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火 之 八 》


  暴風城如往常一般的繁忙,特別是貿易區,依舊擠滿了各式各樣的冒險者。雖然看起來和平常日子差不多,但許多人都注意到在廣場的某個角落少了個攤位,而周圍的空氣也少了南瓜派的香味。

  暴風城那出名的南瓜派,已經不在了。


      ※     ※     ※     ※     ※


  海風吹過,帶起那金色的髮絲,艾舒一個人坐在暴風城的港口,眺望遙遠的海線。船隻在她面前來了又去,去了又來,但她的思緒卻不在這裡。

  她的心,飄到了過去的回憶。那個她父母都還健在的過往。

  雖然和父親共處的時間不多,但她還記得父親那南瓜田中的身影。父親總是叫她留在屋內陪著母親,粗重的工作就讓身為男人的他來負責。南瓜田是父親的心血,排除永遠擺在第一的家人以外,這塊南瓜田就是他最寶貝的東西了。

  父親過世後,母親獨力撐起了這個家。南瓜田是丈夫的寶貝,她自然也不願讓它這樣荒廢掉,於是她一人扛起了數樣工作,但願一切可以如往常一樣。然而事情往往不會和預計的一般,母親因為太過於勞累而病倒了,而艾舒也在有能力之後,開始幫忙照顧這個家。

  艾舒想到此,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她很想再回去那片南瓜田,那片父母用血汗養大的南瓜田,但情況並不允許。

  那名叫格溫的男人一定會再回來,所以羅提恩和塞諾索堅持不讓艾舒再回去,不然哪天出事了,也沒有人能夠幫助她。就這樣,艾舒來到了暴風城,而瑪琳菈在聽說了事情經過之後,馬上答應讓艾舒住進她家。由於她是一個人住,而艾舒也是個女人,所以她完全不會介意。


  「你已經吹了一個早上的風了,再吹下去,人都吹傻了!」羅提恩的聲音在艾舒身後響起,艾舒輕輕的微笑,轉過身去回應他。

  「不吹傻,也會感冒!」跟在羅提恩身旁的是塞諾索,他們兩個還真是好哥們,聽說只要找到一個,另外一個就不會離太遠。

  對於他們兩個,艾舒有著無盡的感激,特別是這一陣子,因為怕自己一個人想不開,所以常常陪在她身邊,哪怕只是坐在港口吹風。聽說就連戰場的邀約兩人也都推掉了。

  「謝謝你們………」艾舒的心中突然一陣感動。她以為她失去了一切,但羅提恩,塞諾索,和瑪琳菈卻讓她發現原來還有關心她的人在。

  「謝什麼,吃了你麼多派,這時候如果跑的遠遠的,那還算是人嗎………」塞諾索用著半開玩笑的口氣說著,希望可以把艾舒頭上那朵看不見的烏雲趕走。他話還沒說完就被羅提恩用手肘狠狠的撞了一下,讓他痛的說不出話來。接著他發現自己那壺不開提那壺,提到了派,又讓艾舒忍不住想起過去每天早上辛苦做派的母親。

  「別悶悶不樂了,你母親也不希望看到你這樣吧!」羅提恩嘗試安慰艾舒,卻遭到塞諾索白眼。看起來他們不管說什麼,似乎只會讓艾舒更加想到傷心處。

  兩個大男人無奈的互望一眼,接著嘆了口氣。要他們上戰場喊打喊殺沒問題,但是安慰人就不太在行。偏偏這時候瑪琳菈又因為有事要忙而不在這裡,不然放她們兩個女人去談心事就好了。

