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迦,一種長的像魚又長的像人的生物,他們居住於深海中,然而時常也會在海岸邊發現他們的蹤影。凶猛,又難搞,不過比猛獸好的是,他們的身上可以搜刮到一些不錯的東西。

  現在我以我敏捷的身手與一隻又一隻的納迦作戰著,他們逃不過我的攻擊,一隻隻成為我匕首下的亡魂。這不是屠殺,這是解任務。


  「阿賊!」叫喊聲傳進了我的耳中,而眼前的納迦也隨之倒地。希絲莉亞的高分貝攻擊固然厲害,但這隻納迦是我殺的,不是被她震破耳膜而死的。

  在我搜刮完他身上所有值錢的東西之後,我停下了攻擊,看著眼前的希絲莉亞。

  這是一項任務,委託人是一個在藏寶海灣中遊蕩的傢伙,他要找尋一些叫做海蛇草的東西。到底海蛇草是什麼鬼東西我也不知道,一直以來我都當他是瘋子,然而好心的希絲莉亞卻決定接受委託,幫他來從這些納迦身上索取海蛇草。

  這的確是希絲莉亞的任務,只是她已經恍神了一整個早上,心不在焉的攻擊著納迦,說穿了,其實都是她的惡魔在殺。

  「沒事………」注意到我在看她,希絲莉亞揮了揮手,表示她沒事,只是沒事的話,怎麼會恍神的這麼離譜?我歪著頭跟她比手畫腳一番,告訴她,我們休息一下好了。我想她或許是太累了吧!


  既然身在海邊,就不要浪費時間,我馬上掏出我隨身攜帶的釣竿,開始專業的釣起魚。這一陣子跟著希絲莉亞才發現,她實在是非常窮,常常有一餐沒一餐,難怪總是這麼瘦小。既然我決定要當護花使者,那就有必要照顧好她的飲食!魚有豐富的營養,就吃魚吧!

  希絲莉亞好奇的來到我身邊,看了看我,再看了看海面。光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不會釣魚,不過我也沒有閒功夫來教她,趕快釣一釣,還要去解任務。我揮了揮手,叫她退開一點,以免嚇到我的魚,但她卻顯得不太高興。

  「沒禮貌耶!我就不能用我的美色來吸引魚上鉤嗎?」希絲莉亞抗議著。

  「吼………」她的惡魔搶先我一步表示意見。

  「喂!不給你碎片吃喔!」希絲莉亞瞪了她的惡魔一眼,而他也馬上乖乖的閉嘴,左右搖晃著。

  他們兩個像是鬧劇一般,讓我忍不住想笑。

  我不記得我有多久沒笑過了,然而能夠讓我再次這樣開懷笑的,也只有她了。

  「別笑了啦………」希絲莉亞用怪異的眼神看著我,「我退開就是了………」

  她的表情實在是太經典,我無法克制的笑的更大聲,而她則是越退越遠。


  好了,正經一點,不然魚都釣不到。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被希絲莉亞剋到,許多大魚都不願上鉤。每次當我用力的拉起釣竿時,肥魚總是會脫逃。這從來沒發生過,所以絕對不是我技術的問題,但我卻總是聽到希絲莉亞的笑聲從遠處傳來。

  笑的還真不淑女。

  我是個越挫越勇的傢伙,所以不釣到大魚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就這樣,我一直釣到天空微暗,釣到希絲莉亞開始擔心任務解不完的時候,還是不願放棄。

  「別釣了啦!」希絲莉亞指著遠處遊蕩的納迦,「先打任務啦!」

  我瞄了她一眼,看到她焦急的樣子真的想繼續逗她,忍不住,我又笑了出來。

  希絲莉亞不是好惹的,見到我一直笑,她竟然撿了一顆石頭朝我的腦袋丟了過來。

  『咚!』拿著釣竿的我沒有閃開,那顆石頭正中我的腦袋,於是我沒好氣的看了她一眼。最好是她真的丟的這麼準啦!我在這裡為晚餐而努力,她卻拿石頭丟我,還要笑的這麼大聲。

  「哎喲!抱歉啦!我難得丟的這麼準………」希絲莉亞一邊笑著一邊說。我看她一點也不抱歉嘛!


