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 〉


  一滴汗滑落亞法爾的額前,順著臉頰流到了下巴,接著朝地面墜落,最後消失在那枯黃的草地上。

  怎麼這麼多?怎麼會一下子來了這麼多?不只亞法爾,其他人的心中也有著同樣的疑問。

  每一個人像是緊繃的弦,就連一跟腳趾都不敢動。

  亞法爾雙手緊握著長柄武器站在草地上,雙眼不時左右來回轉動。梅莉躲在亞法爾身旁,她放滿工程學道具的背包掉在一旁,只是現在的她並不敢伸手去撿。在他們身後岩石上站著的是歌莉雅,她的箭正搭在弓弦上,而伊格也在空中盤旋著。離歌莉雅不遠處的是希絲莉亞和托姆納恩。希絲莉亞半側著身,準備好隨時唸出詛咒,而托姆納恩也握好巨斧,等著一聲令下就往前衝。

  在四人前方擺好戰鬥姿勢的是瑟洛斯和凱文,凱文左手持著巨盾,右手握著長劍,怒視著前方。最後是瑟洛斯,儘管他見過許多不同的場面,但突然遇上這種情況,也讓他不敢亂動的緊緊握住手中的匕首,凝視著四周所有的動靜。

  他們知道一定會遇到敵人,只是沒想到會以這樣的方式遇到這種數量的敵人。


  天剛亮,一行人馬上收拾好行李朝著艾薩拉東方的海邊前進,那裡有著許多古老神殿的遺跡,也因此從那裡開始調查是最好不過的。然而當他們才剛啟程沒過多久,瑟洛斯馬上察覺到有什麼在跟蹤他們,而那些跟蹤者並沒有刻意的隱藏自己的氣息,擺明就是要開戰。只是雖然這麼說,這些跟蹤者卻遲遲不肯現身出來,直到連反應一向遲鈍的希絲莉亞都察覺到了他們的蹤跡。

  就在六人來到了一處斷崖的時候,他們的敵人總算決定現身。那是一群長著長角,有著雙蹄,被稱為『薩特』的生物。他們身上散發著邪惡與黑暗的氣息,也算是一種惡魔的存在,只是他們的形式及來源卻和托姆納恩般的惡魔並不相同。托姆納恩之類的惡魔來自扭曲虛空,是一個荒無的黑暗世界,然而這些薩特到底是從何而來,卻沒有很清楚的答案。唯一清楚是,他們是在古老的永恆之井破裂之後才出現的,想必也是為了黑暗的力量而聚集在此。

  無數的薩特將六人團團圍住,到底是怎麼招惹到他們的?又或者是他們先發現了幾人的行蹤而決定主動發出攻擊?

  瑟洛斯曾經在冒險中看過這些薩特,雖然他們也算是群居的生物,但一次出現這麼大一群他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果只是單純的想殺了路過的冒險者,有必要來這麼大一群嗎?還是他們是為了什麼目的而來?此時他不覺的瞄了後方的希絲莉亞一眼。不可能,希絲莉亞不可能是薩特的目標,就算她身上有著遠古的黑暗詛咒,薩特也不可能從她身上得到什麼,但如果不是衝著希絲莉亞而來,那到底是什麼?


  時間不容瑟洛斯多想,隨著第一隻薩特的嘶吼,其他薩特也紛紛的發出怒吼,接著瘋狂的朝他們衝了過來。

  沒錯,正是瘋狂的朝他們衝來。

  「這是什麼詭異的現象啊!」凱文舉起巨盾朝著第一隻薩特就揮過去,他力道強到把那隻薩特撞飛的老遠。

  隨著第一隻薩特的倒下,另外一隻持著匕首的薩特朝著凱文就撲了過去,凱文舉起劍檔下了攻擊,卻看到第三隻薩特從另外一個方向朝他撲來。他沒有第三隻手去擋,只能舉起右腳狠狠的朝那薩特踢了過去。

