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夢者 之 一 》


  『我們勾勾手,以後要一起守護著大家!』

  『一言為定!食言的是小豬!』


  兩個少女,一個手握長柄武器,一個手持巨劍,站在斯坦索姆的廣場中心,小指勾著小指,微笑的看著對方。


  薩拉和席拉是她們的名字,她們是一對居住於羅德隆北方大城─斯坦索姆的人類雙胞胎姐妹,小時後曾與父母親一同住在羅德隆東南邊的考林路口。由於一直希望孩子們能夠有好一點的生活,父母親在存到了一筆錢財之後,決定全家搬去北邊的大城市─斯坦索姆。這樣不止兩個小女兒可以有更好的學習環境,在大城市中,也能找到收入更好的工作。

  一切都進行的很順利,直到他們在通往斯坦索姆的路上遇到了兇猛的野獸。被突襲的搬家車隊在野獸的攻擊下,工人們死的死,傷的傷,而父母親更是為了保護兩個寶貝女兒而被野獸咬死。

  兩姐妹當時年紀小,並沒有任何能夠對抗兇猛野獸的能力,除了害怕的大哭之外,兩人也只能抱在一起。就在她們看著野獸慢慢靠近,絕望等待死亡降臨的時候,一名騎著黑馬的聖騎士來到了她們的面前,並且斬殺了野獸。

  那是一名年輕的聖騎士,消滅了發狂的野獸後,他知道了這兩名小女孩已成為了孤兒,於是決定帶她們和剩下的搬家工人一起前往斯坦索姆,並在那裡安葬了她們的父母。在那名聖騎士以及親切居民的幫助之下,她們住進了斯坦索姆,也平安的長大成人。

  當時薩拉和席拉渾然不知,這名拔刀相助的聖騎士正是大名鼎鼎的瑞文戴爾男爵,也就是斯坦索姆的領主。而在得知他的身份之後,兩人對他有著無限的感激與崇拜,更發誓要報答男爵的救命之恩。

  「讓我們也為了斯坦索姆而努力吧!」兩個女孩來到了男爵面前,用著非常堅決的語氣說著,「我們什麼都沒有了,斯坦索姆是我們的一切!」

  男爵用著十分柔和的目光看著眼前這兩位女孩,伸出手,輕輕的拍了拍她們的頭。

  「那你們就跟著我,一起守護斯坦索姆吧!」男爵面帶微笑,溫柔的回應著。

  數年之後,對男爵抱著仰慕之心的薩拉在男爵親自的指導下,學習成為一名聖騎士,而妹妹席拉則是為了保護斯坦索姆的居民,選擇成為一名勇猛的戰士。兩人舉起了男爵贈送的武器,跟隨著他的腳步,一起為了守護斯坦索姆而立誓,今生今世都要為斯坦索姆付出。她們的血液將為斯坦索姆而流,靈魂更與斯坦索姆同在。


      ※     ※     ※     ※     ※


  身體好痛,到底總共承受了多少的攻擊?

  好不容易平穩住自己的呼吸,看了一眼倒在前方的巨大縫合怪。

  這些東西,是什麼時候出現在這裡的?曾經和平的斯坦索姆,什麼時候變成這個模樣?

  轉過身去看周圍的景色,曾經美麗的大地如今成為一遍死寂的瘟疫之地。到處都是受瘟疫感染的生物,以及天譴軍團的爪牙。


      ※     ※     ※     ※     ※


  「天譴軍團開始攻擊羅德隆的各個城鎮,斯坦索姆被攻擊也是遲早的事!」薩拉站在城門口看著遠處開始變質的大地。

  「但男爵現在人在王城與國王會面,我們該怎麼辦?」席拉站在薩拉身旁,不知所措的問著。

  男爵離開斯坦索姆時,一切都還是非常的平靜,雖然有天譴軍團攻擊的消息,但卻還沒嚴重到城鎮的守衛們無法抵抗。然而隨著日子漸漸過去,天譴軍團的勢力似乎也越來越強大。

  「不用擔心,我聽說阿薩斯王子正帶領著軍隊討伐這些天譴軍團的殭屍們,我相信很快的一切就會沒事了!」薩拉安撫著席拉不安的情緒。

  「希望如此………」雖然薩拉這麼說,但席拉還是不安的看著遙遠的前方,心中的不安絲毫沒有散去。

  為了避免遭受攻擊,兩姐妹和斯坦索姆的守衛一起不分晝夜的站崗,注意著天譴軍團的所有動靜。他們只希望阿薩斯王子的軍隊能夠快點平息這場戰爭。然而,渺小的希望很容易就被踏碎,他們渾然不知在這段看似平靜的日子裡,斯坦索姆的未來已被黑暗吞沒。

