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 〉


  海風輕吹,把半掩的木門吹的發出唧唧的摩擦聲,木屋唯一的窗戶開著,微風也順勢的從窗口吹進了屋內。

  木屋的裝潢很簡單,除了一張方形的木頭桌子和幾張椅子之外,就剩下一張木制的床鋪,以及一個擺放了幾本書的書櫃。桌上有幾本寫著古老文字的書籍半開平躺著,在微風的撥弄下翻了幾頁。

  風越過了桌子,來到了木床上的人兒身邊,她額前的髮絲在微風吹動下滑至臉龐,也讓那人兒慢慢甦醒過來。她輕輕的張開雙眼,環顧著四周陌生的景象。


  『嘎………』

  隨著少女從床上坐起,木門被緩緩推開。外面艷陽高照,除了一個人型的輪廓之外,少女看不清楚其他的東西。

  「醒了?」那人影沒有走近,只是站在門邊詢問著。當然,不用問她也知道答案。

  「我………在哪………?」少女一邊點頭一邊揉了揉雙眼問著。

  「這裡是我的地方,」那人影答著,「傷成這副模樣還活著也真是奇蹟。」

  少女聽到後沒有回答更沒有高興,她知道自己其實已經無法再死亡了。

  「我說的不是你,是外面那隻惡魔守衛,」人影似乎沒有對少女的反應感到好奇,她只是轉頭看了看身後,「不過你放心,他倒是沒什麼大礙了。」

  「你叫什麼名字?」人影馬上接著問。

  「希絲………莉亞………」少女半虛弱的答著。

  希絲莉亞依稀記得當時她和托姆納恩從懸崖墜落的畫面,她的耳邊響起的是瑟洛斯的吶喊。她以為一切就要結束了,然而懸崖底下的是海水,也讓墜落的他們有了一些緩衝的空間。只是從那種高度墜落的衝擊,就連身為行屍走肉的她也不禁失去意識。

  照眼前這人說的話,托姆納恩沒有什麼大礙,這也讓希絲莉亞鬆了一口氣。她想起身去看看托姆納恩的傷勢,自己卻什麼力氣都使不出來。

  「以目前的狀況來看,你最好先躺著休息,那傢伙我會幫你看著。」那人影說完便轉身要離去。

  「等………等等………」希絲莉亞發聲留住了那人。從對方的聲音聽來是個略為低沉的女性聲音,而她所用的語言則是聯盟的語言。仔細聽過之後,希絲莉亞察覺那女人帶了種腔調,然而那腔調卻不像任何聯盟種族的腔調。

  「你是………?」希絲莉亞忍不住詢問這個救了她和托姆納恩的人影。

  那人影稍微停留了一下,接著轉頭看向床邊的希絲莉亞。

  「拉朵,」她輕輕的笑了笑,「叫我拉朵就可以了。」


      ※     ※     ※     ※     ※


  艷陽底下,瑟洛斯瘋狂奔跑著,雖然說從那麼高的懸崖墜落的生存率不高,但他還是想找到希絲莉亞。就算死了,他也要找到屍首。

  「你也注意一下周圍的狀況吧!」凱文一邊吼著一邊追著瑟洛斯,也順勢將窮追不捨的薩特給砍倒。


  在希絲莉亞墜崖之後,瑟洛斯像是瘋了一般的大肆攻擊著周圍的薩特。他放棄了所有的防禦,整個人接近狂暴的廝殺。隨著倒地薩特的數量增加,其他的薩特也開始退卻。到最後只剩下幾隻薩特還在專注攻擊,其他全都放棄的逃逸了。

  現在的歌莉雅無法戰鬥,她緊緊抱著雙翅受傷的伊格。亞法爾有盡力的幫伊格做治療,雖然命是保住了,但傷勢實在是太嚴重,所以短時間內也不可能再飛翔。

  梅莉瘋狂的追著亞法爾的腳步,不時用著閃現術好讓自己不會落後太多。對於攻擊她沒什麼信心,但逃命她可是有自己的一套本事。


  很快的瑟洛斯等人就擺脫了薩特的攻擊來到了懸崖下的海邊,然而在這一望無際的沙灘上,要找到墜落的希絲莉亞絕非容易的事情。

  「前面好像有棟小木屋耶!」亞法爾用著他那引以為傲的視力看著前方。

  其他人朝著亞法爾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一棟小木屋。除了海裡岸上慢慢找之外,他們也可以詢問木屋的主人有沒有看到希絲莉亞的蹤跡。他們很明顯的選擇了後者。


  木屋看起來些許蠻破舊,看似某個旅人為了躲避風雨而建造的。到底屋內還有沒有住人都成了大家心中的疑問。

  在敲門之前,瑟洛斯見到了門口地上有著大量血跡,是誰的他並不清楚,但那血量卻讓他心中飄起不安感。他也忘了敲門,就直接用力推開門,衝進了小屋。

  「希絲莉亞!」瑟洛斯大聲的呼喚,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小屋內空無一人,只有幾本半開的書攤在桌上。

