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會來救我嗎?有人會聽到我的慘叫聲嗎?就算聽到了也趕過來了,能夠來的及救到我嗎?

那小斷崖是真的很小,只是雖然不至於摔死人,但也夠把人摔成重傷的。所幸我跌在一片矮木叢上方,減輕了不少的傷害,但這一摔,可以摔掉我半條命了。我感到全身疼痛,骨頭有沒有受傷不清楚,但倒是沒有脫臼還是類似的情況。

我努力想爬起來,卻因為手腕扭傷而顯得非常吃力。這下可好,本來就打不過,現在受了傷,肯定連逃都逃不掉。我看著剛才墜落的小斷崖,沒有發現那隻盜賊,但我知道他一定還在我周圍的哪邊,看著我,等著機會下手。只是要下手,他隨時都可以動手,為什麼還要躲在樹叢裡,甚至讓我推到他呢?難道看到人類害怕是他的樂趣?

真是個變態的傢伙。


「吼!」庫納爾的低吼將我拉回現實,卻也讓我感到不安。他只有看到敵人的時候才會這麼低吼。

好,既然你現身了,不成功便成仁,我就跟你拼了!大不了被一刀砍死而已!

我抱著必死的決心,也不管扭傷的手腕,用力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天啊!全身上下有夠痛的!不過我還是堅持住,抽出我的魔杖,面對我的敵人。


這個世界充滿了驚奇,常常讓人不知所措,現在,我整個又愣住了。

在我面前的不是那隻不死盜賊,而是一群迅猛龍………


一刀死,我還有個全屍,而且一下就結束了,但面對這一群迅猛龍,我無法想像,也拒絕想像到底會發生什麼事。看來我這麼一墜落,可是跌到迅猛龍的巢穴來了。雖然我的任務日誌上面也有他們的名字,但以現在這個狀態,我只想快點逃跑。

庫納爾站在我的面前,與前方的迅猛龍對視,他已經準備好隨時接招。但是我們面對的可不止一隻迅猛龍,而是一大群迅猛龍啊!庫納爾再怎麼壯也是沒有勝算。

時間不容許我多想,隨著第一隻迅猛龍尖銳的叫聲,牠與牠身後的一群迅猛龍全部同一時間朝我們衝了過來。庫納爾衝上前去,硬是攔截住兩三隻迅猛龍,但其他的卻還是朝我衝了過來。可能是遺傳到些許父親的鎮定,我沉住氣,釋放出了術士的恐懼嚎叫。這是一個術士專有的技能,運用聲音來影響敵人的神經,讓敵人產深恐懼而逃離你的身邊,只是這不是永久的,遲早還是會回來找你納命,但現在,只要他們不碰到我就好了。

「嘎!」突然一隻迅猛龍從左側將我撲倒,我連尖叫的時間都沒有,就感到牠的銳利的爪子刺進我肩膀的痛楚。庫納爾想來幫我,卻被那幾隻迅猛龍纏住脫不了身。

我的體力快到了極限,身上的傷口也疼痛的不得了,我已經撐不住了。一切就這樣結束了嗎?

突然一個念頭閃過我的腦海,要是當初我聽話的選擇了牧師,現在的我會是安全的站在凱文身後嗎?我的父母是這麼英勇的對抗敵人,成為眾所皆知的人物,而他們的女兒卻要這樣默默的成為荊棘谷的一具無名屍體嗎?

看著將我撲倒的迅猛龍那猙獰的面孔,我只能緊緊閉上雙眼等著牠將我的喉嚨撕裂。


就在我放棄掙扎的時候,我聽到了陣陣迅猛龍悽慘的尖叫聲,接著我身上迅猛龍的重量以及爪子也被移去。

是庫納爾嗎?還是………

我無力的緩緩睜開那雙我以為再也不會睜開的雙眼,對上的卻是那雙在草叢中微微發光,不死盜賊的雙眼。


他是來殺我的嗎?


我全身的細胞突然全部繃緊,我傷到動彈不了,就連有沒有在發抖都已經感覺不到,只能驚慌的注視著他。他沒有碰我,只是蹲在我旁邊,看了看我,接著望向遠處庫納爾的方向。

就在我的面前,他突然消失了。

就算已經沒有力氣,我還是堅持撐起身體,我想知道發生什麼事。此時庫納爾傷痕累累的回到了我身邊,和我一起望向前方。


他在戰鬥,那隻不死的盜賊,用著矯捷的身手,揮舞著手中兩把閃閃發光的匕首,與迅猛龍在戰鬥著。


我看著他敏捷的動作,以飛快的速度將迅猛龍一隻隻的砍殺,看起來像是死神的屠殺一般,卻讓我看的出神。幾秒鐘前還在害怕的我,現在連疼痛都已經遺忘了。我想知道的是,他是在幫我撲殺迅猛龍嗎?


