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火 之 十七 》


  一年的時間可以改變許多的事情,曾經熟悉的家園也不再相同。那片養活全家人的南瓜田如今長滿許多雜草,一顆顆的南瓜在無人照料之下也全部枯死。小屋外的屋簷下結滿了蜘蛛網,木製大門的邊緣也有些許腐爛。推開門,一股潮濕的霉味馬上撲鼻而來。

  重回到從小長大的南瓜田,艾舒的心中感觸甚多。羅提恩輕握她的手,打消了艾舒想進入小屋的念頭,她知道進入小屋只會讓自己被悲傷的回憶吞沒。
  
  在羅提恩的帶領下,他們來到了長了雜草的南瓜田中。一個簡陋的稻草人豎立在南瓜田中央,艾舒的手指輕輕的從稻草人身上滑過。羅提恩看著稻草人,陷入沉思。

  「在想什麼?」艾舒好奇的看著羅提恩。

  羅提恩不語,搖了搖頭表示沒事,但艾舒知道他有什麼想說卻不願說。

  「這稻草人是你自己做的嗎?」羅提恩看著之前都被他忽略掉的稻草人,無法相信自己竟然到現在才看到。

  「是呀!」艾舒的目光在羅提恩和稻草人之間來回了幾次之後,沒好氣的問,「你想說他很醜是吧?」

  羅提恩停頓了一下,接著僵硬的點了點頭。

  「有用就好了啦!」艾舒嘆了口氣。她也知道自己沒有什麼藝術天份,不過這稻草人雖然醜,卻也的確幫了不少忙。

  「有用的話,怎麼有這麼多野豬在這裡遊蕩?」羅提恩指了指周圍散步的幾隻小野豬。

  「一定是這一年才出現的,以前都沒有,」艾舒無奈的看了小野豬們一眼,「換做以前,我都會拿掃把把他們趕走。」

  「拿掃把?」羅提恩想像著艾舒拿掃把趕野豬的模樣,忍不住笑了出來,直到艾舒瞪他一眼才止住笑,「我都拿煙火射他們………」

  想像著羅提恩拿煙火瞄準野豬的模樣,艾舒忍不住笑了出來。果然男生和女生趕野豬的方法就是不一樣。看到艾舒笑了,羅提恩也跟著笑了起來,只是他的笑容維持不到幾秒就硬生生的退去。