  天譴軍團在入侵了人類七大國之一的洛丹倫王國後,開始在羅德隆大陸上散播瘟疫。被感染的人民看似無異,卻會從沉睡中清醒的瞬間,轉化成毫無意識的食屍鬼,並且成為天譴軍團的一員。當然,身為羅德隆大陸上大城鎮之一的斯坦索姆也逃不過這場瘟疫。


  「阿薩斯王子會來救我們的,對不對?」看著斯坦索姆的居民一個個變成毫無自我意識的食屍鬼,席拉絕望的問著同樣不知所措的薩拉。

  此時男爵還在洛丹倫王城和國王會面,完全不知道斯坦索姆正面臨的危機。

  「我們必須讓男爵知道現在斯坦索姆的狀況!」薩拉看著被正被瘟疫侵蝕的斯坦索姆,心痛不已。

  她們發誓要保護斯坦索姆,但面對這場瘟疫,兩人儘管武器握的再緊,也無能為力。

  「席拉!妳快點去備馬!火速前往洛丹倫王城通知男爵,」薩拉咬了咬牙,「我留在這裡和剩下的人民一起想辦法阻止瘟疫!」

  「不!」聽到薩拉的決定後,席拉堅決否定,「王城由你去,你是個聖騎士,你能夠展開十字軍光環讓馬匹速度加快!」

  「席拉!」薩拉想說什麼來反抗,但卻無法不認同席拉所說的話。

  「快去吧!」席拉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我將守著斯坦索姆,直到阿薩斯王子的軍隊到來………直到你和男爵歸來………」

  薩拉看著妹妹堅決的雙眼,也明白了她們沒有什麼選擇了,用力的點了點頭後,她喚來了馬匹,翻身上馬。一道光在她與馬匹的腳下展開,形成一道十字,接著她快速的朝著前方的道路奔去,一刻也不浪費。


  「薩拉姐姐………我們會在斯坦索姆等著你們………」


      ※     ※     ※     ※     ※


  不知道奔跑了多久時間,薩拉連休息都沒有就直奔王城,越快能把消息傳到男爵那越好,然而好不容易抵達了王城門口的薩拉卻受到了守衛的刁難。在守衛眼中,薩拉不過是一個平民少女,他們說什麼都不相信她的消息是正確的。他們告訴薩拉,阿薩斯王子已經帶軍隊去討伐天譴軍團,所以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無奈無法進入王城,守衛甚至連傳話都不肯幫她傳,薩拉只有枯等在城門口,等待男爵的出現。

  這一等就是半個月,好不容易看到了男爵的身影出現在眼前,薩拉也不顧守衛的阻擋,馬上衝上前去告訴他斯坦索姆的處境。聽到事情經過後,男爵得知了事情的嚴重性,和薩拉即刻火速趕回斯坦索姆。

  然而一切都太遲了。

  斯坦索姆的繁榮已不見,在他們眼前的只剩屠城後的死寂,薩拉與男爵看在眼裡,心痛的說不出話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離開前是瘟疫正在蔓延,但現在怎麼會變成屠城?

  兩人衝入了充滿死亡的斯坦索姆,薩拉瘋狂的尋找著席拉的蹤影。她的腦海中還浮現著席拉那雙堅決的雙眼,告訴她,她們將等待她和男爵的歸來。

  「不………不是這樣………」薩拉在屍體堆中瘋狂的尋找著妹妹的身影,她看到了男人,女人,老人,小孩,各種不同的屍體,每個死狀悽慘。有些是被食屍鬼殺害,有些則是被武器刺殺。

  到底在斯坦索姆中發生了什麼事,薩拉完全不知道,直到她在廣場中心的水池邊找到了席拉留下的書信才明白。

  『薩拉,假如你看到了此信,想必斯坦索姆已經淪陷了。我無法詳細告訴你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斯坦索姆已經不是個安全之地。瘟疫的散撥讓大部分的居民變成了食屍鬼,我已經分不清到底誰是朋友誰是敵人了。』

  『現在阿薩斯王子的軍隊已經來到了斯坦索姆,但面對受感染的居民,他下令屠城,好藉此來止住瘟疫………』

  『薩拉,離開這裡吧!和男爵離開斯坦索姆………我們的斯坦索姆………已經不在了…………』

  看到這裡,薩拉的雙眼已經模糊到什麼都看不清了。從凌亂的字體,還有沾滿血跡的信紙來看,席拉應該是受了重傷後才寫下這封信。然而她到底到哪裡去了?薩拉環顧著廣場,不知道該去哪找尋親愛的妹妹。


