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巴多尼斯─死靈之城】
【Abbadonis - City of the Dead】


【 十七 】

  「喂!美女!要不要喝什麼啊!老闆請客!」
  「哎喲!凱爾那小子有什麼好啊!真是的!找我跟你搭檔多好!」
  「辛西亞?不要啦!她是阿豪的耶!」
  「也對啦!凱爾是比阿豪兇,但是辛西亞不是我的Style啊!」
  「李莉斯?你要我被亞斯汀亂槍打死啊?」
  「哎喲!你真難搞耶!」
  「好啦!我不是故意的啦!你不要把我像凱爾那樣轟進醫院啊!」
  「要喝什麼,說好我請你啦!」
  「白開水?小姐!你拆我台啊!來酒吧喝白開水?」
  「好了好了,我服了你了!吶!你的白開水!慢用啊!」


  睜開雙眼,我趟在醫院裡。醫院的藥水味難聞的要命,但我似乎不怎麼討厭。至少現在我並不討厭。

  在醫院裡我也待了有一段時間了,醫生說我身上多處骨折,有嚴重的內出血。這幾天都不能動,是辛西亞來陪我度過的。只是,我沒什麼心情談天。

  凱爾跟我一樣,多處骨折,還有嚴重內出血。他已經醒過來了,只是跟我一樣,他也不願說話。他唯一說過的話,就是問我怎麼樣了。我只是讓辛西亞幫我跟他說,我很好。

  聽辛西亞說,布魯諾的右手也沒什麼大礙,只是需要修養,不能做操勞的事。他只不過是躺了幾天就離開醫院了,至於他到哪裡去,也沒有人知道。聽說艾迪也跟著他一起消失了。我想他應該是在海邊吧!每當遇到什麼不順心的事,他和艾迪還有傑瑟羅都會一起去海邊酗酒。

  傑瑟羅,傑瑟羅還好嗎?我沒有問辛西亞。

  我腦海還回盪著那時候的聲音。

  每次聽到那個聲音,我都會忍不住落淚。傑瑟羅啊!我答應你,下一次到『獄火』的時候,我不會再跟你要白開水了,好嗎?

  好嗎?傑瑟羅?


  聽說傑瑟羅的葬禮沒有辦的很風光,亞斯汀他們把他的遺體火化了,裝到一個酒瓶裡。傑瑟羅很愛喝酒,是他跟艾迪還有布魯諾說好,他們三個人死了以後,都要把骨灰放到酒瓶裡。辛西亞跟我說,那個酒瓶現在放在亞斯汀那裡,等我出院了,要我拿去港口倒掉。我突然想起來,當初傑瑟羅說過的話。他說假如有一天他死了,他要我把他的骨灰拿去倒在海裡。我問他為什麼,他說因為我是這島上唯一他看的上的女人。我還記得為了這一句話,凱爾給了他一拳。把他鼻樑打歪了,害他躲在家裡好久都不敢出來,還多次以為自己毀容了。


  現在是晚上,窗外沒有一點亮光。辛西亞他們應該是已經回家了,周圍很安靜,安靜到我有點害怕。是的,是害怕,我有多久沒有害怕過了?也不顧身上的傷口還在疼痛,我爬下了病床,推著點滴離開了病房。

  摸著牆一直走,我不知道我要到哪裡去,只要能夠不再去想那時候景象,就好了。我是多麼希望明天一醒來,大家可以告訴我這是一個夢,只是沒有人可以這麼說。假如一切是個夢,那我想,大家都做了同樣的夢。

  走著走著,我來到了515病房,朝裡面看,我看到了凱爾。他閉著雙眼,像是在睡覺,但是我可以感覺到,他並沒有睡著。輕輕的,我推著點滴走向他,在他身旁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他知道我來了,但是他沒有說話,也沒有反應。我趴在他的病床旁邊,緊握著他的手。我知道他為什麼不想說話,我可以理解。在我們住院的時候,辛西亞有跟我說過到底為什麼凱爾是他們的目標。那是亞斯汀想了很久,也查了很久的事情。聽到這個原因之後,我只能愣在那裡,不知道該怎麼去反應。

  凱爾的呼吸很平順,表示他現在心情平和,我不想打擾他的休息。突然一股睡意襲來,我閉上雙眼,沉沉的睡去。


  我似乎作了個夢,夢裡的場景我不曾看過。這裡是一座城市,所有的牆和房子都是由土堆和石塊建成的。風一吹過,沙塵滿天飛舞,我看不清楚前方。空氣是悶熱的,悶到讓人有種快窒息的感覺。周圍沒有高樓大廈,只有矮牆和小房子,每一棟房子都長的差不多,方方的,只有門和窗是一個洞。

  周圍有種奇怪的聲音圍繞著我,有點像是無數的人在沙子上面行走的聲音,但我卻沒有見到任何的人。天空有些陰暗,我在猜想,現在可能是晚上。這裡沒有路燈,所以氣氛有些陰森。

  『潔倪卡………』

  又是那個聲音。只是當我停下腳步的時候,什麼都沒有聽到。周圍一片死寂,連風都不再吹了。

  『潔倪卡………』當我開始走的時候,聲音又開始呼喚我了。我再次停下腳步。

  《你是誰?》我在心中默念。

  『潔倪卡………』

  聲音很靠近,好像就在我周圍一樣。我抬起頭,望向前方。就在我正前方的道路中間,一個黑影豎立在那裡。

  『有一件事,你必須去做………』


  我猛然的醒了過來,突然的動作驚動了病床上的凱爾。

  「潔倪卡?」凱爾看著我。原本是我抓著他的手,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變成是他緊握著我的手。

  我喘著氣,回想著剛剛的夢境。太真實了,這個夢境太過於真實了。看著凱爾擔心的臉,我只是搖了搖頭。他的臉色很蒼白,應該是基於沒有什麼吃東西的緣故。我伸手摸了摸他的臉,他的臉很熱。

  「你的手很冰,」凱爾握住我的手,「怎麼不休息?」

  我搖著頭,看著他。突然,一滴眼淚滑落。

  「不要哭………」凱爾沒有看著我的臉,「不要再哭了………」

  我把頭轉開,看著天花板,試著止住眼淚。他不知道我這一次落淚,並不是為了傑瑟羅,而是因為他。

  我是真的,不想失去他。

    全站熱搜

    折翼Ziar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