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 〉


  海鳥在烏雲密佈的空中飛翔,帶著灰色的海洋中,蛇頸龍擺動著四肢遊著,不時還會將頭伸出水面張望,接著再潛回海底。

  這裡被稱為黑海岸,儘管是白天,這海岸依舊是灰暗的,空中也始終是烏雲密佈。

  位於黑海岸的奧伯丁,是一個夜精靈的小鎮,也是卡林多大陸上的港口之一。想搭乘船隻前往東部大陸,除了奧伯丁之外,還有位於卡林多東岸靠中部的中立城棘齒城,以及棘齒城稍南,位於塵泥沼澤的塞拉摩島。

  當然,這些都是聯盟的領地,部落的交通工具則是截然不同。他們所搭乘的不是海上行走的船,而是空中的飛船。航行點也完全不同。除了中立的棘齒城可以搭海船之外,部落的飛船則是由位於杜洛塔的獸人主城奧格馬出發。


  在結束了冬泉谷的旅行之後,凱文一夥人到了離他們最近的港口,奧伯丁來搭乘船隻前往東部大陸。當然,亞法爾再次套上了兜帽。

  「那池溫泉還真神奇啊!」亞法爾拉低兜帽,卻還是興奮的說著,「泡一泡,整把劍都亮了起來啊!」

  話說他們在本古斯的交代下,在去安戈洛環形山打好劍之後,帶著劍前往冬泉谷找尋多諾瓦‧雪山。她與本古斯同樣身為一名矮人,而她的出沒地點則是冬泉谷西邊的一小池溫泉旁。

  要不是親眼所見,亞法爾等人還真的不相信這池溫泉有什麼厲害之處。只見多諾瓦將劍在泉水中浸了一會兒,那看似普通的劍頓時充滿了力量,不只看起來堅固了許多,就連凱文揮舞起來,也順手多了。

  「所以才會叫你們這麼老遠跑來這裏啊!」梅莉一臉『你這才知道啊』的模樣看著亞法爾。

  或許是因為亞法爾很單純,儘管他是個部落的血精靈,卻沒給膽小的梅莉帶來太多的壓迫恐懼感,兩個人雖然是債主與負債人的關係,但不仔細看,還挺像朋友一般。

  這也算是相性相吸吧!兩個同樣單純的人放在一起,自然就和的很好。或許某種程度上凱文和瑟洛斯也是一樣,兩個都是沒耐性的火爆個性,只是當火藥放在一起,爆炸的機率自然也高。


  「亞法爾,你少一句吧………」凱文警戒的注意著四周的守衛,壓低聲量對亞法爾說著,「要是你在這裡洩底了就糟糕了………」

  四個人站在停靠的船上等著開船,此時上船的人似乎不多,怎麼數也只有他們四個。這樣也好,亞法爾的身分也就不容易曝光。話說夜精靈對血精靈似乎比較敏感,要不是歌莉雅不斷勸說,那些守衛絕不會讓亞法爾靠近奧伯丁,更別說是上船。

  「嗯………」亞法爾繼續壓低兜帽,站在船的最遠一角,期望船趕快起航,趕快逃離這個氣氛凝固的地方。


  『噹噹』

  聽著船即將啟航的鐘聲,亞法爾鬆了一口氣,這幾天下來,他可真是飽受驚嚇。

  「慢著!」一名來自女性的聲音大聲的制止住了即將離開港口的船,亞法爾的整顆心馬上又糾結在一起。不只他,就連凱文以及歌莉雅都緊張的回過頭。

  這裡是聯盟的地盤,要是亞法爾被發現就糟了,而帶著亞法爾的他們,相對的處境也沒好到哪裡去。

  一名將淺綠色長髮束成馬尾的夜精靈女性踏上了船,用著銳利的雙眼四周掃了一遍,最後目光落到了凱文四人身上。她穿著一身布袍,看似個牧師,卻有著戰士般的氣息。在示意讓其他守衛留在船下後,自己走向了船上精神緊繃的四人。


  「好久不見了,薩奈拉………」首先開口打破沉默的是歌莉雅。凱文則是稍微的對著眼前的女夜精靈點了點頭。

  「是啊!好久不見了………」那女夜精靈輕輕的說著,「歌莉雅………」


  薩奈拉‧夜語,一名夜精靈的牧師,也是除了親生兄長戈利亞德之外,歌莉雅最親近的朋友。然而當初歌莉雅卻為了追隨凱文而離開了夜精靈的地盤,離開了她的朋友。

  「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妳,我以為你一直待在梣谷………」歌莉雅像是與老朋友相遇般的聊著,同時也在探測薩奈拉是否是因為亞法爾而上船。

  就歌莉雅所知,薩奈拉一直是個忠心的夜精靈,她從來沒有離開過夜精靈掌管的區域,一直以來都在黑海岸以南的梣谷地區巡邏。她是一群被稱為『梣谷守護者』的夜精靈之一,她們的任務是守護著梣谷,將所有會破壞樹林以及危害夜精靈的敵人通通捕捉或是砍殺。

