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巴多尼斯─死靈之城】
【Abbadonis - City of the Dead】


【 四 】

  凱爾那一巴掌為什麼打這麼用力,我想他自己也沒料到,他應該也沒料到我不會還手。躺在床上,我的傷口才剛剛被清洗過再包紮,辛西亞也回到醫院去看阿豪了。阿豪還沒清醒過來,出乎我意料外的是,其他的人竟然沒有一起來訓話,也沒有來慰問。是他們相信我們,還是他們認為我們是自作自受?

  『碰!』門摔倒的聲響從我家公寓的入口傳來。凱爾在修理被他破壞的門。

  「我修不好。」凱爾一頭是灰的坐到了我床旁邊。

  我微笑,然後伸手拍了拍他的頭髮,把灰拍掉了一半。有的時候他就像大孩子一樣,做事很衝動,然後闖了禍就會來找我,但不是因為我可以幫他解決問題,而是因為我絕對不會責怪他。

  「會痛嗎?」他把我的手從頭上移開。我摸了摸脖子上的傷口,然後看了他一眼。
  「我不是說那個,」凱爾把視線轉移,看著我床另外一端的枕頭,「我不是故意打你巴掌的………」

  我笑了,從床上坐了起來,把頭髮撩起,讓他看看被他甩巴掌的那邊臉。臉上沒有紅腫了,意思是告訴他,沒有事,不要自責。雖然常常有人不懂我動作的意思,但他總是能夠清楚的知道我想表達什麼,或許這就是我跟他成為搭檔的原因之一。

  ﹝阿豪的傷勢如何?﹞我拿起床邊的筆記本,在紙上寫了一句話。
  「死不了。」凱爾只是簡單的回答。

  凱爾和阿豪兩人永遠都是鬧不合的,不只意見不合,就連看對方都不太順眼。他們兩個很像,都是屬於個性衝動,想什麼就說什麼就做什麼,只要決定了,天王老子都阻止不了。他們不同的是,一個的搭檔是辛西亞,另一個的搭檔是我。

  辛西亞非常容易心軟,所以時常放任阿豪去做想做的事,這也是為什麼阿豪常常會闖禍。不過他們兩個是拆不開的,所以他們依舊是搭檔。身為辛西亞的好朋友,我常常接到辛西亞的電話,說阿豪又做了什麼蠢事。辛西亞和我不一樣,她雖然靈力很高,但她看不見。

  「他右眼不能用,醫生已經證實,」凱爾接著說,「那個不知道什麼的武器,貫穿了他的眼球,還好沒有傷到其他的地方,不然就不只是瞎眼了。」

  凱爾是屬於嘴硬心軟型,雖然表面上和阿豪水火不容,但其實他還是會關心的。

  「你知道是誰攻擊的嗎?」凱爾問到了中心問題,「辛西亞看不到。」
  ﹝登曼。﹞我簡單而直接的寫下了那個名字。
  「他!」凱爾瞪大雙眼,「怎麼會是他!」
  ﹝他想嚇我們,所以沒有殺了我們。﹞我寫著。

  的確,就那個情況看來,登曼可以輕易的殺了阿豪,但那利刃沒有穿過阿豪的眼睛,然後直接從後腦出來,就表示他把傷害維持在右眼而已。只是我沒有和凱爾說,登曼想要死的人,只有我。他早料到我會幫阿豪擋下攻擊,那一刀他砍的很深很用力,要不是我用靈氣護住,那他可以直接把我的頸子砍斷一半。

  「下次不要再這樣了好不好………」凱爾把頭靠在旁邊的牆上,「那時候沒看到你,我還以為你死了。」
  ﹝我不會這麼容易就死了。﹞我把本子塞到他手中。他沒有說話,只是微笑。他應該也是很累了,為了找我,我想他根本沒有睡過覺。
  「床借我躺一下好不好。」他一臉疲憊。我沒有回答,只是在本子上寫下了兩個字,然後遞到他眼前。

  ﹝沙發。﹞

    全站熱搜

    折翼Ziar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