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海岸邊的岩石上,凝視著那遙遠的海平線,用力的深呼吸,吸進的是一大口悶熱潮濕的氣味。一樣是悶熱的空氣,但海風帶來的卻是微微的涼意。

空中一隻海鳥飛過,揮動著自由的雙翼,彷彿沒有什麼可以束縛牠,然而清脆的叫聲卻顯得有些寂寞。

我來這裡多久了?

閉上雙眼我彷彿還可以聽到當時的打鬥與嘶嚎的聲音。我忘不了,也永遠忘不了。


※     ※     ※     ※     ※


面對著比我們都大上好幾倍的巨型惡魔以及如海一般的惡魔守衛,我們沒有退怯的給予致命的攻擊。然而數量上的差距馬上就讓我們處於下風。

第一小隊的羅提恩毫不猶豫的衝上前去,接下了那巨型惡魔的攻擊,而其他小隊的也分工合作,分別扛下了周圍惡魔守衛的攻勢。

這場惡鬥持續了好久,我的耳邊徘徊著廝殺的吶喊以及武器的碰撞聲。我感覺到我的匕首割裂著惡魔守衛堅硬的皮膚,也感受到他們武器在我身上留下了的傷痛。鮮血的味道及溫度飄散於空中,也不時的灑於我的身上。

隨著時間的流逝,無數的惡魔倒於我們的刀劍之下,儘管我們斬殺了不少的惡魔守衛,但那隻巨型惡魔依舊是完好無缺。他的攻擊太猛烈,就連羅提恩都顯的抵擋不住。然而那巨型惡魔所攻擊的不單只有第一小隊的勇士們,就連處於後方的小隊也在他的攻擊範圍內。

一切發生的太快,快到我們都來不及反應。

火焰從那巨型惡魔的口中噴出,速度來之極快,我們急忙閃開。矮子獵人雖然也飛快的閃過了火焰,但他的寵物熊卻遲了一步。我見到火焰直接將那頭巨熊燒成灰燼,就連一聲哀嚎都沒有。矮子獵人見到與他夥伴多年的巨熊就這樣消失在他面前,他瘋狂的抽出腰間的刀,朝著前方的惡魔衝了過去。

周圍的守衛見到他便舉著巨斧朝他砍去,他不是戰士,絕對經不起這樣的砍殺,我們隊上的地精戰士衝上前,替他他攔截掉些許來勢洶洶的守衛,但這樣不夠,敵人數量實在是太多,儘管我和法師都加入砍殺以及施法狂爆敵人,但還是挽回不了什麼。

矮子獵人的身影被埋沒在數不清的守衛之間,我聽到他堅持的怒吼,然而隨著聲音的消逝,我也知道矮子獵人不會再回來了。雖然痛心,但眼前的敵人是不能忽略的,我與地精戰士背對著背,瘋狂的砍殺敵人,卻發現對方人數越來越多,多到快要招架不來。

持續的揮舞手中的武器,我和地精戰士都開始疲倦了,然而我們不能停下攻擊,一但遲頓了,那就是我們的死期。我的堅持在聽到地精戰士淒凌的吼叫聲中開始破裂了。就在我的身旁,地精戰士矮小的身軀被貫穿,在這麼接近的距離,我卻什麼都做不到。隨著他的身軀倒下,我的疲憊轉化為怒氣,近於狂暴的更加用力揮舞著手中的匕首。

現在的我一個人被無數的守衛包圍著,我的背後沒有了戰友,但我並沒有畏懼之意,我的腦海被隊友被殺的憤怒侵占,現在我只想殺光眼前的敵人。

我不是萬能的勇士,我只是個疲憊的盜賊,就在守衛的巨斧砍中我的肩膀時,我也終於體會到了自己的渺小。突然的攻擊將我擊倒在地上,失去了狂暴時的專注力,頓時我發現自己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我見到周圍的守衛舉起巨斧,準備給我致命的攻擊。

就在我不甘心的準備接受命運同時,我見到了空中散發魔法爆發出的光芒。在我面前,我們小隊的法師施放著祕法的奧爆,試著擊退包圍住我的守衛。然而我知道這是自殺的舉動,他身上的布甲是無法抵擋住守衛的巨斧。

「你,是個很好的隊友。」

這是法師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就在他說完的時候,守衛的巨斧劈向他,而他也在爆發完最後的魔法之後倒下了。

我與法師的對話不多,常常像是陌生人一般的在小隊中各自做著自己的事,然而在戰場之上,我們的默契卻是非常的好。在戰士專心抵擋敵人的同時,只有我可以保護身穿布甲的他們,然而同樣的,當我沒注意到身後敵人偷襲的時候,也只有他們才會在最危急的時候替我攻擊敵人。

我們是一個小隊,少了任何一個都是不行的。

我想撐起身體,繼續與這些殺害我重要夥伴的敵人戰鬥,然而身上的傷口卻讓我行動上顯得吃力。法師的祕法奧爆沒有辦法擊退所有敵人,現在他們再一次朝我衝過來。

我毫無思考的用著最後的力氣揮舞著手中那已不在閃亮的匕首,切割著敵人,閃躲著敵人。守衛一個一個倒下,然而我卻沒有更多的力氣可以再繼續下去了。再一次,我跪倒在地上,而守衛一個個衝向我,雖然數量明顯的少了很多,但我卻無力再做抵抗。

就在守衛的巨斧朝我砍下的同時,我突然見到身體周圍發出淡淡的光亮,不用多作思考,我也知道這是什麼。

我們的牧師站在遠處,為我施放了神聖力量所造成的盾來吸收攻擊,接著我的傷口也在他神聖的治療之下慢慢癒合。我感激的看著他,然而就像法師的奧爆一樣,我也知道此時的他已經成為了守衛的攻擊目標。

