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 》

  睜開雙眼後薩奈拉還能感受到傷口帶來的痛楚,儘管已經遠離了戰鬥的區域但閉上雙眼彷彿還看的到那些舉著武器的薩特。

  法特恩最後那抹安心的微笑也仍舊在腦海中。

  現在薩奈拉人在阿斯特蘭納,時間是早上,但不知道自己到底昏睡了幾天。米納利亞坐在床邊,見到薩奈拉清醒過來,也算是放了心

,轉身替她倒了杯水。

  「傷勢沒什麼大礙,多休息就會痊癒。」米納利亞將水杯遞給坐起身的薩奈拉。

  點頭示意後薩奈拉接過水杯卻沒有喝。

  那晚米納利亞其實根本沒有離開,她知道會有危險因此躲在法特恩不易察覺的地方。然而她沒有想到薩奈拉也會出現,原本躲藏是為

了支援法特恩,最後演變成救援薩奈拉。

  若不是自己,米納利亞應該能夠救的了法特恩吧?

  「那晚的事不要太自責,法特恩已經有了豁出去的覺悟,無論我們再做什麼也無法挽救。」米納利亞似乎看穿薩奈拉的思緒,「對方

不顧一切的要至他於死地,就算我們留下也只是陪葬………」

  「她是誰?那個叫做泰莎娜的女人………」薩奈拉問著,在她心裡有好多疑問,第一個脫口而出的還是有關那個女德魯伊。

  「她是梣谷中的危險人物,她的存在令守護者們很頭痛………」聽到這名字後米納利亞面色變的凝重,「但我們任何一個都沒有那個

能力消滅她。」

  「從外表看來她跟我們沒什麼兩樣,為什麼卻沒有能力消滅她?還有,她跟那些惡魔又是什麼關係?」薩奈拉有好多好多的疑問。關

於泰莎娜的一切她從來沒有聽說過。

  她沒想到在梣谷中眾多的危機中,最大的威脅竟然來自同樣身為夜精靈的德魯伊。

  「很遺憾我對她一無所知,就連法特恩都不太提起有關於她的事。」米納利亞低下頭,「若是卡德里昂或許會知道比較多………」

  「卡德里昂?」

  又一個陌生的名字。

  「一個遊盪在梣谷中的德魯伊,對於這片森林他知道的很多,但他的去向也很難捉摸,想遇到他也真是得靠緣分。」米納利亞看著窗

外,「有時候他會來阿斯特蘭納就是了,來找法特恩………」

  來找法特恩的德魯伊。

  「曾經救過法特恩的,就是他嗎?」薩奈拉想到法特恩曾經提起的往事,還有泰莎娜口中的『那傢伙』。

  「好像有這件事。」米納利亞摸了摸下巴,「你知道的也不少嘛!有關法特恩。」

  「才沒有。」像是被發現什麼秘密,薩奈拉把頭轉開。

  「法特恩什麼都沒有留下,只有這個。」米納利亞轉身望了一旁木頭桌子上的單手劍,「我知道牧師帶著這種劍是沒用的,但若你…

……」
  
  「我要。」薩奈拉沒等米納利亞說完就直接開口,接著意識到自己的小失態而再次把頭轉開。

  「留給你吧!做為對他的一個回憶。」米納利亞輕輕的說著,「我就不打擾你休息了,請保重。」

  「米納利亞………」薩奈拉叫住準備離去的米納利亞,「謝謝你………」

  自從來到阿斯特蘭納之後,這是薩奈拉首次主動跟別人道謝,米納利亞聽到後露出微笑。

  「這段日子你好好休息吧!想去哪就去哪,等到傷勢好了再回來這裡。希望你歸隊的時候,已經重拾好心情。」米納利亞最後說完轉

身離去。

  薩奈拉目送米納利亞離去,接著目光落在桌上的單手劍上。

  法特恩的配劍,那把到最後一秒仍然與他一起戰鬥的劍。

  閉上雙眼,一滴眼淚從薩奈拉的眼角流下。

  那時候她什麼都做不了,也什麼忙都幫不上,如果自己能夠再強一點,是不是結果就會不一樣?


  接下來的日子薩奈拉都沒有外出,安靜的在房內養傷,只是每當她閉上眼,腦海中就會不自主的重播被薩特圍攻的畫面,最後是法特

恩的微笑。那個曾經令她反感的微笑現在是多麼的懷念,她想再看一次法特恩的笑容,那種好像天塌下來也沒關係的表情。

  就在傷勢好到能夠自由行走時,薩奈拉打包了簡單的行李離開阿斯特蘭納。米納利亞沒有攔阻她,只是告訴她要多保重。

  就連薩奈拉自己也不知道會不會回來,但現在她只想離開這個還留有法特恩影子的地方。

  為了讓自己能夠擺脫悲傷,薩奈拉決定回到達那蘇斯去尋找歌莉雅。有多久沒有見到自己的好姐妹了?她仍在湖邊做著那些不切實際

的幻想嗎?