  包圍他們的薩特數也數不清,別說凱文,就連瑟洛斯也一下子就被包圍住,想殺出重圍都顯的困難。他不斷的旋轉不斷的攻擊,目的就是不讓自己的背後露出破綻,讓敵人有機可趁。只是瑟洛斯動作還算快,所以還勉強應付的來,凱文就不同,他沒有瑟洛斯這般靈活,一下子他的背部就露出了破綻。 

  薩特們似乎也發覺了凱文破綻百出的背後,於是一個個爭先恐後的朝他撲了過去,好似凱文是個懸賞千萬的要犯,誰先逮到就可以擁有一筆花不完的錢財。

  「凱文!小心背後!」隨著歌莉雅的聲音傳入凱文耳中,她那有如獵鷹俯衝般迅速的箭也射中了凱文身後的薩特。凱文聽到警告後,回身用力一砍,把受了傷的薩特們全掃到一旁。

  與歌莉雅一起戰鬥這麼多年,他打心底知道,要不是這個夜精靈的女獵人,今天他或許也不會站在這裡,而早就是戰場上的一副白骨。


  薩特的攻擊並不像一般的野獸,他們比那些低等的生物還要來的有智慧一些,在認定會遠程攻擊的歌莉雅將會比凱文更加難纏後,一部分的薩特馬上轉移目標。歌莉雅見到此狀馬上進入更高的警戒狀態,也將空中盤旋的伊格召來作戰。只要不讓敵人太靠近自己,她的弓箭還可以攔截掉不少敵人,然而她太小看眼前薩特的數量。前面的薩特倒在她的箭和伊格的攻擊下,但後面的薩特卻毫無停歇的衝了上來,讓她招架不及。

  就在歌莉雅準備抽出匕首來硬碰硬的對抗薩特時,天空突然下起了一場火雨,讓許多的薩特在疼痛的哀號中緩慢了腳步。就在歌莉雅還沒反應過來時,托姆納恩豪不畏懼的舉著巨斧衝進了火雨,絲豪不留情的給予眼前的薩特致命的攻擊。歌莉雅順著托姆納恩砍出的路看去,見到的是朝她微笑的希絲莉亞。

  曾經她對著那不熟悉戰場的希絲莉亞說過,希望他們有並肩作戰的一天,而在希絲莉亞死後她一直相信這一天不會到來。如今她看著身旁的希絲莉亞,她不禁會心一笑。有如當初所想的一樣,希絲莉亞是個好隊友,能夠與她一起作戰,她也感到榮幸。


  瑟洛斯和凱文在前方奮力勇猛的作戰,而希絲莉亞和歌莉雅則是在後方完美的配合,讓許多薩特還來不及出招就已經掛彩。然而除了他們四個之外,一旁還有兩個努力奮鬥的傢伙。

  亞法爾一邊揮著長柄武器一邊施放祝福,一邊閃躲攻擊又要一邊治療自己及隊友。他想叫些什麼想喊些什麼,但實在是忙的不可開交,就連身後的梅莉都不知道顧不顧的了。

  另一方面,梅莉其實也不用亞法爾操心,她身材矮小,不斷利用繞著亞法爾跑來閃躲攻擊。這也難怪亞法爾總覺得他常常被不知道哪裡來的攻擊打中,原來是因為在不知不覺中,他也替梅莉檔下了不少攻擊。說真的,到底梅莉有沒有作戰的能力,也沒有人見識過。

  「梅莉你躲好啊!」亞法爾百忙之中抽空喊了一句,然而梅莉卻因為忙著閃躲而沒有聽到。

  就在這個時候,一隻薩特突破了亞法爾的身旁,舉著刀朝著梅莉砍了過去。亞法爾緊張的也顧不了自己,猛個轉頭去看梅莉的情況。梅莉嚇的趕緊施展了法師的閃現術逃過了攻擊,卻發現那薩特的刀正朝著地上那裝滿她寶貝工程道具的背包砍去。

