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天氣真不是給人住的!」我站在海邊朝著遠方大聲吼叫著。

出來闖蕩冒險也有一些日子了,從艾爾文森林到鄰近的西部荒野,一個一個區域我都探索過。我對抗過強盜,狗頭人,僵屍,最後來到了這裡。

這裡是位於東方大陸南端的地區,一個炎熱的叢林地帶,人們稱他為荊棘谷。


「連你也受不了了吧!」我看著一旁不安晃動的虛空行者,「就連惡魔都受不了了,更何況是人類啊!」

在我身旁看似煩躁的是一個藍色的巨型惡魔,他是我從黑暗的深淵招喚出來的隨從,不過我比較當他是我的朋友,更可以說是我的戰友。他的耐力驚人,是我這個一身布衣的小術士的擋箭牌。他的名字是庫納爾,只是由於體型龐大,我都叫他『胖胖』,然而它好像不是很喜歡這個暱稱,每次聽到都要用我不明白的惡魔語言碎碎唸一番。

是的,我是一名術士。不是一名勇敢的戰士,也不是神聖的牧師。不是光明的騎士,也不是與魔法為伍的法師。我是一名術士,讓自己被黑暗魔法吞沒的術士。


看著天空漸紅,我知道太陽也快西下了,但是我卻無家可回。當姑姑知道我沒有選擇成為一個戰士或牧師,她很明顯的表現出了她的失望,而在她知道我選擇了與黑暗為伍的術士之後,她顯得非常的不滿。我也明白她的原因,畢竟在戰場上,我父母是神聖與榮耀的象徵,但身為他們後裔的我,竟然背棄了光明,投入了黑暗的懷抱。正因為如此,當我看到姑姑眼中的失望時,我知道,該是我離開家,自己出去旅行修練的時候了。

我說過,我只想一個人就這樣安安靜靜的,就我一個就好,而術士這個職業許可我這麼做。當我想說話的時候,我可以對我的惡魔說,當我想獨處的時候,也可以選擇不要招換他們出來。

其實我選擇術士這個職業,受到最大打擊的並不是我姑姑,而是凱文。看他吃驚的表情,我才真的了解到他是真的希望我當牧師,只是一切都太遲了,就像那個調酒師所說的一樣,已經不能回頭了。我簽下了契約,一輩子都將是一名術士,而凱文也能夠理解,所以他只是默默的助我順利。


「再來呢?」我從背包中掏出我的任務日誌仔細研究著,「下一個任務該要做的是………」

「………………」庫納爾再次露出不耐煩的表情。我想它是迫不及待要衝向敵人好好戰鬥一番。

「別急嘛!我看看,」我認真的研究著我每一個潦草的字跡,「殺老虎!我們要去殺荊棘谷的老虎!」


荊棘谷是個叢林地帶,老虎猛獸到處都是,但是北方有個獵人的營地,那些獵人要我殺的,總是一些特定的老虎。庫納爾在看到我收好日誌之後,發出一聲吼叫,接著朝前方開始移動。

「怎麼?你知道在哪啊?」我站在原地,沒好氣的看著跑了一半的庫納爾。庫納爾在聽到我說的話之後,停下了所有動作,然後默默的回到了我的身後。

「我就想你一定不知道!」我瞇著眼睛看著沒什麼耐心的庫納爾,「放心啦!等等一定讓你大顯鋒頭!順便多吸幾個靈魂碎片給你吃!」

庫納爾是個惡魔,他是靠吃我從生物身上吸來的靈魂碎片過活的,不像我,一定要吃些實實在在的食物。所以說惡魔比人好養太多了,他每餐吃的飽飽,我卻要常常餓肚子。


在我強烈的第六感,加上庫納爾的橫衝直撞下,我們很快就找到老虎群了。只是放眼望去,天啊!也太多隻老虎在遊盪了吧!我站的老遠,思考著該如何展開攻擊而不會被圍毆,而最終,我決定從最外圍的那一隻老虎下手。

