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火 之 十六 》


  一向繁忙的暴風城今天特別的熱鬧。接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攤子,賣起了不同的貨物。街頭有人在表演,有孩子在玩耍,熱鬧的不得了。時間過的很快,一轉眼又到了新年慶典的時候。

  自從和羅提恩合好之後,兩人走的似乎比往常更加近,這下子不用特別去注意也看的出他們之間似乎有什麼不尋常的關係。

  對於戰場艾舒越來越熟練,她不只能夠把羅提恩補的好好的,就連週遭的隊員也全都因為她的存在而感到十分放心。他們兩個被人說是最完美的組合,甚至傳出了只要有他們在場,那場戰鬥就一定會勝利的說法。

  然而隨著艾舒在戰場越來越活躍,有一個人卻慢慢的淡出。

  那個人正是塞諾索。

  據說塞諾索為了一個女人開始遠離了戰場的生活。許多人開他玩笑,說他最終還是得敗在女人的手裡。面對這樣的玩笑,塞諾索完全沒有放在心上,他只說是時候該改變一下了。雖然傳言是這麼說,但卻沒有幾個人看過這個傳說中的神秘女人,就算在街上看到塞諾索也總是他一個人而已。就連羅提恩和艾舒也完全沒見過這個謎樣的女人。


  看著窗外熱鬧的氣氛,艾舒換上了母親送給自己的長裙,只是看到母親的裙子,又忍不住回想到了過去。

  小屋當時的情景是她永遠抹不去的傷痛,那片南瓜田也是她無法再回去的家園。

  還有,那個名叫格溫的男人到底是誰?

  在羅提恩的陪同下,他們兩個搜索過無數的書冊,也問過不少的人,甚至走遍艾爾文森林卻沒有半點有關格溫是誰的消息。他的存在是個謎,一個想解卻怎麼也解不開的謎。

  「艾舒!準備好了沒呀?再不出來我們先走囉!」塞諾索熟悉的聲音從外頭傳了進來,也替艾舒鬱悶的心情開了窗。

  艾舒和羅提恩及塞諾索約好要在放煙火前去酒吧慶祝一番,而現在兩個大男人則是來到門口催人了。擺開過去不愉快的思緒,艾舒稍微整理一下那頭金色的長髮,接著跑出了門外,決定好好沐浴在這歡樂的氣氛中。


