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 》


  自從那次在黑海岸被納迦圍剿後,薩奈拉每天都更勤奮的練習技能。不只是治療的能力,就連傷害輸出也加緊練習。

  儘管學習的是主要治療的神聖系,但薩奈拉的傷害輸出卻高的驚人,很多人問她為什麼不乾脆轉成黑暗系的,這樣或許傷害會更加可觀。面對其他人的疑問,她總是聳肩帶過,從不給予明確的答案。她認為自己沒有必要對別人交代些什麼,事實上,她就是喜歡神聖系,僅此而已。

  不斷的練習讓薩奈拉的技術成長很快,她的進度遠遠超出了那些和她同期的牧師。在訓練師的贊同下,薩奈拉決定離開達納蘇斯,前往她一直想去的梣谷。

  「雖然捨不得,但還是很高興你終於能走上自己想走的路。」歌莉雅站在她最常出沒的水池邊對薩奈拉說著。

  「那你呢?你有什麼打算?」薩奈拉也不想留歌莉雅自己一人在此,而她也知道歌莉雅不希望自己變成她的負擔。

  歌莉雅對於技術上的練習沒有薩奈拉這麼積極,在所有薩奈拉認識的獵人之中,歌莉雅算是最和平的。

  「我在等。」歌莉雅如此說,但薩奈拉不明白她在等什麼。

  「我也不知道我在等什麼,但有一天我會知道自己該走去哪。」歌莉雅露出一臉天真的模樣,「等我知道之後,一定會毫不猶豫的走下去。」

  歌莉雅的邏輯薩奈拉並不是很能理解,但她知道歌莉雅一定會好好照顧自己,她的貓頭鷹也會一直陪伴在她身邊。

  那隻貓頭鷹是戈利亞德為了慶祝她成為一名獵人而送給她的禮物,在一個人的時候,貓頭鷹也是歌莉雅最好的朋友。

  「不要回頭的走下去吧!薩奈拉!」歌莉雅最後這麼說,「如果有那個機會,我會去梣谷找你的!」


  有了歌莉雅的祝福,薩奈拉動身朝梣谷出發。

  在地圖的指引下,薩奈拉很快的抵達了夜精靈在梣谷的一個小村莊─阿斯特蘭納。這裡真的很小,居民也沒有很多,大部分都是商人與冒險者。

  薩奈拉曾經說過她之所以會想來梣谷是為了要守護這塊大地,當然光靠她一人的力量是不夠的。就她所知,在梣谷中有一群自稱為『梣谷守護者』的夜精靈,不像戰場上的戰將,他們比較像是一群有能力的冒險者。

  一般人想加入『梣谷守護者』並不容易,他們必須具備許多不同的條件。為了讓薩奈拉能夠順利加入,她的訓練師還特地寫了一封推薦函,然而到底能不能成功,還是要看她自己。

  薩奈拉從訓練師那裡得知,『梣谷守護者』並不只出沒於阿斯特蘭納。他們的蹤跡遍部梣谷的各個角落,但由於阿斯特蘭納是夜精靈在梣谷中最大的村莊,因此在這裡的人手會比其他據點來的多些。這也是薩奈拉首先來到這裡的原因。

  據守於阿斯特蘭納的守護者隊長已經被通知有關薩奈拉的到來,只是從沒見過面,薩奈拉也不知道該從何找起。她朝著旅店的方向走去,希望可以遇到能夠替她指引方向的人。

  旅店外一名留著白色短髮的女夜精靈捕捉了薩奈拉的目光。她一身皮甲的裝備,加上腰間配戴著兩把匕首,不難猜出是個盜賊。

  薩奈拉認得她,她就是當時在海灘上從納迦手中救了她們的那名叫做米納利亞的盜賊。

  「你好,薩奈拉‧夜語,我們又見面了。」米納利亞在同一時間也發現了薩奈拉,客氣的朝她露出微笑。

  很明顯她也還記得那天海灘的事。

  「你就是這個分隊的隊長?」薩奈拉直接了斷的問著。

  「不,我並不是隊長。」完全沒有被薩奈拉的直言影響,米納利亞仍保留著同樣的微笑,「但我會帶你去找他,請跟我來。」

  自我介紹也不必了,他們都知道對方的名字,而米納利亞也知道薩奈拉也不想多聊,只想馬上去見隊長。她見過很多不同來報到的新兵,想薩奈拉這樣的也不少,因此她可以很輕鬆的對應。相反的,薩奈拉完全猜不出眼前的盜賊是真的這麼友善還是一切都只是假象。

