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 〉


  天才剛亮起來,凱文馬上抓著其他人離開了旅店,朝著暴風城內那塊像總是飄蕩著黑暗氣息的區域走去。

  已宰的羔羊,這是這家酒店的名字,也是一般人不敢輕易靠近的地方。雖然說是一間酒店,裡面卻除了一個總是在擦拭酒杯的調酒師之外,沒有任何其他客人。

  這是理所當然的,因為除了不熟悉暴風城的人以外,其他人都知道在這酒店的地底下,正是一群與黑暗為伍的的術士們的聚集地。

  這也是凱文等人來到此地的原因。


  順著酒店後方的小門走下去,凱文等人經過一條又長又窄的迴旋通道,最後抵達的是一間稍微大一點的圓柱形房間。房間中心生著大營火,周圍站了許多穿著長袍的術士們,有人類也有地精。見到凱文等人,每一個都投以警戒的目光。

  「有什麼事情嗎?」首先開口的是一名穿著紅色長袍的女性人類。

  「我們是來找人的。」凱文很直接的說明了來意。只是這樣一說,讓周圍的術士訓練師們的目光更加疑惑。

  「你們不是術士,來到此想找誰?」一開始開口的女術士半瞇起眼,看著眼前的鎧甲戰士。光從打扮她就知道,這些人絕對不是術士,更不可能是來學習術士之術的。

  「珍‧黎絲塔爾。」凱文並不是不喜歡和術士打交道,只是術士們總是散發著一種詭異的氣息,讓他渾身不自在。在他所認識的所有術士中,只有一個可以說是完全沒有術士的感覺,那就是希絲莉亞。只是在重逢之後,他不只感受的到希絲莉亞身上的術士之氣,還有一股說不出來的黑暗氣息。

  聽到珍的名字之後,包括女術士在內的所有術士們皺起了眉頭,可見來找珍的人,他們絕對不是第一個。

  「這次又是什麼了?」女術士摸了摸額頭,「心臟?大腦?還是眼珠?」

  聽到眼珠,亞法爾忍不住小退了一步。

  「都不是………」凱文吞了口口水,「只是來找她的………」

  「要找她可以,不過我們要先聲明,不管她對你們做了什麼,或是要求什麼,一切都不關我們的事………」女術士快速的撇清所有跟珍有關的事情,接著指向了房間另外一端的小門,「從那條通道走下去,右轉左轉再右轉,你就會看到她了………」

  「謝謝………」歌莉雅知道凱文不會道謝,於是馬上回答著。

  他們並不知道為什麼連這些術士們對珍這樣劃清界線,明明都是術士,明明都在已宰的羔羊的地下室,但他們似乎和珍有著不同。

  正確來說,與眾不同的,應該是珍。


  順著小通道往下走,隨著光線越來越暗,周圍的黑暗氣息也越來越重,亞法爾披著兜帽沒辦法看清前方,只好小心的把兜帽退下。在他身後的梅莉也開始感到害怕,她下意識的抓緊了亞法爾的斗蓬,深怕稍為不注意,她就會被留在這詭異的黑暗中。

  依照著方才女術士所給的方向,四人很快的來到了一間小房間前。這房間沒有門,所以當他們靠近時,很清楚的聽到了珍的聲音。她似乎跟什麼人在對話。


  「我跟你講了多少次,什麼不該碰,什麼不該吃,你怎麼老是聽不懂?」珍的聲音聽起來有點不耐煩,「你知道我花了多少心血把你留下來嗎?」

  「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你的力量,你知道為什麼是你,不是他們嗎?」珍似乎是在和誰對話,但無論凱文等人怎麼聽,就是聽不到另外一個聲音。

  「我相信你不會讓我失望,也不會讓任何人失望,對吧?」珍的聲音稍微平靜了一些,但口氣還是有點不客氣,「這不是問句,你要知道你該做些什麼!」

  凱文幾人帶著些許好奇與些許不安,抵達了珍的房間。

  那是一間石室,四面都是土灰色的岩石磚塊,除了一張擺滿了各式各樣東西的木桌之外,地上的角落畫了許多的魔法陣。每個魔法陣散發著不同顏色的光芒,還有一些沒有發光,看起來像是用普通粉筆畫的一般。

