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 〉

  空中烏雲密佈雷電交集,下著滂沱的大雨,刮著瘋狂的颶風。波濤洶湧的海上漂著的除了倒塌的大樹,毀壞的雕像,還有許許多多的屍體。長頭髮的,短頭髮的,這些都是夜精靈的屍體。黑皮膚的,紅皮膚的,這些都是惡魔的屍體。倒塌的神殿,毀壞的道路,沙灘上,海岸的岩石上,佈滿了鮮血。

  撐著那殘破的身軀,在海岸邊一半爬一半走的來到了岩石邊,卻在狂風巨浪的波打下,墜入了那無盡的深海中。身上傷口的痛楚在帶有鹽份的海水侵蝕下格外的刺痛,毫無力氣的四肢胡亂的在海中拍打,想要找到一個支撐點。

  離海岸邊越來越遠,望著周圍飄浮著的屍體,彷彿下一秒就會變的跟他們一樣。

  天空越來越黑暗,巨浪翻湧著,一再的把已受傷的軀體捲入海中後再拋向空中。已經沒有力氣再去掙扎,也沒有力氣再去想像會有奇蹟。

  這一身的痛楚是誰賜與的?是誰造成的?隨著天旋與地轉,緩慢的闔上雙眼,讓命運自己去決定生死。

  『復仇吧………』

  低沉的聲音呼喚著,讓緊閉的雙眼再次掙開。天空依舊黑暗,海浪也依舊洶湧。


  希絲莉亞從第一人的角度看著這一切,雖然身體不受控制的移動著,但思緒卻是自己的。

  這是她第一次夢到的那些詭異的場景,而這一次她也比之前看的更加仔細。


  被血染紅的沙灘在毫無月光照耀的夜裡看起來格外的淒涼,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戰爭?從遍地的屍體看來,這是一段夜精靈與惡魔的戰爭,而地點是………地點是………

  希絲莉亞再次從這個不知道是誰的雙眼中看著眼前的世界,沙灘,海岸,神殿,雕像………

  艾薩拉。沒錯!這裡是艾薩拉!

  夜精靈與惡魔的戰爭,在艾薩拉………時間………時間是………

  像被澆了一桶冷水一般,希絲莉亞的思緒在她想到了什麼之後凍結住。她腦海飄過曾經聽說的故事,在很久很久以前,曾經發生過的事。濫用的魔法能量,貪婪的惡魔,守護家園的夜精靈,以及爆炸的永恆之井………

  上古戰爭。

  身體突然的劇痛讓希絲莉亞的思緒不得不停止下來,而身體的主人也在感受到疼痛的時候朝著那黑暗的深海下墜,接著視線就陷入了黑暗。


  下一刻,希絲莉亞見到的是另外一片沙灘,那是很乾淨很美麗的沙灘。海岸一直朝著北方延續下去,好似沒有盡頭一般。細沙在腳底摩擦,隨著每一步都有些銳利的石頭割劃著,但這些都不成大礙。

  希絲莉亞安靜的看著四周,彷彿再看一齣電影一般。她認得這個海岸,這裡是西部荒野,一個位於她出生地的艾爾文森林以西,充滿農田的地區。

  時間是上古戰爭,地點是艾薩拉到西部荒野,人物是………是………

  希絲莉亞無法看到自己的臉孔,她不知道現在這是誰的身體,但不管是誰,能夠在上古戰爭存活下來的絕對不是普通人。現在他又漂流過整個大海,從西方的卡林多來至東方的東部大陸後卻還能生還,不知道該說是神人還是奇蹟。


  一旁傳來的騷動聲再一次打斷了希絲莉亞的思緒。跟著身體的主人轉頭看去,她看到一個個舉著魚叉的魚人朝她跑來,這才想到西部荒野的海岸佈滿了魚人,看來他們從很久以前就存在了!只是這身體的主人到底漂流了多久,又有誰知道?現在到底是何年何月,更是無法得知。

  身體的主人儘管全身是傷卻還是不慌不忙的舉起手來迎戰。他身上的力量體流失的很多,但對付這些魚人卻還是綽綽有餘。只見他一手橫劈就把魚人的魚叉給打斷,接著猛然的伸手一把抓住其中一隻魚人的腦袋。