  她看人的經驗還不夠,只能提醒自己堤防所有的人。

  兩人一前一後走著,之間沒有任何對話。薩奈拉感覺周圍有許多目光落在她身上,這讓她有些不自在。

  「很久沒有新血加入我們的行列,所以大家都很好奇你是誰。」米納利亞沒有回頭的說著。

  薩奈拉沒有回應,雖然沒有表情但心裡卻很訝異。米納利亞竟然沒有回頭就察覺到自己的煩躁,這個盜賊絕對不簡單。

  「就在前面的小屋裡面,」米納利亞的腳步在一棟小木屋前停住,轉身面向薩奈拉,「歡迎你的加入。」

  「你又知道我能加入?」薩奈拉瞇起眼。

  米納利亞沒有回答,只是面帶微笑的伸手請薩奈拉入內。

  薩奈拉帶著防備的心看了米納利亞最後一眼,接著緩緩的走入屋內。米納利亞沒有跟進來,在薩奈拉入內之後,她轉身離開小屋。

  屋內很小,擺設也十分簡單。所有東西都是木頭做的,一張床,一張桌子,兩把椅子,以及一個櫃子,其他什麼也沒有。不用多看一眼也知道屋內沒有人。

  隊長不是應該在這裡嗎?但這間屋子裡的的確確沒有其他人。薩奈拉有種被玩弄的感覺,然而就在她準備離去的時候,瞄到面對她的窗外有個人影在和她招手。

  薩奈拉默默的出了小屋,繞到後方去。

  小屋後方是一片湖水,其實整個阿斯特蘭納就是在一池湖水的中央,也因為環繞的湖水讓這個村莊看起來格外的平靜。

  湖水旁站了一名高大的男性,從背影看來應該是個戰士。

  想到米納利亞,薩奈拉不難猜出眼前的是誰。

  「歡迎來到阿斯特蘭納,薩奈拉‧夜語。」法特恩轉過身,「沒想到這麼快又見面了!」

  那天在海邊遇到的戰士,現在的他臉上掛著與當時同樣的笑容。那是個充滿自信的輕鬆笑容,好像在他的世界中沒有任何煩惱。

  「你就是隊長?」薩奈拉再次詢問著,雖然已經知道答案。

  「不像嗎?」法特恩雙手抱胸,打量著眼前的牧師。

  距離上一次見面也有好一段時間,除了看起來變強之外,她的個性似乎完全沒變。

  「不像。」薩奈拉一針見血的回答。

  梣谷是個充滿鬥爭的領域,薩奈拉無法理解為什麼身為隊長的法特恩可以有這麼輕鬆的表情。或許他真的很厲害,但這種態度讓她無法接受。

  「但沒辦法,我就是這裡的隊長。」法特恩攤了攤手,無奈的說著。

  「那我要求換隊。」薩奈拉是個認真的人,她沒辦法忍受不認真的人。

  「第一,你還不算正式加入,所以沒有換隊不換隊的問題。」法特恩雙手抱胸轉過身,「第二,這裡是所有新兵停的第一站,所以就算正式加入了,也是從這開始。」

  「第三!」說到此他再次轉向薩奈拉,「我要你留在這裡。」

  「為什麼你要我留我就一定要留在這?」薩奈拉一向說什麼就做什麼,從來沒有人命令她做什麼事,就連訓練師也不例外,但現在這個傢伙卻如此,就算是隊長,薩奈拉還是無法認同。

  「好了!去找米納利亞,妳可以在旅店外面找到她,她會跟你說再來要做什麼。」法特恩無視薩奈拉的問題,自顧的說著。

  「我問你我為什麼一定要留在這裡?」薩奈拉一個箭步來到法特恩身後,想把事情搞清楚。

  「如果你連這裡都待不住,那去別的地方絕對更糟。」法特恩沒有轉身。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薩奈拉對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就算現在讓她和眼前的戰士決鬥都可以。

  「或許在同等級的勇者當中你的確很強,但在這種地方是沒有等級這種東西。」法特恩的語氣稍微有點改變,但激動的薩奈拉並沒有聽出來。

  「不要小看我!我………」薩奈拉的話還沒說完,一把劍突然從正面指向她,只要再多個幾公分就會刺入她的喉嚨。

  法特恩是什麼時候拔劍的?這把巨劍在他手上像是匕首一樣輕,無聲無息的劃過空氣指向自己。薩奈拉吞了口口水,把想說的話全部吞回。

  如果法特恩是她的敵人,那她現在早就已經死了。

  此刻法特恩的臉很嚴肅,和之前判若兩人。他的目中沒有嬉笑,是很認真的用行動告訴薩奈拉,梣谷中有太多能夠一瞬間就取她性命的敵人。

  薩奈拉緩緩的退了一步,朝法特恩點了點頭,接著轉身朝旅店的方向離去。

  她明白法特恩並不像表面上看來的散漫,他能夠成為分隊長絕對是因為他有這個能力。儘管心中仍有些不服,但她已清楚對方的實力的確遠遠在自己之上。

  目送薩奈拉離開後法特恩才將手中的巨劍收回身後。

  他嘴角微微上揚,再次把身體轉向湖面。

  面對好強的人,就要比她更強才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折翼Ziarra 的頭像
折翼Ziarra

牆角的世界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