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巴多尼斯─死靈之城】
【Abbadonis - City of the Dead】


【 十五 】

  「歡迎光臨,夜晚的盛會!」

  「凱爾………」傑瑟羅抓住凱爾的肩膀。凱爾現在很激動,他隨時隨地都有衝出去的可能。

  突然時間像是靜止了一樣,沒有一個人在動,不管是我們,還是惡魔氣息。風停了,一切都停了。

  登曼披著斗篷,頭上戴了一頂帽子。他的長髮散在肩上,蓋住了一半的臉。我知道他為什麼蓋住半邊的臉,那是因為那上面有一個傷口,一個直線從上到下的傷口。那個傷口把他『美麗』的臉孔給毀了。突然我笑了,沒有聲音的笑,打破了停止時間的魔咒。

  那個傷口是我送給他的禮物。

  「沒有砍斷你的喉嚨還真是我的失誤啊!」登曼似乎不太喜歡我的禮物。那時候他劃破我的喉嚨,我只不過是還他同樣的禮物而已。
  「你跟你弟弟還真是很像,不虧是雙胞胎………」登曼轉向凱爾,慢慢的,一字一句的說著。他是故意要讓凱爾生氣。
  「你這殺千刀的!」凱爾爆發了,傑瑟羅想要抓住他,但剛剛受過傷,根本抓不住。

  「凱爾!」傑瑟羅的叫聲回盪在街道上。
  「怎麼………」凱爾突然清醒過來。就在他被怒火沖昏頭而衝向登曼的時候,登曼冷靜的閃開,然後給了他一刀。
  「不………」凱爾顫抖的說著。在他和登曼的刀之間,我張開雙手站在那裡。登曼的刀,刺中了我的腹部。只是我不會讓他就這樣捅到我,自己卻沒事。我手中的劍也插在他的右胸口。
  「妳………」登曼瞪著我,慢慢的往後退,「真的很討厭………」

  我努力擠出笑容,表示我也是。

  「你這個笨女人………」凱爾扶住我。突然我感到有什麼不對勁,為什麼這三個惡魔氣息沒有展開攻擊?

  只見登曼,摩萊爾,和庫倫朝後退了幾步,離我們越來越遠。周圍的空氣漸漸凝固,我開始感到有點忽冷忽熱。不只我,我想其他人也有同樣的感受。這個感覺,絕對不是這三個惡魔氣息所發出來的,而是什麼更強大的東西。

  「傑瑟羅………」亞斯汀突然嚴肅的說著,「把他帶走。」

  把誰帶走?這是我第一個反應。突然地開始微微震動,街道上的氣壓有點不穩定,我耳邊不時聽到尖叫和哀嚎聲。

  「快!」亞斯汀叫著,然後朝庫倫和摩萊爾開槍,而李莉斯也在同一個時間撲向登曼,「把凱爾帶走!」


  我跟凱爾都沒有反應過來,為什麼要把凱爾帶走?


  「快走!」布魯諾抓住凱爾的右手,「聽到沒有!」
  「為什麼是我?」凱爾還是不明白。
  「沒有時間解釋了!」傑瑟羅也衝了過來,「先走吧!」
  「想走!」登曼甩開李莉斯的攻擊,朝我們撲了過來。我猛然一個轉身,正面給了他一拳。大概是沒想到我會用拳頭,登曼並沒有閃開。
  「呃!」登曼朝後跌了出去。他並沒有辦法追擊我們,因為李莉斯完全不讓他有那個機會。


  「到底什麼回事?」凱爾一邊跑一邊問著。
  「都說你現在別問了啊!」傑瑟羅叫著。他不時還四處張望著,看看有沒有什麼追上來。周圍異常的安靜,居民應該都躲起來了,但那些殭屍呢?現在街道上連半個殭屍都沒有。

  我們不停奔跑著,不知道亞斯汀他們現在怎麼樣了。阿豪應該會咬住摩萊爾不放,就他的個性來說,摩萊爾敢利用他,他肯定會跟對方拼了。再說還有辛西亞在一旁幫他,阿豪應該是不會有事。亞斯汀的靈力不弱,讓他對付庫倫也是沒問題的。登曼雖然強,但他之前有傷,再加上李莉斯不是省油的燈,所以也沒問題。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我們到底是在逃避什麼東西?

  跑了一陣子,我們四人來到了登曼攻擊我和阿豪的那個廢工廠。這裡很空曠,要察覺敵人的氣息也比較容易。

  「現在可以說了吧!」凱爾甩開傑瑟羅的手。
  「凱爾,」傑瑟羅站到凱爾面前,「有很多時候事情是我們無法決定的………」
  「什麼意思?」凱爾聽不懂,我也不太明白傑瑟羅想說麼。
  「我不知道現在跟你說好不好,但是………」傑瑟羅一臉說不出口,「這是很大的問題。」
  「什麼問題?」
  「你………」傑瑟羅看了我一眼,然後再看了凱爾一眼。他沒有把句子說完。

  可能是我太專注在他想說的話,我並沒有察覺到什麼東西靠近,也因為如此,布魯諾是唯一一個看到敵人的。布魯諾突然衝向一旁,然後舉起拳頭揮了過去。

  「布魯諾?」傑瑟羅被布魯諾的舉動嚇了一跳。
  「嚇啊!」布魯諾像是打中什麼東西,什麼有著強大力量的東西,「走!」
  「糟糕!」傑瑟羅大嘆不妙,然後抓起凱爾的手,「快走!」

  我到現在才感覺到那股強大的氣息。跟登曼他們的氣息比起來,這個的更加沉重,而且隱藏的很好。這個氣息是完全的邪惡,讓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壓力。

  「潔倪卡!」凱爾叫著我,但是我的雙腳不聽使喚。我伸出手,示意傑瑟羅帶凱爾先走,我隨後跟上。

  突然布魯諾被什麼給舉起來,然後他的右手被整個像毛巾一樣的扭著。

  「啊!」布魯諾忍著痛,另外一隻手猛烈的揮著,但是什麼都打不到。見狀的我,馬上朝眼前不知在哪裡的敵人,射出幾把靈力的匕首。但每一跟卻都像是被操縱一樣的彈了回來。我快速的閃開了那些攻擊,接著將靈力集成一把劍,直接朝布魯諾的身後砍去。

  那個不知名的『東西』把布魯諾甩到一旁,然後朝我撲了過來。我一急,整個人緊急煞車,然後朝後跳開。漸漸的,我看清了眼前的敵人。不看清還好,一看清了,我馬上整個人呆住。我的血液像是瞬間停止流動一般,連腦袋都停止了思考。

  我認得站在我眼前的這個人,因為我曾經找過他的資料。他不是誰,他正是那一年召喚沙雷奧斯上身的男人,那個亞巴多尼斯的惡魔石像。

  他就是瓦萊斯‧蘇伊拉茲。

    全站熱搜

    折翼Ziar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