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五 》


  時間追朔到一萬年前,當這個世界還沒有發生那慘烈的戰爭,當大地上的生物都仍然單純合諧。那時候的卡德里昂只是個一心想成為出色德魯伊的年輕小夥子。他熱愛大地熱愛生命,熱愛他遇見的每一件事物。他努力學習著德魯伊的道理,重複練習著老師傳給他的知識與技能,希望有一天能夠為這大地付出。

  有如很多的學習者一般,他並不是孤獨的,他身旁有著一名和他一樣熱愛大地熱愛生命的女孩。他們從小一起長大,一起在樹林間遊玩,一起幫助需要照顧的生命。她和卡德里昂一樣想成為一個偉大的德魯伊,她也十分努力的學習著有關德魯伊的一切,她也希望有天這個大地會需要她的力量。

  她的名字是泰莎娜。

  或許是因為兩人總是一起練習,互相糾正錯誤,他們的能力遠遠超過同期的德魯伊學生們。為此他們感到很興奮,因為這意味著他們很快就能為這個世界貢獻出自己的力量。

  然而需要他們力量的那天來的太過突然,沒有人來得及做好心理準備。

  那些巨大醜陋的惡魔有如無止盡般從廣大的永恆之井中湧出,大地被殺戮蓋掩,河水被鮮血染紅,他們沒想到第一次使用自己的力量竟然是對抗這樣的敵人。為了守護生命而學習的技能,現在卻用來奪取其他的生命,但只要能守護心愛的家園與大地,他們願意不顧一切的對抗。

  看似永無止盡的戰爭最後終於隨著永恆之井的爆炸而結束,大地被撕裂,無數生命也犧牲了,當中更包括了兩人最親的家人與手足們。世界暫時得到和平,但他們也失去了一切,現在剩下的只有對方。

  泰莎娜的心中被悲痛與憤怒填滿,她的意志力開始變的薄弱。她不知道該如何擺脫心中的怨恨,也不知道該找誰去討回一個公道。

  另一方面卡德里昂也有著同樣的悲傷,然而他卻無法憎恨誰。不管是他還是他的家人,都是為了守護大地而戰鬥而犧牲,與其將一切怪罪於別人,他選擇將所有傷痛默默的藏於心中。他知道如果他現在崩潰了,那泰莎娜將會連最後一個依靠都沒有。他要堅強,要勇敢的去面對一切。

  就在這個時候,兩人收到了通知,要他們與其他德魯伊一同進入翡翠夢境沉睡。

  滿腔悲痛的泰莎娜無法接受這樣的事情,更無法理解為什麼其他人能夠當做什麼都沒發生一般進入沉睡,然而她什麼都做不到。

  卡德里昂告訴她,現在他們的情緒太過激動,如果不好好的冷靜下來,一定會做出什麼衝動的事。他相信很快的他們就能從沉睡中清醒過來,回到這片大地上,繼續守護生命。

  見到連卡德里昂都這麼說,泰莎娜也只能無奈的隨著他一起進入翡翠夢境,只是當大家都陷入沉睡時,她卻無法入睡。

  怨恨的怒火無時無刻燃燒著她的心,她痛到連眼淚都流不出。失去了一切的自己,要如何安穩入睡?為什麼在發生這種事情之後,還要逼她和其他人一起進入翡翠夢境?還有身邊的這些人,憑什麼自己這麼難受他們還能安穩的睡著?

