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海邊站了一整個晚上,人已經疲憊,但心中的傷口卻不放過我,不斷的拿回憶來折磨我。我一直站著,就連太陽爬到了頭頂上也絲毫沒發覺。


「瑟洛斯哥哥!」帶點稚嫩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略帶悲哀的望向聲音的主人。

她是個獸人女孩,蘭達‧獸心,是她的名字,她是自我來格羅姆高營地後,第一個跟我說話的人,也是唯一一個在我獨自吹風的時候會跑來找我的人。

「瑟洛斯哥哥又再想以前的事情呀?」蘭達睜著大眼睛看著我。我沒有回答她,只是微微的點了一下頭。

她曾經問過我,為什麼老是一臉哀傷的站在海邊吹風,而我則是告訴她,我再想以前的往事。我沒有跟她說是什麼樣的往事,她年紀還小,不適合知道太多戰場的打打殺殺,更不需要知道我原本是個聯盟的人類。

「一直在海邊吹風會感冒喔!」蘭達小跑步到我的身旁,接著很用力的插了一根木頭在我旁邊的沙地上,「這個圖騰會給你體力!讓你不會這麼容易受傷!」

「謝謝你。」我看著她那根小小的木頭,也打心底知道對我來說沒有什麼幫助,但她天真的舉動讓我暫時的放開了過去的傷痛。

蘭達一直想做個像獸人酋長索爾一樣偉大的薩滿,雖然她年紀小,還不到出去冒險的時候,但她卻已經在學習薩滿的知識。她很有天份,我想,等她長大了,一定會成為一個偉大且成功的薩滿。

「對了!卡戈達哥哥說要找你!」蘭達突然想到般的說著,「我差點都忘記了!」

卡戈達‧獸心,蘭達的親哥哥,是個勇敢的獸人戰士。他帶著年紀還不夠成熟的妹妹到處闖蕩見世面,希望可以帶給她更多的經驗。只是他和他的妹妹不一樣,他不天真,也不可愛,充滿著野心與力量。

蘭達是第一個跟我說話的人,而他則是第二個。

「你看起來很強,來決鬥吧!」這是他跟我說的第一句話。我沒有跟他決鬥,也不想跟他決鬥,自從復活之後,我的匕首已經沒有再揮動過了。我不想再戰鬥,也無心再戰鬥。


「快點來喲!卡戈達哥哥說他在營地門口等你!」蘭達一邊調皮的笑著一邊朝著營地跑去。

老實說,他哥在哪裡等我都沒用,我是不會出現的,他每次見到我都是找我決鬥,而我已經厭倦決鬥了。

看著蘭達的身影消失在營地的圍牆後,我深深的嘆了一口氣,接著離開了營地。要是我不走,卡戈達是不會輕易放過我的。

其實我接受過他的挑戰,只是無力揮動匕首的我,完全沒有專心在決鬥上,當他一腳把我踹到一旁的時候,我連憤怒都沒有。換做從前的我,可能已經氣到打的他屁滾尿流把決鬥的旗子拋到大海中了。

我是說的太誇張了,上一個跟我決鬥到差點失去男人尊嚴的是矮子獵人,話說我威脅著要將他的寵物熊給烤了分給地精戰士當宵夜,他慌亂的把決鬥的旗子折成兩半,然後笑的很假的說他認輸了。沒辦法,當地精戰士說要烤熊肉的時候,他一定會做到。

唉,我又想到過去的事情了。矮子獵人被守衛吞沒的畫面,以及地精戰士被刺穿的情形在我腦中播放一遍又一遍,我受夠了,再這樣下去,我會崩潰。


我拖著疲憊的身軀來到了叢林中的一塊空地,想說在樹叢裡睡個小覺好了。在這裡,卡戈達是絕對找不到我的,只希望我可以擺脫回憶,好好的休息一下。就在我即將成功的進入睡眠的同時,突然被吵雜的叫喊聲給吵醒。

哪個混蛋敢打擾老子我寶貴的休息時間?我已經好幾天沒有睡好覺了!

