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 〉


  隨著馬蹄聲靠近,一個騎著馬的人影緩緩的朝瑟洛斯五人靠近。那是一匹披著鎧甲的紅色戰馬,在夕陽的照耀之下,又顯得更加的鮮紅。一臉悠閒騎在戰馬上的則是一名全身鎧甲的血精靈聖騎士。

  「該死的亞法爾!你最好告訴我你是從雙足飛龍身上摔下來,不然我絕不相信從棘齒城飛到這裡需要這麼久!」凱文狠狠的一把把馬背上的亞法爾抓了下來,雙手用力揪著他的領口喊著。

  對脾氣暴躁又沒耐心的凱文來說,沒有拔劍已經算是很不錯的了。

  「輕點輕點!你嚇到我的馬了………」亞法爾似乎是被揪領口揪習慣了,比起自己他反倒比較擔心他那匹得來不易的戰馬。

  為了他那匹隨時招換就會出現的忠心戰馬,他可是吃盡了苦頭,全身家當都變賣了還不止,還讓他又跪又求的拜託了許多不同的冒險者,陪他這個鎧甲奶爸到危機重重的地區去完成取得這匹寶貝戰馬的任務。

  「倒底發生了什麼事?」歌莉雅一邊問著一邊把凱文揪著亞法爾領口的手拉開。

  凱文悶哼了一聲之後把手抽離,交叉在胸前。

  「就………」亞法爾搔了搔頭,「我飛到冬泉谷去了………」

  聽到這裡,爆發的換成瑟洛斯。

  「我都叫你跟著我飛了,你還可以飛去冬泉谷?」瑟洛斯勉強睜著那剛剛還在打瞌睡的雙眼,右手揪起亞法爾那早已凌亂的領口。

  「就………那個………」亞法爾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那個哥不林說了什麼我也沒聽清楚,我看你飛了之後,我就跟他點頭呀!我看他一臉了解的樣子,然後就把雙足飛龍送出去了。」

  「等到了目的地,我才發現我怎麼到了冬泉谷了!」亞法爾一臉不可思議的傻笑著,換來的則是其他人不可置信的白眼。

  「從冬泉谷再飛過來,應該也不用這麼久吧?」希絲莉亞對於距離不是很在行,冬泉谷她雖然沒實際上去過,但看過地圖也知道大概位置,再怎麼遠,也不可能飛掉一整天的時間。看到希絲莉亞開口,瑟洛斯鬆開了揪緊亞法爾領口的雙手,讓亞法爾稍稍微可以喘口氣。


  「咳………是不用飛掉一天啦!」亞法爾點著頭表示同意,卻也再同一時間感受到了周圍傳來的殺氣,急忙再次開口,「其實,在冬泉谷遇上了小小的麻煩………」


  的確,亞法爾雖然頭腦簡單四肢發達,但他還不至於呆到飛錯地點而不趕快折回。他之所以會耗掉一整天,全是因為在冬泉谷的鳥點遇上了一些小事故。

  當他一下雙足飛龍的時候馬上就察覺到了周圍景物並非梣谷,而他也知道他必須趕快飛往對的目的地,不然將會感受到來自瑟洛斯以及凱文的怒火。然而在當他轉向雙足飛龍管理員並想要求飛往梣谷的時候,他的右肩膀被什麼東西狠狠的撞了一下。這一下來的突然,就連身強體壯的亞法爾也被撞到轉了一百八十度。

  「這混蛋是瞎了眼啊?」入耳的是粗俗的聯盟語言,亞法爾皺了皺眉頭,似乎知道有什麼正在等他。他緩緩的朝聲音轉過身,對上的是一名全身鎧甲的人類雙眼。

  剎那間亞法爾以為凱文竟然追他追到冬泉谷來,但也馬上察覺眼前的人類並非凱文。雖然對方脾氣暴躁的指數和凱文相似,但在經過與凱文相處的那幾天裡,亞法爾也知道凱文雖然火爆,但其實對隊友也是不錯。相較之下,眼前這名人類給他的感覺存脆就是野蠻。

  這名身穿鎧甲的人類帶著頭盔,只露出那射出殺氣的雙眼瞪著亞法爾。從他的裝備來看,他並不是像凱文一般的戰士,他的鎧甲倒是比較類似亞法爾自己身上那套。最後亞法爾的雙眼落到了那人類腰間的巨錘,突然他發現了一件事。

  這傢伙也是個鎧甲奶爸啊!

  亞法爾不想生事,微微揚起那僵硬的嘴角,想用微笑來帶過這尷尬的氣氛。只是對方並不領情,他瞬間抽出腰間的巨錘,朝著亞法爾就揮過去。

  「別別別動手啊!」亞法爾慌忙的朝後方跳開,閃過了那突然的攻擊。

  「哈!你這個部落的畜牲也會講聯盟的語言!」那人類聖騎士大笑了一聲,接著朝地上吐了口口水,「別汙辱了聯盟的語言!」

  「畜牲………?」亞法爾稍為愣在原地,他既不是牛,也不是馬,竟然被叫畜牲?看著那聖騎士舉著巨錘再一次揮來,亞法爾馬上又往旁邊閃躲。

  「混帳!這麼沒用!拿起你的武器跟我拼呀!」人類聖騎士一臉瞧不起人的用鼻孔看著亞法爾。他來勢洶洶,看來是不肯輕易放過亞法爾了。

  明明是對方先撞到自己,現在又拿著武器猛攻,亞法爾真不知道自己是踩到雙足飛龍屎,還是角鷹獸尿,怎麼這種衰事都可以給他碰到。雖然屬於中立城的永望堡就在旁邊,但距離城鎮大門還有距離,讓亞法爾無法直奔尋找掩護。無奈的他只有抽出身後的長柄武器來對抗。

  亞法爾遲遲不肯抽出武器並非打不過對方,他只是存脆不想開打,一方面是因為他不愛打鬥,另外一方面則是因為他知道這樣打下來不會有結果。果然,兩個主修治療的聖騎士對打,攻擊力又不高,鎧甲的防禦又硬,再加上會自己治療,誰知道這場架會打多久?兩個人就這樣你一錘,我ㄧ砍,打到天都開始暗了,卻也還沒分出勝負。


  「好你個亞法爾,知道對方和你一樣是神聖騎士,還跟他硬拼呀?」梅莉不知道什麼時候收好了剛剛散落一地的工具零件,背著背包也來到了亞法爾身邊。

  「他朝我一直打,我也沒辦法啊!」亞法爾一臉無奈,「還好打著打著有路過的守衛看到跑來制止,我才趕快跑向雙足飛龍管理員,叫他把我送來這裡!」

  亞法爾一邊說一邊比手畫腳,又演又跳的,看起來像是話劇一樣。他的表情生動的讓希絲莉亞和歌莉雅都忍不住笑了出來。只是一旁的瑟洛斯和凱文就沒有那麼有興趣了。

  瑟洛斯的臉上彷彿寫著:『我還沒有睡夠』,而凱文的臉上則是寫著:『這個人真是無藥可救』。


  天也暗了,也不適合再到處尋找有關詛咒的線索,於是幾個人決定找個安全的空地來度過夜晚。他們選在一處有著幾棵樹木的位置,這樣也能稍微有些遮蔽,讓他們的行蹤不會太過暴露。雖然晚上的艾薩拉是沒有太多游蕩的冒險者,但在這廣大的區域也是藏有許多他們不知道的危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折翼Ziarra 的頭像
折翼Ziarra

牆角的世界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