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火 之 十五 》


  很快的,下一場戰鬥又來了,由於是要繼續上一次的任務,所以參予戰鬥的隊伍再次前往了東瘟疫之地。所有人在聖光之願禮拜堂集合,據說是因為人手需要調動,所以在預計出發時間之前大夥就先集合好。

  「這次的隊伍和上次的有點不一樣,所以需要做些小變動………」一名矮人戰士站在隊伍的最前方,向大家宣佈著。

  這一次的小隊安排是由幾個戰場經歷較久的老兵們負責,他們在經過許久的討論之後,才決定了小隊的分配。

  聽說自從上次那一場戰鬥之後,羅提恩拒絕了隊長的位子,似乎是自己認為不適合。對於那次事件他十分自責,也認為這樣是最好的辦法。

  艾舒安靜的站在人群中四周張望著,瑪琳菈已經出發去冒險了,所以理所當然的不會看到她的身影。但是塞諾索的名字明明有出現在募兵冊子中,艾舒現在卻怎麼也沒看到他。就她所認識的塞諾索,不可能安安靜靜的躲在人群中,至少也會來跟她打聲招呼才對。

  沒有看到塞諾索,倒是另一個身影捕捉了艾舒的視線。

  「雖然上次發生了那樣的事情,但我們還是覺得在這麼多人之中,最讓我們信任的還是那個傢伙,」矮人戰士說道,「所以我們把他找回來了………」

  矮人戰士口中的傢伙不是誰,正是那位名字沒有出現在募兵冊子上的羅提恩。

  看到羅提恩的出現,艾舒的心情頓時複雜起來。現在的羅提恩看起來沒有從前那般有精神,似乎是對於自己當隊長能力有了不確定。看的出來他這次是被其他勇士們強推出來的,他尷尬的環顧了四周一圈。就在他的目光與艾舒接觸的那一剎那,他停頓了一下,接著快速的把頭轉開。

  「其實你也只是有的時候太衝動了一點,排除這個,你算是很好的隊長了,」另外一名勇士拍了拍羅提恩的肩,「都跟你上了多少戰場,你到底是怎樣我們還會不清楚?」

  「謝謝你們,我會加倍小心………」羅提恩點了點頭。

  當羅提恩再次抬頭時,目光無意的又和艾舒交會。艾舒給了他一個淡淡的微笑,代表著鼓勵和支持。

  「至於補師的部份………」矮人獵人摸了摸下巴,再抓了抓頭,「瑪琳菈突然決定離開,而塔莎雅又還在忙,我們必須另外再決定一個來補你………」

  對於塔莎雅這個名字艾舒不太熟悉卻有點印象,沒記錯的話應該就是她第一次上戰場時,擔任主要補師的那名女夜精靈牧師。

  「治療羅提恩的補師一定要是個不怕死的傢伙………」矮人戰士用著半開玩笑的口氣說著,「那就交給你了!艾舒!」

  「我?」聽到自己的名字,艾舒愣在原地。

  為什麼是我?

  艾舒怎麼也沒想到身為一個菜鳥牧師,竟然會被指派去治療衝前鋒的羅提恩。

  「因為你是我們見過最不要命的牧師呀!」矮人戰士笑著,「我們想,這麼多人之中,或許只有你能看好這傢伙吧!」

  當時艾舒不顧危險的衝出人群去替羅提恩治療純粹是反射動作,但眾人有目共睹,也因此她被默認為是治療羅提恩的最佳補師。

  「等等………」羅提恩沒料到會有這樣的決定,開口想說什麼,卻被矮人戰士打斷。

  「等什麼等,」矮人戰士不讓羅提恩有機會說完話,「要不是她,你現在可能已經見老祖宗去了,難道這樣你還要質疑她的能力?」

  「我從來沒有質疑過她的能力………」羅提恩的聲音變的很小。

  矮人戰士見此突然大笑起來,接著拍了拍羅提恩的肩膀。

  「沒有異議那就這樣了,我把發言權還給你了!」矮人戰士說完轉身離開,在經過羅提恩身旁時小聲的在他耳邊說著,「艾舒小姐的安危,我們會幫你看好的啦!」

  「我不是這個意思………」羅提恩聽到矮人戰士的話之後感到十分尷尬,但還是清了清喉嚨,故作鎮定。

  艾舒因為被安排要負責治療羅提恩,所以從隊伍的後方來到了羅提恩身後。雖然質疑著自己的能力是否能夠擔此重任,但艾舒也知道自己似乎沒有任何選擇權,所以也只有硬著頭皮上了。然而能夠補到羅提恩,她卻也感到高興。