我帶著怒氣從樹叢中站了起來,卻什麼都沒有看到,只有隱約從眼角瞄到藍色的身影及金色的長髮飄出我的視線。

是她,那個小術士。

頓時我的睡意全無,繼續尋找著她的身影。接著我在綠色的叢林中容易的找到了她顯眼的金色長髮。

小術士呀!小術士!你為什麼一直出現在我的眼前呢?為什麼妳要和她長的這麼相像呢?我看著小術士的背影忍不住詢問著。跟上次一樣,小術士並沒有發現我的存在,只是專心的攻擊著眼前的小獵豹。


雖然才第二次遇見她,但我打心底佩服這個小術士,她能夠活著到現在我想是個奇蹟。為什麼我要這麼說?不是她的能力差,而是她的反應實在是太慢了,也似乎是毫無戒心。就在她攻擊眼前的那隻小獵豹的同時,她是當真絲毫沒有感覺到她身後的那一群小獵豹在看她嗎?

不得已,我再次潛行靠近,做出跟上一次同樣的舉動。潛行,刺殺,潛行,再刺殺,就這樣,那一整群小獵豹都倒地了,而她也才慢慢的結束了自己手邊的攻擊。


我是真的不想嚇壞她,但我也是真的不希望她被那一群野獸給分屍,就在她轉過頭發現小獵豹都死亡的時候,她又是一愣。我不希望看到她恐懼的表情,但遇到這種事,我想她也只剩恐懼吧!於是她也是跟上次一樣,慌忙的帶著她的惡魔逃跑了。

我不知道她的戰士會不會一直守護她,就像羅提恩一直守護著艾舒小姐一般,然而在我看到她的戰士前,我還是無法放心。於是我決定追上去,不是偷窺,只是想在遠處確保她的安全。


再來的這幾天,我都會遇見她,只不過說是遇見,倒不如說我在找尋她。我知道她的任務大概會是什麼,畢竟會要她殺野獸的也只有荊棘谷北方的那一群獵人。可笑的是,這些任務我也接過。

小術士不虧是真的厲害,我也不曉得她是怎麼做到的,但似乎對於引怪她是非常的在行,不管是老虎還是豹,她打一隻的時候,一定會引到一群。我真的真的真的不想讓她害怕,但若我不殺了這些野獸,那被殺的就會是她。

同樣的事情一直重複,直到有一天,她似乎是忍無可忍了。


「我不管你是什麼東西!要殺我就快來殺啦!」小術士對著四周大喊著,「一直躲著殺怪,是要嚇我啊!我不怕啦!」

「吼!」她的惡魔也在一旁跟著她亂吼。

我沒想過要殺她,真的沒有,躲著殺怪,是為她好呀!讓她看到我這副骷髏樣,那她不是更加害怕?要是換做是以前一臉帥氣的我,說不定還會愛上我咧!把我說的好像什麼血腥的傢伙,真是有點被打敗的感覺。

就在我躲在矮木叢後,心裡碎碎念的同時,我突然發現小術士和她的惡魔的視線同時注視著我的方向。我應該沒這這麼明顯吧?我是真的確定她看不到我呀!

我的確定在她朝我走過來的時候開始動搖,她應該是看不到我才對,我的潛行技術這麼好………

突然她來到我的面前,猛然的撥開樹叢,接著大聲尖叫。

天呀!小姐!妳的分貝也太高了吧!我雖然已經死了,但你這樣叫我也是受不了的!不過不行,要是我現身一定會嚇壞小術士的,不能動!忍著!忍著!瑟洛斯,你都死過一次了!這種分貝你一定要忍住………

忍住是沒有用的,這個小術士雖然看不到我,但她要揪我出來的決心值得敬佩,她伸出雙手,用力的朝我這推過來!不!什麼值得敬佩!被她這麼一堆,我失去了潛行的專注,漸漸的現出原形。


「啊!!!!」小術士發出第二波更加尖銳的聲音攻擊,讓我險些招架不住。還好叫完之後她自己退後了好幾步,只是她要是再叫一次,我可能再也聽不到聲音了吧!

既然已經現身了,也嚇到她了,我就沒也必要再繼續躲藏,於是我緩緩的站了起來,希望她能夠理解到我的無害。然而她似乎是非常的害怕,看著我,她不斷的退後,一直到她突然消失在我面前我才突然發現,她的身後是個小斷崖,而她就這樣摔了下去。

她發出了第三次悽慘的尖叫聲,但由於這次有了距離所以我沒有被震到,只是不管那是個什麼樣的斷崖,這樣摔下去可不是開玩笑的。我趕緊從一旁跳下,繞到她跌下的位置看她是否安好。所幸她跌在一片矮木叢上方,以致不會直接的摔傷,然而這一摔我也看的出來她可是傷的不輕。

她一邊死盯著摔落的小斷崖,一邊努力想爬起來,但是看到她吃力的動作,我可以肯定她的手腕扭傷了。雖然她的眼中有著害怕,但我可以看出她豁出去的決心。

等等,她是想跟我拼命嗎?


