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 》

  一樣的微風,一樣的樹木,一樣的場景,梣谷的一切與離開時一樣,什麼也沒變過。世界不會因為少了什麼而停止運轉,這片樹林也是一樣。

  薩奈拉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接著跳下角鷹獸,向角鷹獸管理員點頭示意後,朝著阿斯特蘭納的旅店走去。

  米納利亞告訴過她,她要去哪就去哪,等到收拾好心情之後再回來這裡。於是她回來了,帶著不同的心情回來了。

  今天的阿斯特蘭納很熱鬧,旅店門口的空地聚集了許多人。詢問之下薩奈拉才發現,自從法特恩死後,隊長的位子一直空在那裡。身為副隊長的米納利亞沒有接手也不願接手,她相信自己的位子不是隊長,而是隊長的旁邊。她是隊長的左右手,以前是,以後也是,她對隊長這個職位沒有任何的欲望。

  這天之所以會聚及這麼多人,不外乎也是因為隊長位子的空缺。在與梣谷其他資深守護者討論過後,米納利亞決定從分隊中選出幾個比較適合隊長的人,讓他們在決鬥中來決定誰會是下一任隊長。

  被選出來的有五個人,分別屬於不同職業。他們實力都很強,也都在某方面具備隊長的條件,但各有優勢也有弱勢。

  薩奈拉朝旅店靠近,對於誰會當上隊長她毫無興趣,她只想找到米納利亞。身為這場決鬥的裁判,米納利亞一定也在旅館前。本來只是想和米納利亞打聲招呼告知自己的歸隊,沒想到卻聽到了意外的消息。

  「回來的真是時候,歡迎你歸隊。」米納利亞很高興再次見到薩奈拉,「被選出來的五人當中,也包括你喔!薩奈拉。」

  「我?」薩奈拉完全沒有任何心理準備。

  「法特恩一直看好你,他也曾經跟我說過,假若要選下一任隊長的話,你會是個很好的人選。」米納利亞這麼說。

  「我對隊長一職沒有興趣。」薩奈拉明講,這次回來她其實有別的打算。

  「那你認為誰當隊長比較好?」米納利亞問著。

  從背在薩奈拉後方的單手劍她可以知道,薩奈拉仍然放不下法特恩。

  將目光移開,薩奈拉伸手觸碰背後的單手劍。在她心中只有一個隊長,儘管他已經不在了,他還是唯一的隊長。

  「試試看吧!跟著他的腳步走。」米納利亞的話打動著薩奈拉。

  走上法特恩走過的路,是否就能看到他的世界?

  握緊拳頭,薩奈拉二話不說朝著旅店前的空地走去。

  決鬥已經進行了一陣子,在場的四位候選人也都比試過,剩下最後的勝利者仍站在空地上。薩奈拉認得他,他是比自己還資深的一名戰士,雖然能力真的很好,但個性十分自大。

  和法特恩比起來,他實在差太多了。

  「我還以為你不會出現了,薩奈拉!」那名戰士用著些許輕藐的口氣說著,彷彿看不起薩奈拉,「聽到米納利亞說出你的名字的時候,我還以為她在開玩笑呢!」

  薩奈拉沒有回應,但心中有股無名火在燒。

  如果讓這種人當上隊長,那豈不是把臉都丟光了?法特恩若是知道的話,一定不會瞑目。

  「薩奈拉,他真的很厲害,你身上的傷一定還沒完全康復,千萬不要太勉強!」雖然在眾多守護者當中,薩奈拉的人緣不能說算很好,但跟眼前的戰士比起,她可是熱門許多。

  「一個牧師也想當隊長?如果你能贏過我,我改口叫你媽媽!」似乎因為先前贏的太順利,戰士更加變本加厲的狂妄起來。

  「我不需要你這種兒子。」薩奈拉冷冷的說著,接著從身後抽出了法特恩的單手劍。

  抽出劍的那一剎那,在場的人都愣住,這也包括即將和她決鬥的戰士。

  一個牧師是不會拿劍和別人決鬥,他們就算攻擊也是以遠程法術攻擊,拿著劍就等於要和敵人進行近距離戰鬥。薩奈拉現在的舉動等於是自殺,讓其他人完全摸不著頭腦。
  
  一旁的米納利亞瞇起眼觀望著,打從剛才見到薩奈拉之後她就知道薩奈拉已有所改變,不管是心境還是力量上,和離開前都有著很大的差距。到底這改變是好是壞,她也只能靜靜的觀察。

  「你這是什麼意思?」戰士不明白薩奈拉的用意,「妳轉行了嗎?」

  「你怕了嗎?」薩奈拉的語調很冷,讓對方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

  米納利亞感覺到薩奈拉身上有的淡淡的殺氣。

  決鬥很快就開始,那名戰士在發出一聲怒吼後朝薩奈拉衝去。就算拿起劍又如何?一身布衣的薩奈拉怎麼可能打的過他這個全身鎧甲,經驗更多的正牌戰士?

  戰士舉劍用力朝薩奈拉的方向揮去,只見薩奈拉不慌不忙的朝一旁閃開。她的速度很快,連身為盜賊的米納利亞都忍不住想稱讚她。

  閃過攻擊後,薩奈拉雙手握緊那把單手劍,一個迴身用力的把劍揮向戰士。戰士沒料到薩奈拉會馬上回擊,狼狽的把劍從地上拉起來檔下攻擊。

  攻擊雖然被擋下,但薩奈拉又有停頓,再把劍重新舉起的同時,一個側身朝戰士的肚子踢去。戰士急忙退後閃開,誰知道薩奈拉的劍又馬上從上方落下,他只好再快速的舉劍阻擋。

  看著這場決鬥,薩奈拉很明顯已經不是以一個牧師的身份在戰鬥,她是個戰士,一個身穿布衣的戰士。她或許沒有戰士般的力量,因此她將單手劍當成雙手劍來使用。她或許沒有戰士般堅強的體魄來穿戴鎧甲,但也因為一身的布衣讓她的敏捷度比一般戰士快上許多。或許她不是個從小訓練出來的戰士,但她所散發的壓迫感卻比一個戰士還要沉重。

  她不是個正規戰士,所以她不能用正常戰士的打法來作戰。她選擇放棄所有的防禦來彌補力量上的缺失,利用自身的敏捷度來閃躲攻擊降低可能受到的傷害。這是一種不要命的戰鬥方式,完全不顧自身安危的不怕死打法。

  米納利亞輕輕嘆了口氣,原來法特恩的死帶給薩奈拉的打擊是這麼的大,只是這樣子真的好嗎?

  『欽!』

  劍與劍碰撞的聲音不斷迴響在阿斯特蘭納,薩奈拉已經滿頭大汗,但攻勢卻沒有絲毫減弱。離開的這些日子來她每天都在練習,訓練自己的體力,速度,還有戰鬥的技巧。她請教過各種訓練師,戰士也好,盜賊也好,甚至獵人訓練師她也拜訪過。

  她需要更強的力量,比牧師還強大的力量,如此她才能親手殺了泰莎娜。

  是的,她要替法特恩報仇。

 
  「夠了!薩奈拉!已經分出勝負了!」米納利亞的聲音自安靜的人群中響起,薩奈拉這才停下手中的動作。

  戰士跌坐薩奈拉面前的在地上,手中的劍早已摔落在一旁,方才狂妄自大的氣勢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恐懼與冷汗。

  薩奈拉雙手高舉著劍,若不是米納利亞出聲阻止,或許她已經揮劍砍下。

  就差這麼一點點她就完全失控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折翼Ziarra 的頭像
折翼Ziarra

牆角的世界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