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紅的塵土像是被火燒過一般炎熱,這一望無際的大地已經看了好幾天了,當初為什麼會決定來到這個雞不拉屎鳥不生蛋的鬼地方呢?

  要是現在可以吹來一股涼涼的風那該有多好?只是在這鬼地方吹起的風,不管怎麼吹都是熱的!還帶點惡魔野豬的臭味。

  我是瑟洛斯‧卡薩,一個人類的盜賊,會來到這不是給人住的詛咒之地,完全是因為部隊的號招,說是要來黑暗之門對付燃燒軍團。其實我一點都不想來,但父母卻像是看膩我一般,一邊喊著『為了國王的榮耀』一邊把我的名字交了出去。我當下有種被父母遺棄的感覺。

  我好懷念暴風城的啤酒,永望堡賣的啤酒真不是給人喝的,真不曉得和我同一小隊的那個矮子獵人怎麼喝的這麼痛快?我看就連他的寵物都不敢喝吧!

  好想回去,不是因為害怕那些惡魔,說實在,它們一點都不可怕,就是長了個怪樣子而已,和那些部落的一樣,沒有什麼好怕的!

  說起來,在我們的營地附近也有部落的營地,他們應該也是為了要對付燃燒軍團而來。和我同一隊的矮子獵人似乎很討厭他們,每次都一邊喝著那難喝的啤酒,一邊罵著部落的傢伙。對我來說倒是沒什麼差別,部落就部落,聯盟就聯盟,你不犯我我不犯你,假如惹到我,管你聯盟還是部落,一樣跟你拼命!

  我脾氣不好,這個是隊上的人都知道的,所以他們都不敢惹我。算一算,好像整個小隊的都被我教訓過,他們都說我不做戰士真可惜,我倒是覺得輕鬆。看那些戰士和聖騎士穿著鎧甲忍受著這種酷熱,我真為他們感到難受!那些穿布衣的法師術士什麼的,雖然看起來比較舒服,但是給那惡魔砍一下,我看半條命都沒了。

  像我多好,一身皮甲,剛好在中間,不會熱到熟也不會被砍到死。


  現在大家都在休息,為了明天的作戰而補充力氣。磨刀的磨刀,裝水的裝水,練習的練習,睡覺的睡覺。說到睡覺,那個矮子獵人打呼有夠大聲的,害我必須離開帳篷在外面呼吸這悶熱的空氣。

  想起來有些悶,其實在幾天前我可以裝病和那一堆受傷的士兵們一起回暴風城,然後現在我就不是站在這,而是坐在酒店大口喝著啤酒!

  為什麼沒這麼做呢?當然,身為堂堂男子漢,既然來了就不能逃避,哪怕是被自己的父母賣來的。說錯,不是賣,是送!他們連半毛錢都拿不到。


  「身上恢復體力的藥水還夠嗎?」一個甜美的聲音傳進我耳中。

  我轉過身,看到的是整個團隊中最美麗的牧師小姐捧著一籃紅藥水看著我。

  「夠………夠!都還夠吃!」我突然大舌頭,「不,呃………都還夠喝………」

  「呵呵,不夠再跟我說吧!」她用著如風鈴一般的聲音輕輕的笑了笑,接著朝著下一小隊的帳棚走去。


  她是艾舒‧馬斯泰爾,就如我說的,他是我們整個團隊中最美麗的牧師小姐。她有著一頭美麗的金色長髮,在風中飄著,看著讓我著迷,甚至還多次以為這裡不是戰場。在我們的團隊中一共有八個小隊,她屬於第一小隊,而我則是第五小隊。我們小隊上有五個人,卻沒有半個女性。一個矮子獵人,一個地精戰士,一個夜精靈牧師,一個人類法師,最後是一個人類盜賊,也就是我。

  說到那個夜精靈牧師和人類法師,看他們穿長袍的樣子還真夠奇怪。法師就算了,一臉男人樣,習慣就好,但那個夜精靈牧師,留著一頭銀白色的長髮,害我一開始從背後看到他還把他當成個女人。不過這不表示每一個夜精靈男人都這個樣子,像第三小隊那個夜精靈戰士就一整個很帥氣的模樣,不過跟我比起來還是差多了。

