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火 之 十三 》


  第二次的戰鬥很快就來到了,然而艾舒並沒有因為擔心羅提恩再次發脾氣而缺席,她堅信自己的力量有被需要到,也因此不會隨意的放棄。

  看著不遠前方仍舊沒有和自己打招呼的羅提恩,艾舒沒有後悔參予了戰場的隊伍,儘管她還是被安排在第八小隊,但能夠親眼確定羅提恩還安全生還就讓她滿足了。至於兩人之間那尷尬的氣氛,就讓自己去慢慢摸索解答吧!

  有如上一次,塞諾索同樣的被安置在第八小隊,似乎如此可以確保後方沒有偷襲的敵人。羅提恩依舊是衝前鋒的主要戰士,而瑪琳菈則是被提升為主要補師。之前的那位夜精靈牧師宣稱有事情不能來,但許多人都在猜測,或許她是擔心羅提恩沒補好,自己反而會喪命。

  再一次,戰鬥將在東瘟疫之地展開,而他們的敵人也同樣是天譴軍團。他們的目的地是在東瘟疫之地西北方的病木林,那裡有著一座曾是羅德隆繁榮城市之一的斯坦索姆。

  關於斯坦索姆的故事艾舒聽過,曾經美麗的領土被天譴軍團侵占,綠色的原野瞬間化為腐爛的瘟疫之地。艾舒無法想像此地曾有的美貌,只能胡亂猜測是否和現在的艾爾文森林相似。

  「不用太擔心!都有過第一次的經驗了,這一次也不會有問題的啦!」塞諾索不知什麼時候來到艾舒的身旁,用著十分輕鬆的語氣說著。

  「我不像你一樣是個資深的戰場軍官!第二次而已,怎麼可能習慣?」艾舒用力深呼吸著,試著放鬆全身肌肉。

  「我可不是什麼戰場軍官,沒有階級的!」塞諾索很認真的回答,「其實就跟上一次一樣呀!你做的很好呢!」

  「這次的敵人比較多吧?剛剛羅………」提到羅提恩的名字,艾舒差點結巴,「就像剛剛羅提恩和大家說的,這次要格外小心………」

  「你還在想那晚他發飆的事情?」塞諾索嘆了口氣,「看來你還沒想通到底為什麼呀!女人的思想不是應該比較細膩嗎?怎麼你這麼遲鈍………」

  「你是來幫我還是損我的呀?」艾舒打斷了塞諾索即將說完的話,「那壺不開提那壺,這下子等等我分心沒補到你,可別怪我!」

  「你什麼時候學會用治療來威脅人了?」塞諾索故意睜大雙眼,裝出一臉不可思議的模樣,「一定是瑪琳菈教壞你的!」

  「人家瑪琳菈人很好的!不要什麼事都怪她!」艾舒雙手插腰,「難道是你又被她取笑了,所以抓到機會就要開她玩笑?」

  「我的大小姐,受害者都是我好不好?」塞諾索一臉無辜。

  看著塞諾索戲劇般搞笑的表情,艾舒忍不住笑了出來。雖然什麼問題都沒有解決,但經過與塞諾索的談話後,艾舒心中的擔心與不安也漸漸散去。有關羅提恩的事情現在就先擺一邊,一切事情等到好好的打完這場仗再說。


  距離艾舒和塞諾索有一小段距離的前方,有一個人的心中也是充滿著複雜的情緒。他知道他應該冷靜的分析敵人的動向,好想出適當的作戰方式,但每當他目光落到艾舒和塞諾索身上時,就無法專心思考。

  「他們有說有笑的讓你很在意嗎?」女性的聲音在羅提恩身後響起,驚動了他。

  羅提恩轉過頭,發現瑪琳菈拿著幾瓶藥水來到他身旁。

  「有很在意嗎?沒有呀!」羅提恩馬上轉過身,面向北方的戰場。

  「瞧你緊張成這樣,還說沒有。」瑪琳菈遞了幾瓶紅色的藥水給羅提恩,想再說什麼,卻把剩下的話吞了回去。

  「我拿些藥水給塞諾索他們,順便幫你確定一下大家都準備好了沒………」瑪琳菈把剩下的藥水收回了背包內,看了沒有回頭的羅提恩最後一眼後,離開了他的身邊。

  羅提恩的雙眼仍舊凝視著前方,但他的思緒卻不在這戰場上。

  再一次轉過身,面向後方準備中的勇士們,他的目光落在艾舒,塞諾索,和瑪琳菈身上。他們三個互相交換著手中有紅有藍的藥水,一邊問著身旁的其他人有沒有需要。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後,羅提恩用力的甩了甩頭,決定先專心於這場戰鬥。


      ※     ※     ※     ※     ※


  「有大量敵人靠近,七八小隊注意後方敵人!」

  團隊才剛進入病木林馬上就對上了大批的天譴軍,雖然每個人都已準備好,但誰沒想到敵人來的這麼快,彷彿已經算準了他們來臨的時刻。

  「穩住腳步,不要亂了隊形!」羅提恩牽制著前方的大量敵人,不時還對後方的隊友大聲喊著。

  不只前方對上了敵人,甚至有些天譴軍也從後方來襲,不知道是他們躲的隱密沒被發現,還是團隊太醒目而招引來的。不管怎麼說,沒解決掉這一大批敵人是不可能再往前進。

  猛力的揮劍擊退的前方幾隻天譴軍,羅提恩快速的回頭看了看後方的情況。後方敵人數量不少,但似乎已被控制住,他只要把前方的敵人解決掉應該就可以沒事了。

  把頭轉回前方敵人的瞬間,羅提恩的目光無意的落到站在岩石上的艾舒身上。

  她正專注的留意著眼前所有人的狀態,看到有人受傷就急忙的治療,有人被打就替他施放聖光的盾來吸收攻擊,還不時要注意自己有沒有被敵人盯上。手忙腳亂的她幾乎是靠著直覺在做動作。

  一定要趕快殺光敵人!