  「不準碰我的背包!」瞬間梅莉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本來驚慌失措的臉換成了憤怒的表情,一個轉身穩住腳步,接著幾發祕法飛彈就朝著那隻薩特飛了過去。

  有如術士分成三種類型一般,法師也有三種魔法供他們專修,分別是冰霜系,火焰系,以及祕法系。一般的法師每一種都會一點,然而唯有專修某一種魔法才能真正的悟透及學習到精隨。祕法飛彈則是屬祕法系的魔法,有如其名,就是將祕法之力以彈火的方式朝敵人射去,雖然殺傷力不是非常大,但攻擊速度甚快,而且是屬於連發式的。

  薩特的刀還來不及落在梅莉的背包上,就被那突然的祕法飛彈給轟飛了出去。亞法爾目瞪口呆的看著梅莉跑回來,並無視倒地薩特的把自己的背包背起,他看到差點連自己該閃躲攻擊都忘了。梅莉祕法飛彈的威力比他想像中的還強,也讓他見識到梅莉是有多討厭別人碰她寶貝工程道具。看著梅莉滿足放心的背著那比半個她還大的背包,他突然慶幸自己沒有惹惱過梅莉。


  六個人分別顧好自己周圍的敵人,而梅莉也從剛才突然的暴發冷卻了下來,回到之前那個膽小的地精法師。他們一個個專注的攻擊閃躲,卻無法不去想到底什麼時候這場戰鬥會結束。整個艾薩拉的薩特有多少?又能有多少?一定會有解決完的時候,只是那時候,他們還能平平安安的站在這裡嗎?

  希絲莉亞一邊朝著薩特們施放著暗影箭,一邊四周望著,她可以感覺到些許厭惡的氣息圍繞著他們,但卻無法明確指出那是從哪裡傳來的。

  她有不好的預感,非常不好的預感。


  「滾回你們的死人窩去吧!」瑟洛斯越戰越勇,火氣也越來越大,他沒有多餘的心情去思考這些薩特到底是哪裡來的,只知道不管來多少,他都會跟他們拼命。

  「瑟洛斯!」在揮刀間的短暫空欓中,凱文似乎也感覺到什麼,他呼喚了離他不遠處的瑟洛斯,想知道是否只是自己的錯覺。而瑟洛斯雖然沒有說什麼,但他在攻擊之間也快速的以眼神回應了凱文。

  這不是凱文的錯覺,瑟洛斯同樣的也感覺到了。

  這感覺跟那晚在詛咒之地感受到的一模一樣,很遙遠很微弱,卻很詭異。


  「嘎!」清脆悽慘的叫聲劃破了那一塵不變的低吼與廝殺聲,所有人不自主的朝著聲音來源看去。

  那聲音是來自歌莉雅的貓頭鷹。就在凱文和瑟洛斯察覺那詭異氣息的瞬間,一道暗影箭從遠處飛快的朝著幾人射來,衝著伊格那雙雪白的翅膀射去。霎那間空中灑下了鮮血,而伊格也在慘叫之後摔到那枯黃的地上。

  「伊格!」歌莉雅也顧不了到底發生什麼事情,撞開周圍的薩特,朝著伊格飛奔而去。對她來說,伊格不只是一隻貓頭鷹,他也是個重要的夥伴。

  伊格的墜落地點在靠近懸崖邊的草地,歌莉雅小心翼翼的捧著痛苦卻想掙扎爬起的伊格。伊格的雙翅被那道暗影箭貫穿,鮮血直流,歌莉雅只能緊緊抱著他,安慰著他。也正因為如此,她並沒有注意到那一群舉著武器朝著她飛快靠近的薩特。