  「她不在這裡………」歌莉雅環顧著木屋說著。她也擔心希絲莉亞的安危,雖然從這麼高的懸崖墜落,眾人也已經有了最壞的打算。

  瑟洛斯的表情複雜的揪在一起,他不希望希絲莉亞有事,雖然在他的心中也些許認同了那最壞的打算。


  「真沒禮貌,敲門都沒有就這樣闖入別人房裡………」一個冷冷的聲音在眾人身後響起,讓所有人猛然轉過頭去看。

  那是一名有著銀灰色頭髮的女食人妖。

  「啊!你不就是………」亞法爾馬上就認出了眼前的食人妖,但由於來的太突然,他一時無法說完想說的話。

  梅莉見到了那食人妖,驚嚇的快速躲到亞法爾身後,而瑟洛斯則是握緊了拳頭。

  他忘不了那雙冷酷的眼神,更忘不了那低沉的聲音,那天在奧格瑪所燃起的憤怒也在此刻重新被點燃。


  「是你們呀?難道這就是………」女食人妖挑起半邊眉毛盯著瑟洛斯,「冤家路窄?」

  「你這混帳!」瑟洛斯也沒有多說什麼,抽出匕首就朝那女食人妖撲了過去,留下還在震驚中的亞法爾和梅莉,以及摸不著頭緒的凱文及歌莉雅。

  那女食人妖見到瑟洛斯朝她撲來,不慌不忙的朝一旁閃開,很順勢的把戰鬥拉到了小屋外。她現在沒什麼心情作戰,但眼前的不死盜賊來勢洶洶,她也就奉陪到底。

  沙灘上,瑟洛斯穩住腳步,接著又快速的朝著那食人妖衝了過去。就在瑟洛斯的匕首即將碰到那食人妖的時候,她快速的施展了法師的冰霜新星,瞬間冰柱從瑟洛斯的腳底衝出,將他的雙腳冰凍在原地,而她自己則是用了閃現術閃到了瑟洛斯的背後,接著快速的施放了寒冰箭。

  在食人妖閃現到身後的同時,瑟洛斯不慌不忙的一個半轉身蹲了下去,彷彿是看穿了對方的思想及攻擊一般,閃過了那支寒冰箭。就在腳底的冰柱失去效用而破碎之後,他一個回身,迅速的舉著匕首來到了那食人妖身後。

  那食人妖的施法速度比其他法師要來的還快的確讓瑟洛斯感到驚訝,然而同一時間讓那食人妖感到更吃驚的是瑟洛斯的敏捷度。她知道盜賊的身手很迅速,但瑟洛斯不只身手矯捷,就連反應都比她所見識過的盜賊來的還要更快。那天在奧格瑪她就見識過瑟洛斯的速度,只是當時有守衛的插手讓自己沒有掛彩,而現在讓她再次見識到了瑟洛斯的快攻,真的讓她反應不過來。

  眼看瑟洛斯的匕首就要插入那食人妖的後頸部,遠處傳來了尖銳的叫聲。

  那是希絲莉亞。

  「阿賊!住手!」希絲莉亞來不及跑近,只能站在遠處叫著,希望來的及阻止瑟洛斯。

  瑟洛斯的匕首刀鋒停在那食人妖的頸邊,而他的視線則是飄到了希絲莉亞身上。希絲莉亞雙手放在膝蓋上撐著身體,用力的喘著氣。在她身後,托姆納恩用著巨斧支撐著自己那纏滿繃帶的龐大身軀。

  「你贏了,我認輸。」女食人妖簡單明確的說著,接著緩緩的離開了瑟洛斯的匕首旁。一滴冷汗從她額前滑落,不過沒有人看到。她表面上看似很鎮定,實際上內心卻是震驚不已。她以為自己將看不到明天的太陽,卻也同時因為遇上如此勁敵而感到些許興奮。

  「希絲莉亞!」瑟洛斯迅速的收起匕首,也不管其他的事便朝著希絲莉亞奔去。他緊緊的抱住眼前的人,彷彿一鬆手將永遠的失去她。

  「我沒事!真的!」希絲莉亞的話平伏著瑟洛斯翻騰的情緒,「是她救了我呀!」

  「她?」瑟洛斯聽到此轉頭望向那食人妖。這個曾經想置他們於死地的食人妖救了身為人類的希絲莉亞?

  凱文等人站在旁邊看著,雖然很高興希絲莉亞沒事,但由於一切來的太突然,讓她們完全反應不過來。這個食人妖是誰?她跟瑟洛斯幾人的過節又是什麼?為什麼她會對同是部落的瑟洛斯動手卻又救了聯盟的希絲莉亞?

  「對呀!」希絲莉亞笑了,「拉朵其實人很好的!」

  瑟洛斯看了看希絲莉亞,再看了看那名為拉朵的食人妖。

  拉朵,這名字怎麼這麼耳熟。


  「啊!」這次的叫聲來自亞法爾,由於叫的太突然,嚇到了他身後的梅莉,「我記得了!」

  「你就是那個法師訓練師叫我們去找的那個法師!」亞法爾像是發現新大陸般的又跳又叫,「拉朵‧法圖!」

創作者介紹

牆角的世界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