  酒吧中,三個人不斷閒聊著最近發生的事情。羅提恩和塞諾索一抓到機會就開始瘋狂喝著啤酒,而不愛喝酒的艾舒則是在一旁喝著果汁,猜測這兩個男人要到什麼時候才會喝醉。

  「喂!你那天放我鴿子我都還沒跟你算帳!」羅提恩喝多了聲音就開始變大。

  「我什麼時候放你鴿子啊?」塞諾索皺了皺眉。

  「就是要去病木林那次啊!」羅提恩揮著手,也不知道要指向哪裡。

  原來羅提恩是如此記仇的傢伙,艾舒這下可清楚了。

  「多久以前的事了!」塞諾索沒好氣又喝了一口啤酒。

  「沒關係,只要坦白說實話我就放過你!」羅提恩把頭湊近塞諾索,「你這傢伙到底是不是藏了個小女朋友呀?」

  啤酒從塞諾索的口中噴了出來,艾舒快速的閃開,但羅提恩卻被噴中。見到此,艾舒笑的好一陣子沒辦法說話,過了許久才拿出手帕幫羅提恩擦拭臉上的啤酒。

  「我沒有藏一個小女朋友………」塞諾索突然嚴肅了起來,「我那天去了艾薩拉的海邊………」

  「艾薩拉的海邊?」艾舒停下了動作,「跑這麼遠去做什麼?」

  「就,有些事情要去哪裡………」塞諾索始終不肯把話說明白。

  「跟那女生有關對不對?我懂了!」艾舒十分有把握的說著。

  「我也懂了。」羅提恩被塞諾索這一噴可把醉意都噴走了,只是看他的表情,塞諾索肯定他沒有懂。

  「再跟你這白癡說也說不明白,」塞諾索攤了攤手,接著轉向艾舒,「時間快到了,你們不是要去看煙火?」

  「對呀!怎麼這麼快!」艾舒看了看窗外。

  「不吵你們小倆口了!我先走了!」塞諾索起身向兩人道別。

  「你不一起去?」艾舒歪了歪頭,「找你的女朋友一起去呀!」

  「她………」塞諾索想了一下才放棄的繼續說,「她個性很古怪,不喜歡人潮。」

  他可以繼續為女朋友的這件事做辯解,但不管他怎麼說也知道眼前這兩個人不可能聽信他的話。

  「所以真的有藏個小女朋友!我沒說錯吧!」羅提恩大笑著,「塞諾索呀!塞諾索!你完蛋了!被綁定了!」

  「你有什麼資格說我?」塞諾索看了艾舒一眼,也笑了,「我們半斤八兩啦!」

  一陣胡鬧之後,塞諾索終於離開了羅提恩和艾舒,讓他們兩個安靜的去看煙火。看著塞諾索的背影,艾舒可以感覺的出他對於這次的感情似乎是認真的。或許有朝一日他們能夠認識這名女子。


  廣場的人潮越來越擁擠,不經意的把艾舒推向了站在她身旁的羅提恩。

  那時候羅提恩酒醉賞煙火的景象浮現艾舒腦海,突然間她覺得很好笑,也不得不相信這世界是多麼的小。她沒有想過自己會有機會這樣站在羅提恩的身邊,更無法想像所發生的一切事情。時間走的太快,快到她來不及回頭看。

  『碰!』

  說時遲那時快,一枚煙火在眾人的歡呼聲中在空中綻放,打斷了艾舒的思緒。

  「好美………」看著空中不斷點燃的煙火,以及前一枚煙火的餘光,艾舒忍不住開口。

  「是啊………」羅提恩同樣抬頭望著佈滿色彩的夜空,認同著。

  兩人默不作聲的看著空中的煙火,但腦海中卻想著不同的事。

  「你是我見過最勇敢的牧師………」

  聽到耳邊傳來的聲音,艾舒轉過頭,卻只看到羅提恩的側臉。羅提恩頭仰四十五度角,安靜的看著天空,儘管沒有動作,但剛才說話的肯定是他沒有錯。

  「怎麼?想要一個專屬的補師嗎?」艾舒輕輕的笑了。

  羅提恩沒有回答,只是微微的轉頭,看了艾舒一眼。從他的眼中,艾舒知道了答案。

  「費用很貴的喔!」艾舒用帶點玩笑的語氣繼續說著。

  「要包住宿伙食費嗎?」

  「當然!」

  兩個人互看了一眼之後,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


  很快的煙火就放完了,隨著人群的散去,暴風城的廣場也漸漸冷清。艾舒和羅提恩並沒有隨著人潮一起離去,坐在空蕩蕩的街道旁,兩人毫無睡意,也沒有想回家的意思。望著天空中唯一剩下的那一輪明月,艾舒首先打破沉默。

  「還記得去年的這個時候,有一個傢伙喝醉酒,害我吹了一個晚上的冷風。」艾舒帶了點試探的語氣說著,想看看羅提恩到底記不記得。

  「有這種事?」羅提恩其實完全不記得有這件事,要不是塞諾索曾經告訴他,他就連自己看過煙火都不記得,只記得在酒吧喝過酒。

  「是啊!不過那個傢伙喝太醉了,所以完全不記得!」艾舒每一字每一句都表示著那個傢伙就是羅提恩,讓羅提恩想裝傻都不行。

  「好吧!那你想要怎麼補償呢?」羅提恩學著塞諾索般的誇張嘆氣,接著無奈的看著艾舒。

  「讓我想想………」艾舒沒有想過補償這種事,只想看看羅提恩的反應,「我想去看看家裡,好久沒有回去了,不知道那片南瓜田現在變成什麼樣子。」

  「那就讓我當護花使者吧!」羅提恩站起來像艾舒紳士的鞠了個恭,逗的艾舒笑了出來。


  「你專屬的護花使者。」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