  他感覺到有什麼人靠近,而那股熟悉的氣息令他進入警戒狀態。

  黑暗的樹叢中,一個人影緩緩的走向他們。看到那人的面貌之後,艾舒臉上的笑容也散去,下意識的退到了羅提恩身後。

  「沒想到你們又回到了這裡………」走入月光下的正是對艾舒窮追不捨的格溫,他的右眼用黑色布條擋著,「我想了好久始終想不出讓你們活著離開的理由………」

  「我也想不出不把你解決掉的理由。」儘管還不知格溫的力量到底有多大,羅提恩卻沒有露出半點恐懼。

  在那不算大的南瓜田中,艾舒和羅提恩站在一邊,而格溫則是站在另外一頭。夜已深,巡邏的守衛不知道走到哪裡了,三個人沒有移動,只是注視著對方。

  這一次和上次不同,艾舒不再是個普通平凡的弱女子,她站穩腳步,準備隨時替羅提恩做出治療。

  「我不會甘心就這樣放手的,艾舒,」格溫完全沒有理會以拔出巨劍的羅提恩,目光裡只有艾舒,「如果你不想看著這個男人死,就乖乖的跟我走。」

  對於格溫的恐嚇羅提恩不為所動,而艾舒也絲毫沒有動搖。

  「我跟不跟你走,結果都是一樣的!」艾舒堅決的說著,她已經準備好了。

  聽到這樣的回答,格溫臉色一沉,面部肌肉微微的抽蓄著。

  「就算她跟你走,我也一樣會把她搶回來!」羅提恩舉起劍指著格溫,「我不管你到底是什麼東西,誰都不能把艾舒從我身邊帶走!」

  「羅提恩………」艾舒看著羅提恩的背影,沒有想到他會這麼說。

  彷彿是感受到了艾舒的目光,羅提恩稍微轉過頭,裂嘴笑了笑,「我好不容易找到專屬的補師,怎麼能就這樣放她走?」

  羅提恩的微笑讓艾舒感到十分安心,彷彿天塌下來也沒有關係。

  戰鬥在格溫發出惱人的怒吼後開始了,艾舒退的老遠,站在能夠替羅提恩治療的最遠處替他治療。每當格溫想以攻擊來中斷治療,艾舒卻都飛快的跑位到他的法術打不到的地方。格溫開始憤怒卻沒有慌,這讓艾舒感到不安。

  漸漸的格溫放棄了對艾舒的攻擊,把目標定在羅提恩身上,但這並沒有讓艾舒感到鬆一口氣。格溫的施法速度快,傷害也不尋常的高,根本不像一般的術士。連被許多人稱為天才術士的塞諾索都沒有這麼高的傷害,更別說是如此快捷的施法速度。

  「不管你到底是什麼妖怪,今天我一定要把你給解決掉!」羅提恩緊握著手中的巨劍,儘管口中如此說,但心中卻還在思考該怎麼對戰。

  格溫知道和羅提恩硬碰硬絕對不是輕鬆的事,就算自己再怎麼強,羅提恩到底還是個穿著鎧甲的戰士,不可能輕易解決。再者,羅提恩的身後還有艾舒幫他治療,這樣下去對自己絕對不利。格溫朝羅提恩發出一枚攻擊之後,快速的退了幾步,接著迅速的唸起咒語。

  只見他身邊散發出一股黑闇的氣息,手中散發出一道黑紫色的光芒。隨著咒語越唸越大聲,那道光芒也越來越耀眼。

  那不是施放攻擊的魔法,而是招喚惡魔的咒語。 

  羅提恩提著劍,快速的衝向格溫,打算在他招喚出惡魔前打斷施法。然而有如其他魔法一般,格溫招喚惡魔的速度也比一般的術士來的快,以至在羅提恩揮出巨劍的同時,他的攻擊被硬生生的接下。

  一股沉重的力量擋住了羅提恩的巨劍,接著用力的將他推回。羅提恩快速的思考術士能夠招喚的每一種惡魔,卻沒有想到有那種惡魔有如此的力量。

  以現在術士能學習到的能力,普遍能夠招喚的惡魔有五種:擅長施法的小鬼,有著超高耐力的虛空行者,能夠媚惑敵人的魅魔,以及可以吞蝕魔法的地獄犬。排除這四種惡魔之外,還有一種被稱為地獄火,外型有如燃燒著的巨大石巨人,但招喚他需要消耗媒介,而能夠控制他的時間也十分短。然而在他們面前的卻不是以上的任何一種惡魔。

  直到穩住腳步後羅提恩才看清了那隻惡魔的長相。

  這隻惡魔是羅提恩和艾舒都沒有看過的。他身穿盔甲,皮膚呈黑紅色,身高大且粗壯,手中還握著一把巨斧。他的目光嚴肅且帶有殺氣,彷彿隨時都要將眼前的人給砍成兩半。和身材健壯的羅提恩比起,這隻惡魔顯的更為高大。
  
  「他是我從扭曲虛空招喚來的惡魔守衛,我想你們應該都沒見過吧!」格溫扭曲的表情讓艾舒和羅提恩感到厭惡與不安,接著他轉向剛召喚來的惡魔守衛,「這個不知死活的傢伙就交給你了!」

  惡魔守衛在格溫的命令下,舉起巨斧朝著羅提恩衝鋒而去,羅提恩見狀飛快的檔下攻擊。強而有利的衝鋒讓羅提恩在擋下攻擊後退了好幾步。就在羅提恩找回重心的同時,下一記攻擊馬上來到,讓他狼狽的閃躲開。

