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巴多尼斯─死靈之城】
【Abbadonis - City of the Dead】

 

【 二 】

  在不知道多少年前,這裡曾是一個繁華的島嶼,但現在,只是一個被世界放棄的島嶼。位在離歐洲不遠的大西洋中,曼羅島是它的名字,但這個名字並不真實的存在。這裡的人事物都被世界給遺忘了,甚至連島嶼都從所有地圖上被抹滅掉。

  這裡不只是個小島,它也有著自己的主要城市,以及周圍些許的小城鎮和小鄉村。唯一的大城市,瑟林頓,有著不算高的樓房和其他的建築物。要不是那一年的那一件事,這裡,還會是個美麗的觀光點。

  現在沒有船會來到這裡,也沒有人會拜訪這裡,就像另外一個空間一般,曼羅島的居民各個自力更生,自己種田賣菜,自己開發土地。曾經有無數人想離開這裡,但是這裡就像不曾存在一般,想從這裡到大城市去發展新生活,簡直是天方夜譚。要是沒有假冒的證件,沒有一個國家會收容你,就連難民都不算。

  曼羅島的居民各個跟一般人一樣,沒有與眾不同的樣貌,沒有令人聽不懂的腔調,沒有奇特的服裝,甚至沒有詭異的宗教信仰。這裡之所以會變成這樣,只能怪那一年來到這裡的那一批人。

  這是很久以前的傳說,也是無法抹滅的事實。在任何一個國家裡,找一個上了年紀的男人或女人,只要他們願意說,很快就會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事。那是邪惡,那是毀滅,那不是上天要求的不平衡。

  我是在曼羅島出生的孩子,那邪惡的傳說我聽過,傳說中的惡魔石像我也看過,就在亞巴多尼斯,那個被稱為死靈之城的城鎮。那是位於曼羅島南邊靠海的一個小城鎮,一個美麗的地方,但是沒有人敢去,沒有人願意去,除了亡靈,除了運送屍體的人。在城鎮的中心,那個惡魔的石像豎立,一直沒有變化。

  傳說是發生在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亞巴多尼斯,那時候曼羅島還存在於每個地圖上,甚至被算成一個美麗的觀光島嶼。那一年那一天的夜晚,一群神秘陌生人來到了這裡,每一個都披著黑色的斗篷。位於亞巴多尼斯的中心廣場,他們展開了儀式。他們要喚醒地獄深處的惡魔靈魂─沙雷奧斯。

  他們將其中的一名男子當成媒介,把他用十三條銀製的鐵鍊困綁住,再把銀鍊分別釘在廣場的周圍。接著他們圍著廣場,豎起了十三面銀框的高大鏡子,每一面都面對著中心的媒介。最後,他們圍繞著廣場,一個個披上斗篷,帶上面罩,開始唸咒語。每唸一句,廣場中心的男子便抽畜一下,直到最後他開始發抖,然後在幾個小時之後,一切變的一發不可收拾。


  站在港口的吊橋上,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海風的空氣。別問我為什麼要回來這裡,父母親費盡了所有心血將我送到美國去,就是希望我能過個好一點的生活,一個正常一點的生活。但現在,我卻回到了這個我出生的地方。

  父親,在幫助我和母親逃亡的時候死在大海裡。母親,為了幫我找到假的證件,東奔西走,卻在路上被卡車撞死。我一個人流落在異鄉的街頭,那裡都不能去,那裡都去不了。那一年我只有六歲,但我知道的卻比一般人多。我深深的知道,我不是普通的孩子,我有我該去的地方,只是我去不了。

  那時候我被一位叔叔帶回家,好好的洗了個澡,換上乾淨的衣服。大家都稱他萊特先生,他是一名刑警。他和太太住在一起,有一個年紀和我一樣大的女兒,只是在一年前被拐走,之後發現一絲不掛的陳屍在公園的樹林裡。我在萊特夫婦家住了好一陣子,最後因為誤會而離開了那裡。我是自願離開的。

  現在的我幾歲了,我也不清楚,也從來沒有去想過,就像我一點也不在乎現在是西元幾年一樣。一切的一切只不過是數字,一點也不重要,至少對我來說,沒有意義。我唯一在乎的是,到底是誰在呼喚我。我之所以會回來這裡,就是因為有人在呼喚我,但是我不知道是誰,所以我要來一查究竟。

  曼羅島的海風完全沒有變,一樣是這樣的鹹。這次回來,我的生命完全的被改變了,但是我深刻的感受到,這裡,才是我該存在的地方。

 

    全站熱搜

    折翼Ziar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