  有如戰爭來的太快一般,一切來的也太讓人震驚。

  進入翡翠夢境整整一個禮拜後,卡德里昂突然從夢中醒來,然而現實中等待他的卻是一具具冰冷的屍體。

  所有和他同時進入翡翠夢境的德魯伊們全部慘遭不幸,唯獨自己生還,就當他急切尋找泰莎娜的時候,他看到不可置信的景象。

  泰莎娜的雙手被鮮血染紅,血水仍不斷的從她的手背滴落,她不發一語背對著卡德里昂,直到察覺他的甦醒才緩慢轉過身。

  她的目光中不再閃爍著從前那天真無邪的光芒,她的表情冷酷到卡德里昂幾乎不認得她。她的身邊環繞著一股黑暗的氣息,就像先前他們對抗的惡魔。她緩緩的走向卡德里昂,並且向他伸出手,好似要拉他一把。

  卡德里昂詢問泰莎娜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泰莎娜並沒有多說,她說她得到了新的力量,可以復仇的力量。首先她要消滅的就是這些不顧她感受的德魯伊,但唯獨卡德里昂是她放不下的。她要卡德里昂跟她一起走,一起分享這股強大的力量,但卡德里昂拒絕了她。

  兩人離開了翡翠夢境,卡德里昂堅持要泰莎娜和他一起回去,不管在泰莎娜身上發生了什麼事,他相信一切都還有挽回的餘地。深深認為卡德里昂背叛了自己,泰莎娜憤怒的在卡德里昂身上降下了詛咒,得不到的就毀掉他,這是她現在所相信的。

  受到詛咒灼燒的卡德里昂無法做出任何反擊,泰莎娜的力量遠遠超出他想像,而那並不是德魯伊的力量,那是一種不屬於這個世界的黑暗混濁之力。

  「舒米納斯會帶我走向新的世界,而你,卡德里昂,就好好繼續沉睡吧!」

  這是泰莎娜留下的最後一句話,在那之後,卡德里昂在劇痛中昏厥過去。

  卡德里昂知道泰莎娜墮落了,但他並不知道舒米納斯是個什麼樣的存在,這個名字對他來說十分陌生。如果硬是要去猜測的話,這個名叫舒米納斯的人一定和泰莎娜突然獲得的力量有關。 

  醒來之後卡德里昂發現自己躺在達納蘇斯,在女祭司們的看護和照料下,身上的傷也沒什麼大礙。只是他們都清楚知道,外表的傷能夠痊癒,但內心的傷卻還在淌血。更重要的是,那道詛咒無法完全的從卡德里昂身上消去。

  泰莎娜沒有再回來過,她留給卡德里昂的是一道解不開的詛咒,而那詛咒一天一天的侵蝕著他的心靈,他很痛苦卻沒有人能幫的了他。

  為了尋找泰莎娜,卡德里昂在梣谷中徘徊,捕捉風中她些微殘留的氣息。但那道詛咒隨著時間在擴散,帶來的痛苦也越來越深。他無時無刻聽到惡魔用低沉的語言在呼喚他,每當閉上眼就看到未知的黑影想將他帶走,許多次他都認為自己將要迷失,但空氣中似乎有個謎樣的細微聲音在拉扯他那薄弱的意志力。

  就是這個時候他遇到了那位名叫席亞拉的林精,是她每天不厭其煩的用月井的井水替他清洗被詛咒腐蝕的傷口,也是她把身心俱憊的卡德里昂帶到那棵白色的生命之樹下,指引他傾聽森林與大地的聲音。

  在席亞拉的照顧與幫助之下,卡德里昂再次站起來,一路撐過來,每天尋找著泰莎娜的蹤影。只是過了這麼久他仍然什麼都沒有找到。但他知道,他知道泰莎娜還在梣谷,在有他的地方。或許她在看著自己被那詛咒折磨,直到忍不住願意跟她走的那一天。

  他無法離開梣谷,無法離開席亞拉和那口月井,他必須每晚到月井旁,讓席亞拉清洗他的傷口。只是他們兩個都知道那詛咒不斷侵蝕的不只是卡德里昂的心靈,他的靈魂與生命也一點一點的在流逝。月井的井水能夠紓緩卻無法壓制住那道詛咒。他們都知道有一天卡德里昂會在詛咒的侵蝕下死去。


  卡德里昂在說完過去之後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接著輕輕的閉上眼。

  「薩奈拉,我的時間快到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折翼Ziarra 的頭像
折翼Ziarra

牆角的世界

折翼Ziar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