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火番外─來自西部荒野的女人 ─ 寫在後面》

啊!總算是寫完了。

拖了很長一段時間,以為很好寫的番外竟然寫了這麼久,好在還是寫完了。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尾聲 》

  失去塞諾索的同一天,珍得知『已宰的羔羊』被塞諾索突然攻擊。裡面的術士們,包括厄蘇拉在內全部受傷,好在沒有人因此死亡。

  除了『已宰的羔羊』之外,就連羅提恩和艾舒的婚禮也遭到他的擾亂,他甚至還攻擊了艾舒。在那之後,他開啟了一道不知通往哪裡的傳送門,消失在眾人眼前。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十一 》

  今天不是什麼慶典活動,但整個暴風城卻洋溢在熱鬧的喜氣當中。沒辦法,戰場上的那對傳說般的戰士與牧師組合將在這一天舉行婚禮,所有認識他們以及聽說過他們的人全部擠在聖光大教堂,準備親眼見證這對新人的好事。

  羅提恩和艾舒,他們人緣是好是壞,從這一天就看的出來。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十 》

  煙火過後,漫長的夜晚才真正的開始。塞諾索一人坐在『已宰的羔羊』前,反覆想著這一陣子所發生的事。

  珍已經回到房間去了,她說她很高興塞諾索邀她來看煙火,但看完煙火後,塞諾索察覺她的眼神多了一絲寂寞。她沒有說,但塞諾索知道。對於未來,她沒有安全感。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九 》

  新年慶典,許多人所期待的這天終於到來,但塞諾索卻有點不知所措。

  他不知道多想約珍到街上走走,但卻都被拒絕。他也知道以珍的個性,她是不可能沒事把自己丟到人群中閒晃的。然而已經跟羅提恩約好,就不能爽約,因此他也只能放珍一人在房間裡做研究。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八 》

  暴風城的街道依舊人來人往,好不熱鬧。塞諾索一人走在街頭,看似和從前一樣,但實際上卻不是如此。那天在艾薩拉海邊,珍所告訴他的一切是如此的震驚,他到現在還無法反應過來。

  從艾薩拉回來也有好一陣子,珍沒有再提起海邊的事,塞諾索也不敢再去過問,那是他不敢重溫的解答。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七 》

  
  「哇!天氣真好!真是適合出門旅行的一天!」才一踏下角鷹獸,塞諾索便一邊伸懶腰一邊大聲的說著。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六 》

  自從來到暴風城後,珍幾乎沒有出過門,最遠也只是到拍賣場收購些沒有人會想買的東西。好幾次塞諾索鼓起勇氣邀約她出門踏青,最終卻都宣告失敗。不是珍不答應,而是每當他來到珍的房門口,都會見到珍一個人仔細的閱讀古文,專注的做著實驗,或是小心的照料魔法陣。面對這樣的認真,塞諾索不想打擾,也同時被那身影吸引著。

  由於太過投入,珍時常沒有發覺塞諾索的存在,而塞諾索也不發一語的在門邊望著她。他還是不知道珍到底在做些什麼實驗,但他仍然堅信有一天珍會替他解答所有疑問。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五 》

  
  晴朗的午後,塞諾索親自去和戰場軍官確認到底這幾天有沒有要出征。根據戰場軍官所說,這一陣子想參戰的人數沒有很多,雖然就快排滿了,但還是缺少一些重要職業成員。意思就是,短期內是沒有出征的可能。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四 》

  
  「你愛做什麼我無權干涉你,但這樣子是真的很不妥!」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