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濃霧密佈的荊棘谷叢林中奔跑著,周圍有些什麼我完全看不清楚,後面有什麼在追趕我我也不知道,只是死命的朝前方一直奔跑。我聽不到任何的聲音,除了自己的呼吸及心跳之外,只剩下與樹叢擦身的『沙沙』聲。我身邊沒有半個人,就連庫納爾也不知去向。

  突然我的視線中出現了一個頗高的山丘,讓我不得不止住腳步。周圍是高大的樹木,除了身後來的路之外,只能爬過山丘才能繼朝前方去。

  我抬頭仰望山丘的頂點,發現了兩個身影。一個體型瘦長,另外一個身材魁武,兩個身影交戰著,你來我往激烈萬分,我彷彿可以見到每當一方被擊中時飛濺的鮮血。

  我的視線落在那瘦長的身影上,他用著矯捷的身手,揮舞著手中兩把閃閃發光的匕首,以迅速的動作攻擊著他的目標。對方因為他快速的攻擊而顯得招架不住,不斷的防守,卻還是不停被擊中。

  突然那瘦長的身影發現了我,也因此讓他的攻擊慢了下來,他的對手發現之後,舉起手中的巨劍朝他砍了下去………



  「阿賊!」我忽然大聲的叫了出來,眼前的納迦也瞬間倒地,不是被我嚇死的,是被阿賊擊倒的。阿賊熟練的搜刮了眼前倒地納迦身上全部值錢的東西後,不解的看著我。他對於我的恍神感到奇怪。

  剛剛的畫面是我早上做的一個夢,因為實在是太詭異了,所以一直像是烏雲般的跟著我,讓我無法專心。

  現在我和阿賊身在藏寶海灣西邊的海岸上,我的任務要我從這些納迦身上取得海蛇草。這到底是什麼草我也不確定,反正委託人要的,我就幫他拿回來就好了。

  「沒事………」我無力的揮了揮手,表示沒有什麼問題。

  阿賊歪了歪頭,接著比手畫腳的告訴我,我們休息一下好了。


  不知道不死族是不是不會累,說要休息,他卻拿出釣竿跑去海邊開始釣魚。看他專注的看著海面上的浮標,我忍不住走到他旁邊去看。我不會釣魚,看起來蠻無聊的樣子。

  見到我靠近,阿賊一臉擔心我把魚嚇走般的對我揮了揮手,示意我退開一點。

  「沒禮貌耶!我就不能用我的美色來吸引魚上鉤嗎?」我不滿的抗議著。

  「吼………」第一個反對的是庫納爾。

  「喂!不給你碎片吃喔!」我翹起眉瞪了庫納爾一眼,他閉上嘴繼續左右搖晃。接著我聽到怪異的聲音從阿賊那裡傳來。

  他又在笑了,那個難聽的不死族笑聲。

  「別笑了啦………」我皺起眉頭,「我退開就是了………」

  阿賊看到我的表情之後笑的更大聲,我只能無奈的退到更遠。阿賊人很好,就是笑聲太難聽了,但我想他本身不知道吧!


  就這樣我退的遠遠的,看著阿賊專注的像個老頭般的釣魚。每次魚逃走的時候我都會豪不客氣的對他狂笑,而他則是不甘心的繼續拋出魚餌再次挑戰。

  看阿賊釣魚似乎比打納迦有意思多了,直到天空稍微暗下我才發現已經過了這麼多時間了。


  「別釣了啦!」我急忙指著遠處的納迦,「先打任務啦!」

  似乎看到我著急的模樣很好笑,他又開始那恐怖的笑聲。哎喲!不要再笑了啦!我好想敲他的腦袋,於是撿起地上的小石頭,朝他丟了過去。

  『咚!』石頭正中目標,敲在阿賊的腦袋上!阿賊果然停住了笑聲,一臉陰沉的看著我。

  「哎喲!抱歉啦!我難得丟的這麼準………」我不好意思的邊笑邊說著。忽然阿賊站直身體,拋掉手中的魚竿朝我跑來。突然的動作嚇了我一跳,我以為他生氣了,於是趕緊退了一步。

