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 〉

  火把上微弱的光芒稍微點亮著那悶熱陰暗的山洞,每個火把都是被用力插入岩石與岩石間的縫隙,也因此顯的十分凌亂,但它們的目的只是為了照明,也就無須顧慮太多。

  山洞裡的道路崎嶇不平,三不五時有著大大小小的岔路,而每段叉路的牆上也都有著同樣的火把,讓不熟悉路的人很容易迷路。然而,沒有人會想來這陰森詭異的山洞裡,也就不會發生迷路的事件,再說,所有想進入山洞的人,早在踏進之前就已被門口的惡魔守衛給殺光了。

  死人是不會迷路的。

  「那些無知的生物又在外頭組織好隊伍了,」紅色巨型惡魔─格拉曼德來到了紅光之前報告著,「只是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有動靜。」

  「他們的目標似乎不是這裡,看來他們是認為黑暗之門將會有什麼異動吧!」塞諾索站在格拉曼德身旁顯的非常的矮小。

  「嗯………」紅光陷入思考,「我的力量還不夠,還無法成型………」

  「我需要時間,再一點時間就夠了,」紅光沙啞的說著,「到時候我要全艾澤拉斯感受到我的憤怒,我要這世界上所有的生命接受我的復仇!」

  「我會替你爭取時間的,」格拉曼德忠誠的說道,「過去那些生物無法將我擊倒,現在也一樣!」

  「辛苦你了,我的兄弟,」紅光繼續著,「帶給他們仇恨,讓他們憤怒吧!我將轉化那些憤怒為我的力量,化仇恨為我的能源,再過不久,一切都要結束了!」

  塞諾索站在一旁想說什麼,張開口卻說不出什麼來。

  雖然稱這紅光為主人已有無數時光,但見到這般謎樣的惡魔,他還是本能的感到恐懼。他默默的環顧四周,反覆看著格拉曼德,以及那紅光。他們用著惡魔的語言在對話,然而從紅光那得到的黑暗力量也讓他能夠了解惡魔的語言。

  塞諾索的目光最終落到了紅光所在的平台旁,一名少女面無表情的坐在那,雙眼直直的盯著前方。她毫無意識,像個人偶般的坐在那,一動也不動。

  「讓她跑走的事情令我很失望!」紅光的口氣轉變為嚴厲,很明顯的是在指責塞諾索。

  「對不起!我會多加注意的!我真的不知道她還保有生前的意識!」塞諾索突然從腳底感到寒冷,害怕的快速解釋著,「真的!我保證不會再發生了!」

  紅光沒有回應,格拉曼德也站在一旁沒有說話。周圍一片安靜,只有火把燃燒的微弱聲音回盪在空曠的山洞中。

  一滴冷汗滑落塞諾索的側臉。

  「看在你把她給找了回來,就姑且放過你,但要是在有什麼閃失,你就做好死亡的準備吧!」紅光每一字每一句都讓塞諾索感到恐懼。

  「絕對不會有下次了!」塞諾索雙腿一軟,跪倒在地上。

  「也不會有下次了!」紅光清楚說著,「她身上有著我的力量,我不能冒險,遺失她是不容許的!」

  「你現在的任務是確保她不離開這山洞,」紅光繼續著,「只要她還在這山洞的範圍內,那我還能夠控制她的一舉一動………」

  「你們去準備吧!」紅光結束著這次的談話,「讓那些無知的生命知道自己的無能,讓他們知道他們是永遠無法勝過燃燒軍團!那怕只有一人之力,我也要他們永不翻身!」

  格拉曼德和塞諾索向紅光致敬之後紛紛退下,留下紅光以及失去意識的希絲莉亞在那空蕩蕩的空間。

  「我等了好久,復仇之刻總算要來了………」紅光開始忽明乎亮,似乎有些疲憊了。

  他毫無發現在他旁邊的人兒雖然看似毫無意識,但右手小指卻稍微的動了一下。


      ※     ※     ※     ※     ※


  「所以到時候你們就從這裡走,繞過這個山丘,前往那面山壁………」

  哈爾的小屋內,所有人聚集在那張小木桌旁,而桌上則是擺放了一張簡陋的詛咒之地地圖。

  「現在詛咒之地上有兩團隊的聯盟勇士,而第三團隊似乎正在招集當中,」哈爾繼續說著,「我負責的是第二團隊,而第一團隊在明天將會動身前往黑暗之門進行第一波的清掃行動!」