  她的領域是梣谷一帶,然而現在會出現在黑海岸,的確無法不讓歌利雅懷疑她的目的是亞法爾。他們剛剛才經過梣谷來到黑海岸,假如亞法爾的行蹤在那裡曝了光,那薩奈拉和守衛會來到這裡也不出奇。

  「最近部落很猖狂,所以要加強戒備許多,」薩奈拉看了看眼前的四人,「有人說見到可疑的人物穿過梣谷前往奧伯丁,又碰巧我們在兩個區域的邊界上,於是我們就過來看看………」

  「是嗎?我們一路上沒有見到什麼可疑的人。」歌利雅很想與薩奈拉敘舊,但現在的情況卻不容許。

  當初歌利雅離開這裡的時候,是在戈利亞德從詛咒之地失去蹤跡後的那段日子,這段時間不只對她,對薩奈拉來說也是個低潮。身為牧師的戈利亞德也是薩奈拉的好友,同時也是個指導,他可以說是兩個人的精神支柱,也是個不可缺少的朋友。

  薩奈拉始終不明白為什麼在戈利亞德從戰場一去不回之後,歌莉雅還可以投身參予戰場,更不明白為什麼歌莉雅會選擇跟一個人類離開。

  說穿了,她最不明白的是,到底這個人類戰士有什麼能力,可以把她最要好的姐妹給吸引住。


  薩奈拉看了看歌莉雅,再看了看凱文,最後視線落到了亞法爾身上。

  「小兄弟,你包的這麼緊,不會太熱了嗎?」薩奈拉稍微瞇起眼,注視著嘗試放輕鬆的亞法爾。然而亞法爾卻是越想放輕鬆,就越是緊張。

  「我………怕冷………」亞法爾努力的擠出了幾個字,不敢正視薩奈拉。

  血精靈的眼珠子和夜精靈不同,是呈翠綠色的,要是被這個眼尖的夜精靈發現,那就糟糕了。

  聽到亞法爾的回答,薩奈拉更是瞇起眼睛,上下打量著眼前這個包的密不透風的怪異男子。

  「他都說了他怕冷,你是沒聽到啊!」突然站到亞法爾和薩奈拉之間,大聲把注意力拉走的是身材矮小的梅莉。儘管她的身高完全擋不住亞法爾高大的身軀,她還是用了自己那細卻響亮的聲音讓盯著亞法爾的薩奈拉分心。

  「我聽到了,冒險者。」薩奈拉清楚的回應著帶著警戒眼神的梅莉,接著再多看亞法爾一眼之後,轉向了歌莉雅,「我相信你知道你在做什麼,不管是現在,還是以後………」

  「我希望你的選擇是對的,也希望你能找到你想要的………」薩奈拉說到最後,眼神轉向了凱文,再轉回歌莉雅身上。

  「嗯………」歌莉雅應著,卻不敢正視任何人。她知道薩奈拉指的是她與凱文的關係。當初為了凱文而離開了這裡,歌莉雅最擔心的是薩奈拉的不諒解,畢竟那時候對薩奈拉來說是個低潮,然而身為好姐妹的她卻追隨著一個人類的男人而去。

  「保重了,歌莉雅,我很高興能在這裡遇到你,也期盼著我們下一次的會面。」薩奈拉說著轉身朝著橋頭走去,在踏下船的時候,她再一次回過頭,只是這次不是面對歌莉雅而是凱文。

  「歌莉雅是我的好姐妹,要是讓她哭泣,我不會放過你的。」薩奈拉最後的話像是警告般讓凱文凍結在原地。雖然身為一個經歷無數戰場的戰士,但面對薩奈拉那句有力的『警告』,凱文也無法不愣在原地。

  此時此刻,他搞不懂為什麼薩奈拉要這樣說,又為什麼他會讓歌莉雅哭泣?


  『噹噹』

  船要起航的鐘聲再次響起,薩奈拉站在橋頭看著船隻離開,越行越遠。

  其實說有可疑人物靠近奧伯丁是她亂說的,她的目的只是想見歌莉雅一眼。她在巡邏的時候偶然見到了歌莉雅的身影,由於不知道下一次見面會是什麼時候,讓她忍不住想靠近她,想與她再說說話。

  亞法爾不是個聯盟她也早就察覺到了,這也是為什麼她讓其他守衛留在船下,自己一人上船查看。她知道歌莉雅不是個迷糊的傢伙,她之所以會護著這個非聯盟的人,一定有她的原因。她相信歌莉雅,有如歌莉雅相信她一般。

  看著船在遠處的迷霧中消失,薩奈拉向月神伊露恩祈禱,希望歌莉雅之後的路可以平順無阻。

創作者介紹

牆角的世界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