橋好位置之後,我即刻施展了術士最拿手的腐蝕術,一個會持續侵蝕對方肉體的黑暗法術。庫納爾見到那老虎憤怒的朝我衝來,也馬上衝上前去攔截,以免我被老虎攻擊。就在庫納爾牽制住老虎的同時我馬上施展了術士專門的詛咒,再迅速的唸出了暗影箭的咒語。在我與庫納爾的快攻下,老虎也應聲倒地了。

「胖胖!你真強!」我張開雙手迎接著回到我身邊的庫納爾,「下一隻!」

我興奮的轉過身,打算尋找下一個目標,卻被眼前的景象給嚇到了。不只我,就連剛剛頗有衝勁的庫納爾也楞在原地。

剛剛在我們身後成群的老虎,竟然全部都趴倒在地上。

是誰?竟然在我們殺一隻老虎的瞬間殺光了其他所有的老虎?然而最讓我驚訝的不是此事,而是我跟庫納爾都完全沒有發現到身後的老虎一隻隻的被殺,我們沒有聽到刀劍或是朗誦魔法的聲音,甚至連老虎的嘶吼都沒聽到半點。眼前的畫面彷彿是屠殺過後一般,讓我久久無法言語。

好不容易我與庫納爾都回過神來,我們才慢慢的走向最靠近我們的屍體。屍體還溫熱,所以絕對是剛剛一瞬間被殺的。我在老虎的頸邊找到一處傷口,僅此一個傷口而已,表示動手之人一刀又快又準的將老虎給殺死了。唯一一個能夠在不驚動老虎而做到這種程度的職業,我想破腦袋也只有一個。

盜賊。

盜賊可以潛行來躲避其他人的耳目,除非你的直覺感應很靈敏,否則想揪出一隻潛行中的盜賊可是艱難無比。

然而讓我感到疑惑的是,那位盜賊殺了老虎卻沒有現身。他大可現身來搜括老虎身上所有能夠賣錢的東西,但卻沒有,只是一刀解決他們而已。難道他不願現身是為了避開我?如果只是殺老虎好玩,那何必這樣做呢?突然一個想法劃過我的腦海,讓我全身的寒毛都豎起來。

部落的盜賊。

沒錯,如果對方是部落的盜賊的話,那就不一樣了。他暗殺老虎可能是要嚇我,讓我恐懼,而他也做到了,那他不現身的原因就是………要殺了我。

我急忙吞了口口水,然後退到庫納爾身邊。庫納爾似乎是看穿了我的想法一般,像是要保護我般的靠近我。我以人類以及我父母遺傳給我的第六感來嘗試感應周圍的情況,但卻什麼都沒有感應到。雖然如此,我還是可以肯定,我一定還在對方的攻擊範圍內。

「吼………」庫納爾突然朝著左方的樹叢低吼了一聲,我瞬間舉起手中的魔杖轉向那裡。樹叢似乎在擺動,是因為有風在吹?還是是因為有人在那?

一陣風吹來,我突然感到寒冷,我的第六感跟我說,對方的等級及能力絕對比我高上很多,要打的話,我絕對沒有勝算。我看了庫納爾一眼,接著使用了我最拿手的技能,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胖胖跟好啦!」我一轉身,朝著老虎被清空的空地的另一端衝去,而庫納爾也是緊緊跟隨著他膽小的主人。到底對方有沒有追來,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了。


我不停的跑,直到我喘不過氣才停下腳步。接著我馬上四周查看,有沒有可疑的傢伙跟蹤我。

眼睛看不到不代表沒有危險,雖然肉眼看不到任何可疑的傢伙,但我卻可以感覺到有什麼在附近,而那個,不是任何一個聯盟種族的氣息。

我繃緊神經,退到庫納爾身旁四處張望著,像隻沒有防禦的兔子一般,我的一舉一動全部被我的敵人看的一清二楚。我感覺到我的呼吸開始急促,我的心跳劇烈加速,我該死的兩條腿也開始慢慢無力的顫抖。

我會死嗎?就這樣被玩死在荊棘谷嗎?


