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夢者 之 六 》


  風從耳邊呼嘯而過,卻無法把混亂的思緒從席拉的腦中一起帶走。她乘坐在巨大的蝙蝠背上,從東瘟疫之地上空飛過。

  曾經美麗的國土,現在一片死寂,野生動物們全被瘟疫感染,不是病的奄奄一息,就是成了僵屍般的野獸。

  在幽暗城也打聽了幾天,但席拉卻沒有打聽到任何名叫薩拉的不死族少女,這個名字,對所有人來說都很陌生,除了她自己。離開了幽暗城,本來想去別的地方尋找薩拉姐姐的蹤跡,卻下意識的再次回到了東瘟疫之地。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感覺不斷的告訴著席拉,她的薩拉姐姐,還在這裡。


  蝙蝠朝著地面的管理員飛去,席拉身手矯捷的從牠背上一躍而下,落在那管理員身邊。由於費用在離開幽暗城的時候已經付清,因此席拉只是和那管理員點頭示意,隨後馬上轉身離開。

  再一次來到了聖光之願禮拜堂,席拉看著那棟曾經熱鬧的神聖建築。小時候,她和薩拉也曾跟在父母腳步之後來到這裡,教堂裡的每個人都很和藹可親,只是現在,他們也都不在了。

  席拉抬頭仰望著天空,死氣沉沉的東瘟疫之地有多久沒有艷陽高照了?環繞著這裡的瘟疫氣息自那年後就沒有散過,給人一種悶熱卻冷清的感覺。

  空中的一隻蝙蝠身影闖入了席拉的視線,那是另外一個來到東瘟疫之地的部落旅人。

  蝙蝠是部落的飛行坐騎,而聯盟的則是獅鷲獸。

  那隻蝙蝠朝著管理員飛去,而牠背上的人也在到達時,帥氣的縱身一跳。然而他的技巧並沒有席拉這麼熟練,他一落地之後,馬上因為重心不穩而臉朝下的跌了一跤。站在他身後的管理員用力摀著自己的嘴,轉身努力的忍住不要大笑。

  沒有笑出來,席拉看著那名全身鎧甲的血精靈飛快的從地上跳起,胡亂的拍著臉上的灰土,一邊露出極為疼痛的表情。接著他在整理頭髮的時候,與席拉的眼神交會。他先是愣在原地,接著抓了抓臉頰,四周看著,想找尋可以轉移這尷尬氣氛的事物。

  普羅克是一人來到東瘟疫之地,在他的身旁並沒有莉斯塔的蹤影。席拉沒有開口,只是自顧的呼喚了剛買的不死戰馬。

  到幽暗城的時候,她不止詢問有關薩拉的蹤跡,更是掏空了錢包,替自己買了一匹可以代步的不死戰馬。要是她必須到遙遠的地方尋找薩拉姐姐的下落,那有個能夠加速及代步的坐騎是必要的。


  「等………等等!」普羅克見到席拉上了馬背,他也快速的招換了聖騎士專屬的戰馬追了上去。

  「你跟著我做什麼?」席拉皺了皺眉頭,看著眼前的血精靈。

  她不懂這個聖騎士為什麼一直跟著從沒人敢接近的自己。

  「啊?沒有呀!反正我那敗家的妹妹還在幽暗城裡摸東摸西的,我就先來東瘟疫之地了!」普羅克笑了笑。

  「這和你跟著我有什麼關係嗎?」席拉沒有移動,只是面無表情的說著。

  「咦?唔………好像是沒什麼關係………」普羅克愣了愣,「我不是說要帶你去看那個海邊嗎?勾過手了,我不會忘記!」

  看著普羅克舉起的手,席拉默默的摸了摸自己的小指。幾十年前,她也曾勾過小指定下約定,但那約定卻從來沒有實現過。

  「我還有事情,改天吧………」席拉將手中的疆繩拉緊,把馬匹掉頭之後就朝北方奔去,「不要再跟著我了!」

  「等等呀!」普羅克見到席拉快速的離開,不自主的也拉扯了手中的疆繩,緊追著席拉而去。

  席拉的不死戰馬奔跑著,跳過了地面的裂縫,穿過了染了疾病的樹木,沒有目標的朝著北方奔跑。或許對任何人都表示親切是普羅克的個性,但對席拉來說,多餘的情緒卻是負擔。這只會讓自己不斷的想起過去。

  不知道跑了多久,席拉知道普羅克一直追在身後,不是她看的到,而是身後不斷傳來樹枝撞擊到東西的聲響,以及普羅克的哀號。

  真是個沒見過什麼世面的少爺呀!


