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火 之 四 》


  「小姐!我要一個南瓜派!」

  「一枚銀幣………」艾舒漫不經心的一手遞出南瓜派一手收了一枚硬幣。

  「唔………對不起,我給錯了,那是銅幣………」買派的冒險者不好意思的說著,卻發現艾舒沒有反應,「小姐?」

  「啊?」艾舒回過神,看了看冒險者手中的銀幣再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銅幣,「啊!不好意思!」

  「小姐要注意一點呢!不然被人騙了錢都不知道喔!」冒險者忍不住提醒著。

  「謝謝,我會注意的!」艾舒道了謝,「謝謝惠顧!」


  其實艾舒已經恍神一整天了,她的思緒不斷的飛到新年慶典那一晚。說起來,她還是無法相信自己就這樣在廣場坐著睡了一晚。等她醒過來已經是早上,而靠在她身上的羅提恩竟然還是沒醒。最後還要是塞諾索經過發現他們,才一邊偷笑一邊把羅提恩扛走。

  新年慶典隔天艾舒並沒有去暴風城賣南瓜,畢竟等她到家也已經是中午了。她回家還被母親抓去問話,以為女兒跑去誰家過夜去了。有的時候艾舒想不通,為什麼母親第一時間不是以為她遇到危險,而是認為她到誰家過夜去了?

  「小姐!我要兩個派!」一名地精冒險者蹦蹦跳跳的來到了艾舒面前。

  「一共兩枚銅幣………」艾舒心不在焉的拿了兩個派。

  「呃?銅幣還是銀幣?」那名地精愣在原地,以為南瓜派大特價。

  「啊?」艾舒回過神,「銀幣!不好意思!兩枚銀幣!」


  好不容易一天總算是過去了,還好許多冒險者都知道她,所以每次她報錯價錢還會好心糾正她。艾舒摸了摸額頭,對於無法不去想那晚的事情感到頭痛。

  距離新年慶典已經好幾天了,但那晚的事情卻就像是昨天才發生一樣。

  這幾天艾舒一如往常的來擺攤賣南瓜派,看似和平常一樣,但其實她總是不經意的尋找著羅提恩的蹤影。是因為羅提恩曾經救過她?還是因為那晚的事情?聽塞諾索提到,羅提恩對那晚的事情似乎沒有半點印象,就連自己喝醉跑去看煙火都忘的一乾二淨。

  想到此,艾舒四周張望著,她似乎也好一陣子沒有見到塞諾索來買派了。


  「你聽說了嗎?最近戰場似乎很缺人呢!」一名冒險者在艾舒附近的階梯上坐了下來,從他的皮甲裝備和動作來看,不難看出他的職業是盜賊。

  「那你怎麼沒去?」他身旁站了另外一名聖騎士。

  「天譴軍團耶!一堆死人骨頭,又臭又髒又難搞!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我才不幹!」那盜賊一臉厭惡的搖了搖頭。

  艾舒突然想到了塞諾索曾說過他們是個戰場勇士,而這『他們』則是包括了羅提恩還有瑪琳菈。假如他們參予了這場戰鬥,那這麼多天沒有看到他們也不足為奇。倒是他們若真的投身這場戰役,不知道身為戰士的羅提恩有沒有受傷?據艾舒所知,戰士各個衝前鋒,要是有什麼傷亡,第一個中獎的非戰士莫屬。

  「戰鬥結束了嗎?那支隊伍的勇士們有沒有怎麼樣?」艾舒忍不住開口詢問著。

  那兩個冒險者先是愣了一下,接著盜賊開口了。

  「應該是沒事吧!」盜賊不確定的想了想,「聽說這次隊上有很多很強的傢伙!」

  「沒事?我倒是聽說死傷慘重!」聖騎士一臉不認同,「聽說第一小隊的全部陣亡了!」

  「有那麼嚴重嗎?」盜賊皺起眉頭,「那個羅提恩不是在第一小隊?他可是數一數二的戰士啊!」

  「數一數二還不是血肉之軀?」聖騎士邊說邊敲了敲自己身上的鎧甲,「鎧甲雖然硬,但可不是萬能的!」

  聽著這兩個冒險者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艾舒越聽心裡越不安。到底那支隊伍是生是死,越聽越頭大。只是不管怎樣,艾舒都希望不要有事才好。