  「我不會橫衝直撞了,所以你不用擔心,顧好大家也顧好你自己………」這麼久以來,羅提恩終於再次平和的開口對艾舒說話,然而他的目光卻看著別處。

  聽到羅提恩一如往常的口氣,艾舒心中的大石頭終於放下了。

  原來羅提恩那晚發火不是因為看不起自己的能力,而是擔心自己的安危。

  「我會一直在你後面,所以你也不要失去冷靜,只要我還站著,就不會讓你輕易倒下。」艾舒用她一慣的微笑隱藏住心中緊張的情緒。她怕自己治療不夠好,卻也知道現在她要對自己有信心。

  羅提恩笑了,他的微笑打散了艾舒心中所有的焦慮與不安。
  
  
  「大家都準備好了的話,我們就出發吧!」


      ※     ※     ※     ※     ※


  病木林,光聽到名字就知道那是一座森林,但不管艾舒怎麼看就是不覺得身處森林之中。

  大地像是長了毒瘤般的崎嶇不平,不時還有發臭的液體流出。樹木全都枯萎,曾經的茂密的綠葉也腐化成枯褐色。一間又一間的木屋早已無人居住,成了廢墟,只剩天譴軍團的爪牙遊蕩其中。放眼望去,看到的全是天譴軍的堡壘和高塔,絲毫沒有生物存在過的跡象。

  這一次闖入病木林,羅提恩沒有再衝動的橫衝直撞,反而比平常更加的小心謹慎。或許是被艾舒罵醒之後好好的反省過,讓他理解到自己是隊上最不該失控的人。

  打從踏入病木林後,團隊所遇到的敵人從未間斷,但他們沉住氣對抗,每個人都做好自己該做的事。也正因為大家都配合的相當好,讓他們這一路清掃特別的順利。他們一路砍殺敵人,直到來到一條岔路才停下,決定稍作休息。

  這條岔路的一端是通往病木林的盡頭,另外一條則是通往斯坦索姆。

  順著道路,艾舒可以看到斯坦索姆的大門,但由於角度關係她看不見那扇門後有些什麼。然而光是看了這片病木林,艾舒根本不敢想像曾經繁榮的斯坦索姆如今是什麼模樣。裡面的居民是否只剩下屍骨,還是全都已成了失去意識的殭屍,見人就殺。

  「那裡是斯坦索姆。」羅提恩來到了專注看著斯坦索姆的艾舒身旁。

  「我知道………」艾舒似乎是被嚇了一跳,一時不知道該接什麼話。

  「不舒服?」看了看四周的死寂和令人做噁的景物,羅提恩猜測這些是艾舒分心的原因。

  「沒有,只是………」艾舒搖了搖頭,接著目光轉回到斯坦索姆的大門,「有點難過………」

  「難過?」羅提恩順著艾舒的目光望向斯坦索姆。

  「曾經這裡也是人類的領土,如今卻成了一座死城………」艾舒輕輕的說著,她的語氣有如目光一樣悲傷。

  「過去發生的事情已經無法改變,我們能做的是努力不讓舊事重演,」羅提恩伸出手想拍拍艾舒的肩膀,卻在還沒碰到她之前停了下來,接著放下了手,「斯坦索姆中有著更強大的天譴軍團,但這次我們的任務不在那裡。」