  兩人一前一後,直到來到了北方布洛米爾附近的一個小山丘旁才停住。席拉突然用力拉扯疆繩,轉過一百八十度,面向普羅克,而普羅克則是在毫無準備下緊急的制住了馬匹,卻也因此整個人從馬背上摔了下去。

  面對敵人的時候,穿著鎧甲可以讓傷害減少,但從馬背上摔下去的時候,卻特別的痛。

  「我說了,不要再跟著我………」席拉冷淡的對普羅克說著,並沒有因為看到他落馬而出手幫忙。

  「我只是想知道………痛………到底………好痛………」普羅克摀著那重重摔到地上的屁股,「到底………你為什麼這麼悲傷………」

  「到底你在找尋什麼………」普羅克的屁股和背摔的很痛,沒有站起來,只是坐在地上看著仍在馬背上的席拉。

  太陽的光被瘟疫造成的濃霧打散,照在席拉的上方,從地上望去,普羅克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我在尋找………」席拉看著普羅克,但思緒卻不在他身上,「在尋找………」

  薩拉姐姐的身影在席拉腦中晃過,兩隻勾住的小指頭和燦爛的笑容。

  她在找的,是失去蹤影的姐姐,以及一起努力的約定。

  「回去吧………」席拉將轉過身,不再面對普羅克,「我要找的,或許已經不存在了………」

  語畢,沒有給普羅克回應的機會,席拉駕著馬匹繼續朝前方奔去。

  看著席拉孤獨的背影,普羅克就連自己身上的傷痛都忘記了。


  席拉駕著馬奔跑著,她的情緒更加的複雜。一直平淡冷靜的心,在普羅克闖入之後開始動搖。為什麼自己不能接受那關心呢?

  馬匹還沒朝前方跑多遠,突然有個什麼東西從一旁衝了過來,等到席拉發覺已經有些太遲了。

  她看到眼前閃過一道光亮,直覺反應告訴她那代表著危險,於是偏頭閃過了攻擊,但身體卻被用力的擊中。一個不穩,她被那衝力撞下了馬背,重重的摔到了地面上。

  「唔………」儘管墜馬時的疼痛讓她一時暈眩,但似乎知道下一道攻擊馬上就會來,席拉快速的翻身躍起,抽出了身後的巨劍抵擋。

  劍與劍的碰撞聲在這安靜的大地上格外的刺耳,席拉感受到強烈的壓迫感,朝後方跳了步,閃開了攻擊。

  在她眼前的,是一名死亡騎士。
  

  席拉喘著氣,努力平穩住自己的呼吸。死亡騎士,穿著厚重的鎧甲,帶著頭盔與兜帽,讓人無法知道他們真正的樣貌。他們可能是任何一個種族,部落或聯盟,只要是被巫妖王選上的,都會成為他的手下。

  三個死亡騎士她都不怕了,更何況現在只有一個?握著巨劍的雙手越握越緊,越握越用力,不管是誰站在自己面前,只要是阻擋她的人,她都會消滅。

  「去死吧!」席拉舉起巨劍,朝著前方的敵人衝去。劍與劍再次碰撞,對方輕鬆的擋下了攻擊。


  一直以來席拉曾與無數的敵人交戰過,不管是聯盟還是天譴軍團,野獸還是怨靈,每一次她都可以感受到對方的情緒。為了守護自己不想失去的東西,怨恨,憤怒,甚至只是純粹想挑戰極限,每一種情緒都會在武器交會之時傳到席拉的心中。然而面對這些死亡騎士,她卻什麼都感覺不到。