  突然我感到遠處傳來一股殺氣,不安感壟罩我整個思緒。隨手將手中的釣竿拋開,我一個箭步來到了希絲莉亞面前,背對著她,警戒面向叢林。

  我知道誰來了。

  希絲莉亞從我的背後探出頭,查看現在的情況,我不希望再來的事情會牽扯到她。

  在我們面前站了一個全身鎧甲的獸人戰士,卡戈達‧獸心。


  「讓開!我保你不死!」卡戈達的聲音中有著憤怒。可能又打輸了一場野戰,所以現在他看到聯盟就想殺。

  「我不會讓你傷害她的。」我輕而有力的表明了我的立場。我已經下定決心,只要我還活著,就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希絲莉亞。

  「所以你堅持要維護著一個聯盟的女人?」卡戈達瞇起雙眼看著我身後的希絲莉亞。

  「她什麼都沒有做,為什麼這麼堅持要殺她?」我沒有移動,也不打算移動。

  「聯盟的都該死,管他是誰!」卡戈達瞪大雙眼吼著。

  「我說過,我不會讓你傷害她。」我在一次明確的讓他知道我的立場。

  看著卡戈達,我實在不知道他在堅持什麼,為什麼一定要殺希絲莉亞?

  「你在疑惑為什麼我一定要殺她吧?」卡戈達憤憤的說著,「那我就告訴你,我要殺了她,讓那個戰士知道惹毛我是什麼下場!」

  戰士?他是指之前為了保護希絲莉亞而想殺了我的戰士?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只要希絲莉亞還在荊棘谷,她的生命就有危險。

  「那就這樣子吧!」卡戈達再次瞇起眼,「我跟你決鬥,要是你贏了,我發誓再也不碰她任何一根頭髮,但要是我贏了,你就讓開!」

  卡戈達說完也沒等我做回應,從旁邊撿起了一根粗長的木頭,接著綁上了一條破布,然後用力的插在地上。

  看著他抽出了背後的巨劍,我也抽出了腰間的兩把匕首。

  如果要他永遠離開希絲莉亞,我一定要打敗他。


  希絲莉亞意識到戰鬥的危險,沒有多說話,只是退到一旁。我想卡戈達不會是個狡猾的人,他應該不會趁我們決鬥的時候對希絲莉亞做出什麼攻擊。

  卡戈達是個勇猛的戰士,我知道他很強,但為了希絲莉亞的安危,這場決鬥我一定要贏。

  我馬上進入潛行,只要我先起手攻擊,那這場戰鬥就可以由我作主導,只要主導權一直在我手上,那勝利也將會是我的。卡戈達沉住氣,嘗試尋找我的蹤影,然而我的經驗及身手都在他之上,在他發現之前,猛然的從背後給他一記偷襲,讓他陷入暈眩之中。

  我揮舞著匕首攻擊著他的每一個弱點,然而這只是決鬥,我並不希望傷他太重,畢竟還有一個蘭達再擔心他的安危。

  一切有如我所預料的,卡戈達在我的攻擊之下只能防守招架,除非有什麼外來的因素擾亂,不然他是不可能有反擊的機會。


  「啊!!」從我身後突然傳來希絲莉亞尖銳的慘叫,我猛然轉過頭,看到的是跪倒在地上的希絲莉亞,以及站在她身後的不死盜賊。

  「吼!」希絲莉亞的惡魔在瞬間撲向了那隻不死盜賊,阻擋了他第二次的攻擊。

  我看到希絲莉亞的背被鮮血染紅,我想趕過去,卻無法從與卡戈達的決鬥中脫身。由於分了心,我的肩膀被卡戈達的巨劍砍中,也讓我整個人不穩的朝後退了一步。

  卡戈達不會讓我去救希絲莉亞,然而希絲莉亞的惡魔也不可能牽制的住那隻不死盜賊。希絲莉亞的性命受到了威脅,但我能夠做什麼?