「吼!」此時她的惡魔發出了一聲低吼,我也這才回過神來。這小術士哪裡不跌,竟然跌到一群迅猛龍中間。這些龍跟小老虎和小獵豹不一樣,牠們難搞很多,要我潛行的一次殺一個,絕對是不可能的。尤其是當他們已經全部準備好要攻擊小術士的時候。

小術士的惡魔擋在她和迅猛龍之間,那種護主的表現讓我敬佩,不過我也知道術士惡魔的能力和術士本身成正比,也就是說,現在的他們,打不過這一大群迅猛龍。

我要幫她嗎?她差點用高分貝攻擊震碎我的耳膜,又用力的推了我一下,更重要的是我再現身她一定會被嚇個半死。我該先觀察情況?還是直接先出手呢?

就在我思考的同時,小術士與迅猛龍之戰展開了。只見她的惡魔朝著前方的迅猛龍衝了過去,接著攔截住幾隻,而剩下的則是被小術士的恐懼嚎叫給嚇跑。那招恐懼嚎叫跟之前差點震碎我耳膜的叫聲很像,只不過這個是術士的技能,能夠直接恐懼到敵人的神經,之前看到我而發出的尖叫,只是一時驚嚇的高分貝叫聲而已。

就在我分析著小術士的尖叫時,一隻迅猛龍從一旁將她撲倒,我這才回過神來。

到底我再做什麼?我是在看著小術士被迅猛龍玩死嗎?

那隻迅猛龍將牠銳利的爪子刺進了小術士的肩膀,我看到她的表情因為疼痛而扭曲,突然間,艾舒小姐的臉孔又浮現我的面前。

儘管小術士不是艾舒小姐,看著女人被打還站在原地不動,我還算是男人嗎?不能,我不會讓這些迅猛龍在傷害妳,儘管妳只是個我不認識的小術士。

我飛快的衝到那隻迅猛龍身後,快速的賜牠幾個背刺外加剃骨,馬上牠就倒下了。我將牠踹離小術士的身上,蹲下來檢視她的傷口。

她還活著,我心裡的大石頭放下了,只是看著她身上的傷口,我突然感到心痛。她跟艾舒小姐真的好像,排除那頭金色的長髮,就連五官都很相似,只不過在她的臉上看到的,似乎不止艾舒小姐的影子。

小術士緩緩的睜開雙眼,但當她的雙眼對上我的雙眼時,我只有看到恐懼與驚慌。就像當艾舒小姐睜開雙眼看到我的時候一樣,只是小術士傷不致死,不像艾舒小姐,我已經再也見不到了。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閉上雙眼進入潛行狀態,接著朝著前方的迅猛龍群衝了過去。

只要妳遇到的是我,我就不會讓妳死去,儘管妳像個大吸鐵一般的把所有的野獸都吸到了妳的身邊,只要我在妳身旁,我就不會讓牠們傷害妳。

我再一次的抽出了腰間的匕首,用著矯捷的身手揮舞著,如此的戰鬥,我已經有多久沒嘗試過了?我彷彿是將小術士與艾舒小姐再次重疊一般,決定要保護她。我無法保護艾舒小姐,但這個小術士,或許我可以做到。

很快的,叢林的地上躺滿了迅猛龍的屍體,牠們不會是上過戰場的我的對手,突然我發現小術士在看我。雖然她還半躺在地上,但是她的目光確實是在看著我,於是我將沾滿血的匕首收了起來,不希望她看到如此血腥的畫面,雖然已經有點太遲了。

她的目光中沒有恐懼,我嘗試靠近她,但她的惡魔卻像是擔心我會傷害她般的站到了我們之間。

我想,我沒有必要靠近她吧!她身邊的危險已經消失,那我也沒有必要在留在這裡了。她不是脆弱的花朵,她可以靠自己站起來,而剩下的,她的惡魔也會保護她。

看著小術士驚訝的表情,我再次進入潛行,悄悄的離開了她的身邊。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