,希絲莉亞感覺到自己好似被一股黑色的濃霧包圍一般,儘管看不見,但那感覺卻越來越清晰,越來越明顯。

  濃霧漸漸從黑色轉為鮮紅,越來越大,越轉越快,並且漸漸的亮了起來,就像黑夜中的燈籠一般。

  利用紅霧散發的光芒,希絲莉亞開始研究著四周的景象,這是一個山洞,一個巨大的山洞,而這龐大的身軀則是躺在山洞最深處的一個平台般的岩石上。平台的四周有著各種不同形狀的石柱,有高有低,有粗有細,一個個像是被刻意擺放般的圍繞著平台。

  就在希絲莉亞的目光回到驅體本身的時候她嚇了一跳,因為那龐大黑褐的軀體在紅光的圍繞下漸漸消失,和那紅光同化。就在軀體完全消失不見的同時,她聽到了一陣極為淒涼的哀號自那軀體發出。

  那是一種混雜了痛苦,無助,以及憤怒的吼叫。

  那是一種失去了所有一切,讓人痛入心底的哀號。


      ※     ※     ※     ※     ※


  沉重的腳步聲把希絲莉亞喚醒過來,她連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都不清楚。睜開雙眼之後,她赫然發現她還是在那詭異的夢中。她看到以及感受到的還是屬於那不明的軀體。

  那軀體似乎是完全與那團紅光同化了,就在那平坦的岩石平台上,看著前方,有種高高在上的感覺。

  不知道這次沉睡了多久,但希絲莉亞感覺到這紅光似乎比之前更大更明亮,彷彿是吸收了某些力量又或者是回復了之前失去的能量。

  沉重的腳步聲越來越大,希絲莉亞可以聽到低沉的喘息,那聽起來像是某種受了傷的龐大生物,因為某種原因朝著自己的方向而來。紅光越來越亮,越來越亮,照亮了四周的岩壁,彷彿是在呼喚那生物靠近。

  慢慢的,希絲莉亞見到前方的通道有團黑影朝著他們靠近,隨著那龐大的生物進入了紅光照亮的區域範圍內,希絲莉亞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氣。

  深紅色有如烈火燃燒過的肌膚,頭上長著又粗又尖的長角,背後是對又大又寬,類似蝙蝠的翅膀。根據希絲莉亞的目測,他至少有兩個中年人類加起來的高度。

  那是一隻巨大的惡魔。

  那隻惡魔身上明顯的有著無數又長又深的傷口,鮮血不斷的從中流出,就連他身後的那雙翅膀也因為被攻擊而撕裂。他扶著岩壁來到了紅光面前,大口喘著氣,睜著那雙金紅色的大眼看著眼前的紅光。

  「我聽到你的呼喚了,」那惡魔嘗試平穩住呼吸,「我的兄弟。」

  兄弟?希絲莉亞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紅色惡魔。照他這麼來說,那這軀體的主人也是個惡魔?

  現在回想起來,在暮色森林的河畔看到的模糊倒影的確不像任何艾澤拉斯上的種族,但如果這個軀體是屬於一個惡魔的話,那他不就是上古戰爭的生還者?從老遠的艾薩拉漂流到西部荒野的海岸,現在又來到了詛咒之地並在這棲息著。他在等著力量的復原,而之後將會展開什麼樣的計劃,希絲莉亞不敢去想像。

  「終於有人聽到了………」紅光發出低沉的聲音,「終於有人聽到了………」

  「再過不用多久我就可以回復我的力量,」紅光對著那紅色惡魔說著,「在那之前,你好好的休息吧!」

  「我的傷沒有什麼大礙,」紅色惡魔朝著紅光又靠近了一步,「我不得不承認那些無知的生物比我想像中的堅強,但還是無法將我的性命奪走!」

  「需要什麼儘管開口,我的兄弟,我將用盡我所有的力量來幫助你………」紅色惡魔用著極為忠誠的口氣說著。

  「格拉曼德,你經歷重重的危機來到了我的身邊,就已經足夠了,」紅光欣慰的說著,「現在休息吧!讓體力回復!在這期間,我的僕人將會為我準備好一切………」

  僕人難道是指那名為格溫的少年?希絲莉亞忍不住又開始思考。現在她像是在回顧某些記憶一般,到底每段記憶之間的時間是相隔了多久?

  「我的力量回復的比我想像中還要快,但目前以我現在的狀態並無法支撐所有的力量………」紅光繼續著,「我需要個容器,一個可以暫時接收這些力量的容器………」

  聽到此,希絲莉亞從心底打了一個寒顫。

  他要的,是什麼樣子的容器?

  突然像是被什麼東西擊中一般的讓希絲莉亞感到一陣暈眩,不是紅光,而是她自身感到暈眩。接著全身開始冷卻,越來越冷,越來越冷,冷到她開始失去知覺,眼前也開始模糊開始黑暗。


  『希絲莉亞………』

  有人在呼喚著,但那是誰?

  『希絲莉亞………』

  希絲莉亞陷入了黑暗中,什麼都看不到,什麼都感覺不到。

  『希絲莉亞………』

  好耳熟的聲音,但到底是誰?


  希絲莉亞再次緩緩的將雙眼睜開,見到的不是黑暗的山洞,不是紅光散發的光芒。

  她見到的是一片火紅的天空,紅到讓人發慌。

  「希絲莉亞………」聲音在她耳邊響起,但她卻無法移動身體任何一個部位。

  「我等這一刻等了好久………」那人緩緩的摸著希絲莉亞的長髮,一邊帶著詭異的笑聲說著。他邊說邊對天狂笑,讓希絲莉亞開始感到害怕。

  這是希絲莉亞從死亡被招換回來的那一刻。而這個摸著她的長髮狂笑的則是塞諾索,他不斷說著希絲莉亞聽不懂的話,不斷瘋狂的大笑著。

  「我花了這麼多時間來安排,」塞諾索邊說邊將無法移動的希絲莉亞抱起,「主人一定會喜歡你的!」

  主人?塞諾索的確是說了『主人』兩個字,但那紅光口中的僕人不是那名叫做格溫的少年嗎?怎麼會變成塞諾索?難道塞諾索就是當年的格溫?

  希絲莉亞無法開口也無法移動,她似乎開始記起來所有的一切,只是現在全部散亂的讓她摸不著頭緒。只要能夠把這一切都拼湊起來,那所有的事情就能水落石出了!只是接下來的命運會如何?能夠在一切都太遲之前將這些片段拼湊起來嗎?拼湊好了,又有機會把這天大的秘密告訴別人嗎?


  『阿賊,你會來救我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折翼Ziarra 的頭像
折翼Ziarra

牆角的世界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