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 〉

  磨刀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無數的聯盟勇士坐在帳棚旁整理著自己的行囊,每一個都精神飽滿,對於即將面對的一切毫無恐懼。炎熱的氣溫和那紅的讓人心亂的塵土都沒辦法掩蓋他們現在滿身的熱血,他們像是搭在弦上的弓箭,只等著下令的那一秒,隨時都可以出發。

  聯盟勇士的營地設在離守望堡不遠處,從哈爾的小屋望去,每一個勇士的動作都可以看的一清二楚。哈爾站在木屋門口,看著成群的聯盟,彷彿時間回到了當年黑暗之門那一役。當時他站在守望堡的哨塔上望向前方,以目光和思念告別著他唯一的孫子。


  在歌莉雅向夜精靈的高階女祭司報告詛咒之地的事情之後,聯盟方終於派出了人馬前往調查。根據調查的報告顯示,在詛咒之地的確飄散著異常的黑暗氣息,然而到底來源在哪卻無法得知。目前猜測的來源是來自黑暗之門,意味著短期內黑暗之門可能將會再次產生異動,有如那年的黑暗之門一役般。由於擔心黑暗之門再次產生異動,聯盟方再次招集了各路勇士紮營詛咒之地,已防什麼突發狀況。

  這次招集的勇士顯然的多過了當年,為的也是怕舊事重演。


  「看著這些軍隊,我似乎覺得時光倒流了………」察覺到身後有人走近,哈爾沒有回頭也認出那是瑟洛斯。

  「時光不會倒流,過去的也不會回來………」瑟洛斯淡淡的說著,「但也正因為這樣,我們才更努力的向前走………」

  「是啊!更努力的向前走!」哈爾輕輕的笑了笑,「只是他們要面對的敵人,真的是在那扇門之後嗎?」

  哈爾早已從瑟洛斯幾人的口中聽說了這一陣子所發生的事,這也包括了希絲莉亞身上的詛咒以及賽諾索和那黑暗的存在。正因為聽說了這一切事情,他才疑惑著到底敵人會從哪裡出現。

  現在整個聯盟都認為詛咒之地的異常來自黑暗之門,而瑟洛斯等人也無法向誰提上更清楚的報告。現在他們所知道的是希絲莉亞身上有封有一段很重要的記憶,而在托姆納恩死亡的瞬間,那段記憶也被解開。只是希絲莉亞不在身邊,沒有人知道那段到底是什麼樣的記憶,也沒人知道到底他們面對的敵人是什麼。

  一切都要先找回希絲莉亞才行,而他們一至認為,想找回希絲莉亞,就要前往第一次找到她的地方─詛咒之地。

  剛到詛咒之地的時候,他們就被那成群的聯盟勇士嚇了一跳。沒想到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這麼多的聯盟勇士已經在此設了營地,對於可能展開的戰鬥做足了準備。由於瑟洛斯幾人中也包含了部落的成員,於是幾人只好放棄直接前往那山壁,先悄悄的在哈爾的小屋定下。

  「還好我這小屋沒有很明顯,不然那些聯盟勇士看到你們,早就把這給拆了!」哈爾半開玩笑的說著,「那群人之中,我看啊!有一大部分是那種看到部落會二話不說就動手的!」

  「要是真有人動手,我也會毫不猶豫的還手,」瑟洛斯面無表情的說著,「管他是聯盟還是部落,阻止我的都是敵人………」

  「那還好我不是你的敵人呢!」哈爾伸了伸懶腰,「對了!小夥子身上的傷沒什麼大礙了,他可是我看過復原力最快的傢伙呢!」

  哈爾口中的小夥子正是亞法爾,當時被賽諾索的暗影灼燒擊中,他昏迷了好幾天,讓其他人都擔心不已。好在一路上傷口沒有惡化,就在瑟洛斯等人打算把他留在棘齒城中休養的時候,他突然醒了過來,堅持自己的傷是沒有大礙,要求瑟洛斯等人帶他一起前往詛咒之地。一方面是不希望被遺留下來,另一方面則是對於沒有保護好希絲莉亞感到失職,儘管瑟洛斯也說了不是他的錯,但對於自己要求很高的亞法爾來說,他還是過不了自己這關。

  「那傢伙的確有著異於常人的體力,」瑟洛斯點了點頭,「不過不能否認,他除了傻之外,也算是個好幫手。」

  「要是全天下都是他那種人的話,那就天下太平囉!」哈爾大聲笑著。

  他雖說的沒錯,只是要是全天下的人都像亞法爾一樣傻的話,那一定會有別的問題發生。

  急促的腳步聲打斷了哈爾和瑟洛斯的對話,兩人朝著北方悲傷沼澤的方向看去,看到的是飛舞的塵土以及隱約的身影。一隻深綠色的迅猛龍由遠而近,在兩人身旁停下。就在迅猛龍停下的瞬間,一名食人妖法師輕巧的跳下。

