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八 》

  距離泰莎娜率領惡魔進攻阿斯特蘭納也過了好幾天,在大家的努力下,遭到破壞的區域已經修復的差不多,居民們也都回到自己家中。一切看起來和原來沒什麼兩樣,但恐懼與不安卻已在大家心中產生了無法抹去的陰影。

  泰莎娜和那些惡魔的力量遠在他們想像之上,然而除了繼續鍛鍊和加強防護之外,他們也沒什麼能做的,只怕這一切沒有真正結束的一天。

  話雖這麼說,還是沒有人願意退步,這裡是他們的家園,就算賠上性命也要死守這裡。

  戰鬥過後薩奈拉並沒有重拾法特恩的劍,她已經看清自己該走的道路,不再需要藉由那把劍來尋找目標。沒有人說牧師不能當隊長,就算只能站在後方治療,她還是有領導的能力,更何況她的神聖法術並不止能夠治療,若是拿來當作攻擊也讓人捏把冷汗。她身為隊長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雖然起初並不怎麼優秀,但後期也越做越好。

  放下劍之後,薩奈拉似乎變得更容易親近,能夠和隊友多些互動對於整體來說是個很大的幫助,同時也免去米納利亞不少麻煩。

  米納利亞仍是薩奈拉最好的左右手,她還是會默默的在一旁觀注薩奈拉處理大大小小不同事務,並在需要的時候伸出援手。

  經過這次的戰役,梣谷中惡魔的活動似乎少了許多,或許是這場戰鬥耗損太多戰力,也或許是泰莎娜暫時不想發出攻擊,實情如何也無從得知,只能靜觀其變。

  惡魔的活動減少讓守護者們輕鬆許多,但還有一件事仍舊讓薩奈拉心煩。

  卡德里昂身上的詛咒還是沒有解開,依舊在每天同一個時間折磨他,而且情況越來越嚴重。薩奈拉嘗試治療,但也只能讓他當下的痛楚減弱,實際上的傷口照樣在蔓延擴散。雖然每天往席亞拉那裏跑,但漸漸的月井的井水也無法壓抑住詛咒的擴散。

  表面上卡德里昂總是面帶微笑告訴薩奈拉他沒事,可是薩奈拉卻很清楚那微笑都是幌子。她明白卡德里昂不希望他人為他擔心,但只要詛咒一天不解除,她就會持續擔心下去。

  一定還有什麼方法可行,薩奈拉不斷這麼告訴自己,否則總有一天卡德里昂會在她面前死去,而不快點找到方法,她有預感這天會來的比預想中還快。

  她不希望卡德里昂死去,她不想失去他。


  就在某個平凡的日子,卡德里昂來到正在訓練新手的薩奈拉身邊,表示有話想對她說。

  「我要離開梣谷一陣子。」卡德里昂簡短的訊息有如晴天霹靂。

  「為什麼突然要離開?」薩奈拉無法理解。

  「這一陣子很平靜,就算我離開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問題。」卡德里昂的回答並不能滿足薩奈拉。

  「你身上的詛咒還沒解開,這樣到處亂跑行嗎?別處可沒有席亞拉來幫你治療………」薩奈拉想留下他,留在自己能夠看的到的地方。

  「就是因為詛咒還沒解開我才要離開。」卡德里昂似乎已下定決心,「這座森林中沒有解開詛咒的辦法,但我想別處或許會有………」

  「萬一沒有呢?萬一………」薩奈拉止住自己的話。

  不能沒有,一定要有辦法才行………

  「原本的我應該會一直留在這座森林中,直到詛咒將我的生命耗盡那一天,但現在的我並不這麼想,」卡德里昂露出一慣溫柔的微笑,「這座森林需要我,所以我不能就這樣放棄。」

  我也需要你啊!薩奈拉心中這麼想卻說不出口。

  彷彿看穿薩奈拉的思想,卡德里昂伸手輕拍她的肩。

  「我會回來,等到詛咒解開之後,我一定會回到這裡。」

  「你要………去哪裡?」薩奈拉把臉別開,不想卡德里昂看到自己難過的表情,只是她的聲音早就出賣了她。

  「東部大陸。」

  「東部大陸?」薩奈拉睜大眼。

  不是同樣位於卡林多的任何地區,而是東部大陸。那個一定要坐船才能到達,位於遙遠東方的大陸。

  「是的,東部大陸,」卡德里昂點頭,「葉子告訴我,在那邊有個奇妙的女人,或許她能夠解開這道詛咒。」

  什麼樣的女人可以解開這道誰也無法治癒的詛咒?