  珍頭髮稍微散亂的站在桌旁一個較大的魔法陣前面,對著陣中那看不見的什麼比手畫腳的。在察覺到有外人進入了石室後,珍猛然的轉過了頭。

  「啊!你們來啦!」珍看著眼前四個人,趕緊慌忙的把頭髮整理好,「歌莉雅,你好啊!」

  「你好。」歌莉雅朝著珍點了點頭。當初她是與凱文一起遇到珍的,只是那也是在凱文欠下巨款之後,所以她對於凱文的負債,是完全不知情。

  「速度真快,劍打好了嗎?」珍胡亂的把頭髮撥到腦後,走向那凌亂的桌子。

  「劍打好了,你到底想做什麼?」凱文從背後把那把劍抽了出來。

  泡過溫泉之後,劍看起來鋒利也閃亮許多,但畢竟還是一把普通的劍,凱文並不認為還能再做些什麼讓這把劍變的不平凡。

  「現在這把劍當然很普通,你以為火燒一燒,溫泉泡一泡,它就會變成神劍嗎?」珍沒有理會凱文的疑惑,像是看穿了凱文的思想般說著。

  凱文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閉上嘴,看著珍在桌前忙碌的翻找。她翻出了一本古老的書籍,接著把上面的灰塵拍開,然後翻開了書的封面。梅莉抓著亞法爾的手臂,希望高一點能夠看到那本書到底寫著什麼。

  「好了!既然你們準備好了,那我也準備好了!」珍轉過身,看了眼前的四人一遍,最後目光落在梅莉身上,「啊!小地精你好,我沒見過你啊!」

  梅莉愣了一下,接著放開了亞法爾的手臂,鑽到亞法爾身後。察覺珍的視線飄過來後,亞法爾則是緩緩的退到了凱文身後。

  「怕我幹麻?我又沒有說我要你的眼珠。」珍揮了揮手,走向捧著劍的凱文。

  「再來我要做的事情,是沒有一個術士敢做的,要是失敗了,不只你,也不只我,這一整個已宰的羔羊將會陷入危險………」珍很嚴肅的說著,她直直看著凱文的雙眼,「最後一次機會,你真的想打斷那條鎖鏈?」

  站在一旁的歌莉雅看著眼前的兩人,如果真如珍所說的這般危險的話,那她是不是該阻止凱文?

