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海岸邊的岩石上,凝視著那遙遠的海平線,用力的深呼吸,吸進的是一大口悶熱潮濕的氣味。一樣是悶熱的空氣,但海風帶來的卻是微微的涼意。

空中一隻海鳥飛過,揮動著自由的雙翼,彷彿沒有什麼可以束縛牠,然而清脆的叫聲卻顯得有些寂寞。

我來這裡多久了?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火紅的塵土像是被火燒過一般炎熱,這一望無際的大地已經看了好幾天了,當初為什麼會決定來到這個雞不拉屎鳥不生蛋的鬼地方呢?

  要是現在可以吹來一股涼涼的風那該有多好?只是在這鬼地方吹起的風,不管怎麼吹都是熱的!還帶點惡魔野豬的臭味。

  我是瑟洛斯‧卡薩,一個人類的盜賊,會來到這不是給人住的詛咒之地,完全是因為部隊的號招,說是要來黑暗之門對付燃燒軍團。其實我一點都不想來,但父母卻像是看膩我一般,一邊喊著『為了國王的榮耀』一邊把我的名字交了出去。我當下有種被父母遺棄的感覺。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在濃霧密佈的荊棘谷叢林中奔跑著,周圍有些什麼我完全看不清楚,後面有什麼在追趕我我也不知道,只是死命的朝前方一直奔跑。我聽不到任何的聲音,除了自己的呼吸及心跳之外,只剩下與樹叢擦身的『沙沙』聲。我身邊沒有半個人,就連庫納爾也不知去向。

  突然我的視線中出現了一個頗高的山丘,讓我不得不止住腳步。周圍是高大的樹木,除了身後來的路之外,只能爬過山丘才能繼朝前方去。

  我抬頭仰望山丘的頂點,發現了兩個身影。一個體型瘦長,另外一個身材魁武,兩個身影交戰著,你來我往激烈萬分,我彷彿可以見到每當一方被擊中時飛濺的鮮血。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接下來的幾天都是凱文陪我一起解任務,與其說是陪我解任務,不如說是幫我解任務。每一個任務我幾乎連顧好自己都不用,他將面前的敵人一個一個衝鋒斬殺,看著他的動作,似乎可以想像他在戰場上的模樣。只是他砍殺敵人時的表情讓我有些怯怕。

在凱文的帶領之下,我日誌上的任務很快就被清掉一大堆。不管是老虎頭子,黑豹王,還是迅猛龍老大,全部都慘死在凱文的巨劍之下,就連那隻雪白的荊棘谷虎王也敵不過凱文的砍殺。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目標就在離我們數公尺的前方,我和庫納爾躲在樹叢裡沒有發出半點聲音。我們早就計畫好等會兒的攻擊,只要是沒有什麼意外,一切必然可以順利進行。

「胖胖,我數到三你就衝上去喔!」我小聲的對沒耐性的庫納爾說著,「不要打錯了,就是最大的那一隻。」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天氣非常的好,空中沒有任何一片雲,走在荊棘谷的叢林中,心情似乎好了很多。儘管如此,昨天那場野戰還在我的腦海裡,也因此我刻意避開了那一段小路,冒著被野獸攻擊的可能走在有些難行的樹叢中。

雖然凱文答應了要陪我一起去還任務,以免我遇到危險,但在要出發的前一刻他收到了口信,希望他能夠前往阿拉西盆地作戰。看著他面有難色我也知道他在猶豫,因為已經答應了我,但又不想拒絕幫忙戰鬥。

「去吧!」我推了推他的肩膀,「去為了大家而戰,我一個人可以的。」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一直在納悶到底是為什麼你不願意當一個牧師………」

常常在一個人看著庫納爾與敵人廝殺的時候想起凱文的話。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人會來救我嗎?有人會聽到我的慘叫聲嗎?就算聽到了也趕過來了,能夠來的及救到我嗎?

那小斷崖是真的很小,只是雖然不至於摔死人,但也夠把人摔成重傷的。所幸我跌在一片矮木叢上方,減輕了不少的傷害,但這一摔,可以摔掉我半條命了。我感到全身疼痛,骨頭有沒有受傷不清楚,但倒是沒有脫臼還是類似的情況。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種天氣真不是給人住的!」我站在海邊朝著遠方大聲吼叫著。

出來闖蕩冒險也有一些日子了,從艾爾文森林到鄰近的西部荒野,一個一個區域我都探索過。我對抗過強盜,狗頭人,僵屍,最後來到了這裡。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決鬥的戰旗在風中飄蕩著,寂寞的浪聲與呼吸融合在一起。
  在這潮溼悶熱的叢林中,南海的風卻異常的冰冷。

 

  現在你就在我的身邊,但為什麼感覺距離卻如此的遙遠?
  我靠著你,看著太陽慢慢落下,心也慢慢的冷卻。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