  「所以我們要等到你帶領的團隊出發才行嗎?」亞法爾忍不住插了口,「那要等到什麼時候啊!」

  「小夥子!別插嘴!」哈爾瞪了亞法爾一眼,「第二團隊會在第一團隊前進之後一起向前推進,不是為了進攻,而是為了避免突發狀況而缺乏人手!」

  「到時候在第二團隊開始移動的之後,你們再從小屋出發,順著剛剛我講的路前進!」哈爾解釋著,「懂了嗎?」

  「不能直接從一旁繞過隊伍過去嗎?」歌莉雅提出疑問,「如果趁晚上出發,被發現的機率會小很多。」

  「別冒這個險,」哈爾搖頭表示不認同,「我說過,團隊中有很多勇士是會對任何部落發動攻擊的!我知道我不該這樣說自己的戰友,但很多人其實都是認為『砍殺部落就是英雄』的白痴!」

  哈爾說到這裡,瑟洛斯忍不住轉頭看了凱文一眼,而凱文則是用銳利的眼神回應著。

  「趁著團隊前進的時候出發,一來是讓他們比較無法分心去注意你們,再來是他們也不能說脫隊就脫隊!」哈爾解釋著,「我們會在清晨開始行動,你們也知道清晨風沙比較大,你們能夠不被發現的機會也比較大!」

  「不過記住!小心第八團隊的那個夜精靈獵人!別看她一個弱流女子樣,她的視力可是好到不能再好,箭法也是準的沒話說!」哈爾說著轉向歌莉雅,「我無意冒犯,但她的箭法或許比歌莉雅小姐來的更要精準!」

  歌莉雅點了點頭,表示了解。

  「今晚大家能早睡就早睡了!你們要面對的比這些聯盟團隊勇士要面對的還要棘手!」哈爾將地圖仔細的摺好,「我希望你們能夠一切順利!」

  「哈爾爺爺也保重!」梅莉跳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嘿!都活了這麼久了!要有事早就出事了!」哈爾大聲笑著,「好了!會議到此結束!我還要趕回軍營去呢!他們八成又在找我了!」

  哈爾把地圖收進背包中,接著朝門口跑去。

  「記住!凡事小心為妙啊!」哈爾像是放不下屋內的『孩子們』般的不斷叮嚀,好不容易才關上門離去。


  「聽到沒有,凡事小心為妙!」亞法爾學著哈爾的口氣對瑟洛斯說著。

  「不知道每次搞到連小命都幾乎沒了的是誰!」瑟洛斯搖了搖頭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就是啊!梅莉!你要多小心了!」亞法爾說著也抓了張椅子坐下。

  「不要什麼事情都扯到我身上!」梅莉大聲的抗議著。

  「明天不知道會面對什麼,不過很高興能與你們相遇,」歌莉雅突然感慨的說著,「但願一切能在明天之後完全結束………」

  「到底這是什麼樣子的事件啊………」凱文從窗口看了出去,正好看到那扇黑暗之門,接著他轉過頭,望向低頭不語的瑟洛斯。

  現在瑟洛斯的心情如何?這樣的場面不可能不勾起當時全隊滅亡的景象,再加上希絲莉亞被帶走,他的心情一定是十分的複雜。儘管他裝的好像一切都沒什麼一樣,但那張充滿悲哀的臉卻還會不時的出現。

  希絲莉亞會回來嗎?一切真的會結束嗎?