「你這小術士在荊棘谷做什麼?」

突然的聲音讓我猛烈的回過頭,卻也因為雙腳的無力,就這樣坐到地上。

「喂!有必要嚇成這樣嗎?」在我面前的是一匹黑馬,馬上坐著的不是誰,就是凱文。

「有有………有………」我想說話,卻發現我竟然什麼都說不出來。凱文也馬上察覺到我的不對勁,趕忙下馬將我扶了起來。

「怎麼了?被任務怪追殺?」凱文見我稍微平穩之後開口詢問。

「有人………」見到全身裝備的凱文果然心安了許多,「有人在跟蹤我………」

「誰?」凱文馬上進入警戒狀態。

「我不知道,」我吞了口口水,「我感覺的到他,卻看不到………」


凱文沒有說話,叫我站好不要動,接著視察著四周。他騎上馬,在我周圍的區域繞了一圈又一圈,直到確定了沒有危險才回到我身邊。

其實在凱文出現的同時,那股不屬於聯盟的氣息也離開了範圍內。

「我剛剛繞了一圈,附近應該是沒有危險了,」凱文緩緩的回到我身邊,「只是荊棘谷一向是危險的地方,這種事情什麼時候會再發生,也沒人會知道。」

「謝謝………」我鬆了一口氣的感激著幫我視察的凱文,我想對方是見到凱文,知道他不是好惹的才會離開的。

「我就說你應該選擇牧師的,留在我身邊,我可以保護你………」凱文無奈的說著,接著看了看庫納爾,「不過說這些都太遲了。」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就連正視凱文的勇氣都沒有。

「好好保護好你自己吧!我不是每天都會經過這裡的。」凱文拉了拉手中的疆繩,「天色也晚了,你快去找個安全的地方休息吧!」


我想凱文應該是在趕時間,他留下幾句話之後,就匆匆的離開了。他總是這樣,為了幫忙,連正事都可以拖延一下,這讓我感到非常過意不去。


然而凱文的幫助並沒有改善什麼情況,第二天下午當我要去獵殺黑豹的時候,同樣的情況又出現了。在我獵殺一隻豹的時間內,我身後所有的獵豹全都被刺殺,讓我擔心是不是有一天我也會跟他們一樣。

事情就這樣一直持續下去,打老虎也是,打豹也是,不管我打的是什麼,身後其他的猛獸都會死光光。最後我終於忍無可忍了。


「我不管你是什麼東西!要殺我就快來殺啦!」我對著周圍的空氣大吼著,「一直躲著殺怪,是要嚇我啊?我不怕啦!」

「吼!」庫納爾在我身邊,也跟我一起胡亂吼著。他說什麼,老實說我從沒聽懂過。


週圍一片沉靜,我只聽的到我自己的呼吸聲跟風聲。縱使周圍沒有動靜,我的第六感還是跟我說,那個傢伙就在附近。我慢慢的注視著四周,直到庫納爾跟我的視線成為一直線,一起凝視著同一片矮木叢。

我鼓起勇氣,慢慢的走向前,一個深呼吸之後,猛然的撥開樹叢,接著大聲尖叫。

「啊!!」我一邊尖叫,一邊伸手朝前方推去。我知道我看不見他,因為他的等級絕對是高過我,但再怎麼看不見,他也是個實體,是個實體我就一定碰的到。

我也的確碰到東西了,但之後我非常希望我沒有碰到。

就在我碰到他的同時,他從潛行中現身了。出現在我面前的,是一個酷似骷顱的臉,他的雙眼在陰暗的樹叢中微微的發著光。

「啊!!!!」我這次發出的是恐懼的尖叫聲,我馬上朝後退了好幾步。我從沒看過這種『生物』,只有聽說過而已。

在眾多部落的種族中,有著一種與其他種族都不靠近的一個種族,他們被稱作『被遺忘者』,也就是不死族。

庫納爾並沒有被那隻不死盜賊嚇到,倒是被我的尖叫聲給嚇了一跳,隨著我迅速的朝後退,他也急忙的跟著我退後。那隻不死盜賊就站在樹叢後面看著我們,我越看他心裡越害怕,不覺得一步一步的向後退,完全沒察覺到,在我身後的是一個小斷崖。


「啊!!!!」隨著失足墬落,我不顧形象的發出了第三次悽慘的尖叫聲。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