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夢者 之 七 》


  深色及肩的長髮,蒼白的臉孔,全身穿著厚重的鎧甲,眼中露出淡淡的藍光。

  「不可能………」席拉像是失了魂般的不斷唸著,她的眼中盡是震驚與悲痛,「不是這樣子………不會是這樣…………」

  「席拉!」普羅克大聲的喚著席拉的名字,但席拉卻沒有反應。

  剛才席拉喊出了『薩拉姐姐』,難道,席拉在找尋的是她的親生姐姐?而這名死亡騎士正是她的姐姐?

  普羅克不斷的來回看著這兩名長相酷似的少女。一個是有著人類樣貌的死亡騎士,一個是不死族的戰士,但她們的輪廓卻是如此的相似,彷彿是同一個模子打造出來的。

  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普羅克的猜測都是對的。但如果這真的是席拉的姐姐,為什麼她會是一個死亡騎士?


  薩拉面無表情,就連頭盔被打掉也無動於衷。她緩緩的朝著席拉和普羅克走去,手中的符文劍散發著與雙眼一樣的淡藍色光芒。

  席拉看著薩拉朝她一步步靠近,卻無法重新握好巨劍站起來。有如男爵一樣,薩拉姐姐也不再記得自己了嗎?

  面對無法還手的席拉,薩拉沒有猶豫,舉起手中的符文劍,準備給予眼前的不死族少女最後一擊。


  「席拉醒醒啊!」普羅克顧不了太多,也不管對方是否真的是席拉的姐姐,舉起長劍硬是接下了那一道攻擊。

  薩拉沒有表現出吃驚,察覺攻擊被擋下之後,把劍往回抽,隨後一腳踹向普羅克。來不及招架,普羅克被踹到了一旁,而當他回神過來,符文劍快速的從他頭上劈下。

  「普羅克!」見到普羅克有危險,席拉這才回過神來,抓緊巨劍衝向薩拉,把她撞到了一旁。

  兩人滾落了一個小山丘之後,分別快速的站了起來,繼續作戰。


  「薩拉姐姐!你不記得我了嗎?」席拉大聲的嘶吼著,彷彿這樣可以喚回姐姐從前的意識。

  薩拉沒有移動,舉著符文劍的手也沒有放下,臉上的表情更是沒有變化。

  之前席拉只知道攻擊的是一名死亡騎士,她毫不留情的揮著巨劍,只想把眼前的敵人劈成兩半。現在在她面前的不只是個死亡騎士,還要是她尋找多年的親身姐姐,說什麼她都無法再次發出攻擊。

  沒等席拉作出反應,薩拉快速的揮著符文劍衝了過來,而席拉也只能舉劍抵擋。

  「我是席拉啊!」席拉的聲音像是要哭出來一樣,她不知道要如何做才能讓姐姐記得自己。

  她不想傷害薩拉,也無法讓自己做出傷害她的舉動。她只能閃躲,但面對薩拉的快攻,她又能閃躲多久?就在席拉的閃躲速度慢下來的時候,薩拉抓緊機會,朝她刺出了一劍。席拉快速的朝後方跳開,但還是來不及,符文劍朝著她的腹部刺去,卻沒有刺穿。

  在席拉身上閃著淡淡的黃色光芒。那是聖騎士的保護祝福。

  「差一點………」普羅克一邊慌忙的從小丘上跑下,一邊幫席拉放了保護祝福,替她擋下了那致命的一擊。

  「普羅克別下來!」席拉大聲的制止想來到她身邊的普羅克,但由於在斜坡上,普羅克很難控制自己的速度。

  只見薩拉放棄了披著保護祝福的席拉,轉身就把目標轉向剛從山丘上下來,全身破綻百出的普羅克。

  看著薩拉朝著自己衝過來,普羅克先是大吃一驚,接著察覺來不及往回跑之後,朝著旁邊撲了出去。藉由剩下的坡度,用滾的方式閃過了薩拉的攻擊。

  「天啊………」普羅克找回重心之後急忙站了起來,卻發現薩拉不知道什麼時候早已來到了他的身後。

  「蹲下!」席拉的聲音在普羅克耳邊響起,他快速的照做,整個人蹲了下去。

  席拉的巨劍從普羅克的腦袋上空揮過,再次與薩拉的符文劍用力碰撞。沒有預料到席拉的攻擊,薩拉被那力道震的退了一步。

  「薩拉姐姐!!」席拉再一次大聲的呼喚姐姐的名字。

  只要姐姐還記得自己,一定可以喚回她的自我意識,席拉是這麼相信。

  那是如果薩拉還記得的話。


  「姐姐還記得嗎?」席拉一邊揮著巨劍阻擋攻擊,一邊不斷喊著,「我們在斯坦索姆的約定!」

  薩拉的動作持續著,沒有慢下來的跡象。

  「我們勾過手了呀!」席拉用力的喊著,沒有淚水,但聲音中卻充滿了激動,「說好要保護大家啊!」

  薩拉的劍從旁揮過,和席拉的巨劍用力碰撞,產生了些許火花。

  「食言的………是小豬…………」席拉咬著牙,緊握著巨劍的雙手也更加用力。

  薩拉的力道減弱,符文劍的劍身從巨劍的一側緩緩的滑落。

  「薩拉姐姐………?」席拉可以感覺到薩拉的力量開始退去,她的雙眼不再向之前那般的冷淡無情,很明顯的柔和了許多。

  薩拉姐姐記得了嗎?她記得自己和過去的約定了嗎?

  「席………」薩拉抬起了頭,看著眼前不死族的少女,「席………拉………」

  「薩拉姐姐………」聽到自己的名字從姐姐口中流出,席拉露出了感動且欣慰的微笑。
 
  薩拉慢慢的伸出左手,像是要觸碰席拉的臉頰一般,然而突然有個什麼像是揪住了薩拉的思緒一般,讓她猛然抽回了左手,用力的閉上了雙眼。當她再睜開眼的時候,那股柔和消失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先前的冷淡無情。

  沒有多說什麼,舉起手中的符文劍,薩拉快速的把劍刺向眼前來不及反應的席拉。


  符文劍沒有刺中席拉,但席拉身上也沒有亮起保護祝福的光芒。在席拉面前,普羅克站在那裡,替席拉檔下了攻擊。

  「唔………」普羅克忍著痛,雙手滿是血的握住那刺入自己腹部側邊的符文劍。要不是雙手的力量減緩了那劍的力道,這把符文劍現在可是會穿過他的身體。

  薩拉的眼中沒有任何感情,快速的抽回了符文劍,準備發出下一次攻擊。
 
  「普羅克!」席拉從後扶住了因疼痛而倒下的普羅克,抬頭看了那不再認得自己的薩拉。

  用力的咬了咬牙,席拉吹起了一聲響亮的口哨,把遠處待命的戰馬召喚了過來,接著舉起手中的巨劍朝著薩拉揮去。她使出了全身所剩的力氣把巨劍朝著薩拉揮去,目的不是要砍傷她,只是要暫時把她擊退。就在薩拉因為衝力而不穩的朝後退的同時,席拉快速的把普羅克扶上馬,自己也同一時間跳上馬背,掉頭朝著聖光之願禮拜堂快速奔去。

  普羅克因為自己而身受重傷,要是在繼續待在那裡,不但無法喚回薩拉姐姐,還會造成更多的傷害。現在席拉的思緒很混亂,她無法作戰,只能快速的帶普羅克到安全的地方去療傷。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