  他們是傀儡,他們沒有思想,沒有目的,只知道要把眼前的事物全部消滅。他們,只是被巫妖王所控制的武器,冰冷的武器。

  說時遲那時快,那名死亡騎士沒讓席拉有任何思考時間,馬上再次揮劍,朝著席拉的要害攻去。席拉退了一步,擋下攻擊。

  兩個人你來我往,對戰了很長一段時間,席拉可以感覺到自己的體力在下滑,但對方卻沒表現出任何疲憊之意。不管發生什麼事,他仍在攻擊,就算被劃傷了手臂,刺傷了大腿,卻還是繼續攻擊。

  和之前那三個死亡騎士比起來,這個的力量明顯強大很多,而席拉也有點招架不住。


  「唔!」在席拉因疲憊而分心的瞬間,死亡騎士的劍快速的刺向她,穿過鎧甲間的縫隙,刺中了她的腹部。席拉退了一大步,半跪在地上。

  鮮血順著摀住傷口的手滴下,席拉用巨劍撐住身體。她不能死在這裡,她還沒找到薩拉姐姐,但是她的身體已經十分的疲憊,能否再接下一次攻擊,還是未知數。

  死亡騎士一步步走向席拉,就在席拉努力想站起來的同時,一道聖光閃在她身上,頓時她的傷口不再流血,體力也開始恢復。

  席拉猛然轉過頭,看到的是剛下馬的普羅克。


  「你跟來做什麼?」席拉大聲的喊著,「我不是說不要跟過來嗎?」

  這個敵人比他想像中的還強,要是自己擋不住他,那普羅克的安危也是個問題。

  「你被攻擊啊!要我站在那裡什麼都不做嗎?」普羅克沒有任何逃走的意思,「那樣我還算個男人嗎!?」

  喊完叫完,普羅克都對自己感到佩服。通常這個時候他會躲的遠遠的,幫席拉施放個保護祝福,叫她趕快和自己一起逃跑。然而他知道席拉不會逃,而這一次,他自己也不想逃。

  「你………」席拉站了起身,看了普羅克一眼。他克服心中的恐懼了嗎?

  「戰鬥方面,你比我強,」普羅克認真的說著,「或許我不是個治療的聖騎士,但我還是會治療的魔法!」

  「我還是會治療!所以我還是有用!」普羅克挺著胸說著。這是他第一次覺得自己的能力有被需要。

  「你這傢伙………」席拉笑了,很淺很淺的笑。接著她抹去那笑容,舉起巨劍,重新面對眼前的敵人。

  一個人無法打敗他,那兩個人的力量總夠了吧?有普羅克幫忙治療,她就可以更放心的去做攻擊,不用擔心傷會緩慢自己的攻勢。席拉揮著劍,朝那死亡騎士衝了過去。

  死亡騎士對於普羅克的出現沒有表示出慌張,他照樣對著席拉的攻擊做出防禦,也繼續發出攻擊。

  多了普羅克的幫助,席拉的作戰力可以持久,也終於逮到了對方露出疲憊的時機。就在那死亡騎士的速度慢下來的同時,席拉使盡力氣,朝著他的腦袋揮劍而去。


  『欽!』

  死亡騎士在席拉的巨劍從他頭上揮過的時候側身避開了要害,但頭盔卻還是被巨劍掃重。他的身體因為撞擊而朝一旁轉了一半,手中的劍也差點掉落。頭盔掉了,一條傷痕從額邊劃下。

  見到對方似乎還在剛才那一擊的餘震中,席拉把握時機,舉起巨劍朝敵人再一次衝了過去。就在席拉揮出劍的同時,死亡騎士快速的舉起劍擋下攻擊。她轉過頭,冰冷的眼神對上了席拉充滿怒氣的雙眼。

  頓時,席拉眼中的怒火被急速的冷卻了。

  就在席拉停頓的那一秒,那名死亡騎士一腳踹中席拉的腹部,把她踢的老遠。


  「席拉!」普羅克飛快的跑到跌坐在地上,沒有反應的席拉身旁,快速幫她治療。接著他轉向了那死亡騎士,想知道席拉是看到了什麼,讓她突然愣在原地。

  這一看,就連普羅克也楞住了。


  深色及肩的長髮,蒼白的臉孔,看著眼前那和席拉一模一樣的容貌,普羅克聽到幾個字從席拉的口中緩緩流出。


  「薩拉………姐姐………」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