  「快走!!!」我唯一能做的,是牽制住卡戈達和那不死盜賊,而希絲莉亞則是能跑多遠就跑多遠。

  希絲莉亞擔心的看了我一眼,接著在我的吼叫聲中,朝前方的樹林衝了過去。

  我見到那不死盜賊想要追上去,但我不能讓他這麼做。我從地上抓了一把泥土,朝著卡戈達的雙眼丟了過去,他沒有閃過突來的攻擊,泥土遮蔽了他的視線,他疼痛的一邊吼著一邊嘗試將泥土抹去。

  暫時擺脫了卡戈達的糾纏,我快速的朝那不死盜賊撲了過去。這狡猾的傢伙,竟然敢傷害希絲莉亞,我絕對不會放過他,就算已經死了,我也會將他送入更深的黑暗。


  快速的攻擊讓那不死盜賊完全抵擋不住,他不是個像卡戈達般的勇猛戰士,他只是個功夫未到家的三腳貓盜賊,憑著狡猾的行動就想戰鬥,門都沒有。面對我的強攻,只能防禦及閃躲,然而那毫無用處的防禦和閃躲卻幫不到他任何忙。

  悲哀的傢伙,難怪一直躲在卡戈達的身後,因為除了偷襲身穿布衣的聯盟之外,他誰也殺不了。

  就在被打到已經快連逃跑的力氣都沒有時,那不死盜賊強行在我面前消失,逃的無影無蹤。以他現在身上的傷勢來看,他應該有一陣子無法在胡作非為,除非他想死。


  解決了不死盜賊之後,我衝向樹叢,打算尋找希絲莉亞的蹤影。她傷的很重,需要趕快帶她去接受治療,受到了這樣的重傷還能夠逃跑,希絲莉亞算是很堅強了。

  就在我即將衝入樹叢時,一股力量將我撞倒在地,隨著左手臂被割裂的痛楚我才發現卡戈達已經恢復視線了。

  「去死吧!」卡戈達奮力的朝我揮著巨劍,我馬上閃開,腹部卻又再次被砍中。

  由於分了心,這場決鬥的主導權不再屬於我,以現在的狀況來看,我處於下風。我不希望傷害卡戈達,但他的攻擊卻說明了他想殺了我的決心。

  我不想殺他,也不能殺他,因為我知道,有個小薩滿還在等她的哥哥回到營地。她唯一的親人,唯一的依靠。

  我招架著卡戈達的攻擊,但近於狂暴狀態的卡戈達的攻擊實在是難以抵抗,每一劍的力道都讓我抵擋的吃力。

  「你給我用心打!」卡戈達怒吼著。

  「我不會輸,但我不想傷害你啊!」我一邊閃躲攻擊,一邊嘶吼著,「要是你怎麼了,蘭達怎麼辦?」

  「囉唆!」卡戈達完全沒有將我的話聽進去,只是一招比一招用力的在攻擊。


  我身上的傷口在增加,痛楚漸漸掩埋我的知覺,我不想殺他,但他卻執意要殺了我,難道殺戮真的能夠滿足他嗎?難道唯有殺人才能夠平息他心中的憤怒嗎?

  由於傷勢讓我的速度減慢,卡戈達抓到機會便一腳將我踹倒在地上。看著他舉著巨劍衝過來,我知道這場決鬥只能有兩個結果。

  他死,或是我亡。

  要是卡戈達死了,蘭達將會失去唯一的親人,但要是我死了,誰來保護希絲莉亞?