  凱文看著手中的劍,再看了看珍,最後轉頭看了歌莉雅一眼。

  「我哪裡都不會去,」歌莉雅似乎可以猜想到凱文想說什麼,她從凱文的眼神中感覺到了,凱文希望他們離開已宰的羔羊,「你在哪裡,我就在哪裡。」

  「我不是說一定會失敗,我只是說可能會失敗,」珍看了歌莉雅一眼,「我這麼讓人不放心嗎?」

  「你講話的口氣就讓人很不放心,」凱文皺了皺眉頭,「不,你的確是個讓人不放心的傢伙。」

  「那好,」珍的臉上露出不滿,「你現在可以帶著這把劍離開了!」

  「你這女人………」凱文突然有股揮劍砍死眼前這女人的衝動。

  「珍小姐………你是想要對這把劍做什麼?」亞法爾忍不住而好奇的問出口。他的這麼一開口,也讓凝固的氣氛稍微緩和了一點。

  「沒什麼,只是要把一些力量注入這把劍中而已………」珍說完再次轉向凱文,「做是不做?」


  「都來了,怕你不成!」凱文把背上的背包放下,拿著劍走向珍。

  看著凱文一附豁出去的模樣,珍忍不住笑了出來。

  「放心好了,我不會讓你受傷的………」珍指示著凱文走向桌旁那個較大的魔法陣,「要是你出什麼事,我會被歌莉雅亂箭射死吧!」

  說到此,珍稍為抬頭看了歌莉雅一眼,歌莉雅有點不自在的轉過頭。

  「好了,正經一點………」珍擺開那附開玩笑的嘴臉,換上的是極為嚴肅的表情,「因為相信你不會亂來,我才會這麼做。」

  凱文沒有與術士打交道的習慣,所以他並不知道珍到底想做什麼。

  「站到魔法陣外,然後將劍用力的插在魔法陣的中心,」珍帶領著凱文站在魔法陣外,「切記,除了握著劍的雙手,其他部位不要介入魔法陣之中。」

  「人類的靈魂是很可口的………」珍最後一句話讓凱文打了個寒顫,看著珍緩緩的退開,凱文也知道別無他法了。硬著頭皮,凱文將劍用力的插進了魔法陣中心的地上。


  瞬間時間似乎停止了,凱文不確定是幻影還是真實,他看到了一團黑影從魔法陣傳進了他手中的巨劍,接著一股莫名的力量湧了上來,最後那股力量衝過他的手與劍,在他面前形成了一個臉孔。

  那臉孔有著明顯的五官,卻不像是個人類,在黑影的襯托下,那雙發著紅色光芒的眼睛讓凱文感到恐懼。許多次他想放開雙手去揮散眼前的黑影,卻都忍了下來。那黑影張口,像是在說些什麼,但凱文聽不見。最後黑影整個散開,然後一起從四面八方鑽入了他手中的劍。

  凱文大口喘著氣,幾滴汗水從他的額前流下。明明只是幾秒鐘的事情,對他來講,卻像是好長一段時間。用力的拔起劍,他赫然發現地上的魔法陣消失了。手中那本來極為平常的劍現在散發著淡淡的紅色光芒,而本來什麼都沒有的劍身上也多了一些他無法理解的紋路,很複雜,像是某種奇怪的語言。


  「凱文‧洛馬斯,我要你聽清楚了,」珍突然像是變了一個人般,口氣嚴肅到連凱文都無法不專心去聽,「這把劍將屬於你一個人,也只屬於你一個人,不管你之後是否得到更強大的武器,都絕對不能隨意捨棄這把劍。」

  「剛剛那是什麼?」聽了珍的話之後,凱文開始確定剛才的並不是幻影。

  「凱文剛剛看到什麼嗎?」亞法爾四周張望著。

  剛才的幻影只限於凱文一人,除了他之外,並沒有人看到那團黑影。


  「現在你手上的這種劍,我們稱它為『魔域之刃』,」珍沒有回應凱文的疑問,緩緩的來到凱文身邊,手指輕輕的在劍身上滑過,「說穿了,就是一把有靈魂的劍。」

  「靈魂?」凱文想到剛剛看到的黑影。

  「你可以說我飼養惡魔,也可以說我飼養惡靈,」珍轉過身,把桌上那本厚重的書闔上,「但在我這裡你找不到惡魔也看不到惡靈,或者兩者都有。」

  亞法爾和梅莉互相看了一眼,接著轉向歌莉雅,但歌莉雅也聽不懂珍想說些什麼。

  「我飼養的,是惡魔的靈魂,」珍稍微揚起嘴角笑了,「而你剛剛看到的,是我最信賴的收藏。」

  凱文聽到此,差點沒有把手中的劍給丟在地上。照珍這樣來說,他手中的劍不就是被惡魔附身的劍?

  「我說過,黑暗之力就由來自黑暗的力量來解開,」珍雙手抱胸靠著木桌,「你放心,他不能亂來,也不會亂來,劍是你的,也只有你能決定會怎麼樣。」

  「離開吧!我能做的就這麼多了,」珍沒有讓凱文等人有發問的機會,轉過身不再面對他們,「你們再來面對的,或許比你們想像中的還要困難………」

  「你………到底是誰?」凱文實在想不出要說什麼,他有好多的疑問,關於這把劍,還有關於珍到底是誰?一般的人能夠做到這些嗎?一個普通的術士,能夠飼養惡魔的靈魂嗎?
  
  「我叫珍‧黎絲塔爾,」珍輕輕的笑著,她的笑容很神秘,卻也彷彿告訴凱文,他所要的答案在這裡得不到解答,「一個被黑暗同化的女人………」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