  「嗯,我了解。」艾舒點頭,完全沒發現羅提恩之前的動作。

  羅提恩看了看休息差不多的隊友們,知道是時候繼續前進。

  「休息好了就繼續任務吧!等等要繼續麻煩妳了!」羅提恩變換了口氣,露出了一個微笑。

  「我的榮幸。」艾舒還以一個微笑。

  看著羅提恩對著其他團員宣佈要繼續向前,艾舒最後一次轉頭看了斯坦索姆一眼。

  就在斯坦索姆大門旁的一個小山丘上,一個身影捕捉了艾舒的目光。那是一名身穿破舊鎧甲背著巨劍,有著深色過肩長髮的不死族少女。不是天譴軍團的不死生物,而是屬於與聯盟敵對的部落陣營中的一族,也被稱為被遺忘者。

  這裡為什麼會有不死族的人?難道部落也有軍隊在此?

  艾舒突然發覺那名不死族的少女正在看她,她們四目相交的同時,艾舒感受到了一種壓迫感。不是殺氣,而是某種堅定的執念。

  她用目光發出無聲的警告,而艾舒也收到了警告。

  「艾舒,要走了。」羅提恩發覺艾舒沒有跟上,於是乎喊了她一聲。

  「嗯!」艾舒應著。轉過頭卻發現山丘上已無少女的蹤影。

  回想著那對眼神,艾舒知道少女是因為想守護什麼而發出警告,至於那是什麼,只有她自己知道。此刻艾舒相信,部落並不像許多人口中的那般邪惡野蠻,他們也有想守護的事物。他們不是壞人,只是與聯盟處於敵對狀態而已。

  其實他們都是一樣的。

  轉身跟上羅提恩的腳步,艾舒把思緒拋開,認真的為著他們身負的任務努力。


  這一次的討伐天譴軍團的任務進行的十分順利,在完全沒有人傷亡的清況下完美的結束。許多經驗豐富的戰場老手也都誇讚艾舒有天份,也表明期望下一次的戰場上也能再看到她。

  不同於上次,羅提恩並沒有對艾舒表示不滿,反而也加入了稱讚她的行列,這讓艾舒自己都有點受寵若驚。不過她似乎也慢想通到底為什麼了。

  回到聖光之願禮拜堂,由於有些隊友表示想要從東瘟疫之地直接去別的地方晃一下,於是羅提恩決定就地將團隊解散。感謝完所有的勇士之後,他再次來到了艾舒的身旁。

  「你好像對斯坦索姆很有興趣?」羅提恩尋找著話題,「剛剛看你一直盯著那裡。」

  「其實也沒有什麼………」艾舒回想到那名不死族少女,她的雙眼仍舊清晰的映在艾舒腦海中,「剛剛我看到一名不死族的少女………」

  「不死族的少女?」羅提恩顯然並沒有看到她,「東瘟疫之地離部落兩座主城很接近,在這裡看到不死族並不算太稀奇。」

  艾舒點了點頭表示認同羅提恩的話,只是少女的眼神讓她無法忘記。接著他發現羅提恩正用著疑惑的目光看著自己,急忙轉移話題。

  「話說回來,塞諾索人到哪裡去了?我明明有在募兵冊子上看到他的名字。」艾舒不解的摸著下巴。

  「據我所知也是如此,」羅提恩似乎知道一些艾舒所不知道的細節,「不過聽說他臨時找人代替他的位子了。」

  「咦?那他跑去哪裡了?」艾舒睜大雙眼。瑪琳菈為了找尋答案而選擇去冒險,那塞諾索會去哪裡?

  「傳聞那小子前一陣子不知道從哪裡撿到一個女人,我看這次不出戰八成就是這個原因!」羅提恩帶點不悅的說著,看來被塞諾索放鴿子這件事讓他不太愉快,「見色忘友的傢伙!」

  塞諾索撿到一個女人,這可是艾舒沒有聽說過的傳聞。一直以來對於身邊的女伴塞諾索總是一個換一個,但這次卻為了這個女人而臨時放棄了戰場的呼喚,想必一定是個很特別的女人。