  隨著卡戈達高舉巨劍朝我衝來,我必須做出選擇。

  就在卡戈達的巨劍將落下時,我一個奮力翻身,朝著卡戈達衝去,手中的匕首用力的朝前方刺了過去。

  兩者中,我做出了選擇。我的立場一直很明確。


  巨劍從卡戈達的手中落下,插入了泥土之中,而我手中的匕首正中他的咽喉。

  看著卡戈達龐大的身軀倒在地上,我的思緒無比的複雜,然而希絲莉亞的安危讓我重新集中精神,朝著叢林跑去。儘管身上的傷勢重到連走路都顯的吃力,但一想到希絲莉亞,在艱難的步伐也要邁出。就在我來到了大樹旁的時候,我聽到了由遠而近的腳步聲。

  那是希絲莉亞。她不顧身上的傷勢回到了這海灘上,為的,是要找我嗎?

  希絲莉亞用力的喘著氣,她整個背已經被鮮血染紅,看的我好心疼。


  「啊!!」就在我打算走去她身邊時,剛才的不死盜賊一臉猙獰的從樹叢中跳出,將希絲莉亞撲倒,他的匕首深深的刺進了希絲莉亞的肩膀。

  該死的東西!

  就在他舉起匕首準備給希絲莉亞致命的一擊時,我不顧身上的傷口,朝他撲了過去。

  我的匕首從他的背後刺穿了他的心臟,他連一聲慘叫都沒有,就這樣朝一旁倒了下去。

  我用力的喘著氣,儘管連呼吸都很困難,我還是堅持對希絲莉亞露出微笑,告訴她,別怕,沒事了,有我在這裡。她看著我,眼淚不斷從她那雙大眼睛中滑落,讓我看了好心疼,好想伸手幫她擦去眼淚。


  突然一股強大的力量衝向我,把我硬生生的撞到一旁。

  「阿賊!」我聽到希絲莉亞的嘶吼,但被這麼一撞,我連翻身的力氣都沒了,更別說是回應她。

  「希絲莉亞!」我聽到男人的吼叫聲,我知道,那是那個叫做凱文的戰士。他會殺了我吧?然後,他會代替我來保護希絲莉亞,對吧?我勉強的將身體轉過來,準備接受他的攻擊。

  「希絲莉亞!」凱文的嘶吼響遍整個海岸,我見到希絲莉亞張開雙臂,站在我和凱文的中間。


  凱文的攻勢止不住,然而他的劍沒有刺穿希絲莉亞,被刺穿的,是希絲莉亞的惡魔。

  「吼………」希絲莉亞的惡魔在發出一聲低吼之後,消散在空中。

  空氣凝固了,次時此刻沒有人再移動,直到凱文再次開口。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凱文的聲音聽起來很痛苦,「為什麼要用你的生命去保護一個不死族!?」

  希絲莉亞是個柔弱的術士,但她卻忍著身上的痛楚,寧願用自己的身軀來為我抵擋攻擊。明明是我要保護她的,怎麼變成是她要這樣的保護我?