  『喀!』魚人還來不及慘叫頭骨就被捏碎,而其他的魚人見狀則是嚇的落荒而逃。

  身體的主人將手中那毫無生命跡象而軟趴趴的魚人朝一旁拋去,彷彿只是一塊擋路的石頭,接著頭也不回的朝著前方繼續走去。

  身上的傷口還在疼痛,但心中的恨意卻更加難受,好似有把火在燒,將身體內每一個角落都燒的焦黑。

  希絲莉亞閉上眼,不想被這股濃烈的仇恨給吞沒。


  托著沉重的步伐緩緩的朝著前方的稻田走去,在田的旁邊有一棟簡陋的木屋。屋內的燈火點亮了那扇略為骯髒的窗戶,身體的主人把頭靠近向裡面望了望。

  那是一戶農家,一家四口圍在餐桌旁,似乎正在吃晚餐。父親是標準的農夫模樣,用著洪亮的聲音說著運送稻米進城所遇到的趣事。母親用布巾包裹著頭髮,身上還穿著圍裙沒有脫下,顯然剛做完晚飯沒多久。另外兩個則是一男一女的孩子,年紀應該是十幾歲,他們一邊吃著飯一邊聽著父親訴說著今天發生的事情。

  少女臉色蒼白,看起來身體並不是很好,她一邊緩慢吃著飯,一邊用力的咳著嗽。嬌小瘦弱的身體在每一次咳嗽的時候都像是要散了一般的震著。

  少年則是一身布衣,看起來也是一副瘦弱模樣,只是從身手看來,還算是健康。他飛快的把碗中的飯給扒完,然後開口說了些什麼話。少年的聲音沒有很大,只有屋內的人才能聽到他說話的內容。只見父親頗為不滿的放下了飯碗,皺著眉頭對著少年說了些話,但少年並沒有理會。

  在父親之後開口的是那少女,她的表情略微擔心的看著起身準備離去的少年。少年隨手抓了一件外衣,接著來到少女身旁並在她額前輕輕的吻了一下,然後轉身朝著木屋的大門跑去。

  「格溫!」隨著少年奔出屋外,母親的叫喊聲從那半開的門縫傳出。

  希絲莉亞見到少年頭也不回的朝著東邊奔去,如果沒有算錯的話,那裡是『暮色森林』,一個有著許多蜘蛛野狼的地帶。在希絲莉亞的時代,那裡有個叫做烏鴉嶺的大墓園,而在墓園中則是有無數的殭屍在行動著,只是現在那些殭屍是否存在,就不得而知了。

  身體開始移動,緩緩的朝著少年奔去的方向前進。

  在背後海岸的方向,太陽即將升起。那帶著暖意的陽光照射到傷痕累累的軀體上,卻暖和不了那冷透了的心。

  走了好一陣子,一條淙淙的小河出現在眼前,河水看起來很清澈,而這殘破的軀體在來到河邊時終於支撐不住的倒下了。冰涼的河水從臉頰旁流過,帶走了些許疼痛。

  誰在看?是誰站在河岸的對面?

  緩緩抬起頭,看到的是剛才那人類的少年,他抱著一本破舊的書籍,用著很驚訝的表情看著自己的方向。

  他似乎看起來很興奮。

  「來吧生物!」身體的主人開口了,「靠過來一點………」

  這聲音很熟悉,但希絲莉亞卻記不起來她是在哪聽過。

  「我將賜與你力量,讓你超越其他的生物………」聲音繼續說著,「只要你聽話,你要什麼都可以做到………」

  少年興奮的將手中的書本拋開,飛快的朝著倒在水裡的軀體跑去。

  希絲莉亞想藉著清晰的河水看看到底這是誰的身體,只是這河水太清澈,清澈到連倒影都看的不是很清楚。

  黑褐色的肌膚,是被烈火燒過還是本是如此?希絲莉亞看不清楚,只能看到肌膚的顏色和些許金紅色的光點。

  「我的僕人………我的奴隸………」

  就在希絲莉亞想再看清楚一點的時候,她感覺到體內的力量被抽走,接著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折翼Ziarra 的頭像
折翼Ziarra

牆角的世界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