  這隻惡魔的攻擊力很強,光要對付他羅提恩就忙得不可開交。

  拖住羅提恩後,格溫將目標轉向了艾舒,而艾舒也察覺了急速轉變的情勢。隨著格溫漸漸的靠近,艾舒一邊注意羅提恩的傷勢,一邊快速的思考該怎麼應付現在的情況。

  一滴冷汗從她額邊滑落,她完全想不出有什麼辦法。


      ※     ※     ※     ※     ※


  暴風城現在是一片寧靜,不久前才擠滿人的廣場現在空無一人,所有的攤販也早就收的一乾二淨,回家睡大覺了。塞諾索坐在『已宰的羔羊』前的階梯上,看著前方的草地發呆。在他身後站著一名穿著紅色長袍的女術士。

  「塞諾索,不是我愛說你,但是這次真的讓我們每個都摸不著頭腦,」女術士沉默了好一陣子才開口,「地窖裡那個女人實在是很奇怪,我不知道你是從哪裡把她帶來的,總之這件事你自己給我搞定!」

  「厄蘇拉,她沒有惡意,只是奇怪了一點………」塞諾索沒有回頭的回應著。

  厄蘇拉是居住在『已宰的羔羊』中的其中一個術士訓練師,由於她可以算是塞諾索的學妹,所以推測年齡應該是和塞諾索差不多才是。

  「那個女人似乎只聽你的話,不,應該說她就是只聽你的話,我們不知道她腦袋裡在想什麼,又或著要做些什麼,」厄蘇拉表示著不滿與擔心,「你又一天到晚往外跑,要是她哪天做出什麼奇怪的事情,該要怎麼辦?」

  塞諾索嘆了一口氣,接著起身轉向厄蘇拉。

  「是我讓她住進『已宰的羔羊』,而我也可以用自己的人格擔保她絕對不會做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塞諾索對天伸出一隻手來做保證,「她的確是很難猜測,但看在我的份上,就不要太擔心好嗎?」