  羅提恩的腦海中只剩這樣的一句話,只要快點把敵人殺光,大家就安全了。揮劍的速度快一點,力道再大一點,很快就可以結束,就可以休息了。

  「冷靜一點!羅提恩!」瑪琳菈注意到羅提恩揮劍的速度變快,不顧後方隊友還在攻擊的朝著前方敵人衝了過去,「羅提恩!」

  瑪琳菈的聲音並沒有傳到羅提恩耳中,他只聽到刀劍揮舞的聲響以及天譴軍死亡前的嘶吼。

  「羅提恩!」瑪琳菈呼喊著漸漸被天譴軍包圍的羅提恩,想靠近去治療他卻被攻擊。

  「小心!」同屬第一小隊的一名聖騎士將瑪琳菈推離了天譴軍的刀下,舉起武器檔下了攻擊,接著和那名天譴軍開始對抗。


  在大夥的努力下,天譴軍也被擊退不少,然而羅提恩卻因為離眾人稍遠而仍然身陷敵人中。由於情勢實在太危險,一時間沒有人敢靠上去治療,當中也包括了瑪琳菈。

  雖然羅提恩不只一次自己衝入敵人群中,但卻沒有一次是數量這麼多的敵人。

  眼前大批的天譴軍圍繞著羅提恩,他仍在揮劍抵抗,卻也因為只有自己一人在戰鬥而受了不少傷,但沒有一名隊友鼓的起勇氣衝向那些敵人,深怕只有自己一人會衝過去,沒有其他人的協助,也只是白白的送命。

  羅提恩會死嗎?這一次他終於會因為自己的衝動而喪命嗎?

  瑪琳菈不敢去想,也不願去想。她知道自己應該要好好治療羅提恩,但現在這種情況她又該怎麼辦?

  就在眾人一時之間不知所措的時候,一個瘦弱的身影二話不說的從人群中鑽出,頂著牧師施放的聖光盾朝著羅提恩的方向衝了過去,替他治療,替他施放聖光盾。

  金黃色的長髮在空中飄著,看起來格外的顯眼。

  「艾………舒………」瑪琳菈看著艾舒的背影,喃喃的唸著。

  「你們發什麼呆呀?!」下一個擠出人群的是塞諾索。就在後方敵人殲滅之後,他跟著艾舒朝隊伍前方大批的敵人衝去。

  經過塞諾索的喊叫後,其他的勇士們這才回神過來,全部舉起了手中的武器朝著敵人殺去。

  一陣撲殺之後,天譴軍消滅完畢,雖然這只是在病木林口而已,但眾人卻已經精疲力盡。看來這一次若是要將這裡的天譴軍清掃完,應該是個不可能的任務。


  所有的勇士們喘著氣,累的坐在地上,站在羅提恩身後不遠處的艾舒也累的跪坐在地上。

  羅提恩站在最前方,大口吸著氣。要不是艾舒及時來治療,或許他現在已是一具冰涼的屍體。他默默的轉過身,緩慢的來到艾舒面前。眾人看著他,等著他開口說出第一句話。

  「你知不知道你這麼做很危險?」羅提恩帶著責備的語氣對著艾舒說道,「隨時都可能會喪命的呀!」

  羅提恩的第一句話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愣住了,他們以為他會道謝,又或著道歉,卻沒料到會是這樣。

  但讓他們更沒有想到的事情卻是在後頭。

  「你給我適可而止喔!」艾舒用著比羅提恩更大的聲音回喊著,「那你要我怎麼樣?要我站在那邊看你去死呀!?」

  艾舒很生氣,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受的到。這次的怒氣比那晚在酒吧和羅提恩吵架時更加重。她是真的很生氣,氣到連羅提恩都一時啞口無言。

  「羅提恩‧馬斯泰爾!你不要以為我不會罵人不會生氣!」艾舒一口氣從地上站了起來,「你說我危險?那你呢?就算你不怕死的朝前方進攻,也要顧一下身後的補師吧?」

  經艾舒這一喊,羅提恩才注意到後方坐在地上的瑪琳菈。

  「你不是無敵,也是血肉之軀!你不是打不死,而是因為有一群人拼了命在保護你!」艾舒彷彿是把堆積心內的所有怒氣瞬間全部釋放,「大家讓你帶隊是因為信任你,你可不可以不要這麼衝動,不要讓其他人為你擔心好不好!」

  周圍陷入一片沉靜,就連遠處天譴軍團的聲響都聽不到,每個人都微微張口,帶著些許驚訝的表情看著羅提恩與艾舒。

  羅提恩帶隊的方式大家都清楚,他很勇敢卻很衝動也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然而卻從來沒有任何一個人對他說過這些話,就連身為他好友的瑪琳菈和塞諾索也沒有。

  有如被澆了一桶冷水般,羅提恩心中的怒氣與焦慮瞬間被熄滅。他緩緩的把目光從艾舒身上抽離,轉向了其他人。

  「對不起………」羅提恩用著疲憊及帶著悔意的口氣說著,接著看了看眼前的所有隊友,「對不起,是我太衝動而讓事情變成這樣………」


  「對不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折翼Ziarra 的頭像
折翼Ziarra

牆角的世界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