  儘管心中充滿了悲痛,薩拉還是將信交到了男爵手中。男爵看著自己的城鎮變成廢墟,自己的居民成了一具具的屍體,心中有著無盡的悲痛。他不願離去,他要為他的子民們報仇。

  既然男爵不願離去,薩拉也握緊武器,死守他身旁。她曾經立過誓,要永遠站在男爵身旁,守護著斯坦索姆。

  就在此時,一股黑暗與邪惡混雜的氣息從斯坦索姆大門入侵,薩拉和男爵同一時間朝著那方向看去。

  白色的長髮,雙眼散發著詭異的藍色光芒;蒼白的肌膚以及那身黑到讓人發慌的盔甲,儘管他的容貌告訴薩拉和男爵,他就是洛丹倫王國唯一的王子─阿薩斯,但他身上散發出的死亡氣息卻也在同一時間告訴他們,他已經不再是從前的阿薩斯王子了。

  「把斯坦索姆還給我們!」薩拉舉起武器,準備朝著眼前充滿死亡氣息的阿薩斯王子衝過去,卻被男爵一手制止。

  「薩拉,退後………」男爵可以察覺到阿薩斯身上那無盡的黑暗力量,然而決心要為斯坦索姆所有居民報仇的他,卻沒有退怯之意。

  薩拉可以感覺到氣氛的沉重,也可以嗅到充滿殺意的危機,但她說什麼也不願離開男爵身旁。

  「活著,離開這裡………」儘管心中的怒火強烈的燒著,男爵還是用著很輕很輕的語氣告訴身後的薩拉。

  「男爵………您說過要我們跟著你一起守護斯坦索姆………所以………不要趕我走,讓我跟著你,繼續堅持下去好嗎?」薩拉堅決不肯走,說什麼她都不會自己一人離開這裡,這裡是她的家,她的所有,而她現在除了男爵之外,可以說是一無所有了。

  男爵轉過頭,看到的是薩拉那雙充滿淚水卻堅決的雙眼。他明白薩拉的決心,但也知道薩拉的力量是不夠的,面對被死亡壟罩且無人生還的斯坦索姆,他不想再看到有誰犧牲了。摸了摸眼前少女的頭,男爵什麼也說不出口。

  「站在我後面,」男爵最後對薩拉說道,接著舉起手中的劍,朝著阿薩斯衝了過去,「我們以鮮血捍衛榮譽!」


  看著與阿薩斯作戰的男爵,薩拉沒有插手的餘地,她的力量在這兩人面前,實在是太過於渺小。阿薩斯揮舞著手中那把充滿黑暗力量的劍─霜之哀傷,每一擊都讓男爵難以招架。兩人交手沒多久,男爵就在薩拉面前,被霜之哀傷貫穿了心臟。

  「不!!」薩拉失控的舉起武器,也沒想到自己是以卵擊石的衝向了阿薩斯。面對薩拉的攻擊,阿薩斯只不過是將手揮了一下,她馬上就被打飛了出去。

  鮮血從她口中流出,儘管沒有力氣了她還是使盡力氣的爬了起來。

  「你………這個………怪物…………」薩拉的口氣中充滿了傷痛與怨恨。

  就在這個時候,薩拉聽到身後傳來了聲響,她猛然轉過頭去看,見到的是再次站了起來的男爵。見到男爵沒事,薩拉忍著身上的痛楚,高興的朝他跑了過去,直到來到他面前才發現男爵的雙眼充滿了虛無並且露出邪惡的光芒。

  這不是她所熟悉的男爵。

  就在她吃驚之刻,男爵手中的長劍貫穿了她的身體。


  「怎麼………會………」絕望與悲痛壟罩住薩拉,她摀著傷口,無力的倒了下去。

  那把劍,那把充滿邪惡力量的劍,霜之哀傷,到底有著什麼樣的力量?薩拉使盡力氣想爬起來,卻只讓傷口冒出更多的鮮血。

  為什麼男爵會變成這樣?到底阿薩斯對男爵做了什麼?

  男爵站在原地不再移動,而阿薩斯則是緩緩的來到了她的面前。看著靠近的阿薩斯,薩拉只能用著憤怒的雙眼瞪著他。

  阿薩斯帶著冷酷的表情看著倒在地上,傷到無法移動的薩拉。


  『這眼神真好………』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