沒多久,我的眼前已經遍佈迅猛龍的屍體,而他,那隻不死盜賊則是站在遠方望著我。這就是我之前感覺到的氣息,一直跟蹤我的就是他,而在見到了他的身手之後,我也可以肯定之前的老虎跟豹都是他殺的。

就這樣,他看著我我看著他,兩人都沒做出任何動作,當然,我也做不出任何動作。

只見他將匕首收了起來,緩緩的朝我走過來,他似乎沒有惡意,但庫納爾護主心切,站到了我跟他之間。見到庫納爾的舉動,他停下了腳步,看了看我,然後再一次的消失在我面前。


※     ※     ※     ※     ※


當我再次能夠站起來活動時,已經是三天之後的事情。被迅猛龍攻擊的那天,我在那不死盜賊離開之後,用盡所有剩下的力氣爬到了小路旁邊,剛好一個經過的旅人發現了我,將我帶到了藏寶海灣的旅店。

藏寶海灣,一個位於荊棘谷南端的小鎮,是一個由哥布林掌管的繁榮港口。我沒來過藏寶海灣,我是從荊棘谷的北方開始冒險的,但藏寶海灣實在是太遙遠,要到達這裡,不知道要穿過多少的危險。

這裡是中立的小鎮,在這可以看到部落與聯盟到處為了任務,為了生活而奔跑著。然而由於是個中立的地帶,只要聯盟與部落稍微動手,就會有武裝的哥布林守衛出現制止。刀劍不長眼睛,守衛為了平息暴動可是會做出任何事情的。

是的,任何事情。

我曾經看過一個部落與聯盟的戰士因為小口角開始動手,當守衛近來制止時,兩人非但沒有停手,甚至更加大打出手,而守衛們也再同一時間將兩人團團圍住。面對一大群的守衛,我想裝備在好的勇士也是無法抵擋的。就在我的面前,那兩個戰士倒下,沒有再爬起來。

周圍的人依舊做著自己的事情,完全沒有理會那倒下的兩位戰士,這樣的情況,難道已是家常便飯?


庫納爾突然晃到我的面前,似乎是提醒我我有該做的事情。我點了點頭,從背包中拿出了我的任務日誌。

雖然才三天的時間,我身上的傷口已經不成大礙,我想這也是遺傳了我父親的體力吧!姑姑常說他像鐵人一般,那怕是全身是傷,隔了一天馬上就能再次拿劍戰鬥,只是,這可累到了我的母親吧!


之前解完的任務要回去找委託者才能還,然而我的委託者可是位於荊棘谷北方營地的獵人啊!我看著從包包拿出來的地圖,在看了看手中的日誌,這條路未免也太遙遠了。

「沿著小路跑的話,遇到野獸的機率會比較低喲!」一名穿著華麗長袍的人類女性跟我說道。我想她是看到我拿著地圖面有難色,而猜到我在想些什麼。

「只是跑在沒有遮蔽的小路上,部落的傢伙可是看你看的一清二楚呢!」坐在女人對面的一位全身鎧甲的男人接著說。

我沒有說話,只是用帶點害怕的表情看著他。

「別嚇人家了啦!」女人沒好氣的說著,「難道你要她穿過那些住滿龍呀,老虎呀,豹呀,的叢林嗎?」

「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男人似乎沒有發現我的臉色越來越糟,「那些傢伙呀!都躲在樹叢裡看著呢!」

躲在樹叢裡看著。突然一個身影從我腦海劃過。是呀,那傢伙就是躲在樹叢裡看著。

我用力的甩了甩頭,為什麼我想到那個傢伙?那個恐怖卻奇怪的傢伙………

「謝謝你們!」我向女人及男人道了謝,留下不知道要回什麼話的兩人,離開了旅店。


出來冒險是我的決定,既然是冒險了,就一定會有危險。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決定不管會遇到什麼,都要全力以赴,不能害怕。雖然我選擇不上戰場的冒險,但我還是不能丟了父母親的臉。

「胖胖,我們走!」我朝前方踏出一步,「去獵人的營地!」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