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一 〉

  通道非常的窄,瑟洛斯三人好不容易才抵達了出口,卻赫然發現出口的洞又更加的窄小。好在挖掘著通道的是拉朵自己,食人妖的體積本身就屬於較高大一點,所以她挖掘的通道對於一般人來說,還算可以行走。要是穿越通道的是個獸人或是牛頭人,可能現在還卡在小屋那端的洞口,進退兩難。

  首先出了通道的是瑟洛斯,穿越那小洞口對於全身是骨頭的他並沒有任何問題。他四周視察了一番,確定沒有問題之後才揮了揮手,向洞中的兩人示意可以出來。

  希絲莉亞的身材比瑟洛斯又嬌小一點,在人類女性來說又算是比較瘦小的,穿過那洞口更是不成問題。托姆納恩雖然是個體型龐大的惡魔守衛,但要擠出那窄小洞口似乎對他也不是難事。問題最大的則是走在最後的亞法爾。

  「那個………可以………呃………拉我一下嗎………」亞法爾的聲音從洞口傳來,本來正要準備離去的瑟洛斯無奈的轉過頭去一看究竟。
  
  雖然亞法爾的身材算是比較健壯,但整體來說,血精靈的體積並不會比食人妖龐大。照道理來說,亞法爾要穿過那洞口決對不是問題,問題出在他是個聖騎士。不是聖騎士這個職業不好,而是身為聖騎士,亞法爾身上穿滿了堅固的鎧甲,而這就是他卡在洞口的主要原因。

  「看樣子,你要先把鎧甲卸下來才出的來………」希絲莉亞蹲在洞口看著卡住一半的亞法爾。

  「難道真的要我脫光嗎?」亞法爾一臉為難的樣子。

  「你看你那肩甲整個卡在岩石上,你覺得不卸下來你出的來嗎?」瑟洛斯蹲在洞口的另外一邊皺著眉頭。

  「好啦!」亞法爾慢慢的往後退,好讓自己不會卡在洞口,「你們不可以偷看喔!」

  希絲莉亞一邊笑著一邊轉過身,聽亞法爾講的好像他要全身脫光光才出的來,其實卡住的只不過是他的肩甲而已。一旁的瑟洛斯則是笑不出來,他用右手摸著自己那骷顱的腦袋,感覺有點頭痛。

  好不容易亞法爾終於出了山洞,幾人總算可以繼續向前走。瑟洛斯和凱文最後是說好,不管哪邊先脫離這裡,就到棘齒城集合,到時候他們再討論看看該怎麼解開希絲莉亞記憶的封印。當然,最好是能找出個不用犧牲托姆納恩的方法。

  「不知道凱文他們怎麼樣了………」希絲莉亞忍不住回頭看了看遙遠的海線。雖然凱文幾人不是省油的燈,但那一大群薩特還是讓她擔心。

  「擔心他們,不如先擔心我們自己吧………」瑟洛斯的聲音突然沉了下來,讓在場的每一個人瞬間進入了警戒狀態。

  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們已被薩特包圍住了,雖然數量不如海邊的薩特多,但也足夠將他們包圍住。

  「怎麼無聲無息的來了這麼多?」亞法爾一邊慌忙的把肩甲戴上,一邊抽出身後的長柄武器準備應戰。

  「比起這個,我比較想知道他們為甚麼對我們窮追不捨………」瑟洛斯的匕首早已握在手中。他猜測這些薩特的目標是希絲莉亞,不然不會在圍剿海邊小屋之後又追來這裡,但到底是為什麼?是為了那一段記憶嗎?