  阿賊沒有多做理會,跑到我的面前,背對我,警戒的面向著叢林的方向。此刻我才發覺到有什麼危險正在靠近。從阿賊的背後探出頭,赫然發現在我們前方不遠處站了一個體型龐大全身鎧甲的獸人戰士。

  「Kada'rin Mo'kudra San'toden!」那獸人戰士對著阿賊吼了一句話,只是我聽不懂部落的語言,不知道他說了什麼。

  「Mares'da Karmn' Hor'kan。」阿賊輕而有力的回答著。

  他們再說什麼?我好希望有人可以來幫我翻譯。

  維持著同樣的距離,獸人戰士和阿賊就這樣對話著,我聽不懂,只能注意他的表情。獸人戰士的雙眼時而睜大,時而瞇起,目光還不斷飄到我身上。

  沒過多久,那獸人戰士從一旁撿起了一根粗長的木頭,接著綁了一條破布後,用力的插在地上。

  這個動作我懂,我看過別的勇者做過同樣的事,這是代表決鬥的旗子。當兩個人想要切磋一下武藝的時候就會插旗,讓其他人知道他們不是鬧不合而在打架,只是在練習決鬥。

  可是在這種地方插旗決鬥,會不會太奇怪了一點?

  阿賊沒有多說話,在那獸人戰士從身後抽出巨劍之後,他也馬上抽出腰間的匕首。現在阿賊的臉上沒有之前作怪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認真的專注。

  我退到一旁看著他們,這樣的畫面不得不讓我認為,阿賊是為了保護我而接受決鬥。

  隨著阿賊在我面前消失,獸人戰士也進入警戒狀態,手握巨劍感應著阿賊的氣息,但沒有用,阿賊迅速的從背後給了他一擊,讓他陷入暈眩之中,接著快速的揮著匕首,讓那獸人戰士急忙招架。

  我專心的看著戰鬥,早上的夢境又出現在我腦海,一個瘦長的身影以及一個魁武的身影。一股不安浮上我的心頭。

  阿賊,不要有事啊!


  突然我感覺到周圍有股異樣的氣息,冰冰冷冷,和阿賊身上的氣息非常相似。

  不死族的盜賊!

  「啊!!」就在我發覺到危險的時候,我的背部傳來一陣刺痛,讓我重心不穩的跪倒在地上。

  「吼!」在我被刺中的瞬間,庫納爾朝著我身後的那隻不死盜賊撲了過去,也讓他無法再對我發出第二次攻擊。

  阿賊看到了,他想趕過來幫我,卻因為分心而被那獸人戰士砍傷了肩膀。

  我知道庫納爾沒辦法牽制住那盜賊,而阿賊分了心就會陷入危險,忍著劇痛,我從地上爬了起來。

  「Ro'man Woa'k!!」阿賊用他沙啞聲音朝著我的方向吼著,雖然聽不懂,但我知道他叫我快逃。

  我不想放阿賊一個在這裡,但我留下來非但沒有幫助,反而會讓他分心,於是咬著牙,我朝前方的樹叢衝了過去。

  顧不得身上的傷口,我不斷的奔跑,我要去找救兵,只是,我要找誰?聯盟的看到阿賊也會把他一起解決掉吧?情況不容許我多想,我還可以感應到身後有盜賊在追趕我,只要我一慢下腳步,隨時就會成為荊棘谷的亡魂。

  好不容易看到了小路,卻絆到地上的樹根而跌倒,想爬起來,但發現腳被樹根勾住,越是拉扯就纏的越緊。

  我感到那盜賊靠近,抽出匕首撲向我,緊閉雙眼,我只能在心裡吶喊:『誰啊!救救我吧!』


  幾隻箭從小路的方向射了過來,在盜賊的匕首刺中我之前,射穿了他的心臟。我聽到他摔倒在我旁邊的聲音,以及來自女性的慰問。

  「你還好吧?」好耳熟的聲音,我抬起頭,看到的是有著一頭深藍色長髮的女夜精靈獵人。我記得她,她就是那一次野戰遇到的,叫做歌莉雅的女獵人,而在她身後,我看到了凱文。

  「希絲莉亞!」凱文趕緊把我扶起來,而我背上的傷口卻讓我站不住。

  「沒事了,這食人妖已經死了。」歌莉雅看著地上盜賊的屍體,再看了看我的傷口,「傷口很深,要趕快治療才好!」

  「都警告過你了,你還留在這危險的地方!」凱文帶點責備的說著。

  我痛的說不出話,只能用力的抓著凱文的手臂,勉強的保持平衡。我用力喘著氣,轉頭看了看那個盜賊的屍體。那是個食人妖盜賊。

  不對,怎麼會是食人妖?