  「我沒事,真的………」艾舒搖了搖頭,示意他們兩個不用太介意,自己不會做傻事。她需要的是時間,相信時間一久,她就能夠走出傷痛。

  羅提恩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接著來到了艾舒身旁。

  「你知道嗎?小的時候,我就失去了父母………」羅提恩蹲在艾舒身旁,看著前方的大海。

  這是一段他很久都沒提起的往事,不敢提起,也不願提起。他心中的那道傷口已經癒合,雖然疤痕仍然存在,但已經不再如從前那般疼痛。

  「小時候就………」艾舒看著羅提恩的側臉,沒想到羅提恩會提到自己的過去。

  「被強盜殺死的,」羅提恩簡單的說著,「不過我還有個姐姐,而一直以來也都是她把我帶大………」

  羅提恩說著看了艾舒一眼,果然艾舒聽著他的話,眼中的憂傷似乎少了一些。

  「所以我發誓要做個戰士,把天底下的壞人全都除掉………」羅提恩點了點頭。

  「你也做到了,」艾舒說著,「你是個厲害的戰士,我想,你的父母知道也會感到很欣慰!」

  「嘿嘿………」羅提恩笑著,「這不當然,當個團隊的主要戰士可不是這麼容易的!」

  艾舒點頭表示認同。雖然沒有真的見過羅提恩在戰場上的模樣,但從不同冒險者口中也聽過許多有關他的傳聞。就算沒看過他上戰場,就憑前幾次被他所救的時候看到的認真身影,也能看出他有多努力。

  塞諾索看著眼前的兩人,雙手抱胸一臉不甘示弱的在艾舒的另外一邊蹲了下去,「真不知道誰才是悲情人物………」

  「嗯?」艾舒和羅提恩紛紛轉頭望向塞諾索。

  「我的父母是都還活著好好的,但我也好幾年沒見過他們了………」塞諾索雙手抱胸,「當初只因為我說了一句『我想當術士!』就被踢出家門,還叫我自生自滅去!要不是『已宰的羔羊』裡的那些術士收留我,我現在還不知道在哪裡咧!」

  「噗………」羅提恩首先忍不住笑了出來。

  「喂!你笑什麼!被自己老爸老媽趕出家門,多慘呀!」塞諾索一臉不可置信的隔著艾舒瞪向羅提恩。

  「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羅提恩不敢正視塞諾索,努力的憋著笑,「你真是太慘了!慘到我無話可說!真的!」

  「一點說服力都沒有………」塞諾索白了羅提恩一眼。

  「不過也要多虧你父母,不然我們怎麼會有一個這麼厲害的術士呢?」看著這兩個像孩子一樣的大男人,艾舒終於也露出了微笑。

  「聽到沒!那邊的戰士!她說我是個『厲害的術士』!」塞諾索一臉驕傲,「還有!她笑了!所以你欠我五杯啤酒!」

  「要不要幫你連女伴都找好啊?」羅提恩一臉沒好氣。

  「這倒不用了!」塞諾索的臉色馬上變了,「上次你介紹的那個女人莫名奇妙的把我踢到運河裡,我到現在還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你介紹的?」艾舒看了羅提恩一眼。

  「我介紹的嗎?」羅提恩站了起來,那天艾舒在他面前『砸派』的畫面再次浮現,「不是我,一定是他搞錯了………」

  「哎呀!你這不認帳的傢伙!」塞諾索也站了起來。

  「有意見嗎?」羅提恩一臉不關己事,「怎樣?你想決鬥嗎?沒問題!去門口!」

  「怕你不成?上次不知道是誰屁股著火滅不掉!」塞諾索邊說邊開始大笑。

  「著火?」聽到這裡艾舒也忍不住開始偷笑。她很難想像羅提恩屁股著火的樣子。

  「別誤會,是披風著火,我這是鎧甲不會燒起來………」羅提恩皺起眉頭解釋著,「倒是火燒過之後………有點燙………」

  「噗………」艾舒實在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看著艾舒笑了,羅提恩和塞諾索也終於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頭。他們相信只要她還笑的出來,那麼離她重新站起來的日子也就不遠了,而在那天到來之前,他們也都會陪在她的身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折翼Ziarra 的頭像
折翼Ziarra

牆角的世界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