  「喲!南瓜姐姐!」一個聲音突然在艾舒身後響起,嚇了她一大跳。

  「塞諾索!」艾舒被嚇到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被你嚇死了………」

  「哈哈哈!」塞諾索大聲笑著,「你這麼擔心我們呀?還是你是擔心那個傢伙………」

  「你要買南瓜派嗎?」艾舒拿起一個南瓜派來封住塞諾索的口。自從新年慶典之後,他就一直把那件事當玩笑在開。

  看著艾舒那沒好氣的臉,塞諾索又笑了一陣子,最後才掏錢買了一個南瓜派。

  「好啦!別聽他們亂說,這場仗打的可真是漂亮!」塞諾索吃起了手中的派,「不過呀!那個不要命的傢伙又衝太快了!害的主要補師為了幫他治療而受了傷!」

  「那………有沒有怎麼樣?」艾舒擔心的追問著。

  「補師的傷勢不太重,綁個繃帶就沒事,倒是那傢伙傷的比較重,看來要休息個一陣子了!」塞諾索張大嘴咬了一口派,「不過你放心,他是比蟑螂還難殺的傢伙,所以死不了!」

  看塞諾索一臉輕鬆的說著,艾舒卻還是十分擔心。要休息一陣子,也就是傷的不輕,那這到底傷勢是如何?有斷手還是斷腳嗎?

  「他現在人回到暴風城了嗎?」艾舒問著幾乎吃完一整個派的塞諾索。

  「回來啦!跟我一起回來了!」塞諾索把最後一口派送入口中,「還好他不是個會咿咿唉唉叫的傢伙,不然我一腳把他踹下我的馬!」

  還咿咿唉唉,這越聽艾舒又越不安,於是她決定把剩下的最後一個派帶去給羅提恩探病。塞諾索起先是告訴艾舒不用了,但在艾舒的堅持下,塞諾索也只好答應帶艾舒去找羅提恩。


  「受傷不是應該在家休養嗎?」艾舒用著十分疑惑的口氣問著,「為什麼我們朝著酒吧去?」

  「因為………」塞諾索嘆了一口氣,突然後悔帶艾舒來,「這裡可以算是他第二個家吧………」

  一進到酒吧,艾舒馬上就發現了羅提恩的蹤影。不是因為急於想找到他而讓艾舒馬上發現他,而是在這酒吧裡,實在很難不去注意到他。

  羅提恩‧馬斯泰爾,一個十分出名的戰士,自然人緣也是特別好。就在酒吧中間的座位,羅提恩舉著酒杯猛灌,而他身邊則是坐著兩個打扮妖艷的女人。看到這畫面,塞諾索皺起眉頭,完全不敢看艾舒的表情。另一方面,艾舒則是差點沒把手中的南瓜派捏爛,後悔著自己雞婆的要來『探病』。

  就在塞諾索準備要對艾舒說些什麼的時候,只見艾舒大步的來到了羅提恩面前,重重的把南瓜派『放』在他面前。羅提恩手中還握著酒杯,動也不敢動的看著眼前這看起來十分柔弱的少女。艾舒的舉動令全酒吧的人都停止了動作。

  「我聽說你在戰場上受了重傷,所以帶個南瓜派來探病!」艾舒在探病兩個字上加重了語氣,接著一個字一個字清楚的說著,「祝你早‧日‧康‧復!」

  語畢她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酒吧,讓在場的人全部都目瞪口呆。

  『叩』的一聲,羅提恩手中的酒杯滑落了他手中,落在那木頭桌子上。

  幾秒過後,酒吧又恢復了之前的吵鬧,除了還在驚嚇中的羅提恩,他看了看桌上的南瓜派,再看了看還站在門口處的塞諾索。塞諾索無奈的聳了聳肩,接著望著艾舒離去的背影,緩緩的,他露出了會心的一笑。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