  瑟洛斯和哈爾向那食人妖法師點了點頭表示問候,而她也回以了相同的動作。

  「好了!不說了!我先去營隊視察一下了!要是隊長不見太久,也不是很好的!」哈爾抓了抓頭,朝著前方跑去。

  看著哈爾搖擺的跑向前方的軍營,瑟洛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哈爾‧鐵頭,一個退休的老矮人戰士,也是瑟洛斯曾經戰友的老祖父,在瑟洛斯第一次遇見他的時候,他只把哈爾當成一個愛喝酒的老矮人。在哈爾的身上,除了一把生鏽的鈍小刀之外,找不到任何的武器。他每個禮拜都會搭乘獅鷲獸回鐵爐堡去買一個禮拜份量的啤酒,然而在瑟洛斯堅持暴風城啤酒比較好喝之後,他變成每個禮拜跑兩個主城,並且買了雙份的啤酒。儘管啤酒買了雙份,但他還是可以在一個禮拜內把它們全都喝完。

  誰知道這愛喝酒的老矮人曾經是位銅鬚矮人的將軍?

  哈爾從來不提起自己的過去,就算喝的酩酊大醉也一字不提。瑟洛斯之所以會得知哈爾的過去是在那次被惡魔守衛攻擊,看到他拔劍替自己擋下攻擊之後,事後他找討論的。當時哈爾接招接的很鎮定,這絕不是個普通矮人能做出的事,尤其是年紀這麼大還可以舉劍更是不可思議。

  這次哈爾奉命帶領這些聯盟勇士守在詛咒之地,一半其實也是自己自願的。在詛咒之地居住了這麼多年,對於詛咒之地的地形他很了解,而過去的作戰經驗也讓他成為很好的人選。再者,他孫子的命是斷送在這些惡魔守衛的手中,如果可以,他想為他孫子報仇。

  他雖然老,但腦袋還是很清楚,而持劍的雙手雖然不如從前般敏銳,但對付敵人還是綽綽有餘。
  

  「部落方暫時不會做出什麼動作。」那食人妖法師開口了,而她正是瑟洛斯等人在艾薩拉遇上的拉朵。

  「那年部落也沒做出什麼動作………」瑟洛斯沒有轉頭,「不過這裡這麼多聯盟勇士,部落冒然在這紮營,必定會引起不必要的騷動。」

  「有人會注意這裡的情況,」拉朵沒有對瑟洛斯的話做出回應,「要是有什麼需要的話,會派人手過來。」

  「我想部落和聯盟雙方應該有過某些程度上的溝通吧!」拉朵輕輕的笑了笑。雖然這麼說,但看到目前的情況,這溝通程度似乎非常的淺。

  「有沒有溝通都一樣,敵人正確的方向,他們也不知道………」瑟洛斯把頭轉向了黑暗之門旁的山壁,「但願我們要找的確實在那裡才是………」

  拉朵看了看瑟洛斯,再看了看那山壁。雖然亞法爾有大致上告訴她有關之前的事,但沒親身經歷過,很多小細節她也毫不知情。

  「希絲莉亞是個堅強的人,她會平安無事的。」拉朵輕輕的說著,不知道是在安慰瑟洛斯,還是自言自語。

  「她一定會平安無事的。」瑟洛斯用著堅定的語氣說著,接著轉身看向拉朵,「一定。」

  拉朵沒有回答,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瑟洛斯的視線停留在拉朵身上幾秒,接著轉頭帶著些許的疲憊朝著小屋走去。希絲莉亞被帶走之後,他已經好幾天沒睡覺了。

  看著瑟洛斯有一步沒一步的緩慢朝著小屋走去,拉朵不禁懷疑眼前的盜賊是否和那個舉著匕首來勢洶洶想要殺她的傢伙是同一人。現在她可以隨時將瑟洛斯給擊倒,但那並不是她的作風,再說,現在她沒有攻擊瑟洛斯的理由。

  本來這一切都跟她無關,她也無須跟隨來到詛咒之地,然而在見到希絲莉亞之後,她那天生的好奇心被激起,沒有搞清楚是不會放棄。同一時間,她被眼前的這一群部落與聯盟組合的小隊伍吸引著,她幾乎走遍艾澤拉斯每個角落,卻還沒看過部落和聯盟可以相處的如此融洽。一直以來她將自己封閉,做著自己的事情,一個人成長,一個人探討魔法,一個人解決所有問題,對她來說,所有人都是負擔,凡事一個人最好。

  看到瑟洛斯等人之後她開始好奇,雖然一個人還是最好,但或許有同伴也不是件太壞的事。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