  「他們追到這裡來,該不會凱文他們………」希絲莉亞緊握手中的魔杖,雙眼不安的漂移著。

  「我不認為那些傢伙會有什麼事,」瑟洛斯顯的放心許多,「他不是個輕易就可以打敗的對手,再加上有歌利雅和拉朵那女人,他們絕對不是好欺負的。」

  「希絲利亞………」托姆納恩一般很少開口,此刻他卻呼喚了希絲莉亞的名字,彷彿是要她注意些什麼。

  就在聽到自己的名字從托姆納恩的口中說出的瞬間,希絲莉亞也的確感覺到了什麼,而那是此刻她最不想感覺到的存在。


  「吼!」原本安靜的薩特們突然發出嘶吼,舉起武器朝著瑟洛斯等人衝去。薩特們的雙眼佈滿血絲,一付要把他們給撕烈的模樣。

  「這些薩特是搞什麼鬼呀!」亞法爾快速的為大家上滿祝福,一邊又擋下了幾次的攻擊。

  「有人在控制他們!」希絲莉亞退到亞法爾身旁,施放著暗影箭攻擊眼前的敵人。儘管忙著做攻擊,但她大部分的注意力則是放在更遠的地方。

  她知道是誰在搞鬼。

  瑟洛斯想問幕後黑手是誰,但太多薩特的圍攻讓他忙到問不出口。

  薩特的數量固然是多,但並不是多到他們應付不來,畢竟大部分的戰力應該還在小屋那邊,被凱文等人拖住。

  就在此時,一發巨大的暗影箭從遠處快速的朝著站在最前方的瑟洛斯射了去,就像是之前射中伊格的那記暗影箭。希絲莉亞見狀馬上第一時間朝著瑟洛斯衝去。

  「阿賊!」希絲莉亞站到了瑟洛斯面前,並展開了暗影防護結界,那是一種能夠吸收所有暗影魔法攻擊的結界,但只能施放於術士自身上。

  暗影防護結界的確吸收了那記暗影箭,但攻擊的衝力卻讓希絲莉亞退了好幾步。

  「希絲莉亞!」瑟洛斯接住了希絲莉亞的身軀,擔心的上下檢查著眼前的女人,確定她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沒事………」希絲莉亞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沒有受傷。

  托姆納恩和亞法爾繼續砍殺著其他的薩特,而瑟洛斯則是順著那記暗影箭的方向看去。在離他們有點距離的地方站了一個人影,而瑟洛斯也在同一個時候感受到了一股異樣的邪惡氣息。

  「塞諾索………」瑟洛斯和希絲莉亞幾乎是同一個時間唸出那名字,兩個人互看了一眼之後,瑟洛斯毫不猶豫的朝著那人影衝了過去。

  「阿賊等等!」希絲莉亞大聲的對著瑟洛斯的背影叫著,但瑟洛斯非但沒停下來,反而更快速的朝那人影衝去。

  最後殘留的幾隻薩特見到瑟洛斯離開了希絲莉亞身邊,舉起武器就朝她衝去。希絲莉亞一時沒反應過來,來不及做出任何攻擊。

  就在薩特們快要碰到希絲莉亞之際,一把長炳武器從一旁刺向薩特,將幾隻薩特從腰間串在一起,接著一把巨斧從另外一邊劈了過來,結束了他們的生命。

  「我被交代要看好你!所以你放心吧!」亞法爾抽回武器,拍了拍胸脯。

  希絲莉亞朝著救了她的亞法爾和托姆納恩笑了笑,但笑容只維持了不到一秒的時間,她馬上轉過頭去看瑟洛斯的情況。那個人影絕對是塞諾索,但對於瑟洛斯這樣衝動的衝過去,她的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
 

  瑟洛斯舉著匕首快速的朝人影靠近,但那人影卻沒有做出任何動作。也因為靠近了那人影,瑟洛斯這才清楚看見了他的面容。

  塞諾索是個人類的術士,自然他的長相就像個人類一般。原本以為他會是個看似瘋狂的白髮老頭子,但這麼一看才發現他其實看起來並不是很蒼老。他的五官端正,有著頗深的輪廓,就連瑟洛斯都認為那是一張可以吸引住女人目光的臉孔。只是在那成熟的面孔上,有著和整個人非常不協調的表情。

  那是笑,猙獰的笑。

  瑟洛斯沒有多想,舉著匕首朝著那人影就是一刺。這一刺刺的很用勁,匕首貫穿了塞諾索的身體,但瑟洛斯的心卻再同一時間涼了一半。儘管匕首刺進了塞諾索的身體,但瑟洛斯卻絲毫沒有刺中什麼的感覺。他的感覺像是刺中空氣一般,很虛無。

  塞諾索沒有移動,就連反抗都沒有,瑟洛斯帶著不安緩緩的抬頭,對上的是扭曲的詭異笑容。接著塞諾索在他面前化為黑影,然後消散在空氣之中。

  此時瑟洛斯才知道自己上了當,這個塞諾索只是個幻影。


  「希絲莉亞!」亞法爾的叫聲讓瑟洛斯馬上回過頭。他另一半的心瞬間全涼了。

  塞諾索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了希絲莉亞身後並且將她擊昏,而亞法爾為了想要保護希絲莉亞則是揮出了長柄武器。塞諾索不慌不忙的繞到希絲莉亞的另外一邊閃開了攻擊,同一時間舉起右手朝著亞法爾就是一記暗影灼燒。那是瞬發的暗影魔法,是利用突然的暗影魔法衝擊來攻擊對方,有著極強的爆發攻擊力。

  「呃!」被塞諾索的暗影灼燒直接攻擊到,亞法爾被衝擊推開,整個人因為痛苦而扭曲在地上。他沒想到塞諾索的一個暗影灼燒就可以讓他吃這麼大的苦頭,果真是不能小看這個敵人。

  「該死!」瑟洛斯後悔自己上了塞諾索的當,一邊朝著亞法爾衝去一邊對著站在一旁的托姆納恩喊著,「別站在那裡啊!先救希絲莉亞!」

  瑟洛斯衝到亞法爾身邊的時候,塞諾索迅速抱著失去意識的希絲莉亞,快速從瑟洛斯的攻擊範圍內退開。

  托姆納恩並沒有做出任何動作來攔截他。

  「托姆納恩!你………」瑟洛斯扶著因疼痛而將身體捲縮在一起的亞法爾,一邊看著站在一旁一動也不動的托姆納恩。

  為什麼一直保護著希絲莉亞的托姆納恩在此刻卻什麼動作都不做?


