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火 之 二 》


  「我出門囉!」一大早,艾舒就把母親烤好的派裝好,全部堆到推車上,準備一如往常的到暴風城去賣。

  「路上小心啊!」艾舒的母親看著女兒推著推車的瘦弱身影,雖然表面上沒什麼,但心中卻是說不出的難過。

  這個年紀的少女應該是要到處遊玩看世界,最好是能夠找到一個疼她的男人,讓她以後可以不愁吃住,但因為家境貧窮,所以艾舒從小就幫著母親工作賺錢,幾乎沒有出去玩的時間。她知道艾舒是個懂事早熟的孩子,可是心底其實也想到處玩玩看看,但由於不想自己太過操勞的工作,因此從不喊辛苦的樣樣扛在身上。

  看著艾舒的背影消失在地平線的那一端,艾舒的母親才緩緩的走回房裡,繼續昨晚沒完成的縫補工作。


  「早安!威里斯太太!」艾舒對著一大早就起床做運動的鄰居老太太道著早安,「今天也要一份派嗎?」

  每天早上老太太都在聞到派香的時候起床,目的就是等著艾舒推車經過可以順便買個派。畢竟要她走去暴風城也算是頗遠的,而她這把老骨頭,等走到天大概都黑了。

  「當然啦!」老太太從口袋掏出預備好的銀幣,等著艾舒把派拿到她面前,「人老了!很多東西都咬不動了!但這南瓜派還是一定要吃!」

  「看看你,都長這麼大了!真不知道我吃這派吃了幾年了喲!」老太太邊笑邊接過派,順便抬頭看了艾舒一眼。

  「威里斯太太這麼健康,想再吃幾年都可以呀!」艾舒笑著,順便扶著老太太朝屋子走去,這樣一來她馬上可以到屋內享用這熱騰騰的南瓜派,「銀幣你就自己留著吧!母親說過了,這派就是送給您吃的!」

  老太太和她的媳婦兩人這在這裡也很多年了,他的兒孫們都在別的地方工作,只有偶爾放假才會回來。由於住的和艾舒家還蠻近的,所以艾舒的母親在知道老太太年紀大了,行走不太方便後,就讓艾舒每天早上帶個派去給她們吃,順便也是培養一下鄰居之間的感情。

  和老太太道別之後,艾舒繼續推著推車上路了。雖然同樣是在艾爾文森林,但從家裡到暴風城的這段路並不算短,所以艾舒其實不想耽誤太久,畢竟越早到暴風城,就越早可已開始賣派。

  離開威里斯太太家一陣子後,艾舒看到前方小路上有個人影站在那裡,由於天才剛亮沒多久,艾舒看不太清楚那個人的樣貌。她只知道那是一名穿著長袍,看似虛弱的男子。

  男子在聽到推車靠近的聲音時,轉過了身,看著推車後的艾舒。他站在小路的中間,要是不讓開,艾舒的推車無法輕易的繞過他。

  「艾舒‧卡狄倫?」男子的聲音略為低沉,和他的容貌並不太符合。

  男子披著斗篷帶著兜帽,但還是看的出來他的臉色非常蒼白,看似比艾舒更為瘦弱,甚至瘦到可以看到臉頰骨。他的目光很鎮定,說話的語氣也很穩,光從聲音來聽,絕對會相信他是個健康無缺的人。
  
  「我就是………」艾舒帶著防備的看著眼前這謎樣的男子,「你是………?」

  男子朝著艾舒踏出了幾步,在察覺艾舒下意識的退一小步之後停了下來。

  「格溫‧加利恩,」男子輕輕的揚起嘴角,「我注意你很久了。」

  聽到那句『我注意你很久了』,艾舒突然感到寒意從腳地竄起,接著遍佈全身。

  「請不要害怕,我沒有惡意………」格溫沒有再靠近,但他的雙眼卻讓艾舒感到害怕。

  他的雙瞳顏色很深,好似一個無底洞,隨時將會把注視的人給拉入無盡的黑暗中。他人雖然離艾舒還有段距離,但他的目光卻讓艾舒有種他就在面前的錯覺。

  「那個………我………」艾舒被看的全身不自在,「我還有事………沒事的話………我………我先走了………」

  由於朝前方走了幾步,現在格溫並不是站在路的中間,艾舒看好機會,馬上推著推車朝一旁快速的前進。就在推車從格溫身旁經過的時候,他突然伸出手,一把壓在推車的邊上。推車瞬間被他壓制住,無論艾舒怎麼推就是推不動。

  這男人看似如此弱不禁風,哪來這麼大的力氣?