  就在我的思緒越飄越遠時,矮子獵人從帳篷走了出來,一邊打哈欠伸懶腰一邊看著艾舒小姐的背影。

  「牧師小姐又來發藥水啦?」他撐開那小到不能再小的眼睛,接著轉向我,「你有沒有幫我拿幾瓶?」

  「你要幾瓶?」我看了看自己庫存的藥水,「我都快不夠了………」

  「你沒多拿幾瓶啊?」矮子獵人一邊沒經過我同意的伸手把我的藥水拿走,一邊問著。

  你這死矮子,要藥水不會自己去拿啊!竟然敢拿我的?要不是艾舒小姐就在附近,我絕對扁你一頓!

  我強忍住那股衝動,看著矮子獵人把我的藥水收進他的背包,然後帶他的寵物熊去一旁散步。我皺了皺眉頭,看著自己剩不多的藥水,只是已經說過我夠喝了,就不好意思再去跟艾舒小姐要。該死的男人面子要顧好,明天省著點喝吧!


  其實團隊中不只艾舒小姐一個女性,除了像艾舒小姐一樣比例完美的人類之外,當中也有身材火辣的夜精靈,看起像男人一般的矮人,還有一整個看起來像發育不良小朋友的地精。說到地精,他們雖然體型矮小到好像一腳就可以踢走一般,但打起人來也是有夠痛的。前一陣子小隊上的地精戰士挑戰我,我還一臉瞧不起他,結果差一點被他打到爬不起來。

  看著艾舒小姐的背影,我甚至可以不理會迎面吹來的熱風,其實當初沒有偷溜回暴風城的主要原因不是不想逃避,而是她。她對每個人都很溫柔,毫不保留的治療著每一個人。所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只是這位窈窕淑女已經有了她的依靠了。

  羅提恩‧馬斯泰爾,她的男人,全團隊裡最強的戰士。

  換做別人我可能會找他單挑,但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會挑戰他。他的名字響遍整個艾澤拉斯,所有上過戰場的人都知道。我看過他作戰,他是個英勇的戰士,面對敵人完全沒有畏懼,揮著手中的巨劍,沒有一個敵人能從他手下活著離去。只要有他在,那場戰鬥一定會勝利。

  他不會誇耀自己有多強,總是把所有功勞算到整個團隊上。儘管有人犯錯讓衝第一的他的生命陷入危機,他也不會動怒,只是用自己的經驗,心平氣和的指導著作戰方式。他是我們的團隊領導,而我們全部的團員也都對他心服。

  我對他抱著無盡的尊敬及崇拜。


  我不奢望與艾舒小姐會有更近一步的發展,我同意,她和她的男人是天生一對,她的男人保護她,而她也不顧一切的在他身後支持他,守護他。

  有個美麗的牧師能夠守護自己真是好,我回過頭,看到的卻是隊上那個肌膚蒼白的夜精靈牧師。天呀!誰來救救我!

  身後的夜精靈牧師似乎是感受到了我的視線,瞇起眼睛朝我的方向看了過來,我趕緊把頭轉開,不要與他視線衝突。不知道是我想太多還是真是如此,自從上一次跟他決鬥勝利之後,似乎受到的治療量少了很多。看來誰都可以得罪,就是隊上的牧師萬萬不可得罪。

  在帳篷的另外一頭,我們的法師安靜的盤坐在岩石上,閉上眼睛不知道是在冥想還是打瞌睡。他總是冷靜的做著自己的事,雖然看似冷漠,但毫無疑問的,在戰場上是個得力的幫手。被他的火球砸到可不是開玩笑的,那次和他單挑之後,雖然我是勝利了,但也有一個禮拜不能坐下,他的火球很準確的砸在我的屁股上。

  法師可以得罪,但不要惹毛他們。

  此時矮子獵人從遠處回來,他的寵物熊乖乖的跟在他身後。我懷疑他跑去殺了幾隻野豬來餵飽他的寵物熊,雖然說是寵物,但他那隻熊可是巨大無比,不知道是吃太多還是本身就這麼壯?矮子獵人一邊伸懶腰一邊朝著帳棚走去,我想他是沒睡夠,所以要再去補眠一下,只是看那隻巨熊跟著他一直走,心理忍不住想罵他。