  「我想去試試,為了身邊的所有一切。」卡德里昂如此說。

  他語氣中的堅決讓薩奈拉無法再說什麼來挽留,儘管她很希望卡德里昂能夠永遠待在自己身邊,但也因為如此她更無法阻止卡德里昂去尋求治療。她只能相信卡德里昂能夠平安歸來。

  「答應我,答應我你會回來………」薩奈拉好怕這一別之後她將永遠無法再見到卡德里昂。

  「還記得那棵白色的生命之樹嗎?」

  薩奈拉點頭。

  「在那棵白色的生命之樹落葉之刻,我將歸來,回到這片土地,回到你身邊,」卡德里昂的聲音很輕,「這是我們的約定。」

  薩奈拉抬頭,對上的是卡德里昂溫柔的目光。

  「我跟你約定。」薩奈拉終於吐出幾個字。

  「在我回來之前,你要好好活著,繼續守護梣谷,好嗎?」

  「好。」薩奈拉垂下雙眼。

  除此之外她不知道還能做出什麼樣的回答。

  隨後卡德里昂化身一隻黑豹轉身離去,薩奈拉急忙抬頭,卻已無卡德里昂的蹤影。


      ※     ※     ※     ※     ※


  風徐徐吹起,空中瀰漫著森林獨特的味道。

  薩奈拉輕輕地閉上雙眼,站在原地不動。

  為了那個約定,她已經等了好久。


  古老大樹下,薩奈拉仰頭站著,白色茂密的葉子在微風的吹動下緩緩搖曳,好似天空中的雲朵。

  同一個地方她已經來過好幾次,但大樹始終沒有落下一片葉子,而她也一直沒有見到等待的人。

  到底過了幾個月?薩奈拉已經無法記起。每一天她向葉子詢問卡德里昂的蹤影,但葉子從未回答她。

  「今天的風有些涼,小心不要著涼了喔!」風鈴般的聲音響起,薩奈拉知道席亞拉從沒離開過她身邊。

  「我沒事,不用擔心,」薩奈拉向席亞拉道謝,「我還想再多站一會兒。」

  看著薩奈拉,席亞拉彷彿有話想說,但半張著口卻始終沒有說出什麼。

  「我和他約定好,生命之樹落葉之刻將會是他歸來之時,他一定會回來的。」薩奈拉再次凝望那顆全白的大樹,「一定會………」

  聽完薩奈拉的話,席亞拉閉上口,默默的轉身離去。就在完全離開前,她還是放心不下的轉過頭。

  「你知道這棵樹為什麼被稱為生命之樹嗎?」

  薩奈拉望向席亞拉。

  「它在此豎立了很久很久,不管發生什麼事都沒有死亡的跡象,」席亞拉帶點悲傷的說著,「因為沒有死亡,也就不會有落葉………」

  語畢席亞拉轉身離去,留下薩奈拉一人站在原地。

  風繼續的吹,薩奈拉感覺自己的心突然好冷。

  她被騙了,被卡德里昂騙了。在這座森林這麼久的他是不可能不知道這顆生命之樹沒有落葉,但他還是做出這樣的約定。那一瞬間薩奈拉終於明白這約定的意思,也明白席亞拉語氣中的悲傷。

  卡德里昂知道自己將要死去,卻不願薩奈拉目睹那天的來臨,於是選擇離開。這個約定只是要她留在這裡,好好活下去,但終於明白一切的她該如何好好活下去?

  眼淚不爭氣的滑落,薩奈拉從未這樣哭過,但現在除了哭之外,她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

  那張溫柔的笑臉,真的再也見不到了嗎?

  此時有個什麼落在薩奈拉的手背上,但不是自己的淚滴。她緩緩睜開雙眼,見到的是一片純白的葉子。

  不朽的生命之樹落葉了。

  薩奈拉抬起頭,見到樹上飄下更多的白色葉子,宛如下起一場大雪一般,而在雪的對面,她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為了個無理的約定,這棵生命之樹可犧牲了不少呢!」

  溫柔的微笑,寬闊的肩膀,卡德里昂穿過那片雪花般的落葉來到薩奈拉面前。

  他果真找到解開詛咒的方法,也如約定的回到了這裡。

  「你相信奇蹟嗎?」

  微風吹來,將地上的落葉再次吹起,而薩奈拉在落葉中破涕為笑。



  「我相信你。」




《 落葉之刻 ─全文完─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折翼Ziarra 的頭像
折翼Ziarra

牆角的世界

折翼Ziar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