  厄蘇拉並沒有因為塞諾索這麼說而放心。

  「我已經決定不再上戰場了,以後就留在這裡當個術士訓練師………」塞諾索的話讓厄蘇拉感到驚訝,「這樣不但可以看著她,也可以減輕你們的一些負擔………」

  酷愛戰場與自由的塞諾索說出這番話,讓厄蘇拉完全無法理解,一時不知道該做出什麼樣的回應。

  「我還沒跟羅提恩講這個決定,不過別擔心,我已經決定好就不會再改變了。」塞諾索的語氣很認真,似乎是想通了什麼。

  「為了那個女人你竟然願意做出這種決定………」厄蘇拉不解,這個奇怪的女人究竟有多大的魔力能讓塞諾索乖乖的獻出自己的自由。

  「她不是個普通的女人,」塞諾索若有所思的說著,「我以為她是這世界上最平凡的女人,但她卻比我想像中的複雜許多………」

  塞諾索看了一臉迷惑的厄蘇拉一眼,接著說,「我想留在她身邊,就這樣而已。」

  兩人陷入了沉默,厄蘇拉看著半轉過身的塞諾索,嘆了一口氣。

  「你變了,塞諾索………」厄蘇拉淡淡的說著,緩緩將目光從塞諾索身上移開。

  「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塞諾索不以為意的淡淡笑著。

  「我不知道,」厄蘇拉搖了搖頭,「看到你能安定下來或許我該要放心,但卻還是有種不安………」

  「一向待人冷淡的厄蘇拉對自己表示出關心,還真是我的榮幸呀!」塞諾索用著玩笑驅走潛伏在空氣中那鬱悶的氣息。

  「看你這個樣子,真的很難想像你成了訓練師會變成什麼模樣!」厄蘇拉沒有認真對待塞諾索的玩笑話,把頭轉向城門方向的空中。

  「還能怎麼樣?說不定有我加持,以後成為術士的女性會多起來喲!」塞諾索一臉得意,卻沒有人看到。

  厄蘇拉沒有答話,就在兩人都沉默的那一瞬間,遠處的空中亮起了一枚紅色的煙火。

  「奇怪,慶典已經結束了,怎麼這個時候還有煙火?」厄蘇拉疑惑的看著空中殘留的餘光。

  隨著空中的花火漸漸消逝,塞諾索二話不說的從原地跳起,朝著暴風城大門飛奔而去,留下厄蘇拉一人錯愕的站在原地。


      ※     ※     ※     ※     ※


  鮮血不斷的從手臂上的傷口滴落,胸口因為急促的呼吸而劇烈起伏著,羅提恩怎麼也沒想到區區一個術士也能讓他陷入如此苦戰。他看著面前幾乎沒有露出疲憊的惡魔守衛,以及更遠處面孔扭曲的格溫。他們的勝算到底是多少?

  站在羅提恩身後不遠處的艾舒同樣喘著氣,雖然沒有受到和羅提恩一樣的物理傷害,但長久作戰下來,疲憊指數也相當的高。她的法力快要耗盡,體力也快到極限,她已經想不出還有什麼方法可以獲得勝利了。