  「凱文………刺傷我的………」我止住準備帶我離開的凱文,「不是他………」

  「歌莉雅,扶好她!」凱文的表情馬上轉變,把我交給歌莉雅之後,抽出巨劍朝叢林跑去。

  看著凱文的背影,我突然想到了和獸人戰士決鬥的阿賊。假如追殺我的不是之前的那隻不死盜賊的話,那表示阿賊可能被那盜賊和戰士圍攻?不安感馬上再次湧上心頭。我掙脫歌莉雅的攙扶,撐住快失去知覺的軀體,朝著海邊的方向跑去。


  阿賊!千萬不要有事啊!


  我奔跑著,滿腦子都是夢中阿賊被砍殺的畫面。我不要阿賊有事,我不要!背後的傷口越來越疼痛,但我不能停下來,我要找到阿賊,我只想確定他安全。

  海邊漸漸浮現我眼前,而我也見到了那面決鬥旗,只是周圍沒有半個人。旗子旁,獸人龐大的軀體一動也不動的躺在那裡,他的身上到處是匕首砍割過的痕跡。我喘著氣,找尋阿賊的蹤影。

  儘管傷口的劇烈疼痛燃燒著我,我還是可以感應到周圍的氣息。我感到一股異樣氣息,是個不死族的盜賊,但不是阿賊。

  「啊!!」我猛然轉身,看到的是刺傷我的不死盜賊朝我撲過來,他將我撲倒,手中的匕首深深的刺進我的肩膀。要不是我轉過身,那把匕首現在會從背後刺穿我的心臟。

  不死盜賊壓著我抽出匕首,準備給我最後致命的一擊。

  阿賊………你在哪?


  沾滿了鮮血的匕首在我面前舉起,卻久久沒有落下。不死盜賊的臉孔從猙獰變成毫無表情,接著失重的朝一旁倒去。在他倒下之後,出現在我眼前的,是阿賊。

  他喘著氣,滿身是鮮血的看著我,他的眼神很柔和,彷彿是在告訴我,別怕,沒事了。眼淚從我的眼角不斷的滑落,我知道他身受重傷,就連牽起微笑都顯的困難。

  突然一股強大的力量衝了過來,把阿賊整個撞到一旁。

  「阿賊!」我嘶吼著想爬起來。阿賊本身就傷的不輕,再被這麼一撞,不知道他撐不撐得住。

  「希絲莉亞!」我聽到我的名字,回過頭,那是凱文和歌莉雅。

  不,凱文會殺了他!

  彷彿看穿了凱文會攻擊阿賊一般,我也不管身上的傷痛,爬了起來,朝著阿賊跑去,背對著他張開雙手,迎接凱文的攻擊。

  「希絲莉亞!」凱文的嘶吼響遍了整個海岸。他的攻勢太兇太急,已經停止不住了。


  我緩緩的睜開雙眼,凱文的劍沒有刺穿我,被刺穿的,是擋在我面前的庫納爾。

  「吼………」庫納爾發出一聲低吼之後,消散在空中,留下的,是虛空行者專有的那對手環。


  空氣凝固了,但我的眼淚卻像止不住般的落下。

  庫納爾一直是我的保鏢,打從我學會招喚他的那一天起,他就沒有離開過我的身邊。他總是這樣的保護我,只要有危險,他就會不顧一切的以自己的身體當我的防衛。

  現在在我為了保護阿賊的時候,他為了我而犧牲了。


  「為什麼………」凱文緊握著巨劍,「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看著凱文卻說不出話,他沒有受傷,但我知道他的心在痛。