治療之後的我有了繼續作戰的力量,我從地上快速爬起,衝向我們的牧師。我要在守衛碰到他之前趕到他的身邊。

我沒有停下腳步,一邊揮舞著匕首一邊衝向包圍他的守衛。聖光盾下的他持續著用僅剩的魔法幫我治療,然而他自己也知道,在盾失去力量的時候,就是命運結束的時候。

我的腳步,比不上守衛的迅速,在我趕到之前,牧師已經被包圍了。他的身邊閃爍著的聖光盾漸漸消失,而他的臉上掛著疲憊的笑容。雖然皮膚蒼白,雖然不是美女,但他,是我們小隊的天使。

「不!!!」我悲痛的大聲吼著,我的小隊,在這些惡魔的攻擊下瓦解了,而我也決定,要死,也要把他們全部解決掉。


在我的週圍,別的小隊也是死傷無數,還在戰鬥的也都跟我一樣,無論是身體還是心,都已經疲憊不堪。我抬起頭,見到的是那巨型惡魔以及仍然再戰鬥的羅提恩。他身旁的隊友也是死的死傷的傷,而我也看的出來他十分的疲憊。在他身後,艾舒小姐也還在堅持。

儘管傷痕累累,艾舒小姐仍然治療著身邊的每一個傷者,卻又無時無刻的注意著她的男人的安危。突然一個想法從我的腦海劃過,要是他的男人倒了,那她會有多傷心多難過?二話不說,我強行潛行,消失在敵人的面前,接著悄悄的來到了巨型惡魔的身後。

只要他死了,一切都結束了吧?

就在我正準備現身加入砍殺他的行列時,我看到了從艾舒小姐身後靠近的守衛。艾舒小姐太專注在治療隊友,完全沒有發現身後的危險。

不,不可以傷害艾舒小姐!儘管艾舒小姐不可能成為我的女人,但我仍然不願看到她受傷,於是一個箭步,我疾跑至她的身後,替她擋下了致命的攻擊。

「瑟洛斯!」艾舒小姐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她竟然知道我的名字?然而身上的傷痛卻讓我無法回應她的叫喚。

我感到身上傷口的疼痛淡去,也明白了那是艾舒小姐的治療術,只是艾舒小姐的治療趕不及守衛造成的傷害,我一邊揮舞著手中的匕首,卻也感覺到生命的流失。  

艾舒小姐你可知道,當你顧好你男人的背後時,你自己的背後卻是誰都沒有。就當是為了讓你能安全的保護你的男人,讓他能繼續作戰的保護其他人,所以就現在,讓我站在你的背後吧!用我所剩下的力氣,不讓任何人傷害妳。

就現在,不讓任何人傷害妳………

就現在………


※     ※     ※     ※     ※


當我再次睜開雙眼,看到的依舊是那片被灰燼瀰漫的天空,感受到的依舊是悶熱的空氣。周圍沒有任何的聲響,只有風聲,伴隨著鮮血的氣味。我撐起酸痛不已的身體,環顧著四周。

這一股無聲的沉靜讓我一下子忘了自己身在哪裡,直到看見滿地的屍體,有惡魔守衛以及聯盟勇士的屍體。

對了,我在戰場上與惡魔戰鬥著,只是無論我朝哪個方向看,卻始終沒有看到那隻巨型惡魔,就連屍體都沒有。我從地上爬了起來,赫然發現站立著的只有我自己。

其他人呢?

頓時我的內心有什麼揪在一起,我的腦海浮現夥伴們犧牲的畫面,最後落在艾舒小姐驚訝的表情上。

艾舒小姐,對了,我剛剛是在保護艾舒小姐!只是當我環顧四週時,卻沒有見到艾舒小姐,就連她的男人,羅提恩,也沒有見到。

滿地的屍體讓我開始慌張,我們全軍覆沒了嗎?那艾舒小姐呢?難道她也………

我緩慢的在屍體堆中行走,試著找尋艾舒小姐的蹤影,然而心裡的某處卻不希望找到她,我不想看到她的屍體。就在此時,我見到遠處的地上躺了一個人,儘管不願意相信,但那一頭金色的長髮讓我的心整個沉了下去。然而給了我一線希望的是,她還在移動,也就表示她還沒死!我快速的朝她靠近,卻也在來到她身邊時驚動了她。她睜大雙眼看著我,表情是驚訝以及些許恐懼。明明之前還記得我的名字,難道現在她已經不記得我了嗎?

直到剛剛,她似乎嘗試著朝前方爬著,但身上多處的傷口卻讓她無法移動,看著這樣的她我的心裡只有無盡的悲痛及不忍。順著她的手望去,我也知道她為何堅持拖著將要崩潰的身體爬向前方。在她前方不遠處躺著一具男人的屍體,她的男人,羅提恩‧馬斯泰爾。

我知道艾舒小姐的心現在一定很痛,看著她的我,心也是很痛。她像是折了翼的天使,已經沒有力量在守護心愛的人了。

我蹲下身,輕輕的將她抱起,她無法也無力掙脫,只能緊張的看著我。我沒有說什麼,也不想說什麼,只是輕輕的將她放在她的男人身邊。她的表情從慌張轉為感謝,接著對我輕輕的微笑著。

那是我對艾舒小姐最後的印象,在那之後她緩緩的閉上雙眼,再也沒有睜開了。


※     ※     ※     ※     ※


海風再次吹過我的臉龐,我感到那一絲涼意。

我,曾經是一個人類的盜賊,雖然死過一次,然而想保護心愛女人的意念讓我再次復活,只是當我復活後,我已不再是個人類。

我是瑟洛斯‧卡薩,現在的我,是一個不死族的盜賊………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