  口袋裡羅提恩曾經給過她的煙火早已點燃,不知道塞諾索是否會看到?就算看到了,不知道塞諾索是否能幫上什麼忙?只希望把塞諾索找來不會拖累他,把他捲入不屬於他的戰鬥。

  南瓜田在格溫多重的火焰攻擊下燃燒了起來,看著從前的家園被大火吞蝕,但艾舒只能把眼淚往肚子裡吞。她要堅強,不能向這個邪惡的魔鬼認輸。

  火焰的另外一邊,格溫用著瞧不起人的目光看著傷痕累累的羅提恩及艾舒,嘴角浮起的是令人做噁的微笑。

  「結束了………」格溫緩緩的吐出三個字。

  惡魔守衛舉起手中的巨斧,不畏週遭燃燒的火焰,朝著羅提恩衝了過去。

  看著來勢洶洶的惡魔守衛,羅提恩奮力想舉劍阻擋,卻發現雙手疲憊到一時出不了力,巨劍托在地上就是舉不起來。

  格溫見狀發出令人懼怕的恐怖笑聲,彷彿宣告比賽結束的警鈴,讓艾舒的心瞬間結凍。


  「是該結束了!」聲音來自艾舒後方的小路,接著衝鋒中的惡魔守衛突然停止了動作,被凍結在原地。

  「放逐術………」格溫的表情瞬間僵硬。

  放逐術,一種專門對付惡魔的法術。施法者能夠將任何一隻敵對的惡魔暫時放逐,讓他們失去活動能力,雖然只能維持幾秒,但這幾秒卻也可以是扭轉情勢的大好時機。

  在眾多職業中只有一種能夠施放這種法術,那就是與惡魔撇不清關係的術士。

  「塞諾索!」看到熟悉的身影後,艾舒發出得救了的叫聲。

  「又是你………」見到塞諾索的出現,格溫臉上的表情全部退去。

  他沒有想到這個術士不只能夠承受他的暗影箭,竟然連自己的惡魔都能夠放逐。

  「你們兩個怎麼搞成這個模樣?」塞諾索從沒看到羅提恩這麼狼狽過,特別是在艾舒幫忙治療的情況下。

  沒有等羅提恩和艾舒回答,他的目光快速的落在格溫身上,接著他的惡魔守衛。

  看到格溫讓塞諾索吃驚,但在見到惡魔守衛之後讓他更加的震驚。

  惡魔守衛並不是種普遍的惡魔,他曾在讀過的文獻中看過他們的蹤跡,也知道他們或許能夠被術士招喚,只是以現在術士的能力來看,還沒有人能夠成功招喚並且將之控制。

  「這傢伙絕對不是個普通的術士,或著可以說他不是個普通的人類………」塞諾索仍然可以感受到格溫所散發出的混濁氣息。

  「不管他是什麼人,留在世上絕對是個問題!」羅提恩奮力的撐起身體。

  「艾舒!你繼續治療羅提恩!」塞諾索從口袋中掏出一瓶藍色的法力恢復藥劑丟給艾舒。

  在接到藥水的那一瞬間艾舒一口把藥水飲盡,隨後快速的給羅提恩治療恢復體力。同一時間羅提恩抓緊機會,跑過仍被放逐的惡魔守衛身邊,直直朝格溫衝去。

  格溫穩住腳步,在羅提恩砍中他之前施放了恐懼術讓羅提恩失控的朝反方向跑去,然而就在他想施法攻擊前,塞諾索即時補上了一發暗影箭,讓他不得不閃躲。快速閃躲之後,格溫快速轉身施法攻擊塞諾索,卻發現艾舒替塞諾索上了聖光盾,吸收了所有攻擊。

  三人的默契好到讓格溫心中大嘆不妙。

  就在惡魔守衛身上的放逐術失效之前,羅提恩再次找回自我意識,衝向格溫。他的巨劍快速的劃過了格溫的胸口,大量的鮮血馬上噴灑出來。

  一切發生的太快,就連格溫自己都沒有料到。

  是他太高估自己了。

  「我………不甘心………」格溫用著最後的力氣嘶吼著,接著無力的倒了下去。

  隨著他的力量消逝,惡魔守衛也被強制撤離。看著惡魔守衛的身影漸漸消失,幾人才終於鬆了口氣。

  羅提恩看了格溫最後一眼後,收起巨劍,轉身走向疲憊的艾舒。塞諾索則是盯著格溫的屍體久久沒有轉走目光。

  他不知道格溫到底是人類還是惡魔的存在,更不知道他是真死還是假死,唯有燒了屍體才能確保他不會再站起來。於是嘆了口氣之後,他施放了火系法術來燒毀眼前的屍體。

  「沒有我,你們兩個該怎麼辦呢?」看著格溫的屍體燃燒,塞諾索半開玩笑的說著。

  「多存點煙火以備不時之需囉!」鬆了口氣後,羅提恩總算又恢復了笑容。

  「我是你們的保鏢嗎?還要隨時待命?」塞諾索露出一慣的誇張表情。

  「以後也要多謝謝你了!塞諾索!」艾舒在羅提恩的攙扶下站了起來,朝著塞諾索點頭示意。

  「你們兩個還當真呀!」塞諾索皺了皺眉,接著搖了搖頭,「以後那些煙火不準再放了!聽到沒?」

  「沒。」羅提恩直接了當的回答。

  一秒的沉默之後,三個人突然一起笑了出聲。

  看來解決了這件事,又可以回到平凡的生活。

  手忙腳亂的把南瓜田的火撲滅了之後,三人拖著疲憊的腳步往暴風城回去。這晚可以好好的一覺到天亮了。

  塞諾索最後轉頭看了格溫倒下的地方,他的屍體在熊熊烈火中燒的什麼都不剩。就在塞諾索慶幸一切都結束,準備轉頭就走的時候,他似乎看到了一點紅光從殘骸中飄出,消失在森林中。基於好奇,塞諾索離開了小路,追隨著那點紅光而去。

  他順著紅光可能的路線一直走,直到來到了艾爾文森林與南方暮色森林交界處的河流,在那他失去了紅光的蹤跡。

  正當他四處尋找紅光時,他聽到了身後傳來些許騷動,他猛然轉過身,只見到巨大的紅光朝他衝了過來。

  紅光彷彿穿過了他的身體,讓他驚嚇的退了一大步,之後周圍陷入一片寧靜,好似什麼都沒發生一般,那紅光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怎麼了嗎?」艾舒的聲音把塞諾索拉回了現實,他轉頭看到趕來河岸邊的羅提恩和艾舒。

  「沒什麼………」塞諾索驚魂未定的搖了搖頭,「只是有點奇怪的感覺………」

  看著露出擔心表情好友們,塞諾索只是笑著說,「可能是我多慮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折翼Ziarra 的頭像
折翼Ziarra

牆角的世界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