  「歌莉雅!」凱文看到了那群薩特,也看到了抱著伊格而無法反抗的歌莉雅。他一邊嘶吼著一邊撞開周圍的薩特,想在最快的時間把威脅歌莉雅安危的薩特解決掉。他的臉被薩特的劍劃傷,他的手臂也被刀砍中,但他卻絲毫沒有因此而慢下腳步,然而,因為站的太遠以至無法及時趕過去。

  聽道凱文的吶喊後,歌莉雅才猛然抬起頭,也看到了那一群薩特。她的眼神中有著恐懼以及不知所措,但現在的她也無法快速的舉起武器來招架。

  凱文的叫喊,薩特的怒吼,歌莉雅突然開始害怕,害怕一切就要在此結束。

  她還沒親口告訴凱文,她有多麼的喜歡他。


  就在薩特的刀劍即將砍向歌莉雅的同時,她見到一個瘦弱的身影閃到了她面前。

  那是希絲莉亞。


  希絲莉亞使出了術士的恐懼嚎叫,將恐懼以聲音的方式深深的打入了那幾隻薩特的神經細胞裡。薩特們開始恐懼到無法自主的四處逃竄,在短時間內無法再次攻擊歌莉雅。

  雖然成功的驅散了幾隻薩特,但恐懼嚎叫能波及到的敵人數量有限。湧上來的薩特超過了恐懼嚎叫能影響的數量,而剩下的薩特則是將目標從歌莉雅轉移到希絲莉亞身上。

  希絲莉亞也知道自己能驅散的敵人不夠,然而為了當下能救到歌莉雅,她也抱著會被擊中的打算。她看到一隻薩特舉著刀朝她砍來,除了舉起腰間的魔杖去擋之外,一時之間也做不出什麼防衛。比起她的力量,那薩特的力量大了許多,也因此在擋下攻擊的時候,她整個人被衝力撞到了一旁。

  「希絲莉亞!」這次發出嘶吼的是瑟洛斯,有如凱文一般,他想到希絲莉亞身旁,但卻也因為身在太遙遠的位置而做不到。

  亞法爾同樣的無法將薩特趕離希絲莉亞及歌莉雅身旁,他只能站在遠處瘋狂的施放著聖光治療術。

  在薩特的推撞下,希絲莉亞摔到了懸崖邊上,差這麼一點就要摔下去。看著腳邊的碎石子落下懸崖,她喘著氣,緊張的想要趕快爬起,卻因為踩空了一步而整個人向下滑去。

  「啊!」希絲莉亞發出尖銳的叫聲後發現有個什麼抓住了她的手腕,讓她不至於會跌落懸崖。她抬頭一看,見到的是托姆納恩的臉。

  「你們這群混帳!」瑟洛斯瘋狂的揮著匕首,將周圍的薩特砍倒。他不知道托姆納恩能夠撐多久,而自己又能夠多快的抵達希絲莉亞身邊。他覺得好無力,好無助,他不想再失去希絲莉亞,不想在這裡,更不想以這種方式。

  希絲莉亞抓住拓姆納恩,想將自己拉上懸崖邊,卻因為腳下沒有著力點而無法出力。就在她和托姆納恩都在努力的同時,她赫然發現托姆納恩的身後站了一隻薩特,而他手中的刀,正毫不留情的朝著托姆納恩的背砍了下去。

  「吼!」托姆納恩忍受著疼痛,繼續奮力的想把希絲莉亞拉上來。他是個惡魔,他從來沒想過失去與擁有,但現在他只曉得,他不想放手。然而惡魔也是個有血有肉的生物,他們也是有無力倒下的時候。

  「吼!」托姆納恩最後一次發出低沉的吼叫聲,他再也撐不下去了。


  「希絲莉亞!!!」隨著瑟洛斯那接近殘破的沙啞嘶吼,托姆納恩和希絲莉亞一起消失在他眼前,墜落了那陡峭的懸崖。


創作者介紹

牆角的世界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