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巴多尼斯─死靈之城】
【Abbadonis - City of the Dead】


【 二十二 】

  「就算耗盡靈力,我也要跟你拼了!」凱爾憤怒了,這不是個好狀況,因為當他憤怒的時候,他就會過於衝動。
  「來吧!來吧!我的力量!」瓦萊斯準備好要接招了。只是在凱爾的靈力波之前,他就先被我射出的靈刃給打中。
  「死吧!」凱爾朝他發出了一記強大的靈力波,瓦萊斯慌了一下,因為被我擊中的時候,他分心了。
  「可惡!」瓦萊斯朝旁邊閃開,但還是被凱爾的靈力波掃到一點。

  照這樣下去,只要我和凱爾配合的好,那我們應該是不會輸。只是現實中沒有這麼順利的事。只要能夠出事,那就一定會出事。

  瓦萊斯一邊吐著血,一邊狂笑著。

  「他被打瘋了?」凱爾退了一步。

  我並不認同凱爾,他一定有準備什麼,不然不會這樣笑。只見瓦萊斯集氣,然後朝地上打去。地面開始強烈震動,然後裂開。

  「什麼?」凱爾維持著自己的平衡。

  這是我看過最詭異的景象。從裂開的地面中,無數的殭屍爬了出來。我了解了,這是瓦萊斯最後的棋。

  「這是我做的最後的準備,就是怕我的靈力不夠強!」瓦萊斯笑的有點噁心,「那個可恨的登曼!要不是他不給我他的靈力,我早就把你們打垮了!」

  我想這是登曼做的唯一我會認同的事。

  接著瓦萊斯張開雙手,然後所有的殭屍都像是靈魂出竅似的,一團團的黑影從他們的頭上冒出。就像庫倫和摩萊爾一樣,那些黑影全部被吸入瓦萊斯的手中,然後所有的殭屍化為枯骨,散落一地。那個聲音,就像死神在打鼓。

  「有沒有搞錯………」凱爾一臉不可置信。這裡少說也有近百個殭屍,那瓦萊斯到底增加了多少靈力?
  「接這招看看!」瓦萊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吐出一團大到我看不見邊的黑影。
  「潔倪卡你去護著阿豪!」凱爾叫著,要是阿豪被這團黑影打中,我想是屍骨無存。我衝到阿豪面前,張開靈盾來擋下功擊。

  凱爾退到兩面牆的中間,朝著前方發出靈力波。他是想讓攻擊剩下正面,然後用靈力波去抵擋。我害怕事情會像亞斯汀和李莉絲一樣,那樣的話,凱爾一定不保。

  這股黑影來勢洶洶,我差點有些抵擋不住,但是想到要是沒擋住,不只我,連阿豪都玩完,我就堅持下去。幾秒後,黑影消失了,我和阿豪都沒事。但是凱爾呢?起身我朝著凱爾剛剛躲藏的石牆跑去。

  「放心,我沒事!」凱爾的聲音讓我鬆了一口氣,但在我還來不及抵達石牆的時候,一記靈力波突然從我面前劃過。

  那不是凱爾的靈力波。

  石牆碎成了千萬塊,我聽到瓦萊斯在狂笑。奔向已碎了的石牆,我在不遠處找到了凱爾的身軀。他似乎有擋下攻擊,甚至連之後那一記也擋下了,但是他整個人攤在那邊,一動也沒有動。我跪倒在他旁邊,希望他沒有事。

  凱爾還有呼吸,很微弱的呼吸。他的手很冰,一點也不像平常的溫度。他緊閉著雙眼,鮮血從他的口中流出。

  「我的力量啊!」瓦萊斯的聲音出現在我身後。我猛然轉過頭,這次我真的生氣了。

  我舉起靈劍,朝瓦萊斯衝過去。只是對上他的力量,這簡直是螳臂擋車,不自量力。他一揮手,我就跌了出去。

  我是不是忘了什麼?我好像忘了什麼。

  我不記得我衝向瓦萊斯多少次,也不記得我被打出去多少次,但一切就像沒完沒了一樣。最後一次我落在凱爾身邊,我好像沒什麼力氣了。

  難道一切就這樣?


  『潔倪卡………』

  我聽到了那個聲音。

  『為什麼你沒有醒過來?』

  我記得了那個聲音。

  『你難道忘了我和你說過的話?』

  我是忘了,直到現在我才想起來。

  『潔倪卡………』


  我使盡力氣站了起來,瓦萊斯還站在前方。

  「潔倪卡………」阿豪似乎恢復了一些力氣,他跌跌撞撞的來到我身邊。

  我撿起地上,被攻擊刮過來,阿豪劍的碎片,然後在我的左手臂上割下了三個字。

  「你………」阿豪看著我。
  ﹝帶他走。﹞這是我割下的三個字。
  「那你呢?」阿豪看了看奄奄一息的凱爾,再看了看我。
  ﹝帶他走。﹞我繼續把手臂放在他眼前。血順著手臂滴落在沙地上。
  「潔倪卡………」
  ﹝帶他走。﹞面對我的堅持,阿豪扛起了地上的凱爾。他知道現在的他和凱爾,都不能夠再作戰了。
  「小心………」阿豪扛著凱爾朝後退著。

  我相信他會把凱爾帶走,帶到辛西亞他們那邊。就像亞斯汀說的,他們會把凱爾帶到離瓦萊斯越遠越好的地方。而我,則是要把瓦萊斯帶到離凱爾遠遠的地方。

  「哎喲!你這女人又要做英雄了啊!」瓦萊斯大聲笑著,「沒有用的!我照樣會殺了你,然後追到他們!沙雷奧斯的力量,我要定了!」

  看著他瘋狂的模樣,我突然為他感到可悲。

  「你要的到再說。」

  聽到這一句話,瓦萊斯呆住了。


  這是這麼多年來,我第一次開口說話。

    全站熱搜

    折翼Ziar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