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 〉


  天空是灰暗的,只有東邊森林的方向微微露出亮光,看來太陽馬上即將升起。

  長到好似無邊際的海岸朝著北方延續下去,就像沒有盡頭一般,細沙在腳底感覺起來有點刺,不時還有些銳利的石塊割劃,只是這些都比不過身體上的傷,以及精神上的痛。

  該死的魚人,一個一個舉著魚叉衝過來,只是他們並不是對手。儘管全身上下偏體鱗傷,儘管即將耗盡力氣,但這要搞定這些魚人並不是什麼難事。雖然沒有了法力,但赤手空拳還是可以把牠們打到七零八落的落慌而逃,不管來幾隻都不是對手。

  隨手把一隻垂死的魚人拋的老遠,牠們並不能阻止前進的決心。

  在海洋上漂流了多久了?一天?一個月?一年?十年?算不清,也無法去算清,只是不管過了多久,身上的傷依舊疼痛,心中的恨也從未削減。燃燒,心裡的每一個角落都為了復仇之心燃燒。

  天空越來越亮,也從沙灘來到了一個個的農村。這裡有生物,但他們並不是那些該死的夜精靈,雖然同樣有著兩隻手兩隻腳,但他們看起來怎麼都不像夜精靈。他們沒有紫羅蘭色的皮膚,也沒有細長的耳朵,他們看起來如此的脆弱,好似一捏就死了。

  好累,還要走多久?到底會走到哪裡?

  穿越了幾個農場,眼前的是一條淙淙的小河,這河會通往哪裡?不管通往哪裡,都不會是來時的路。不想回去也不願回去,仇恨消散前,都絕不回去。

  好恨,好恨………

  沒有力氣了,倒在河邊,已經沒有力氣了。河水是冰涼的,是清澈的,然而雖然清澈卻連自己的倒影都看不太清楚。

  會被發現,被這些無知的生物發現。

  想殺光他們,不管是夜精靈還是這些生物,要殺光他們………


  誰在看?是誰站在河岸的對面?

  兩隻腳,兩隻手,穿著簡陋的長袍,這是誰?他看起來有如之前看到在農場中的生物很像,他們是什麼生物?不是夜精靈,他們是什麼?艾澤拉斯上還有多少不同的生物?

  他在看,如果可以利用他,或許可以找到一個藏身之處,在體力回復前,好好的休息,只是現在必須跨越這裡………

  來吧生物!靠過來一點,賜與你力量,讓你超越其他的生物,只要你聽話,你要什麼都可以做到………

  起風了,將手中的書本拋到旁邊,他緩緩的靠近。他看起來很興奮,是啊!他看起來很興奮………


  我的僕人,我的奴隸………


  突然平靜的河水開始滾起,隨著河面開始起泡,一張猙獰的面孔從中浮出,然後張開口,將所有視線中的事物都吞沒………


      ※     ※     ※     ※     ※


  「啊!」希絲莉亞再次從夢中驚醒過來。又是這種夢,到底這是誰?

  這和之前的夢很相似,彷彿是同一個人的思想,有如某人利用著她的身體來做夢一般。

  希絲莉亞搜尋著記憶,總覺得夢中的場景是多麼的熟悉,卻一時說不出是哪裡。伸手擦拭額前的冷汗,她感到很疲憊,卻又無法再繼續休息。

  希絲莉亞從那簡陋的小床上下來,想吹吹夜風卻想起這裡是地窖裡,並沒有窗戶。

  已經不只一次做了這樣的夢。明明只是闔上雙眼的休息,卻好似被強迫的看了一段影片。她無法從中脫離,只能將一切好好的看完,感受完。然而這段到底是誰的記憶?


  她接受術士老師們的偵測儀式也有幾天了,每天不只她,每一個老師也都精疲力盡。目的是想知道她身上有什麼詛咒?還是想知道那個叫做塞諾索的男人在哪裡?