  「喂!我突然想到一件很神奇的事情耶!」亞法爾突發奇想的說著,讓每個人的目光一至轉向他。

  「你該不會要說什麼奇怪的話吧?」凱文摸了摸額頭,無法想像亞法爾要說出什麼。

  「我很認真的啊!」亞法爾一邊說著一邊環顧著周圍的大家,「你們沒發現一種很奇怪的巧合嗎?」

  「什麼巧合?」這次發問的是歌莉雅。

  「你們看!」亞法爾起身走到了窗邊,「當初瑟洛斯的小隊成員和你們幾個都有某些關聯啊!」

  瑟洛斯緩緩的將低著的頭抬了起來,看了看亞法爾,再看了看四周的人。

  「排除瑟洛斯本人,他隊上的法師是凱文的父親,牧師是歌莉雅小姐的兄長,而獵人又是哈爾的孫子!」亞法爾像發現新大陸般的轉過身,「我看!那戰士該不會是梅莉的弟弟吧!」

  亞法爾說的沒錯,這些人都和當初瑟洛斯的小隊成員有著直接的關係,到底算是哪們子的巧合?不過全部都證實了有關聯,除了地精戰士,難道他真的跟梅莉有什麼關係嗎?

  「你這笨蛋!」梅莉轉過頭沒有看亞法爾,「不是弟弟,是乾哥哥………」

  這下子全場的人下巴都掉了下來,周圍鴉雀無聲,沒有人想到這回亞法爾真的猜中了什麼。

  全部人的目光從亞法爾身上轉移到梅莉身上,讓梅莉顯的非常不自在。


  諾姆瑞根淪陷的時候,扶養梅莉的金琦為了讓梅莉不被捲入事件而把她留在諾姆瑞根的入口處,誰知道她就這樣一去不回。在梅莉的記憶中,她一直的哭,一直的哭,哭到淚都流乾了,眼睛都腫了,卻還不願離開。

  諾姆瑞根淪陷之後,裡面的地精們為了阻止石齶怪的入侵而釋放了輻射,然而非但沒有止住敵人的攻擊,甚至讓許多的地精人民也都感染了輻射而陷入瘋狂。正因如此,諾姆瑞根的危機蔓延擴大,就連入口處都佈滿了麻瘋的地精們,見到人就攻擊。

  年紀尚小的梅莉無法做出抵抗,面對瘋狂的地精們除了害怕其他都做不了。就在她以為一切都結束的同時,她遇到了一名地精戰士。那名戰士本來是要殺入諾姆瑞根尋找戰鬥中的友人,然而面對幼小的梅莉他又不忍置之不顧。最後他決定將梅莉帶回鐵爐堡,當成妹妹般的扶養她長大。

  他正是瑟洛斯小隊中的戰士,卡羅‧丹多克。一直以來他過著一個人的生活,在戰場上是個孤傲的戰士,卻也從不放任何一人不顧,而他的生活在梅莉介入之後開始改變。一向我行我素的他,開始期待著每場戰鬥後回到鐵爐堡的那一刻,因為他知道在那裡有人等著他。梅莉的天真讓他那孤傲的臉上展開了笑容,他也深信有梅莉的地方就是他的家。

  他與梅莉兩人相依為命,然而在黑暗之門一役中,他再也無法回到梅莉身邊。從此之後,梅莉又將一個人孤獨的活下去。

  沒有見到卡羅的歸來,梅莉知道她再一次失去親人。許多痛是可以習慣的,但失去親人的那股疼痛卻是永遠揮之不去,每當想起,那看似癒合的傷口又再次淌血。


  看著梅莉的沉默,拉朵不語的伸手拍了拍她的頭,彷彿告訴她,過去的無法再回來,至少現在她不是一個人。

  「我沒事啦!真的!」梅莉注意到每個人都在看她,「從今天起我會努力的!我不會在躲在誰的後面了!」

  「真的?」亞法爾睜大雙眼,「不要逞強喔!」

  「不准小看我!」梅莉抗議著,「拉朵說我打人很痛的!」

  「真的………」亞法爾想到了當時為了保護工程學背包而秒殺薩特的梅莉,「我沒有懷疑過………」

  
  「好了!時候也不早了!」凱文看了看窗外,「大家好好休息吧!」

  「明天將會是漫長的一天,」凱文繼續著,「希望這真的會是最後一戰了………」

  「希望………」瑟洛斯也來到了窗邊,望著遠處黑暗之門旁的山壁。


  也希望希絲莉亞平安無事………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