  「他不會攻擊我的。」塞諾索開口了。他帶著輕蔑的笑容看著瑟洛斯,彷彿是在告訴他,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難道………」瑟洛斯這才了解到,托姆納恩之所以沒攻擊塞諾索是因為眼前這人類術士正是他真正的主人。

  「你們這些人比我想像中的難搞許多,」塞諾索冷笑著,「不過終究還是抵不過命運的安排!」

  塞諾索大聲的笑著,然後伸手朝著一旁畫了奇怪的符文,接著他身旁的空間開始扭曲,直到一個人般大小的傳送門出現在那裡。

  「托姆納恩,走了!」塞諾索朝著依舊站在原地的托姆納恩喊著。托姆納恩看了看塞諾索一眼,再看了看瑟洛斯,接著什麼也沒說的轉身朝著塞諾索走去。

  塞諾索沒有多看托姆納恩一眼,自顧自的抱著希絲莉亞朝那傳送門走去,進入之前還不忘留給瑟洛斯最後一句話。

  「希絲莉亞我帶走了,你們別想找她,不過我想你們也無法這麼做了。」塞諾索一邊瘋狂的笑著一邊朝著瑟洛斯的方向伸出左手。

  一團黑暗能量在塞諾索伸出的左手開始凝聚,瑟洛斯見狀知道不妙,但由於扶著半昏迷的亞法爾,他知道不管塞諾索會發出什麼樣子的攻擊,他們都閃躲不掉。

  「永別了,盜賊。」塞諾索步入傳送門之前,他手中那巨大的暗影能量波形成了一發巨大的暗影箭,朝著瑟洛斯和亞法爾射了過去。

  瑟洛斯奮力的把亞法爾朝著一旁丟了出去,希望他能夠遠離攻擊範圍,現在的狀況看來,能救一個算一個。


  巨型的暗影箭朝著瑟洛斯飛快的射來,他已經沒有時間去閃躲。

  就在暗影箭即將射中瑟洛斯的時候,一個龐大的身影飛快的介入了兩者之間,並承受了所有暗影箭的力量。瑟洛斯瞪大了雙眼,不敢相信眼前所見到的景象。

  那是托姆納恩。

  「救回………希絲………莉亞………………」托姆納恩咬緊牙,接著在強大暗影箭的黑暗光芒之下,消失於空中。


  「啐!該死的惡魔………」隨著托姆納恩的消失,塞諾索和希絲莉亞也消失在那黑暗的傳送門中,接著傳送門漸漸淡去,那被扭曲的空間也復原的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瑟洛斯坐在原地,看著傳送門消失,最後目光落到插在地上,托姆納恩遺留的巨斧。

  一直以來瑟洛斯都認為惡魔全都是沒有心沒有血沒有淚的東西,他們為了殺戮而來到這世界上,也只是為了這個目的而存在。他們聽命於術士存脆是因為有著契約的牽絆,然而希絲莉亞和她的惡魔卻讓他對此改觀了。

  當初在荊棘谷的時候,希絲莉亞的虛空行者為了救她而情願犧牲,現在托姆納恩則是為了救自己而接下了那致命的暗影箭。要不是親眼所見,親身經歷,瑟洛斯絕對不會認為惡魔有顆心,然而這些惡魔卻證明了自己是錯的。

  他們也有想保護的東西。

  瑟洛斯朝著托姆納恩的巨斧緩緩的伸出手,就在他的指尖觸碰到巨斧的時候,那巨斧就像是擺放了千年一般當場碎成細沙,飄散在風中。

  看著周圍激戰過後的平靜以及飛舞的細沙,瑟洛斯的腦海不斷浮現希絲莉亞被塞諾索帶走的畫面,以及托姆納恩替他擋下攻擊的畫面。在他腦海中,托姆納恩最後的那句話不斷的迴盪著。

  『救回希絲莉亞………』

  瑟洛斯緊緊的將雙手握拳,痛苦的咬著牙。

  他一定會救回希絲莉亞,不管面對的是什麼樣的敵人,對付的是什麼樣的存在,只要他還活著的一天,他都要搞清楚到底這一切是什麼回事。



── 《 第五章‧封印之謎‧完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折翼Ziarra 的頭像
折翼Ziarra

牆角的世界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