  「真想知道是什麼樣的女人可以讓塞諾索放棄他鍾情的戰場。」艾舒掩嘴偷笑。

  「要綁住那傢伙,我看對方八成是個絕世大美女,不然就是身材超火辣的!」羅提恩肯定的說著。

  「這是你自己想要的吧?」艾舒狠狠的潑了羅提恩一桶冷水。

  「我………我才沒這麼說!」羅提恩馬上為自己辯解,「倒是有一件事我想問你………」

  「什麼事?」艾舒不知道這回羅提恩又想問什麼了。

  「你………」羅提恩看著艾舒,卻遲遲問不出口,「你………」

  艾舒沒有說話,只是等待著羅提恩的發問。

  「算了,沒事………」羅提恩打了退堂鼓,匆匆轉身朝著身後的聖光之願禮拜堂走去。

  「很多事情不問的話是永遠不會知道答案。」艾舒對著羅提恩的背影說著,這讓羅提恩停下了腳步。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羅提恩股起勇氣轉過身,回到艾舒的面前。

  「我想問的是,」羅提恩再次深呼吸,「那天………你為什麼………會不怕生命危險的………」

  艾舒笑了,但緊張的羅提恩卻沒有注意到。

  「不怕危險的………」羅提恩無法將話說完。

  「不怕危險的去救你?」艾舒幫他完成了句子。

  羅提恩僵硬的點了點頭。

  「就像我那次說的一樣,」艾舒很直接的回答,「難道要我站在那邊看你去死呀?」

  「就這樣?」羅提恩似乎在期待別的答案。

  艾舒笑了,而羅提恩也摸著鼻子尷尬的笑了。

  「那是因為我喜歡你呀!笨蛋。」艾舒突然的話語讓羅提恩愣在原地。

  幾秒的沉默之後,羅提恩抓了抓臉頰,傻笑了起來。

  「以前的我從沒有想過自己會有一天站在戰場上,」艾舒緩緩的把視線移開,「但我不想再聽到有個戰士橫衝直撞,自認為很帥的衝向敵人,最後卻因為衝太快讓補師補不到而掛彩。」

  「所以你選擇成為了一名牧師?」羅提恩的語氣中有點驚訝。

  「所以我成為了一名牧師。」艾舒確認般的說著。

  她不想再把這件事情當成秘密,也覺得沒有這個必要了。她想讓羅提恩知道自己有多在乎他的安危,而沒有比現在更好的機會。

  「那你要補好一點囉!」羅提恩的心情豁然開朗起來。

  「我盡量啦!」艾舒的心情也很久沒有這麼好過了。

  對於艾舒,終於說出心中的感受讓自己輕鬆了不少,而對羅提恩來說,這一陣子自己心中莫名奇妙的煩躁也終於消散了。如果他們早一點面對自己心中的情感,或許就可以省略不少的誤會與糾紛。然而因為有了陰天,才會讓晴天更顯的燦爛耀眼。

  「這個拿去。」突來的,羅提恩塞了一個小包裹到艾舒懷中。

  帶著疑惑的神情,艾舒緩緩的把包裹打開。裡面不是什麼食物,不是藥水,不是裝備,也不是書信。裡面的是一小堆煙火。

  「以後若是遇到危險,就點燃煙火,不管我在哪,一定會趕過去。」羅提恩如此跟艾舒說著。

  「如果塞諾索也跑過來怎麼辦?」艾舒調皮的問著。

  「如果不是什麼特別需要他的狀況,我會把他趕回去的。」羅提恩做出了決定。

  「真不知道誰才是見色忘友。」艾舒偷笑著。

  「什麼?」羅提恩沒有聽清楚。

  「我是說,」艾舒急忙改口,「你之前說這些煙火哪裡來的?」

  「血色修道院那裡,離這裡很近啊!」羅提恩顯然沒有發現被轉移掉的話。

  「那下次帶我去吧!」艾舒也想看看那個血色修道院到底長什麼樣子。

  「沒問題!」羅提恩一口答應。

  艾舒與羅提恩肩並著肩站著,看著遠處,沒有想到幾天之前還處於莫名奇妙的冷戰中,這一天卻突然的意外解了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折翼Ziarra 的頭像
折翼Ziarra

牆角的世界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