  「艾舒,我只是想告訴你,這麼多年來,我都注意著你,」格溫用著很柔和的口氣說著,「我是真的很喜歡你………」

  艾舒完全沒有仔細在聽格溫的話,她只想趕快離開這個詭異的男人。

  「是嗎?謝謝!但是我真的要走了!」艾舒沒有正視格溫,只是繼續努力的想把推車從格溫的壓力下奪回。

  格溫看著不敢正視他的艾舒,臉上原本溫和的表情沉了下來,笑容退去後,看起來非常的冷酷,然而沒有看著他的艾舒當然沒有發現這一點。看著艾舒努力的想拉回推車,格溫緩緩的把壓住推車的手拿開。抓到時機,艾舒馬上推著推車朝前方快速的離去,連頭都不敢回。

  「我不會放棄的………艾舒………」格溫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了那小路,只剩聲音回盪在早晨的艾爾文森林。


      ※     ※     ※     ※     ※


  頭也不回的跑了好遠,好不容易在到了暴風城後,艾舒才停下腳步,用力的喘著氣。

  這條路她走了這麼多年,第一次遇到這種怪人。

  「喲!這麼急著要來做生意呀!」突然的聲音嚇到了驚魂未定的艾舒,她整個人跳了起來,朝後退了一大步。

  在她面前站的不是格溫,而是舉著雙手表示自己沒有惡意的塞諾索。

  「怎麼了?你臉色看起來很不好啊!」塞諾索在沒搞清楚狀況前,並不想湊艾舒太近。他曾經這樣被法師賞過火球,也曾被術士下過詛咒,臉上挨過戰士的盾擊,甚至德魯伊的根鬚纏繞都被綁過,就算是個像艾舒一樣的平民都賞過他熱辣辣的巴掌。

  「沒………沒什麼………」發現眼前的是塞諾索之後,艾舒鬆了口氣,接著漫不經心的把推車推到平常的位置,開始擺攤。

  「怎麼可能沒什麼?」塞諾索仍舊不放心的來到艾舒面前,「追過無數女人的經驗告訴我,剛剛絕對發生了什麼事!」

  艾舒停下了手邊的動作,無奈的抬頭看著眼前的術士。剛剛發生什麼事情,又跟他追求女性有什麼關係了?

  「真的沒什麼………」艾舒嘆了口氣,「就………剛剛遇到怪人………」

  「什麼!難道你被偷襲!?」塞諾索的臉馬上轉為嚴肅,「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如此的傢伙!要是給我遇上,我肯定賞他幾個詛咒,獻祭燒盡,焚燒,然後………」

  「等等等等!」艾舒聽的頭都暈了,什麼獻祭,什麼燒盡,全都是術士的職業技能,她聽不懂,「我沒有被偷襲!只是遇到怪人而已………」

  「多怪呢?」塞諾索剛才講一半被打斷,現在手還停在半空中。

  艾舒看了看塞諾索,接著把遇見格溫的事情告訴了他。聽完艾舒的話之後,塞諾索把之前那半開玩笑的態度收了起來,很認真的聽著。接著他右手托著左手肘,左手則是摸著下巴。

  他在暴風城這一帶待了這麼久,雖然不是每個人都認識,女人或許,但男人就不可能,可是在他記憶中並沒有艾舒口中所形容的這樣一名男子。光從他一隻手可以壓住艾舒的推車這一點,就聽起來很可疑,特別是對一個看起來比艾舒還瘦弱的傢伙來說。

  「或許只是個旅人吧!」艾舒不想對此事多作思考,「他是沒有做出什麼傷害到我的事,只是嚇到我了………」

  「這樣不行,等等我要去告訴那些守衛,要他們加緊巡邏!」塞諾索搖了搖頭,「怎麼能讓女性的安危受到這般的威脅!」

  「講的好像你是個多偉大的人,還可以命令守衛呢!」看著塞諾索認真的表情,艾舒似乎可以稍微理解為什麼這麼多女人會愛上他了。雖然常常開玩笑,但他認真起來的時候,給人一種說不出的安全感。