  輕輕的揉著額頭側邊,希望能夠舒坦一下被那詭異夢境影響而緊繃的神經,或許這樣會比較容易平靜。

  希絲莉亞微微側著頭,就在她張開雙眼時,赫然發現眼前那沒有門的房間入口旁站著一個女人,而那女人也同樣看著她。

  那女人有著一頭黑色的長髮,搭配著全黑的長袍,讓她在這陰暗的地窖裡顯得非常不起眼。最起眼也最讓人感到詭異的,則是她那蒼白的肌膚。她的肌膚蒼白到可以和希絲莉亞那毫無血色的皮膚相比。
  
  女人沒有移動,只是站在原地,靠著牆,仔細觀察著坐在床邊的希絲莉亞。


  「你………是誰?」希絲莉亞有些膽怯的問著。她知道這個女人並不是任何一個術士老師,但她為什麼會在這裡?

  女人沒有反應,依舊上下打量著希絲莉亞。

  「你就是希絲莉亞?」女人開口了,她的聲音非常的平穩,當中參雜了點奇妙的熟悉感。

  「你是誰?」希絲莉亞稍微皺了皺眉頭,對於女人的問題沒有做出回應。

  儘管希絲莉亞並沒有回應,但女人卻像是知道希絲莉亞身分般的點了點頭。

  「不介意我坐下吧?」雖然是問句,但女人卻絲毫不等希絲莉亞開口,直接的走進了那間小石室,拉了張椅子坐了下來。

  她就坐在希絲莉亞的對面,距離是如此靠近,讓希絲莉亞忍不住被她的目光吸引住。

  她的眼睛是金紅色的。


  「你比我想像中的年輕,也看起來比我想像中的堅強,」女人察覺到希絲莉亞的目光,一邊說一邊微笑著,「不用害怕,我不會傷害你的。」

  「你到底是誰?」希絲莉亞把目光轉走,那女人的雙眼像是會吸取靈魂似的,讓希絲莉亞不敢直視太久。

  「我的名字是珍‧黎斯塔爾,」女人像是看透希絲莉亞一般,「一個跟你很相像的女人。」

  「跟我很相像?」希絲莉亞不解的看像著陌生的女人。

  「我們同樣與黑暗有著解不開的複雜關係,」珍輕輕的說著,聲音輕到就連坐在她對面的希絲莉亞都差點聽不到,「不同的是,你並沒有任何的選擇權………」

  「你知道什麼?」希絲莉亞像是被潑了一盆冷水,瞬間清醒了許多,「你知道有關我身上的事情?」

  珍沒有回應。

  兩人之間陷入沉默,過了許久,珍才緩緩的轉頭,看向角落那從頭到尾沒出半點聲音的惡魔守衛。托姆納恩雙手緊握著巨斧,打從珍走近的瞬間開始,視線就沒有離開過她身上。

  「那些術士們會發現什麼的,」珍對著希絲莉亞說,但雙眼卻看著托姆納恩,「雖然緩慢,但他們會發現的………」

  希絲莉亞想問珍,到底他們會發現什麼?但她卻沒有開口。她察覺從頭到尾珍似乎沒有想回答她問題的意思,這女人會來這裡,是想告訴她些什麼東西。

  告訴她一些她不會理解的東西。

  「我只是想來看看你而已,」珍轉向希絲莉亞,她是如此的神秘,神秘到讓希絲莉亞差點忘了呼吸,「希望你今後的路可以走的平順。」

  「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但或許以後不會再見了,」珍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轉身朝著身後的門口走去,在來到門口時,她停下了腳步。

  「我從來沒有拜託過任何人任何事,」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但我有一件事情想拜託你………」

  希絲莉亞看著她的背影,突然覺得好寂寞,好空虛。這個神祕的女人,會要拜託她什麼事?有什麼事情是自己這種小小術士能夠幫到她的?

  希絲莉亞沒有回應,表示她在聽。


  「如果你找到他,請殺了他………」珍的一字一句讓希絲莉亞的血液凍結了。

  「誰………?」希絲莉亞用著微微顫抖的聲音小聲的問著。


  「塞諾索………」

創作者介紹

牆角的世界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