  他老是把他的熊一起帶進帳篷裡,也不想一下到底那隻熊有多巨大?一個屁股就可以佔掉兩個人睡覺的空間了!這還不止,那一身熊騷味可是完全不輸給惡魔野豬的臭味。

  果然不出我所料,熊屁股才剛消失在帳棚之後,馬上整隻被趕出帳篷。我們隊上唯一脾氣跟我有得比的地精戰士可是在裡面睡大覺,那笨熊八成是沒看到所以踩到他還是什麼,畢竟地精實在太小了,連我都踩到過………

  四周看了看,不只我們小隊,其他小隊的人也都各自在忙著自己的事情。明天會是什麼樣子,我也不知道,也沒有人會知道。我抬起頭看著那灰燼瀰漫的天空,這才突然發現,我已經好久沒見過藍天白雲伴著艷陽了。


      ※     ※     ※     ※     ※


  平靜的夜晚過去的很快,隔天的清晨天還沒亮,我們整個團隊就被叫醒,準備好要出戰了。想必這一戰又會跟其他的戰鬥一樣吧!我們一路過關斬將殺到靠近黑暗之門的位置,再過不久我們一定可以清光這一堆無腦的惡魔了。

  在門的另外一邊有些什麼?這是我們全部人的疑惑,但我們也確信在過不久之後,這個謎底一定會揭曉。到時候我要我老爸老媽對我刮目相看,我可不是什麼無業遊民,我可是個從戰場歸來勇士!只盼他們不要再『為了國王的榮耀』,而把我送出去了。

  一路上我們斬殺惡魔守衛,全體人員沒有任何傷亡,一切的一切進行的能多順利有多順利,直到黑暗之門產生了異動。

  我知道許許多多燃燒軍團的惡魔勇士們都在黑暗之門的另外一頭,等著傳送來艾澤拉斯,然而那是個什麼樣的世界,我渾然不知。我聽過許多的歷史及故事,有關墮落於黑暗的獸人以及強大的黑暗邪惡之力,但當黑暗之門就這樣聳立在我面前時,一切顯得非常的不真實。

  黑暗之門的異動帶來了不安以及恐懼,我們全體人員沒有一個見過這樣的場面,就連身經百戰的羅提恩也不例外。

  在我們的面前,無數的惡魔守衛從那發出淡淡邪惡綠光的門中衝出,每一個帶著無盡的殺氣。他們的數量遠遠超過我們所能想像,就像是食人的蟲子,貪婪的朝著我們席捲而來。然而讓我們陷入恐懼的不是他們,而是尾隨他們出現的巨型惡魔。

  我從沒看過這樣子的惡魔,深紅色的肌膚像是被烈火燒過一般,頭上長著又粗又尖的長角,背後是又寬又大,類似蝙蝠似的翅膀。他的雙眼像是熊熊燃燒的火焰,舉著巨斧,惡狠狠的盯著我們。惡魔守衛們已經是很高大了,然而他又比守衛們高大好幾倍,能否打贏他,我們不知道。

  「能夠與你們一同戰鬥是我的榮幸,也從來不後悔來到了這裡,」打破沉默的是我們的領導隊長,羅提恩,「為了保護我們的家園,為了捍衛我們的榮譽,我們站在這裡。」

  「我們不會退縮,也不願退縮!」羅提恩的目光直盯著那隻巨大的惡魔。他的話像是黑夜中的燈火,鎮定了我們的恐懼,燃燒了我們的鬥志,我們都知道已經沒有退路了,我們要迎戰。

  我的目光從羅提恩身上慢慢的轉到了艾舒小姐,她的目光從頭到尾都在羅提恩身上,微笑著看著他,如果說她是個天使,我絕對相信。看著她天使般的臉龐,我幾乎相信了這場戰鬥是不會輸的。

  在羅提恩的一番話之後,全團隊士氣高漲,所有的人握緊了手中的武器,我們的氣勢,就連那些惡魔守衛都感受的到。接著我們重整隊形,準備與這些惡魔展開死鬥。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