  「你不知道嗎?」見到艾舒的情緒恢復正常,塞諾索也鬆了口氣,「我雖然不是什麼大官,但在戰場上還是頗有點名氣的!」

  艾舒睜大雙眼看著眼前這個愛找女生搭訕的術士,怎麼都無法把他跟戰場想在一起。

  「不要這樣不可置信的看我,我可是打過不少勝仗啊!」塞諾索一臉驕傲的說著,「當然啦!排除我在外,還有其他三十九個厲害的勇士們一起在戰鬥啦!」

  「不過呀!最厲害的應該算是那傢伙才對………」塞諾索邊說邊笑了一聲。

  「誰呀?」艾舒沒有聽過什麼戰場的事情,她的世界中只有幫母親做家事以及賣南瓜。

  「你有聽過一個叫做羅提恩的不要命的戰士嗎?」塞諾索笑著,「真的是不要命喔!完全不管身後的隊友,就這樣衝到敵人面前猛打!」

  「我看呀!被他嚇過的補師可能不比他砍死的敵人少!」塞諾索越笑越大聲,直到發現艾舒歪著頭看他才停住,「好啦!是我太誇張了………」

  羅提恩,這個名字艾舒曾經在冒險者口中聽過,但到底那是誰她也不知道,她只知道他是一名活躍於戰場上的戰士。照塞諾索的口氣聽起來,他和羅提恩的交情應該是不錯才是。

  看著塞諾索,艾舒忍不住開始幻想起來這個叫做羅提恩的戰士會長什麼樣子?他會和塞諾索一樣愛開玩笑嗎?在艾舒的記憶中,戰士都是板著臉孔,拿著巨劍,看到敵人就衝上去。

  『筐啷』銅幣撞擊鐵罐的聲音把艾舒拉回現實。原來是塞諾索丟了幾枚銅幣到艾舒籌錢的鐵罐子中。

  「看樣子,你就快要能夠買裙子了!」塞諾索笑著,「好了!我不多聊了!還有一堆事等著我去做呢!」

  臨走之前,塞諾索不忘買一份南瓜派,還叫艾舒晚上回家的時候要小心點。看著塞諾索邊吃派邊走遠的背影,艾舒突然很慶幸自己能夠認識這樣一個朋友。


  這一天派賣的特別好,艾舒早早就把推車整理好,看在天色還早,她決定去裁縫店看一下她想買的那件裙子。那是一件純白有蕾絲邊的長裙,布料聽說是從西方卡林多大陸進口來的高檔貨。店員曾經讓艾舒試穿過那件長裙,穿在身上真的是舒服至極,比亞麻布柔軟不知道多少倍。

  數了數鐵罐中的零錢,沒有意外的話,明天就有足夠的錢可以買那件裙子了!

  看著裙子,艾舒開始想像慶典那天自己穿著這件裙子走在街道上,看著煙火,沐浴在新年的氣氛中。想著想著,等到她回神過來時,天色已晚了。趕快告別和善的店員之後,艾舒急忙推著推車朝家的方向前去。如果腳步夠快,她可以在天完全黑以前趕到家。


  儘管住在這裡已經這麼多年了,艾舒始終無法習慣夜晚的艾爾文森林。在那黑暗的森林深處,彷彿存在著些什麼,隨時會撲出來攻擊她。

  就在快到家的時候,艾舒突然看到路邊站了幾個人,心中馬上亮起紅燈。從他們的裝扮看來,應該是在艾爾文森林中遊蕩的迪菲亞強盜。

  「小姐!這麼晚一個人回家呀!」其中一名強盜看到艾舒,一邊邪惡的笑著,一邊靠近。

  艾舒害怕的退了一小步,思考著該怎麼逃跑。她不能讓身上的錢被搶走,這是要來維持家裡生活的費用,另一部份則是她積存已久,要買裙子的錢。

  「這麼害怕做什麼?」另外一名強盜也靠近了艾舒,「陪我們玩玩如何?」

  玩?玩捉迷藏我就玩!艾舒忍不住在心裡喊著。

  看著強盜們靠近,艾舒決定放棄推車,轉身就跑。只是強盜的速度遠比她快,其中一人馬上抓住她的手腕,把她用力的拉了回去。

  「啊!」艾舒被強大的力道拉的跌到了地上,耳邊還傳來強盜們的笑聲。

  「這女人還蠻漂亮的嘛!」其中一名強盜笑著,「看來今晚我們是走運了!」
  
  艾舒實在沒想到今天怎麼會這麼倒楣,早上遇到怪人,現在又遇到強盜。她急忙站起來,想再次逃跑,手腕卻被用力抓住。

  「放開我!」艾舒大聲的喊著,只是這裡算是比較偏遠,除非巡邏的守衛剛好經過,不然不可能會有人發現。

  就在艾舒絕望的甩著被抓住的手腕時,突然一個人影快速的從她面前晃過,用力的撞上了一名強盜,把他撞個老遠。
  
  「你們這群無恥之徒想做什麼?」那人影對著強盜大聲吼著,另外一名強盜則是嚇的跌到了地上。

  這時候緊抓住艾舒手腕的強盜鬆了手,抽出腰間的刀就朝那人影揮了過去,艾舒趁這個機會趕快爬起來躲到一旁的推車後。那人影見到艾舒逃開後,抽出了身後的巨劍,開始與強盜們對抗。

  夜晚的艾爾文森林讓人的視線不清楚,藉著透過樹葉的月光,艾舒可以看出那人影屬於一名高大的男人,而從他身驅的輪廓看來,應該是個戰士。看著他揮著巨劍作戰的模樣,艾舒一時看的出神,就連強盜們都落荒而逃後她的目光還留在那人影身上。等到她回過神的時候,那戰士已經來到了她面前。

  「你沒事吧?」戰士問著推車後的艾舒。

  「什麼?」艾舒一時沒反應過來,等她反應過來時,那戰士已經在她面前蹲了下來。

  「這麼晚了,我送你回家吧!」戰士歪著頭,看著躲在推車後的艾舒。

  月光灑下來的角度,剛好讓艾舒看清了那戰士的臉。

  那是一張很俊俏的臉,有著很深的輪廓,搭配著一雙有神的雙眼,吸引著艾舒的目光。

  「啊!這個………我………」突然發現自己很無禮的一直盯著這個陌生男子看,艾舒感到非常不好意思,「那個………呃………謝謝你!」

  感覺到臉頰越來越燙,艾舒飛快的抓起推車,轉身就往家的方向跑去。

  她緊張到連推車的輪子從那戰士的腳上輾過去也渾然沒發覺。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