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巴多尼斯─死靈之城】
【Abbadonis - City of the Dead】

【 一 】

  時鐘秒針走動的聲音喚醒了我,我不清楚自己是在睡覺,還是在昏迷。身上的傷口依舊疼痛,到底有幾道傷口我也記不得了,只是依稀記得鮮血飛濺的畫面。我的頭很痛,我的手腳麻痺,就連想坐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

  我躺在沙發上,冰冷的空氣湧進我的肺,我很想呼吸,但每當吸一口氣,再吐一口氣的時候,胸口好像要撕裂一樣。我張開口,嘗試自然的讓風流進,只是口很乾,非常渴望著什麼液體滴入。倒底昨晚發生了什麼事,我想沒有人會比我更清楚,只是就連我,都沒辦法說明白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昨晚的那一場戰鬥,我們輸的很徹底。我的腦海還浮現著阿豪滿臉鮮血的模樣。他的右眼被那空氣做的利刃給刺穿了,像開著的水龍頭一般,鮮血不斷湧出來。他雙手摀住右眼,不停的哀嚎,那時候我心都涼了一半。我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爬到他身邊,用我的右手蓋住他的雙手。他的哀嚎聲,深深的刺進了我的心中。

  血依舊不斷的從我手指縫流下,順著我的手臂,滴落手肘,那種濕黏的感覺我還是無法習慣,也永遠無法習慣。空氣中瀰漫著鮮血刺鼻的味道,我想我們是身在血泊之中。我不能說明白這是誰的血,可能是阿豪的,也可能是我的。我沒辦法說出任何能讓阿豪可以好過一點的話,因為我也在流血。

  我的喉嚨被劃開了。


  阿豪現在人應該在醫院,我很想去看他,但是我不敢。我不敢讓他們看到我現在這種模樣。纏在脖子上的白色繃帶早已被染紅,換了又換,一地用過的繃帶,都是昨晚包紮的殘局。還好現在血是止住了,我只能慶幸動脈沒有被割傷。那個時候在察覺有人趕來時,我留下阿豪,匆忙的離開了現場。我不想讓他們找到我。

  臉還在刺痛,麻痺的感覺讓我很累。我想閉上雙眼再睡一下,但每當我闔上雙眼,進入黑暗時,阿豪痛苦的模樣就浮現眼前。現在辛西亞應該在阿豪身邊,我想她一定很難過。

  辛西亞算是阿豪的女朋友,也是最關心阿豪的人。她打從一出生就看不見,是阿豪一字不露的把世界的樣貌說給她聽。關於世界的好與壞,美與醜,他全部都描述的淋漓盡致。阿豪和辛西亞就像兩人一體般,幾乎沒有分開過。辛西亞很聰明,知道很多事,也幫了阿豪很多的忙,而阿豪,他是辛西亞的雙眼,但現在,他們兩人只能共用一隻眼睛了。

  這次的行動是阿豪一人決定的,他不顧所有人的反對,堅持要實行。表面上他向其他人妥協,說這次按兵不動,但實際上他已經決定了,他一定要去。辛西亞找上我,告訴我阿豪的決定,就連她也說服不了阿豪。無奈,我只有默默的跟著阿豪,以免發生什麼不測。

  這是我的失算,我並沒有通知其他的人。

    全站熱搜

    折翼Ziar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