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夢者 之 三 》


  屍體腐爛的味道瀰漫在斯坦索姆的街道上,天譴軍團的爪牙到處遊蕩著,準備撕裂任何一個被他們發現的生物。街道旁躺著的是一個個勇者的屍體,有聯盟也有部落,有的還很新,有的卻已開始腐爛,甚至還有已經變成枯骨。

  到底為什麼會來到這裡?就連普羅克自己都搞不清楚,其實說穿了,都是他那寶貝妹妹出的主意。

  要不是他那叫做莉絲塔的寶貝妹妹堅持要倒處去看看,他們也不會跑到這死氣沉沉的地方。更不會遇上做事魯莽沒耐性的獸人戰士,而在隊上只有四個人的情況下跑來挑戰危險的地方。

  隊上的四個人,除了獸人戰士是陌生的冒險者之外,其他三個血精靈都是互相認識的。身為聖騎士的普羅克和身為法師的莉絲塔是兄妹關係,而另外那個血精靈牧師則是莉絲塔的好姐妹。他們三個血精靈本來只是要到東瘟疫之地去晃一晃,練習一下剛學會的職業技能,誰知道莉絲塔一個心血來潮就突然說想逛刺激一點的地方。

  這不是第一次因為莉絲塔的『心血來潮』而讓大家陷入危險了,就連身為她兄長的普羅克在這麼多年下來還是無法習慣。

  曾經他們決定出發去探索艾澤拉斯各地,然而因為在半途上發現自己的能力不足而容易陷入危機,於是兩人決定回到訓練師的身邊,好好的再學習一下技能。這段日子以來,他們也的確是進步了不少,但突然要面對斯坦索姆這種危險的地方,可能還是有點太勉強。

  這一路下來,雖然還沒有人掛彩,照情況看也還進行的挺順利的,但他們也知道接下來要面對的,絕對無法和之前那幾隻天譴軍團小兵相比。只是到底他們會見到什麼,也沒有人知道。他們只有默默的跟在那自稱隊長的獸人戰士身後,祈禱他知道他在做什麼。


  「好了!現在我們就要到最後了!你們都準備好了嗎?」獸人的聲音突然響起,每個人的神經同一時間繃緊。

  由於太過於緊張,沒有人發現有個不死族的身影躲在他們身後不遠處的牆邊,看著他們的動靜。


  「我有很不好的預感………」莉絲塔帶著不安的口氣說著,她有點膽怯的看著四周還沒發現他們的敵人。

  雖然說會走到這一步也算是她的提議,但現在親身看到及體驗到詭異的氣氛之後,她也是打心底開始害怕。

  「我們真的要繼續嗎?」下一個開口的是那名血精靈牧師,從她顫抖的程度來看,等等要好好的治療或許都成問題。

  「你們女人就是這麼麻煩!都走這麼遠了,還有什麼好怕的!」獸人戰士十分沒耐煩的瞄了他們一眼,「當初說要來,你們不是每個興奮的說沒問題嗎?」

  兩個女血精靈肩靠著肩沒有回答,她們皺著眉頭,不敢正視那獸人戰士,畢竟他說的是沒錯。

  「如果真的不行就不要勉強了吧………」看著兩個女性怕到發抖,一直沉默的普羅克終於開口了,然而從他的口氣聽起來,似乎也很害怕。

  沒辦法,他從小到大都是出名的膽小鬼,雖然是個滿口義氣的傢伙,但遇到危險的事情,還是不自主的把自己的安危放在第一。然而這樣的作法卻違背了他被指導的騎士精神,而這也是他決定回去重新修練的原因。

  跟以前比起來,他也的確改善了許多,雖然還是怕的要死,但還是會努力壓抑住那股想逃跑的衝動。

  「你最沒用了!一個大男人,躲在兩個女人後面是怎麼樣?」那獸人戰士用著不屑的目光看著普羅克。

  的確,一個堂堂聖騎士,他現在竟然站在兩個布衣職業的法師和牧師身後,要不是那獸人戰士說出來,還沒有人發現到。看到這裡,躲在牆後的不死族少女忍不住嘆了一口氣,要是換做是姐姐,她一定站在最前方,不會讓身後的任何人受到傷害。有的時候,她甚至比身為戰士的自己要來的勇敢。

  「至少開打的時候我站在他們前面啊………」那普羅克抓了抓頭,「我第一次來這種地方啊!」

  「誰不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獸人戰士開始發火了,「我告訴你們!要是不砍到那叫做瑞文戴爾的傢伙,我是不會離開的!你們也別想逃!」

  聽到男爵的名字,少女的全身像是被電流穿過般震了一下。

  男爵,就在前方的那棟建築裡面,騎著他的馬,孤獨的守在那裡。少女的腦海飄過小時候被男爵從野獸的攻擊下救出時的畫面,以及在斯坦索姆中,他輕拍自己和姐姐的頭,邀她們一起跟著他守護斯坦索姆的那一刻。

  閉上眼,雖然心中十分的悲痛,但眼淚卻流不出來。是因為她是個不死族,還是因為眼淚已經流乾了?