  「為什麼要用你的生命去保護一個不死族!?」凱文大聲吼著。

  我依舊說不出話,只能一邊流著眼淚一邊看著他。

  「希絲莉亞,你不怕我殺了你嗎?」凱文不明白的問著,然而我卻無法回答他。在我身後,阿賊似乎想站起來,不是要攻擊,而是要放棄掙扎。我想,他也不希望見到我和凱文這個樣子,但是他傷的太重,連爬都爬不起來。

  「你不要亂動啦!」我叫喊著,不是對凱文,而是對阿賊叫著。
 
  阿賊,要是你以為你死了也沒關係的話,你錯了。

  「希絲莉亞………」凱文的語氣聽起來是多麼的受傷,多麼的痛。

  「對不起………凱文………對不起………」我知道凱文一直保護著我,關心著我,只是我無法陪在他身邊,「………我不能讓你傷害他………」

  「為什麼………」凱文不懂,「告訴我………為什麼你………」

  「因為………他讓我能夠繼續相信………」儘管凱文會認為我太天真,我還是要說,「………相信聯盟和部落可以和平共處………」


  凱文握著巨劍的手無力的落下,看著我,再看了看我身後的阿賊。

  「凱文………夠了………」一直在遠處看著我們的歌莉雅忍不住開口,「讓他去吧………」

  凱文用力的呼吸著,從他的表情看來,我知道他的心很痛很痛,甚至比被刀劍砍傷還痛。

  「好………」凱文終於決定放過阿賊,「可是你要跟我們走………」


  我已經沒什麼力氣了,也因為失血過多,我整個人感到暈眩,但我還是撐住,不想被發現。

  「我沒事………」我拒絕了凱文,「真的沒事………」

  「希絲莉亞!」凱文激動的叫著,他知道我身上的傷口很深,絕對不可能沒事。

  「真的………沒事………」儘管被拆穿,我還在硬撐。

  「你………」凱文似乎知道他再怎麼說也沒有用,咬著牙把心一橫,用力的轉過身,和歌莉雅消失在叢林之中。

  留不住的,就永遠留不住,我想凱文也知道他離去之後,我會怎麼樣。


  這一路走來,幫我最多的是凱文,最照顧我的也是他,只可惜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他深信聯盟與部落勢不兩立,而我卻執意相信和平共處不是不可能。他毫不猶豫砍殺部落的時候,我卻嘗試著分辨那鮮紅的血跡到底屬於聯盟還是部落的。

  對於凱文我有著數不清的感激,同時也有著數不清的抱歉,只是現在,說什麼都來不及了。


  我努力的轉過身去扶起身後的阿賊。雖然我的狀況很差,但阿賊似乎更糟糕。好不容易把阿賊扶到了一旁的大樹下,我也終於放掉所有的忍耐,讓傷口的疼痛吞滅所有知覺。


  天空漸漸暗了下來,我坐在樹下,連睜開雙眼的力氣都快沒有了。

  「阿賊啊………」我輕輕的說著,「聽說不死族的可以吃屍體來回覆體力………」

  我感覺到阿賊動了一下。

  「你可以吃了我,沒關係喔………」我快連自己的呼吸都感覺不到。轉過頭睜開雙眼,發現阿賊也看著我。他緩緩的搖了搖頭,在他的眼中我看到了寂寞。他是想,吃了我的話,他會很寂寞嗎?

  「你這傢伙………果然聽的懂我說的話………」我無力的笑了一下。所以之前我罵他,他都聽的懂。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用最後的力氣把手放到他那骷顱手上。一直以來我都不敢伸手去碰他,因為那冰冷的觸感讓我感到恐懼,只是現在我們的體溫也沒差多少了吧!

  「阿賊啊………」我念著我給他取的名字,卻沒得到任何的回應。


  我想我知道為什麼他沒有回應。



  決鬥的戰旗在風中飄蕩著,寂寞的浪聲與呼吸融合在一起。在這潮溼悶熱的叢林中,南海的風卻異常的冰冷。

  現在你就在我的身邊,但為什麼感覺距離卻如此的遙遠?我靠著你,看著太陽慢慢落下,心也慢慢的冷卻。

  再讓我選擇一次,我依舊願意走上著條路,儘管這是一條沒有結局的不歸路。




《 日落荊棘谷 ─全文完─ 》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