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 》

  
  旅店前的決鬥確定是由薩奈拉得到勝利,然而結束的那一刻並沒有任何人歡呼。她的戰鬥方式和從前明顯的不同,帶著的冷酷殺氣也讓人打心底萌起懼畏之意。然而勝利就是勝利,對於她接任隊長一職也沒有人表示反對。就這樣,她在毫無心理準備下,成為了阿斯特蘭納中梣谷守護者的新隊長。

  至於慘敗的那名戰士,聽說在決鬥過後離開了梣谷守護者,不知道是回去再繼續修練還是轉移未來走向,這就沒有人知道。


  「米納利亞,我真的………沒有當隊長的把握………」某天晚上在阿斯特蘭納納平靜湖水旁,薩奈拉這麼和米納利亞說。

  一向獨來獨往的薩奈拉,無法想像自己成為要帶領眾多隊友的隊長,她不認為自己能夠做的和法特恩一樣好,甚至連他的十分之一都做不到。

  「沒有人一開始就做的好,就連法特恩也有生疏的時候。」米納利亞沒有絲毫的擔心,「我會陪著你一直往前走,就算做錯了,就算失敗了,吸收經驗之後再站起來,沒有什麼大不了。」

  薩奈拉看著身旁的盜賊,突然心中安定了許多。

  到底米納利亞當了多久的副隊長?是否在法特恩成為隊長前,她就已經是副隊長了?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米納利亞的存在總是讓人很安心,而她的話語也讓不安退散了不少。

  「我可以告訴你身為一個隊長該做什麼事,職責是什麼,但要如何去處裏事情,要怎麼走,決定權都在你手上。」米納利亞繼續說,「但當然,我有意見還是會發表出來,遇到該堅持的事情我也是會堅持到底。」

  「我了解。」薩奈拉點頭表示明白。不管是梣谷守護者還是這整座森林,甚至他們會遇到的敵人,米納利亞都比自己清楚許多。在什麼都不了解的情況下,米納利亞的建議對她來說非常重要。

  「我認為你絕對能夠勝任隊長一職,我比較擔心的是你的作戰方式………」米納利亞沒有把話說完,抬頭看了薩奈拉一眼。

  「我沒有別的辦法,」薩奈拉再次轉向湖水,「如果要拿起這把劍,我只能用這種方式作戰。我知道很不合理,也知道很危險,但無論如何我是不會放棄的。」

  這是一種執著,一種信念,米納利亞深深吸了一口氣,明白薩奈拉的決心。那把劍帶給薩奈拉的是勇氣,一股讓她能夠繼續走下去的勇氣,只是米納利亞擔心除了勇氣之外,那把劍也會成為一個包袱,然而現在說什麼也沒有用,對於未知的明天,米納利亞只能小心關注。

  「如果那是你所相信的,那就繼續往前走,不需要放棄。」米納利亞語氣仍是那樣的令人安定,「在你勇往直前的時候在防禦上或許漏洞百出,但不用擔心,只要我還在你身邊,我會替你彌補好那些漏洞,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妳。」

  薩奈拉訝異的轉向米納利亞。如果自己是把劍,那麼米納利亞將會是她的盾,是這個意思嗎?突然間薩奈拉了解為甚麼法特恩說過身為隊長左右手的米納利亞是多麼的重要,想必米納利亞的存在肯定位他省下許多麻煩也減少許多危險。

  「那麼往後也請多指教。」薩奈拉最後朝著米納利亞點了點頭。

  「我會的。」米納利亞回以一抹微笑。


  就這樣,在米納利亞的指導與協助下,薩奈拉把隊長一職做的有聲有色,雖然偶爾會遇到些麻煩,也曾在人際關係上出過問題,但總在自我檢討之後解決了一切困境。漸漸的原本不看好薩奈拉的隊員們也漸漸的開始接納她,順從她的指揮。有些人天生就有當領導的能力,而薩奈拉雖然缺少經驗,但那股能夠壓制他人的氣勢卻是十分難得的。

  雖然一切看似都很順利,但還是有些事情讓米納利亞十分頭疼,那就是薩奈拉獨來獨往的習慣。

  梣谷守護者是個團隊,一般來說不管是出任務或是巡視區域都是以小隊型態來行動,但薩奈拉卻常常在其他人休息的時候,自己一人跑到森林中視查。就算擔心薩奈拉的安危,但米納利亞也不能放任其他人不管。關於這點她也曾和薩奈拉提過,但薩奈拉表面上總說了解,實際上卻仍是這麼做。