  「把這些遊蕩的縫合怪都殺光,就可以了吧!」獸人戰士不顧其他人的反應,抽出了身後的巨劍,「牧師你別想偷懶!等等給我好好的治療!」

  血精靈牧師聽到這話,臉上露出厭惡的神情,但還是站好位置,準備開戰。一旁的莉絲塔和普羅克也是嘆了一口氣後,站到了適合自己攻擊的位置,等著獸人戰士把最靠近他們的縫合怪給引過來。

  他們作戰的方式少女是第一次看到,也馬上認為他們能平安到達這裡是一種奇蹟。

  戰士沒有發出任何警告,舉著巨劍就衝鋒去砍殺最靠近他們的縫合怪,然而他這一衝鋒,引到的卻不止這一隻縫合怪,就連他身後有點距離的那一隻也發現了他的蹤跡。就這樣,他帶了兩隻憤怒的縫合怪回到了隊伍的面前。

  「騎士!你擋住一隻!」戰士大聲的命令著。

  「我?」普羅克一臉錯愕,卻還是趕快照做。

  牧師一臉茫然,一時之間手忙腳亂的不知道該先治療哪一個隊友。而莉絲塔也一樣,她手中的火球遲遲沒有發出,思考著該先攻擊哪一隻縫合怪。

  「牧師你在做什麼!?」戰士大聲的嘶吼著,嚇到了不知所措的牧師。

  這一嚇,讓牧師朝一旁退了一步。這一步退的非常不是時候,另外一隻縫合怪剛好發現了她,於是二話不說的朝她衝了過去,發出猛烈的攻擊。

  「啊!」牧師在沒有察覺的情況下被那縫合怪打個正著,整個人朝一旁飛了出去,在撞上牆之後,跌落地上不再爬起。

  「崔麗!」莉絲塔對著倒地不起的隊友大聲叫著,卻看到那縫合怪朝著她自己衝去。

  在縫合怪攻擊到她的同時,她的身上亮起了一道保護祝福的聖光,吸收了所有的攻擊。那是聖騎士所施放的保護祝福,而普羅克也馬上趕到她面前,阻擋了那縫合怪的第二次攻擊。

  「離我妹遠一點!」普羅克一邊用著稍微顫抖的聲音喊著,一邊攻擊著縫合怪。

  他在害怕,但他知道現在除了自己,沒有人能夠保護他那穿著布衣的妹妹。雖然隊上有一名戰士,但他怎麼就是信不過他。

  現在的情況是,戰士自己努力與一隻縫合怪對抗,而普羅克則是被兩隻縫合怪圍毆。莉絲塔胡亂施放著法術攻擊著面前的其中一隻縫合怪,而叫做崔麗的牧師則躺在不遠處的街道旁。

  「騎士!快治療我!」戰士彷彿是沒有看到,又或著無視攻擊普羅克的那兩隻縫合怪般的叫著。

  普羅克一邊攻擊,一邊露出不可置信的疑惑表情。

  「我連自己都治療不了了!還治療你?」普羅克揮著手中的長劍,連看那戰士一眼都沒空。

  「我是隊長!還不快治療我!」那戰士完全不管其他人死活的叫著。

  「你自己藥水喝一喝!繃帶綁一綁啦!」莉絲塔看不下去的叫罵著,「我哥很忙!你這混蛋!」


  看著他們三人毫無勝算的作戰著,少女忍不住再次嘆了一口氣。為什麼沒有一個人願意聽聽勸告呢?艾澤拉斯上能冒險的地方這麼多,為什麼偏偏要來斯坦索姆呢?