  「希絲莉亞,你不怕我殺了你嗎?」凱文帶著悲痛的問著。希絲莉亞沒有回答,但我知道她的處竟兩難。

  我的傷勢有多重我自己知道,如果我讓凱文殺了我,那她就不用這樣為難了。反正傷的這麼重,我還能活多久也是個未知數。我掙扎著想站起來,卻怎麼也使不上力氣。

  「你不要亂動啦!」希絲莉亞突然叫著,於是我不再掙扎,也無法再掙扎。

  「希絲莉亞………」凱文不斷的唸著希絲莉亞的名字。

  「對不起………凱文………對不起………我不能讓你傷害他………」希絲莉亞一字一句深深的刻進我的心裡,很高興他為了我而這麼說,卻也因為感受到她的痛而感到難過。

  「為什麼………告訴我………為什麼你………」

  「因為………他讓我能夠繼續相信………」希絲莉亞哽咽,「………相信聯盟和部落可以和平共處………」

  我閉上雙眼,如果可以,我希望我現在可以站在她的身後,我說過,我要讓她可以繼續相信,但現在的我,連站起來都做不到。


  「凱文………夠了………」遠處凱文的一位夜精靈隊友忍不住開口,「讓他去吧………」

  「好………」經過一段沉默後,凱文終於再次開口,「可是你要跟我們走………」

  「我沒事………真的沒事………」希絲莉亞拒絕了凱文,我不懂,如果她跟著凱文離開,她可以接受治療啊!

  「希絲莉亞!」凱文激動的叫著。換做是我,我也會有和他一樣的反應。

  「真的………沒事………」希絲莉亞堅持著。忽然,我理解了她的堅持,她不想放我一個人在這裡,她知道如果她離去了,我會一個人孤單的在這裡死去。

  「你………」凱文在了解了希絲莉亞是不會跟他一起走後,咬著牙,用力的轉身和那個夜精靈一起離去。


  希絲莉亞平穩著自己的呼吸,接著轉過身將我扶起。我希望現在撐住她的是我,然而我身上的傷似乎比她的還重,就連自己都顧不了了,要怎麼去撐住她?

  她將我扶到一棵樹下,接著在我身旁坐了下來。她累了,我也累了,她的呼吸好微弱,弱到我都快聽不到。

  「阿賊啊………」希絲莉亞輕輕的說著,「聽說不死族的可以吃屍體來回復體力………」

  「你可以吃了我,沒關係喔………」

  希絲莉亞,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我的肩膀震了一下。轉過頭,我看著她,而她也轉過頭,看著我。對於她說的話我只是緩緩的搖了搖頭。失去她而活下來,有什麼意義?因為她我找到了另外一半的天空,要我吃了她來讓自己活下去,我辦不到。

  「你這傢伙………果然聽的懂我說的話………」希絲莉亞無力的笑了一下。

  現在才發現我聽的懂,真是反應有夠遲鈍。
  
  我閉上雙眼,再一次希望時間可以倒轉,回到剛遇到她的時候。

  我感到她將手放到我的手上,我那冰冷的骷顱手。

  「阿賊啊………」隨著我意識的模糊,我彷彿聽到了希絲莉亞呼喚我的名字,但我已無力再去回應她了。

  風好冷,好冷,但我已無所謂了,因為至少我知道,這一刻,我是幸福的。


     ※     ※     ※     ※     ※



  火紅的塵土像是被火燃燒過一般炎熱,這一望無際的大地已經看了好幾天了,為什麼我又再次回到這個充滿悲傷的詛咒之地呢?


  我站在小小的山丘上,凝視著遠處的黑暗之門。在我面前,是一片小墓園。

  這裡,有三十九座墓碑,埋葬著三十九個勇士,他們都是當初在黑暗之門一役中我所失去的隊友。本當有四十個墓,但因為我的復活,令最後一個墓始終空在那裡。

  現在,我將希絲莉亞安置於此,讓她可以和她的父母團圓在一起,或許這是我最後唯一能為她做的事。


  我以為我已經死了,然而卻再一次從死亡的邊緣回到了這裡。這次不是為了想保護心愛的女人,而是老天注定要我孤獨一個人。我傷的很重,卻奇蹟似的生還,然而也讓我再次體驗了失去心愛女人的痛苦。


  抬頭仰望著被灰燼佈滿的天空,我的心再也無法正常跳動。我以為我找回了遺失的半片天空,卻殘酷的發現,重獲,是為了再一次的失去。


  我會活下去,以一個被遺忘者的身份活下去,而你,希絲莉亞,會在我的心中,在我的記憶中,一直活下去。

  這將會是你,也是我,存在的証明。



《 另一半的天空 ─全文完─ 》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