  沒有人知道她為什麼這麼做,除了她自己。

  她要找到那名黑色的德魯伊,她要為法特恩報仇。只不過就連她自己都不確定自己能不能夠成功,儘管如此她還是要試。

  她幾乎問過阿斯特蘭納裡的所有人,但卻沒有人能夠說出泰莎娜到底是誰,最多問到的是她是一個邪惡且危險的存在。她到底是誰,從哪裡來?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待在梣谷的目的是什麼?許許多多的問題困擾著薩奈拉卻無法找到答案。

  米納利亞曾說過有個名叫卡德里昂的德魯伊長年在梣谷徘徊,或許會知道些什麼,但在梣谷待了這麼久,薩奈拉卻從沒見過這個謎樣的德魯伊。阿斯特蘭納的居民也只說他是個很溫柔的夜精靈,僅此而已。

  在許多問題的糾纏下,薩奈拉更頻繁的往森林跑,希望有天能讓她找到答案。

  這天她有如往常一般溜出米納利亞的視線,獨自前往森林中,也好死不死讓她遇上了一小批遊盪中的薩特。薩特通常不會在森林中胡亂行走,但這一陣子似乎發生過不少類似的情況。薩特出沒的範圍越來越廣,這絕對不是好事。

  算一算對方的數量並不是非常多,與其回去找人來一起撲殺,薩奈拉決定靠自己一人將他們殲滅。抽出背後的劍,在算準時機之後,她毫無懼怕的衝向敵人。

  戰鬥進行的比預算還要久一點,但總算還是把薩特都砍殺。或許是低估了敵人的實力,薩奈拉自己身上也掛了彩。她的左右手臂多處有著明顯的刀傷,就連臉頰上也有傷口,然而就像是已經習慣一般,她並沒有對那些傷口多做理會,順手把劍上的血跡清理乾淨之後,將劍收回身後。

  就在此時一道綠光閃現在薩奈拉身上,接著她感覺到體力和傷口再慢慢的復原。

  這是德魯伊的回春治療術,能夠緩慢的治療傷口,對於不算太嚴重的傷害來說是種很好的治療術。

  薩奈拉轉過身朝施法者的方向望去,見到的是一名有著綠色長髮的男性夜精靈。他看似輕鬆的坐在一顆大岩石上,用著頗有興趣的目光看著薩奈拉。

  眼前的德魯伊薩奈拉從未見過,從他的打扮看來也不像是梣谷守護者的一員。他身上有著老舊的裝備,散發出的也不是一般新手的氣息,或許是個路過梣谷的冒險者。

  「不治療自己嗎?」四目相交的瞬間,那名男性德魯伊開口。

  不知道對方是如何得知自己有治療的能力,但薩奈拉沒有心情跟一個陌生的傢伙談天,於是二話不說轉身就走。

  「那把劍很沉重吧?」德魯伊再次開口,讓薩奈拉止住了腳步。

  「不用你管。」薩奈拉頭也沒回的丟下一句話,接著離開了現場,留下那名德魯伊一人仍坐在石頭上。


  返回阿斯特蘭納的一路上薩奈拉都在想方才那名德魯伊,雖然完全不認識,但對方很明顯知道一些有關於自己的事。他是誰?會是敵人還是朋友?

  想著想著雙腳已踏入阿斯特蘭納,第一個出現在眼前也理所當然的是米納利亞。

  「你受傷了。」米納利亞平穩的說著,口氣中沒有責備。

  「不要緊。」薩奈拉邊說邊低頭看了一下傷口。

  身上的傷口老早都被回春術給治療好,剩下的只是衣服上染了血的破洞。

  「你呀!真是說不聽,該拿你怎麼辦才好呢?」米納利亞嘆了口氣。

  「就這樣吧!」薩奈拉聳了聳肩,換來的則是米納利亞第二次的嘆氣。

  「對了,卡德里昂來了,如果你有什麼事情想問他的話,就快去吧!」米納利亞看了旅店一眼,表示卡德里昂人在那邊。

  沒有多說什麼,薩奈拉快速的朝旅店走去。

  米納利亞望著薩奈拉的背影,輕輕的嘆了第三次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折翼Ziarra 的頭像
折翼Ziarra

牆角的世界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