  就在縫合怪朝著普羅克暴露出弱點的背後發出攻擊的瞬間,少女握緊了手中的巨劍,朝著他衝了過去。

  「聖騎士治療,法師攻擊獸人戰士的那隻縫合怪!」少女一劍擋下了縫合怪的攻擊,順勢再把劍揮向另外一隻縫合怪,「這兩隻我來擋!」

  那三人對於少女突然的出現,似乎是愣了一下,不過也馬上照著指示去做。少女知道,就憑她多次闖入斯坦索姆的經驗,要擋住這兩隻縫合怪並不是難事。

  不用多久,獸人戰士眼前的縫合怪就被解決了,在他倒地的同一時間,普羅克和莉絲塔也把目標轉向剩餘兩隻縫合怪中,略顯疲憊的那隻。

  他們的實力不差,但光憑這樣幾人就想殺入斯坦索姆只能說他們太莽撞了。假如能再多找一個隊友,或許一切可以順利一點,然而,他們的後果或許還是會跟其他闖入斯坦索姆的勇者一樣。


  「天啊!我以為我死定了!」解決完縫合怪後,普羅克無力的攤坐在地上。他用力的喘著氣,額前的頭髮被汗水浸濕,凌亂的貼在兩旁。

  「我也是………」女性血精靈的聲音從一旁傳出來,轉過頭去看,見到的是瞬間坐起的牧師。

  「崔麗!你不是死了?」莉絲塔吃驚到把正在喝的水給噴了出來。

  「不要詛咒我好不好………」崔麗彷彿是害怕再次被攻擊般的快速來到其他人身旁。

  「混帳東西,你竟然在那邊裝死啊!」戰士對於崔麗的舉動十分憤怒,「我從沒看過像妳這樣的傢伙!」

  「你這麼兇做什麼?」崔麗叫著,「你想死,我還不想死啊!」

  「我想死?你這女人………」戰士握緊拳頭,像是要一拳打向崔麗般的瞪大著雙眼。

  「你這大猩猩想做什麼!」莉絲塔衝到了兩人之間,隨時要把手中的水袋砸向那戰士的頭。

  少女站在原地看著他們,沒有做出什麼其他動作。他們的行為舉止就像是一場鬧劇一般,只是她怎麼也笑不出來。

  「你們不要吵了啦!」普羅克一臉疲憊的叫著,「很累啊………」

  每個人的動作在他的叫喊中停了下來,紛紛閉嘴坐到了地上,開始默默的喝水吃麵包來回復體力。


  少女環顧了四周剩下的縫合怪,目光最後落到了眼前的建築。從那無法完全關上的門縫中,她可以看到裡面那馬背上的孤獨身影。那是多麼熟悉,卻又多麼的陌生的身影。她感覺不到男爵當年的溫柔與熱心,也聽不到那執意守護斯坦索姆的心跳,閉上雙眼,只聽到從自己心底傳來的,一聲又一聲的悲痛哀號。

  「你很厲害!加入我們!一起打倒這可惡的傢伙!」戰士似乎是察覺到了少女的力量,認為只要有她的協助,就能踏平斯坦索姆。但他卻不知道,他口中那個可惡的傢伙,是曾經救過少女,甚至把她帶大的瑞文戴爾男爵。

  「我拒絕,」少女壓抑住心中的悲痛,「這裡不是一般人能來的地方,想死的話,你們就繼續向前吧………」

  儘管少女很努力的不讓那股傷痛流露出來,但一旁累到說不出話的普羅克卻可以感覺到那股沉重的情緒。

  「放棄吧!」少女最後一次發出警告,「離開斯坦索姆………」

  「不要打擾斯坦索姆的………」由於背對著他們,他們無法看見少女那因悲傷而深鎖住的眉頭,「的………平靜………」

  語畢,少女頭也沒回的離開了這幾個冒險者。

  斯坦索姆的平靜嗎?這樣的斯坦索姆算平靜嗎?至少,現在沒有人能夠再傷害到男爵,也沒有人能夠再傷害到這裡所有的居民。

  他們,都已經不存在了。


  「謝謝你救了我們………」普羅克突然開口,讓離去的少女止住了腳步,「我叫做普羅克!你呢?」

  或許是好奇,在少女身上有一種很神秘且悲哀的感覺,讓普羅克忍不住想知道她是誰。

  他沒有想到自己會開口詢問少女的名字,就如少女沒有預料到自己會跟著他們進入斯坦索姆,更沒有料到會出手救了他們。

  少女沉默,卻沒有繼續往前走。這麼多年來,沒有幾個人問過她的名字,而她也從沒有再去想過自己的名字,彷彿那個名字和曾經快樂的過去隨著那年的屠殺一起消失。自從她以不死族的身分清醒過來後,每晚當她沉沉睡去時,都會夢到那場屠殺。鮮血飛濺的畫面,讓她不敢再作任何的夢,於是漸漸的,她不再作夢,也不再期望會有什麼好夢。


  「席拉………」少女輕輕的唸著,「無夢者席拉………」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