  有如她所猜的,歌莉雅的確還在達那蘇斯,但她並沒有在湖邊望著湖水發呆,也沒有在樹林間和那隻雪白的貓頭鷹玩耍。薩奈拉是在

銀行的外頭遇見了裝備穿戴齊全歌莉雅。

  「薩奈拉!你回來了!?」歌莉雅沒想到會在達那蘇斯內遇見薩奈拉,很高興能夠再次遇見好姐妹,但從她的打扮看來,似乎正準備

去哪裡。

  「看你的樣子,終於要去冒險了?」薩奈拉故作輕鬆的與歌莉雅交談。

  「是的,我想我等的那天已經到了。」歌莉雅露出一貫的微笑,但表情馬上轉為擔憂,「我聽說了梣谷發生的事,你沒有受傷吧?」

  是消息傳的快還是歌莉雅無時無刻不在打探自己的消息?

  「我沒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薩奈拉用微笑來掩飾自己內心的悲傷。

  「沒事就好!我還正想繞去梣谷探望你,沒想到你就先來了!」歌莉雅抓起薩奈拉的手,「無論如何,你都要堅持下去!」

  「我會的。」薩奈拉點頭,接著瞄到在歌莉雅身後不遠處的一名人類戰士。

  那名人類戰士察覺到薩奈拉的目光,用點頭來表示禮貌。

  「是那傢伙嗎?妳等到的人。」薩奈拉的目光仍留在那名人類戰士身上。

  「咦?啊!是,是的!」歌莉雅的臉有些暈紅。

  薩奈拉忍不住皺起眉頭,她不懂好好的一堆夜精靈不選,為什麼歌莉雅會看上一個人類?好在那傢伙好歹也是個戰士,如果是個法師

還是什麼虛弱的職業,那豈不是要歌莉雅在前面保護他?

  「我希望你的選擇是對的。」薩奈拉還是忍下了心中的不解,願意相信歌莉雅的選擇,「所以你們打算去哪冒險?」

  「我們………」歌莉雅把頭緩緩垂下,目光落在一旁的湖水上,「要上戰場。」

  戰場兩個字彷彿一股無形的力量用力的揪了薩奈拉的心一下,她不解為何個性溫柔的歌莉雅也要投入如此危險的地方?

  戈利亞德戰死沙場的記憶再一次像桶冷水般從她頭上澆下,接著想到的是法特恩的死亡。不同的戰場,但帶走的都是她身邊的人,現

在她只剩歌莉雅,但歌莉雅卻也要投入戰場。她害怕哪天收到歌莉雅也離開的消息,那她一定會崩潰。

  「為什麼………為什麼要去戰場?」薩奈拉不解,接著看了後方的人類戰士一眼,「是因為他嗎?」

  「不是的!並不是這樣!」歌莉雅感受到薩奈拉口中的怨氣,深怕她會把一切怪罪到那名人類戰士身上,「是,要上戰場的是凱文,

但我是自願要跟他一起去的!」

  「我想知道戈利亞德哥哥為什麼會這麼執著於戰場上!他追尋的是什麼,他每天見到的是什麼,我想知道。」歌莉雅堅定的說著,「

唯有走他走過的路,我才能體會他所看到的世界。」

  法特恩也曾說過這樣的話。

  為了理解父母為何願意捨身守護梣谷,他加入了梣谷守護者,接著他明白了父母的感受。

  雖然看似什麼都不懂,但其實歌莉雅很明白自己要的是什麼,她知道自己想要往哪裡走,並且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棄。反觀自己,雖然

看起來很堅強也很固執,但其實內心很容易被牽動。以為很明白自己要的是什麼,卻總是在發生了某些事後開始動搖。
  
  「薩奈拉,我要走了,你能讓我安心的往前走嗎?」歌莉雅的表情盡是擔憂。

  她看的見薩奈拉不安的內心,雖然不知道是因為什麼,但那也讓她感到憂心。

  「我只是累了,休息一下就會好的,你放心。」薩奈拉拍了拍歌莉雅的手背,「放心的去尋找戈利亞德追尋的一切,但也務必照顧好

自己。」

  「我會的,你也要好好保重。」歌莉雅點頭,接著不捨的鬆開了薩奈拉的手。

  歌莉雅最後向薩奈拉揮手告別,之後和那位名叫凱文的人類戰士離開了達那蘇斯。目送他們離開的薩奈拉心中突然有種失去一切的感

覺。

  她還擁有什麼?她還能做什麼?

  戈利亞德走過他想走的路,歌莉雅追隨著自己的堅持,還有法特恩,他一直努力著守護梣谷的決心。

  伸手摸了摸一直背在後方的法特恩的劍,一股衝動與想法在她腦海中萌生。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她要重新開始,就像拯救法特恩的德魯伊曾經告訴他的。

  『你可以讓哀傷變成沉重的包袱,或是把它化為力量而活下去。』

  「那就讓我把所有的一切化為力量吧!」薩奈拉這麼告訴自己。

  梣谷,法特恩,阿斯特蘭納,守護者,惡魔,泰莎娜………無數的事物從她腦海快速閃過。

  就算要她重頭來過也沒關係。

  抬起頭,薩奈拉朝著前方而去。這一次,她很明確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折翼Ziarra 的頭像
折翼Ziarra

牆角的世界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